<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48章 歪打正着
    “应劫之人,在西北方。”

    “西北方,是心云宗的方向吗?”

    同一时间,大燕修真国九大人族门派的霸主级高手们,纷纷有所感应,反应不一。

    而在大燕修真国最大的兽人圣地万恶魔宗之中,一个身形魁梧,威猛无匹、赤发如火一般的身影,笼罩在一片血色氤氲之中!

    连光线和空间都在这红色氤氲附近变得扭曲,两道赤色目光犹如神剑一般闪烁,同时出现的还有他滚雷一般不可抗拒的声音!

    “传吾“万魔令”,请“大魔宫”青蛟皇魔、“黑心湾”九尾皇魔、“酒肉池”青翼皇魔……一共二十四位皇魔来我万恶魔宗共商大事!”

    ……

    ……

    周良只觉得眼前一花,已经不见了“疯狂凤凰”的身影。

    “哎哟,特么的,快来扶一下我……”小银猴整个身体都被踩进了坚硬的冰块里,翻着白眼挣扎着爬出来,“特么的,腰都被踩断了,以后不要被吱在碰到这只流氓母鸡,不然我一定把她烤着吃了,吱,特么的腰,快给我揉揉!”

    周良收起刀剑和身上的力量,将小银猴拎到了自己的肩头。

    小银猴是个怪胎,要是换做其他生物,被“疯狂凤凰”这一爪子,只怕直接拍成肉饼了,但是这家伙却一点儿事情都没有,仿佛就是用带有记忆的橡皮泥捏成的一样,被踩得变了形之后只要一抬脚,就重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

    “为什么那只彩毛母鸡突然走掉了?”小银猴有点儿难以理解。

    “哦,还不是被我吓跑了呗,一看本大爷要发飙,就赶紧开溜了。”周良随口道:“哪像是你,装了半天,看起来霸气十足,我还以为你真的能够逆转局势呢!结果被人家一脚差点踩成了肉泥!”

    事实上,周良也不知道,为什么“疯狂凤凰”会突然离开。

    “特么的,太没有义气了,吱还不是为了掩护你!”小银猴顿时大怒:“再说,我那时不愿和彩毛母鸡一般见识而已,要是真的动手,我一只爪子就可以拍死他!”

    “得了吧!”周良摇摇头,道:“还是先赶快离开这里,万一那“疯狂凤凰”回来怎么办?”

    “敢回来吱就踩死她。”

    “是人家踩死你吧?”

    一人一猴就这样不断地拌嘴,以极快的速度在冰封裂缝的底端,往前走去。

    ……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这一路上,陆续又遇到了一些被冰封的大兽人的尸体,后来甚至还遇到了一些已经死去的人族高手的尸体,无一例外,都是被玄冰冰冻在其中,早就已经死去了多时。

    经历了“疯狂凤凰”的波折之后,周良和小银猴两人都很小心,好在再也没有碰到活的东西。

    也不知道这冰层之中,在久远的年代里,到底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居然有如此之多的人族和兽人的高手陨落在其中,而且都是一些极为强悍之辈,无声无息地死在了这里,周良和小银猴一路走来,收集到了不少极为珍贵的东西。

    除了兽人大兽人的尸体之外,还有人族高手遗留下来的兵器和储物戒指,粗略算下来,也有三四十个。

    可惜的是,这些储物戒指的主人,生前修为是何等的强悍,布置下来的戒指封印,根本不是如今周良的实力可以解开,所以周良和小银猴两个家伙,也只能望戒指兴叹,先把这些储物戒指保存下来,等到以后实力提升到先天之上,才能解开封印,获得其中保存的东西。

    时间就这样飞速地流逝。

    转眼之间,距离周良掉进这个深不见底的冰层裂缝,已经过去了五六天。

    从最初的兴奋到现在的麻木,周良和小银猴已经对这种到处都是冰雪的环境厌烦,每日都吃着大兽人的血肉,除了银色的冰雪之外,看到不到任何的风景,这个地方就像是一片死狱一般。

