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46章 意外惊喜
    “剑之天道?你居然练成了剑之天道?这不可能?”狂杀使者疯狂地大吼。

    这个时候,他终于有所发现,他脸上那种虚假一成不变的笑容,化作了难以置信的震撼,再也没有了之前猴戏老鼠一般的从容。

    想他修剑十余年,几乎是****夜夜抱剑而眠,都未曾触摸到剑之天道的边缘,一个注定要死在他剑下的后辈,居然掌握了传说之中的剑之天道?

    一种命运不公的愤怒,瞬间在狂杀使者的胸膛之中熊熊燃烧。

    只是还不待他发出第二剑,却在这个时候,脚下的冰崖轰隆一颤,咔嚓咔嚓令人心惊肉跳的脆响声音爆发开来,一道道蜘蛛网一般的裂纹在冰崖冰面上出现,很快就扩大了开来。

    仿佛是有一只蕴含伟力的无形巨手,一把捏碎了这冻结了千万年的寒冰,整个冰崖瞬间破碎,巨大的冰块向着下方深不见底的幽涧坠落。

    “不好!”

    狂杀使者大吃一惊,也顾不得再去追杀周良,情急之下,一咬舌尖,剧痛刺激之下,一身道家真气疯狂激荡,人如离弦之箭,飞速倒退,朝着远处安全区域电闪而去。

    在天塌地陷一般的大自然之怒面前,即便是道师大圆满之境的高手,也显得弱小犹如鸡仔一般。

    冰雪和雪尘冲天而起,将方圆一公里之内淹没。

    ……

    对面的周良,瞬间就被这冰雪之气淹没,只觉得四面朦胧一片,一米之内不可视物,脚下立足的冰块坍塌下坠,他无处借力,脚下一空,人如坠石一般,朝着冰崖下方的幽涧坠落。

    “吱……我来救你。”原本在装死的小银猴惊叫一声,后退一弹,犹如一道银色的闪电,朝着周良抓去。

    它原本娇小的身躯,随着一声怒吼,瞬间膨胀了数百倍,化身一尊银色奇异巨兽,旁边飞坠的巨大冰块和它一比,顿时显得渺小犹如沙粒一般。

    只可惜它并没有背生双翼,无法飞行,所以很快也失去了重心,庞大的身躯以流星之势飞快下坠。

    好在这冰雪幽涧也不知道有多深,两人掉了半天,还未见底。

    “还算你讲义气……”周良一边调整道家真气减弱下坠之势,一边大声喝道。

    “特么的,我现在有点儿后悔讲义气了……”小银猴四个爪子在空中伸展开来,尾巴像是舵尾一样,不断地调整节奏角度,居然减弱了下坠之势,却惊慌失措地道:“这么深,摔下去我要变成一只死猴子了!”

    一人一猴飞快地下坠,仿佛是掉入了无底洞,总是看不到底。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

    周良终于幽幽转醒。

    耳边传来熟悉的呼噜声,低头一看,小银猴重又变回了一只巴掌大小,柔软的身躯缩成一团,脑袋窝在柔软暖和的小肚子上,正在优哉游哉地呼呼大睡。

    居然……还能……睡得这么香?

    周良顿时对小银猴的粗大神经有些无语。

    他略微活动了一下身体,缓缓站起来,却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并无大碍,全身上下也没有受伤,只是脑袋有些昏昏沉沉,有点儿像是脑震荡的后遗症。

    手握桃木剑,心中警惕,周良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

    这里似乎是一道巨大的冰堑,抬头隐约只可看到一线天,前后幽森的冰层裂缝,大约五十多米宽,也不知道通往哪里,而左右则是光滑如镜一般的冰壁。

    幽蓝色的色泽,清澈无比,一眼就可以看到冰壁里面十几米内的东西,可惜这冰壁只怕至少也有数百里厚,却是无法看到冰壁的尽头是什么。

    而自己所站的位置,是漫长冰层裂缝的底端,脚下是一个巨大的凹陷,看起来隐约可以分辨清楚,居然是一只巨猴的形状。

    “看起来是小银猴掉下来砸出来的……恩,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我居然没有受伤,难道……”

    “吱,特么的个妈呀,差点儿摔死我。”呼呼大睡的小银猴终于醒来,抬头看到了周良,顿时挤出一幅楚楚可怜的样子,“哎,你可倒好,把我当成是肉垫子了,一点事儿都没有,本美猴王摔得骨头都要散架了!”

