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44章 领悟剑之天道
    一个月之前,周良通过司马树林传话给传功长老罗轩举,果然是解决了“小熊谷”村民们在“梵音城”的居住权问题。

    村民们此时都搬进了这座极为安全的大城,在周良的安排之下,用从“黑魔寨”得来的宝藏,在城中购买了不少产业,足够他们自给自足,只要经营得当,甚至还可以累积不少的财富,子孙后代无忧。

    小丫头夕小米被高价送进了梵音城中的一个极为有名的武馆学艺,按照周良的计划,一年之后,就可以去参加心云宗的考核仪式,然后入宗学艺了。

    办理好这一切之后,周良也等于是完成了对熊虎的承诺。

    小熊谷村民的生活无忧,也不用自己留下来做他们的修真守护者了。

    处理好了这一切之后,周良也没有着急回到心云宗。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一直都在老熊山之中,除了日复一日单调枯燥的修炼之外,就是不断地挑战猎杀各种兽人荒妖,磨练自己战斗的经验和技巧,收获不小。

    “吱,哈哈,这头野猪看起来很可口的样子……”

    小银猴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看到躺在地上的猪猡兽的巨大尸体,习惯性地头部膨胀,一口就将这体格超过了它一千倍的猪妖吞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呼……”周良呼出一口浊气,缓缓地睁开眼睛站起来。

    经过刚才一炷香时间的调息,在体内“炎阳真气”和“玄阴真气”两种能量的作用,他身上那触目惊心的伤势,已经彻底愈合,只剩下一道道红色的浅浅疤痕,等到明天,这些疤痕也就会彻底消失了。

    经过过去一个月的修炼,周良的实力,已经达到了阴阳双修大真人境第五层,简直就是火箭式的增长,再加上他的身体,经过了那种地心炼乳的改造,恢复能力也是极为变态,所以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消去了身上的疤痕。

    “下一次,帮我找一个更加强大的对手吧!荒妖已经无法起到磨砺的作用。”周良看了看一脸贼兮兮地看着自己的小银猴,摇头道:“或许应该找找师魔境界的兽人了。”

    小银猴有一种很奇特的本事。

    它总是可以找到一些兽人藏匿或者是盘踞的地点,而且能够按照周良的要求,找到实力固定的兽人,以供周良猎杀获取战斗经验。

    这似乎是从它善于发现天才地宝的能力演化而来,极为恐怖。

    这一个月以来,周良正是靠着小银猴的这一项能力,才能在茫茫老熊山之中,准确地找到那些荒妖境界的兽人,避免出现扑空或者是遇到实力太恐怖的兽人而遭遇不可抵挡的危险。

    “吱,师魔境界的兽人?那可是相当于人族道师境界的高手了,你确定你现在能够应付的过来?”小银猴懒洋洋地打着饱嗝,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周良。

    周良收起手中的桃木剑龙形宝刀,今天的历练项目已经完成,时间不早,周良看了看远处的天色,一层浓厚的铅云犹如崩催的山峦一般,从远处碾压了过来,一场大雪暴即将到来了。

    “回去吧!”

    ……

    周良的临时住所,在距离黑木崖大约五十公里之外的一座冰峰之上,这里已经深入老熊山内部区域,周良以炎阳真气,在冰峰半腰人工开辟出来了一个不算大的冰洞,住着倒也极为舒适。

    “周爷,您回来了?今天的晚饭已经做好了……”光头龙五一脸的谄笑,腰间围着围裙,点头哈腰,笑容可掬,完全一副乖巧的家庭煮男模样。

    当初被俘虏的那十多名黑衣马匪,算是运气好。

    所谓树倒猢狲散,自从三大寨主被“神圣审判”之后,“黑魔寨”上上下下的人,几乎都被各路江湖人士屠戮一空,唯有这几个家伙,却因为已经提前“从良”的原因,捡了一条命。

    除了光头龙五之外,其他十几人,都被送进了“梵音城”,成为了小熊谷村民们的保镖和劳力,而光头则被小银猴留了下来,因为这位猴大爷想要一个仆人。

    胡乱吃了晚饭,周良进入开辟出来的专门修炼的冰室,又开始争分夺秒地疯狂的修炼。

    周良现在修真、道纹、丹药和炼器这四道同修,整个人简直就是陀螺一样连轴转,每天只睡一两个时辰,其他时间都是在进行枯燥的修炼,若有小突破或者是出现瓶颈之后,便会出去猎杀厉害的兽人,印证自己的修炼所得。

