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45章 狂杀使者
    剑之天道!

    在战斗的最后时刻,周良一剑击出,迷迷蒙蒙,不可捉摸,充满了道韵之意,冥冥之中符合了剑之天道境界,终于一剑越级击杀了这头师魔境界的大兽人。

    大笑过后,周良屏息凝神,在心中回味刚才挥出那一剑的感觉,久久站立在冰崖边上,一动不动,彻底沉浸在了那种感觉之中。

    时间流逝。

    飞雪落在他的头发和肩膀上,越来愈厚,最终染白了他的长发和身躯,最终甚至彻底将他笼罩,将周良堆成为了一个雪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

    嗤嗤嗤嗤!

    周良突然动了,手中握着的桃木剑,轻轻挥出,剑刃割裂虚空,发出一阵犹如布帛撕裂一般的轻响之声,不含丝毫烟火气息,迷蒙的剑光,一闪而逝。

    他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终于彻底掌握了刚才的那种感觉。

    这就是剑之天道。

    虽然比之阴阳老人向周良展示的那一缕记忆片段中,那位上古高手展现出来的剑之天道威能差了太多,但对于周良来说,却是跨越式的突破了。

    “好,你小子终于掌握了剑之天道,这也算是天道酬勤了。”

    “不容易啊!小周良的努力,得到了回报。”

    脑海之中,看到这一幕,就连一向在修炼方面,对周良极为苛责的阴阳老人这个老怪物,在这一刻也禁不住发出了感叹。

    这些日子,周良的疯狂修炼,一点一滴都看在他的眼里。

    原本周良身为“阴阳镜像体”,天生对于修炼就有着极为变态的天赋,又在阴阳老人的引导之下,对于剑之天道有了模糊的认知。

    这些日子勤修不辍,修炼《锤神功》。

    这多方面的因素综合下来,周良掌握“剑之天道”,完全就是在情理之中。

    “不过,你如今掌握的“剑之天道”,只能算是半步剑之天道,还到不了完整程度。”赞赏过后,阴阳老人重又回到了严师的角色,给兴奋之中的周良,泼了一盆冷水。

    “半步剑之天道?”周良一愣。

    “不错,也就是说,你只是掌握到了剑之天道的边缘,勉强可以做到越级挑战,以你刚才击败大地狗熊人的表现来看,只是做到了跨越四个小境界而已,而真正的剑之天道可以做到跨越一个大境界越级挑战。”阴阳老人详细地解释道。

    周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阴阳老人又道:“不过,小周良你也不必灰心,掌握了半步剑之天道,等于是在这一扇别人无法打开的大门上,推开了一条缝隙,只要你继续努力,机缘一到,领悟就可进一步加深,从而掌握一成剑之天道、二成剑之天道、三成剑之天道乃至于剑之天道大圆满,彻底打开这扇大门,对你来说,就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

    阴阳老人也乐呵呵的样子,在一边见缝插针地鼓励道:“以你修炼才不过四五个月的时间,能有今天的成就,实属难能可贵,何况,剑之天道和刀之天道之间,意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你为“阴阳镜像体”,同修刀法和剑法,掌握了剑之天道,距离掌握刀之天道也不远矣!”

    经过这个老怪物的解释,周良心中越发清晰起来。

    “吱,这头狗熊看起来很可口的样子……”小银猴从远处蹦过来,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看着躺在冰崖旁边的大地狗熊人的尸体。

    “你不怕被师魔境界大兽人的魔核撑坏肚子,那你就吃吧!”

    周良对这个小贱猴很是无语,说起来在过去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它已经吃下了大大小小不下数百只荒妖的尸体,应该是汲取了无数的能量,但是体型方面,却没有什么变化。

    “吱……我……”小银猴懒洋洋地刚要说什么,突然眼睛一眯,脖子里的绒毛像是钢针一样炸了起来,弓着身体一跳,道:“快走,我闻道了一种危险的味道……”

    话音未落。

    咻!

    一道剑光闪烁。

    周良只觉得眼前一花,一股犀利无匹、宛如实质一般的可怕剑气,从身后无情的轰击过来,所过之处,冰屑飞溅,直接在这千万年冰雪累积形成的冰崖上面,离开了一道两米多深的沟壑!

