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42章 抄家
    “在下小熊谷长老冯大刚,应邀前来。”在村民的簇拥之下,冯大刚双手抱拳,拱手向修真者们致意。

    这声音简直就像是一道道无声的巴掌一样,狠狠地抽在了在场众人的脸上。

    在这次所谓的血祭大典开始之前,有谁重视过这些普通村民的死活,他们被当做是草芥一般,根本就没有人关心这些注定要惨死在冰雪祭坛上的蝼蚁一般的弱者。

    但是现在,就算是瞎子也看得出来,青铜鬼脸面具人是这些村民阵营的,反而成为了最强大的一方。

    黑魔寨处心积虑布置的盛典,成为了“小熊谷”的嫁衣。

    经此一役,老熊山方圆五百多里之内,还有什么人胆敢挑衅小熊谷?

    “哪里哪里,冯长老客气了!”

    “久闻冯长老之名,今日得见,幸甚何如啊!”

    “冯长老器宇不凡,以后咱们可要多多亲近亲近啊!”

    ““黑魔寨”横行无道,我等今日来到黑木崖,就是希望能够在关键时刻,钳制罪恶,助“小熊谷”一臂之力,想不到冯长老已经胸有成竹,有这位戴着面具的朋友相助,“黑魔寨”覆灭无疑。”

    一些见风使舵的势力头脑门,立刻表现出了极大的善意,原本小角色冯大刚现在似乎成为了人人争抢的香饽饽。

    冯老刚一时之间有些紧张,不过心中却是激动至极,曾几何时,自己这样在“梵音城”连饭都吃不起的小角色,如今居然会让这么多的大人物谄媚地巴结。

    另一边。

    眼见大势已去的“虎力仙”,趁乱转身既要溜。

    “想走?迟了!”人影一闪,炎热逼人,青铜鬼脸面具人挡住了“虎力仙”的去路,声音冰冷不带丝毫的感情:“神圣审判的人,注定死路一条,准备好接受火焰的审判吧!”

    “你……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虎力仙”苦苦哀求。

    他此时早已没有了战意,连“牛头酋长”都被一刀斩死,他如何是眼前这人的对手?

    “斩!”

    回应他的是一声无情的爆喝。

    炎刀如电,迎头斩下。

    “虎力仙”被动应战。

    咻!

    人影交错的瞬间,刀光剑影暴起,仿佛是炸裂的银光一般。

    “呃……我不甘心……”“虎力仙”捂着脖颈部位不断冒出来的火焰,露出不甘的眼神。

    火焰灼烧的痛苦,仿佛是来自于灵魂,让“虎力仙”拼命地嘶吼了起来,那自内而外的奇异火焰,仿佛是能够燃烧一切,就算道家真气都会被引燃,在道家真气通道之中爆炸,“虎力仙”发誓,自己宁愿选择被凌迟处死,也不愿意遭受这样的痛苦哪怕是一秒!

    凄厉的嘶吼惨叫之声,响彻黑木崖。

    目睹这一切的所有人都不寒而颤!

    火焰要比“羊力仙”和“鹿力仙”死时燃烧的时间更长一点,“虎力仙”被灼烧了整整半柱香的时间,这才缓缓地化作了一缕青烟,消失在了呼啸的风雪之中。

    “上路吧!”

    冰冷的声音,从青铜面具下面的口中发出来。

    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冷战。

    这是第三次听到这个声音了,每一次都代表着一个高手化成了一堆青灰。

    简直就是审判的阎罗,送人上黄泉路。

    “剩下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青铜鬼脸面具人收起火焰长刀,对着冯大刚等人点点头,身形一晃,化作一缕青烟,朝着黑木崖之下掠去。

    “等一等,请等一等。”司马树林大喊一声,同样施展轻功,追了下去。

    剩下的人相互对视了一眼,最终目光都落在了梨园镇镇主司马雄鹰和小熊谷长老冯大刚两人的身上,剩下的事情,显然就只能由这两人说了算,前者是一方大势力的掌控者,后者则有青铜鬼脸面具人这样的高手支撑,谁敢违逆?