    简直就是苦行僧的生活。

    好在有阴阳老人传授的《锤神功》,修炼片刻就会恢复精力,所以周良才能支撑下来。

    转眼之间,又是一夜时间过去。

    小银猴从睡梦中醒来,看到周良已经结束了一晚的修炼,正坐在石块篝火旁边,看着一张泛黄的皮质画卷发呆。

    “吱,你不会真的相信了那冯老头的话,认为这个破烂画卷里面,藏着什么惊天动地的机缘吧?”小银猴呲了呲牙,一脸的高贵冷艳,走着直直的猴步,尾巴翘起来像是一面竖起的旗帜,朝着洞外走去。

    周良笑着摇摇头,目光重新又落在了手中这张发黄的皮质画卷上面。

    这画卷,是分别之前,“小熊谷”的长老冯老刚交给周良的。

    “这张上古画卷,在我们冯氏一族代代相传,已经有很长历史了,族中有传言,说这画卷之中,隐藏着一宗惊天动地的机缘,如果能够破解,就可以一飞冲天,成为绝世高手……”

    “……只是可惜,传到如今,只怕已经数百年有余,却从来没有人勘破其中的奥秘,渐渐的很多族人都已经不相信这个秘密,也许是先祖和我们开的一个玩笑,我从上一代长老手中,得到这张画卷的时候,他告诉我,既然画卷在我冯氏一族保存了这么长的时间,我们都没有得到机缘,反而一直没落,说明这机缘并不在我们!日后若是遇到有缘人,不如将画卷赠与,说定还能为我冯氏一族,接下一场善缘!”

    “……原本我是要将这画卷,赠与熊虎,可惜他天赋不高,资质有限,又已经……唉,如今我冯氏一族得到少侠您的庇佑,可以进入“梵音城”,后顾无忧,为了表示感谢,这幅画卷,理应赠与少侠!”

    以上都是冯老刚在赠画时候的原话。

    周良推脱一番,却是盛情难却,最终只好收下。

    说实话,一开始周良并没有将这画卷过于放在心上。

    “小熊谷”高家如此没落,甚至连一个修真守护者都请不起,而且据说“小熊谷”出现在大燕修真国,也不过是百年有余而已,又不是什么古老遗族或者是没落的大世家,又怎么会有什么秘密。

    不过,阴阳老人这个老怪物,却对这画卷极为感兴趣。

    用阴阳老人的话来说,这泛黄的画卷,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但是只怕至少已经有了万年的历史,而且选用的这种似皮似金的材质,也是极为罕见,连他老人家都有点儿摸不准,说不定还真的有什么来头。

    这样一来,周良可就上了心。

    虽然他并非是那种天天坐着白日梦,期盼着天上掉馅饼不劳而获的人,但是如果这画卷之中真的隐藏着什么惊天动地的机缘的话,那就值得推敲了。

    一旦破解,三年之后挑战圣轩辕,或许就有更大的把握了。

    只是这画卷看起来普普通通,并非是那种通常意义上的藏宝图,泛黄的材质上,画着三座紧紧挨在一起的山峰,仿佛是三个肩并肩走在一起的人一般,画笔粗糙,但是却极为写意,看起来极为险峻巍峨。

    有两条巨大的银色瀑布,从三座山峰之间的山涧之中流淌下来,仿若是倒坠下来的银河一般,煞是美丽,梦幻的近乎于不真实。

    这幅画一直给周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因为山峰和瀑布的比例,实在是有些夸张,那瀑布宽阔至极,简直就像是倒挂在山涧的银桥一般,很想相信,这世间居然有如此恢弘的瀑布,而且还是在如此之高的山峦上,形成瀑布的无尽水源,到底是从何而来?