    周良恍然大悟。

    这次要不是有小银猴化身的巨猴垫着,估计自己摔下来,早就成一堆肉饼了吧?哈哈,小银猴变大之后的肚皮,毛茸茸的的确很柔软哎……

    不过话又说回来,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还被自己砸在下面,小银猴居然连一根毛都没有掉,还在坚若精钢的冰面上砸出这么大一个猴型凹陷,完事之后还能香香甜甜地呼呼大睡……

    真是个怪物!

    随手丢出一颗灵石,小银猴顿时乐得眉开眼笑,吱地一声跳到周良的肩膀上,两只爪子抱着灵石,像是吃炒豆一样嘎嘣嘎嘣地嚼了起来。

    “这次坠崖,倒也摆脱了狂杀使者的追杀,但是被困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得想个办法出去。”

    周良尝试了一下,发现想要攀登两侧的冰壁断层,根本就不可能,这冰壁乃是千万年累积而成的玄冰,坚若精钢,且滑不溜手,就算是桃木剑刺上去,也只能入冰半寸。

    “吱,往前走走,顺着断层缝隙走,也许能找到出路呢!”小银猴边嘎嘣嘎嘣地胡吃海塞,边建议道。

    只能如此了。

    周良收拾好了行装,带着小银猴,顺着冰层断臂的缝隙通道,一直往前走。

    这里简直就像是一片死灵世界,风吹不进来,几乎没有任何的声音,周良的脚步声激起一片片回音,异常刺耳。

    走了大约数千米,周良终于看到了冰雪之外的东西。

    是一具被冻在了冰块之中的白色巨蟒的尸体。

    它腰身直径四米多,身躯足足有五百多米长,蜷缩成为盘状,浑身覆盖着银色的鳞片,隐隐泛着奇异的光辉,额头有两个隐约可辨的小角,隐隐有化蛟的趋势。

    从这些特征来看,这蛟蟒至少也是大师魔境界的大兽人,却不知道什么原因,坠落在这冰层裂缝之中,送了性命。

    白色蛟蟒被冻结在玄冰之中,也许已经有千万年的历史,看起来栩栩如生,仿佛是冬眠了一般,巨硕的体型给周良一种视觉震撼感。

    “吱,一头即将化蛟的银色巨蟒,看起来很可口的样子!”

    小银猴顿时双眼放光,从周良肩膀上跳下来,围着蛟蟒的尸体来回转悠,晶莹的口水滴答滴答地掉在了地上,磨着小奶牙,仿佛是在找什么地方可以下嘴。

    周良也心中一动。

    大师魔境界的大兽人,浑身是宝,除了魔核之外,肯定还有魔胎,而且冰封了这么多年,它的血肉估计还很新鲜,除此之外,还有蛇胆,蛇皮,蛇眼……

    “哈哈,发了发了。”

    周良笑的嘴角都快要裂到耳朵根子下面了。

    手掌上涌出炎阳真气,仿若淡黄色的火焰一般,瞬间就弥漫在了冰块之上,将覆盖在蛇兽人尸体体上的冰层一点点融化。

    “唉,其实我是一个很正直的人,都怪小银猴,和它在一起时间长了,被它带坏了……”

    周良嘴里念念有词。

    “吱……”小银猴用很鄙夷的目光,看着周良。

    很快,整具硕大的蛇兽人尸体体,就被从玄冰之中融了出来。

    “哟,这蛇皮还真硬啊!不愧是即将化蛟的大兽人啊!”周良用桃木剑在蛇兽人尸体体上划了一下,非但没有割裂蛇皮,反而冒出一簇火星,手腕震得发麻。

    “我来我来……”小银猴流着口水,双眼放光地扑上来。

    呲着牙向周良露出了一个得意洋洋的笑容,又亮了亮自己爪子粉红色肉垫下面的锋利爪尖,刺溜一声,在蛇皮上一划。

    只见那连桃木剑都无法刺破的蛇皮,在这小银猴的爪子下,居然犹如豆腐皮一样,无声无息整整齐齐的一分为二,露出了下面还沁着血珠的白色蛇肉,散发出阵阵沁人的奇异幽香。

    “吱呜,好香啊!吱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小银猴口水留了一地,一口咬在蛇肉上面,疯狂地撕扯了起来。

    眼看着它又有脑袋变大狂化的趋势,想要一口将整个蛇兽人尸体体都吞下去,周良赶紧揪住小银猴的后脖子,将它拎起来丢在了一边。

    “吱呜……汪汪!”小美猴王愤怒至极地扑过来,一口咬在了周良的鞋子上,死也不松口。

    “哎……哎?你到底是猴还是狗啊!快松口……”周良无奈地摇头笑道:“好了好了,先解剖开蛇兽人尸体体,咱们来对半分,想吃肉多得是嘛!”