    周良渐渐不再着急走出去,而是分出大量的时间,来完成每日既定的修炼计划。

    大兽人的血肉之中,蕴含着大量的能量精华,可以提供无穷无尽的血气,对于周良的修炼,有着难以估量的裨益。

    短短七天,周良的实力,又有跨越。

    进入了阴阳双修大真人境第六层。

    而小银猴在吃了这么多大补的东西之后,身体终于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比以前肥了一圈,看起来更加憨厚萌宠,背上有了六个拇指大小的鼓包,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

    这一日。

    结束了一天的修炼,周良和小银猴继续顺着冰层裂缝往前走。

    “吱?前面的冰层裂缝,似乎到头了哎?”小银猴踮脚站在周良的脑袋上,看了看远处,惊喜地道。

    “是吗?”周良也为之精神一震。

    终于要走到冰层裂缝的尽头了吗?

    太好了,这么多天一直在这一线天一般的冰谷之中生活,放眼到处除了白色还是白色,除了冰就是雪,终于可以看到别的什么东西了吗?

    加快脚步,一人一猴很快就来到了尽头。

    前面果然是冰层裂缝的尽头,裂缝到了这里,终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冰峰嶙峋的断层,仿佛是悬崖峭壁一般,一直向上蔓延到目光无法捕捉的高度,与地面形成近乎于九十度的夹角,且布满了冰刃。

    相比较两侧光滑的冰壁,从这里攀爬出去的可能性更低,而且,更加危险。

    周良和小银猴都有些傻眼。

    “吱,惨了惨了,是一条死胡同啊……从这儿也没有办法出去啊!”小银猴有些丧气。

    周良叹了一口气,心中还抱着一线希望,靠近眼前的嶙峋冰壁,想要从这里找到一些其他出去的线索。

    哗啦啦!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水声。

    周良一愣。

    这里气温极低,连那些陨落的兽人和人族高手的躯体,都冰冻成为了冰块,就算是有水流,也早就被冻成了固态,怎么会有水声传来?

    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等到完全来到了这尽头的峭壁下面,水声越来越清晰了。

    哗啦啦!

    这是水流坠落激荡出来的声音。

    只是这声音极为微弱,时断时续,若有若无,仿佛是从另一个空间传来一般,很难捕捉。

    周良的手掌,轻轻地摩挲在万载玄冰的表面,目光仔细地在冰壁上一寸一寸地扫过,想要找出声音的来源。

    “快看……”小银猴突然发现了什么,爪子指向地面。

    周良顺着小银猴的爪子低头看去,目光骤然凝聚,却见在冰壁下面距离冰面大约三寸高的地方,有两屡手指粗细的银色光华,摸约一寸长短,在不停地流转下坠,粗略看起来,仿佛是两股水流一般,从冰壁之中涌出来,不停地坠落。

    “这是……”

    周良缓缓地蹲下来,仔细地观察。

    “吱,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好像是很熟悉的样子……”小银猴从周良肩头跳下来,围着这两股水流一般的银色光华,不断地转来转去。

    “的确……”周良皱着眉头,苦苦思索,眼前这一幕,似乎自己以前在哪里见过一般,却一时又说不清楚。

    “吱,这里还有三根冰锥呢!”小银猴伸出爪子,对着那两股水流,捞了一把,惊讶道:“哇,好冷好冷,吱,这不是水……是雪粒?不是?咦,难道是白色的沙粒……”

    只见那银色的光华被小银猴捞在爪子上,犹如液体一般流淌下去,但是却绝对不是液体,而是一颗颗细碎到了极点的白色小颗粒,说不清楚是什么东西,带着极度的寒冷,差点儿将小银猴的爪子冻掉。

    周良的目光,突然定格。

    一道闪电,瞬间在他的脑海之中闪过,驱散了迷雾。

    “我知道了……”周良一跃而起。

    他的心脏,因为激动剧烈地跳动了起来,他迫不及待地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了一张泛黄的画卷,正是“小熊谷”的长老冯老刚赠与的那张所谓的藏宝图。

    周良将画卷上所画的图案,和眼前这不足半米的冰壁上的样貌对比。

    “完全一样!”