    危险!

    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感觉,瞬间笼罩了周良全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经。

    《一苇渡江》“一”字诀瞬间爆发。

    周良身形微微一晃,下一瞬间,十几个逼真的残影,从周良的身体上脱离出来,犹如乱鹄一般,朝着四面八方爆射。

    这股力量,根本不是周良所能抵抗。

    所以他只能躲避。

    即便是如此,被这一股剑气激荡起来的气流擦边卷中,周良只觉得像是被数柄万斤巨锤砸在了身体上一般,喉头一甜,哇地一声张口喷出一道血箭!

    “杀杀杀杀,剑之歌杀!”

    一道清朗的歌诀,从远处悠悠传来。

    周良抬头看去,只见远处风雪之中,一个修长身影,离地一米,脚踏虚空,朝着冰崖边上急速而来。

    此人一身淡青色长衫,衣袖飘飘,一簇簇雪花在脚下绽起,犹如莲花一般,一步一莲花,看似动作缓慢,实则一个闪烁就是数百米,转眼之间,就来到了二百米开外。

    刚才那一道可怖剑气,显然正是这人随意发出。

    “周良?”这人来到近前,视线落在了周良的身上,仔细地打量,那种眸光,仿佛是终于找到了猎物的猎人一般凛冽。

    “你是谁?”周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暗中戒备。

    “心云宗,狂杀使者。”这个青色道袍客微微一笑。

    他看起来也就大约二十四五岁的样子,面色白皙,棱角分明,嘴角微微翘起,释放着一种骄傲之中又掺杂几分无奈的韵味,眼角斜长,蕴含戾气。

    “心云宗?”周良心中一惊,皱眉道:“你是心云宗的弟子?你来杀我?”

    狂杀使者理所当然地点头:“不错。”

    “为什么……”周良有点儿明白了这人的身份,“你是收银卖命的杀手?”

    “不错。”狂杀使者极为耐心地微笑。

    “堂堂心云宗的弟子,居然会为了金银,去做杀手?”周良的语气之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怀疑和嘲讽。

    “不错。”狂杀使者的答案,永远都是清晰明了。

    他屈指弹了弹落在肩头的雪花,姿势极为潇洒,笑容一成不变,道:“看在你也是心云宗弟子的情面上,我给你十息的准备时间。”

    “你知道我是心云宗的弟子,还来杀我?”周良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杀手只问价钱,不问是非恩怨。”狂杀使者的微笑依旧:“你还有八息的时间。”

    周良冷笑着道:“是谁让你来杀我?”

    “想想你的仇人。”狂杀使者的脸上,带着那种一成不变的笑容,明明是来杀人,却像是老朋友一样,依旧极为耐心地道:“临死之前,你可以好好想想你到底结下了哪些不死不休的仇人,也许你会猜出来什么呢……我在老熊山找了你整整一个月的时间,终于找到了……对了,你还剩下五息的准备时间。”

    “哦,是我的仇人吗?”周良居然真的低头很认真地去思考。

    ……

    狂杀使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诧异的神色。

    狂杀使者没有想到,在这样危险的环境之中,周良居然真的一点儿也不担心自己的生死,反而去想这个问题,难道他以为自己杀不了他?

    或者是说……周良有逃生的把握?

    在心云宗之中修炼十余年,狂杀使者也曾光芒万丈,他一度是同代弟子大比的第一,剑道天赋也极为惊人,受师门宠爱,被师兄弟们羡慕。

    可惜因为年轻不懂事,急于求成,所在在踏上修真之路的最初,依靠那种有缺陷的“筑基丹”凝练真气气旋,所以到了道师境界大圆满之后,却始终无法勘破瓶颈,成就大道师境界。

    从辉煌走向落魄,并非每一个人都可以接受这种转折。

    狂杀使者不露声色的微笑面孔之下,隐藏着的是一颗戾气十足的心,以至于近几年以来,这位曾经的天才,逐渐进入杀道,以杀练剑,居然成为了一个嗜杀狂人!