    小银猴用眼神逼着周良发了誓,这才悻悻地松口。

    一番讨价还价,小银猴这才挥动着小爪子,在周良的指挥之下,开始解剖蛇兽人尸体体,花费了整整三炷香的时间,才算是拾掇完毕。

    这蛇妖是大师魔之境,又已经快要化蛟,血肉之中蕴含着磅礴的能量,吃上一块,对于修炼之人都有着极大的好处,整整数吨的鲜肉,一半进入了小银猴的小肚子,另一半被周良储存进入了储物戒指之中。

    至于蛇皮、蛇胆和魔核,也都暂时由周良保管。

    回到心云宗之后,不论是自己利用还是出售,都是一大笔财富。

    一人一猴忙活完毕,休息了一阵,酒足饭饱之后,这才摸着圆溜溜的肚子,心满意足地继续往前走,突然觉得这冰层裂缝之下的死寂世界,也不那么可怕了。

    又走了大约十里路。

    前面出现了另一头大兽人的尸体,被冰冻在冰块之中,是一头巨大的犀牛,只有一足,浑身青色,犄角如刀,保持着仰天长啸的姿势,仿佛是一尊世界上最出色艺术大师雕琢出来的作品一般,流转着一种浓浓不甘情愫。

    “哇哈哈,这是一头灵魔级别的大兽人,还是犀牛哦,据说犀牛的体内,都保存着很浓厚的上古神兽血脉,啊哈哈,看起来很可口的样子……”

    小银猴嘴巴一张,脑袋刚要膨胀变大开吞,就被周良抬手一个脑瓜崩给弹了回去:“小馋猴,别乱吞,犀牛身上都是修炼的宝贝,先解剖,剔除了修炼材料,会让你吃个饱!”

    “吱,吱怎么感觉成了你的奴隶了……”小银猴悻悻地变回原形,在周良的指导之下,用它那似乎可以划破一切东西的锋锐小爪子,开始解剖这头灵魔境界的犀牛。

    很快,这一人一猴又开始在冰层一线天之中狂笑了起来。

    “犀牛的肉也不是很好吃啊!”

    “啊哈哈哈,这么多的材料,以后不论是炼丹还是炼器,都无需再为原材料发愁了,啊哈哈哈!”

    小银猴和周良笑的脸都快要抽筋了。

    ……

    又过了一个时辰。

    “哇哈哈哈,发财了发财了……一头灵魔顶级的风刃豹,啊哈哈哈……”

    “灵魔顶级哎,看起来很可口的样子啊!”

    一人一猴恨不得抱在一起载歌载舞了,都觉得自己掉进去的不是地下死寂世界,而是一个充满了宝藏的地下冰库。

    ……

    再过半个时辰。

    “哈哈哈哈,皇魔……一尊青狼皇魔的尸体……哇哈哈啊哈,已经生出了六对牙齿……发了,我发了,这一回真的发了!”

    “青狼皇魔哎,看起来一定非常可口的样子啊!”

    ……

    再过一个时辰。

    “咦?前面是什么?又是一尊冰封的兽人尸体……如果没有看错的话,也是皇魔境界……”

    “恩,看起来很可口的样子。”

    ……

    又过一炷香时间。

    “哎?怎么还是一尊皇魔啊?为什么不是王魔、宗魔或者是尊魔呢?”

    “看起来……有点儿可口吧!”

    ……

    再过半个时辰。

    “靠,又是皇魔尸体……为什么不是宗魔啊啊啊!”

    “唉,皇魔的尸体不怎么可口啊!我都不想吃了!”

    ……

    再过两柱香时间。

    “唉,还是皇魔……不过看起来似乎是皇魔巅峰啊!”

    “不行了,吱快撑死了,就算是宗魔放在我面前,我也不想吃了!”

    “我怎么觉得我们两个有点儿过分哎!”

    “吱,过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