    除此之外,画卷上最为引人瞩目的地方,却是在半山腰的位置——也就是在瀑布中间,特意标出来的一个红色的圆圈,没有文字标示,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按照那小熊谷长老冯老刚的说法,画卷上所示的位置,就在这老熊山之中,可是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老熊山七十二峰所在,我都已经去过了,并没画卷描绘的这三座山峰存在,至于瀑布更是闻所未闻……这个画卷的秘密,可真的是难以破解呢!”

    周良想了很多天,都没有想出个所以然。

    “吱,你还在想那张破画上的秘密呢!”小银猴甩着猴步,从冰室外面走进来,“要是真的有神秘秘密,冯氏一族也不会落到今天这种破败的境遇,我看这特么的一定是冯氏一族的老祖宗,和后代开的一个玩笑吧!”

    “或许你说的也对。”周良百思不得其解,将画卷收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光头龙五却一脸喜色地从外面跑进来,手中捧着一个巴掌大小淡黄色晶块,大声道:“周爷,猴爷,好大一块啊!顶级荒妖的魔核,至少也能卖五十万金了!”

    那是猪猡兽的魔核。

    “别过来……收起来吧!”周良捂着鼻子摆摆手。

    光头龙五赶紧停下脚步,谄笑着,将这块巨大的魔核装进一个专用的兽皮袋里面。

    这袋子里装的都是这一个月以来周良猎杀兽人得来的魔核,少说也有数百个,大小不一,品级有高有低,多事上好的货色,如果兑换成金子的话,至少也有六七百万金了。

    光头龙五以前也算是黑衣马匪之中的一个小头领,地位不低,但是哪里见到过这么多的宝贝,征得周良和小银猴的同意之后,每天晚上睡觉都枕着这个袋子。

    “吱,你今天真的要去挑战师魔境界的兽人吗?”小银猴懒洋洋地舔着自己的小爪子,一边洗脸,一边再一次确认道。

    周良点点头。

    “吱,那就出发吧!”

    ……

    三个时辰之后。

    一处冰崖的顶峰,冰岩耸立,闪烁着晶莹蓝光,在太阳的照射之下极为刺目,仿若是一柄柄倒插在地面的钢刀飞剑一般。

    轰隆!

    一头巨大的浑身缭绕着赤红色魔气的巨熊,不甘地咆哮一声,庞大的身躯轰然倒下,在冰崖上砸起一道道蜘蛛网一般的裂缝。

    “剑之天道……哈哈哈,成了!”

    周良一招得手,突然一愣,下一瞬间明白过来,再也不顾身上的伤势,忍不住哈哈仰天大笑。

    剑之天道!

    他终于领悟了剑之天道。

    这头巨熊,浑身缭绕着惊人的赤色魔气,乃是一尊师魔境界的兽人,相当于人族准道师境高手。

    它是天生兽人,身体之中流淌着兽人远祖的一丝血脉,虽然十分淡薄,但是却赋予了普通兽人所没有的神力神通,力大无比,举手投足之间,可以劈裂大地。

    这畜生的真正战斗力,甚至还在道师境一层人族高手之上。

    幸亏它有着熊类天生并不灵活的缺点,周良才敢仗着《一苇渡江》和它游斗。

    不过即便是这样,这次战斗的危险程度,绝对算得上是和阎王跳着贴面热舞,一招不慎,如果真的被那双蕴含可怕摧毁破坏之力的熊爪击实了的话,周良不死也得重伤。

    好在周良的冒险,终于得到了回报。

    在忘我的战斗之中,他终于摸到了“剑之天道”那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那是——

    剑之天道!

    在战斗的最后时刻,周良一剑击出,迷迷蒙蒙,不可捉摸,充满了道韵之意,冥冥之中符合了剑之天道境界,终于一剑越级击杀了这头师魔境界的大兽人。

    大笑过后,周良屏息凝神,在心中回味刚才挥出那一剑的感觉,久久站立在冰崖边上,一动不动,彻底沉浸在了那种感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