    只有那种随心所欲的杀戮,亡者死前的惊恐和哀求,飞溅的温热鲜血和折断的白森森人骨,才能让狂杀使者那因为挫折而接近变态的内心,得到一种变态的成就感和满足感。

    他杀过很多人。

    有时纯粹是为了杀人而杀,也有时会因为报酬而拔剑。

    毕竟他陷入修炼困境,需要大量的资源、丹药和灵草来支撑难关,用功比之平常人,反而更加巨大。

    杀周良,他能够得到一大笔的酬劳。

    更重要的是,周良和他一样,也曾是内门大比的第一,杀掉一个这样有着和自己相似经历的年轻弟子,或许会让他变态疯狂的心,得到一些别样的慰藉。

    在接下这桩生意之前,他很认真地研究过周良的资料。

    也曾花费了很长的时间,来确定周良的行踪。

    对于狂杀使者来说,这不是一次简单的杀戮。

    这是一次巨大的享受。

    ……

    十息时间,很快就过去。

    小银猴早在狂杀使者现身的第一时间,就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装死,在这方面它是专家,就算是先天道灵级别的高手,也不会发现躺在地上那只挺尸的银猴,其实还活着。

    狂杀使者也没有去注意一只猴。

    而周良在十息的最后一瞬,抬头,拔剑,出剑……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一缕璀璨若黎明星辰一般的剑芒,从他的手中,似缓实急地舒展开来。

    一出手,周良就使用了剑之天道。

    面对这样一个境界超出自己无数的对手,任何藏拙的举动,都无异于自取死路。

    狂杀使者瞳孔皱缩,脸上不可遏止地现出一丝震惊。

    身为一个在心云宗修剑十多年的卓绝剑客,他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周良这一剑的不同寻常,那迷迷蒙蒙却又璀璨若星辰的剑光,不食人间烟火,却蕴含着一种令他感到心悸的危险。

    但是身为一个自认为已经有名气的剑客本能的骄傲,让他无法接受自己面对一个实力远逊于自己的后辈,居然做出躲避的动作。

    所以,他拔剑,硬接。

    叮!

    最初只是一声金属撞击的微响。

    甚至连丝毫的劲气能量都没有碰撞产生。

    就在狂杀使者略微诧异的时候,下一瞬间,两人都觉得耳边轰隆一声,就仿佛是一个巨雷骤然在耳朵根子下面炸响一般,都觉得大脑发懵,嗡嗡嗡乱响。

    两种截然不同的劲气,在双剑撞击的那一点上,不可遏止地爆发开来。

    其中一股浑厚如岳的力道,正是狂杀使者苦苦修炼了十多年的雄浑道家真气,而另一股虽然微弱,但是却犀利了不知道多少倍,却是周良的玄阴剑之天道之气。

    狂杀使者只觉得一股犹如钢针一般的寒冷冰锐气息,穿透了自己的护身道家真气,狠狠地扎在掌心之中,许久不曾体验过的刺痛,让他几乎连飞剑都握不住。

    而周良却是被直接震飞了出去。

    人在空中,又是鲜血狂喷。

    虽有剑之天道可以越级挑战,也给狂杀使者造成了伤害,但毕竟只是半步剑之天道,且本身道家真气雄浑程度,远不及对方,硬憾之下,道家真气激荡,差点儿被震得五脏六腑移位。

    好在他这些日子积累了无数的战斗经验,察觉到不敌的瞬间,《一苇渡江》“江”字诀瞬间爆发,整个人变得轻若柳絮,几乎不再受力,将狂杀使者那雄浑道家真气的伤害,降到了最低。

    “剑之天道?你居然练成了剑之天道?这不可能?”狂杀使者疯狂地大吼。

    这个时候,他终于有所发现,他脸上那种虚假一成不变的笑容,化作了难以置信的震撼,再也没有了之前猴戏老鼠一般的从容。

    想他修剑十余年,几乎是****夜夜抱剑而眠,都未曾触摸到剑之天道的边缘,一个注定要死在他剑下的后辈,居然掌握了传说之中的剑之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