    周良很快就得出了结论。

    画卷上所显示的内容,是三座巍峨屹立的山峰,两条银河倒挂一般的奇伟瀑布,从山涧之中流淌下来,几乎要掩盖了这三座巍峨山峰的面貌,当时周良就很奇怪,山峰和瀑布的大小,似乎有些违反物理定律,但是现在,谜底完全解开了。

    原来画卷上所示的,并非是三座巍峨巨大的山峰,而只是三条只有一寸左右的冰棱而已,那所谓的瀑布,其实正是眼前这两条只有手指粗的银色光华……

    画卷上画的东西,太过于巨大,所以让人产生了错觉,以为它们是山峦和瀑布,其实不是。

    眼前冰壁底端还不足二十多厘米高地形,如果放大无数倍,和画卷上所显示的图案,一模一样。

    “原来如此……怪不得前些日子,我几乎走遍了整个老熊山七十二峰,都没有找到符合画卷上所示的地方,原来从一开始,我的判断就错了……这就是传说之中的机缘吗?如果不是恰好掉进了这个冰层裂缝之中,只怕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发现画卷之中的秘密。”

    “也怪不得那冯氏一族在老熊山之中挣扎了数百年,也没有发现画卷之中的秘密,想要在茫茫老熊山之中,找到这么小的一块地方,比大海捞针还难!”

    “当初留下这画卷的人,当真是聪明绝顶,一方面他确实指示出了正确的方位,另一方面却通过画卷的比列大小,来误导后人,想要破解画卷真正的秘密,只有那些运气逆天的人,机缘巧合才能找到这里!”

    “修真一路,果然还是讲究一个缘字!”

    周良脑海之中念头电转,很快就想通了一些关节。

    “吱,吱哈哈哈,居然真的被我们找到了,喂,别发呆了,快快快,宝藏一定就在这附近,找到我们就发了……”小银猴这个时候,也彻底明白了儿过来,兴奋地直搓爪子,差点儿连口水都流了下来。

    周良点点头。

    一切秘密,应该都在画卷之中标记出来的那两条瀑布中间的红圈位置。

    将画卷按照一定的比列缩小,那红圈所示的位置,应该就是……

    周良的目光,落在了眼前两道银色光华中间的部位,略微观察片刻之后,为了谨慎起见,取出桃木剑,缓缓地伸向其中那个固定的位置,剑尖穿过小型瀑布一般的银色光华……

    叮!

    一声细微的金属撞击之声传来。

    周良和小银猴脸上都露出了喜色,果然是有机关存在。

    下一瞬间,周良脸色一变,只觉得桃木剑之上传出来一股强大无匹的吸力,将自己的手掌牢牢地黏在了剑柄之上,还未反应过来,剑身已经开始嗡嗡嗡剧烈颤动,周良全力挣扎,依旧无法摆脱,整个人就像是被疯马拉拽一般,直接朝着坚硬的冰壁装了过去。

    “吱?”小银猴瞪大了眼睛。

    它亲眼看到,周良就像是一个虚影一般,连同桃木剑一起没入到了坚硬的冰壁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怎么回事?就这样消失了?难道这冰壁竟然是假的,只是幻境而已?”小银猴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太过诡异,伸出爪子在冰壁上摸了摸,坚硬无比的触觉传来,一股沁人的寒意深入骨髓。

    冰壁不是假的?

    那为什么周良一个大活人,就这样被吸进了冰壁之中?

    “吱……”小银猴将爪子伸过去,穿过了两股瀑布一般的银色光华,摸到了刚才周良用桃木剑抵住的地方,是一个眼睛看不到的小凸起,像是纽扣一般,竟然传来淡淡的温热。

    下一瞬间,一股磅礴浩瀚的吸力,从纽扣上传来。

    “吱?”小银猴瞪大了眼睛,疯狂地摆着尾巴。

    小银猴的其它三个爪子狠狠抓在冰壁上,想要挣脱出来,但是这样的抵抗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嗖的一声,肥硕的身躯就被吸进了冰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