    黑木崖顶一片狼藉。

    不过三大寨主已死,“黑魔寨”就只能是待宰羔羊,只要攻克了“黑魔寨”,那这群匪盗多年以来累积的财宝,就成为众人的囊中之物了。

    一番简单的协商,以司马雄鹰和冯大刚为首,一众人气势汹汹地杀向距此不远的“黑魔寨”本部。

    ……

    “等一等,请等一等!”司马树林高呼,追着青铜鬼面人。

    终于,前面那个飘渺如烟的身影,停了下来。

    “什么事情?”青铜鬼脸面具人转身,眸光如同火焰。

    “是……你,是周师兄吗?”司马树林心中充满了好奇。

    “你认为呢?”青铜鬼脸面具人语气没有丝毫的波动。

    “这……”司马树林有些猜测不准了。

    他一开始认定青铜鬼面人一定是周良,但是随着战局发展,却开始怀疑了起来,谁都知道周良是以桃木剑和玄阴真气见长,剑法绝伦,少见的玄阴真气更是诡秘莫测,而青铜鬼脸面具人却是刀法卓绝,道家真气又是可怕至极的神异火焰,从武功路数上来讲,不可能是周良师兄。

    一个人是不可能同时掌握两种截然相反的道家真气的。

    “我只是周良的朋友而已,受他之托,前来处理这件事情。”青铜鬼脸面具人声音平静,看着眼前的少年,道:“周良已经动身前往“梵音城”,不出几日,或许就要回到心云宗去了,他托我向你说声谢谢。”

    “啊!不敢不敢,原来前辈是周师兄的朋友,失敬了。”司马树林连忙施礼:“不知道前辈是哪一派的高手?”

    “哈哈,无门无派,闲云野鹤一只!哈哈哈……梁洲,我的名字,就叫做梁洲!”

    哈哈大笑声之中,青铜鬼脸面具人身形一晃,瞬间就消失在了茫茫风雪之中。

    司马树林叹息了一声,转身离开。

    “想不到周师兄竟然有如此强大的朋友,连灵魔境界的兽人,都是不是他的随手一击,这位前辈的实力,只怕已经在先天道灵之上了……周师兄真是神秘呢!”

    他心中对于周良,越发的崇拜敬重了。

    金色的阳光,终于犹如利剑一般划破了茫茫长夜,从远处老熊山群峰的东方浮现。

    距离黑木崖不远处的一处冰壁之上,青铜鬼脸面具人缓缓地摘下了面具。

    一张英气勃勃,剑眉斜飞入鬓,极为英俊的年轻面容,出现在了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棱角分明,极为俊秀,整个人浑身散发着一种奇异的美丽。

    这少年,不是周良却又是谁?

    “相信从这个黎明开始,“梁洲”这个名字,一定会震动北大燕修真国,神圣审判,应该会震慑那些宵小之辈吧!嘿嘿,这是个很有意思的化身,也许我以后应该坚持下去?谁会想到,所谓的“梁洲”就是我呢?”

    “若是换了一般的高手,说不定就真的被“鹿力仙”的道纹阵法给困住了,可惜阴阳老人传授与我的炼器道纹之道,是何等精明,“鹿力仙”的阵法,别人看似厉害,在我眼中,却是破绽百出,反倒被我利用破绽,一举将其斩杀!”

    “那“虎力仙”的实力,已经接近道师境,却因为吓破了胆,居然被我一刀斩杀,可见修真者之间,经验和心境是何等的重要,必须将修道之心,磨练的犹如磐石一般坚固,才能成为真正的修真者!”

    “刀**法,还需要增强,如今我手中,只掌握着一套从刘玄德那里偷学到的《血焰焚天刀》,虽是玄阶下级功法,但是还不够!”

    周良心中回想之前的战斗,脸上挂着微笑。

    这张青铜鬼脸面具,却是那日在地下西敏寺遗迹之中,击败了那位神秘的青铜鬼脸面具人的时候得来的,周良之所以留着它,是希望能够从面具上找出一些线索,而这次为了以化身拔掉“黑魔寨”,却正好用到了。

    将青铜鬼脸面具收入储物戒指之中,周良从怀里取出了一个“燃力玉符”。

    “燃力玉符”是周良离开心云宗之前,传功长老罗轩举赠与的保命之物,一共三个,每一个都蕴含着罗轩举全力一击的力量,眼前这个玉符,表面已经龟裂,上面的道纹“纹路”也已经模糊不清,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光滑莹润,变得暗淡无光。

    之所以能秒杀“牛头酋长”,自然是依靠这“燃力玉符”的力量,只是周良使用的极为巧妙,黑木崖上的众人,并没有察觉而已,否则以周良如今的实力,怎么可能是那灵魔境界兽人的对手?

    没想到那“虎力仙”竟然在暗中勾结万恶魔宗,还召唤来了一尊灵魔,要不是有所依仗,今天在黑木崖当真是危险至极。

    “三个“燃力玉符”已经用掉了一个,还剩下两个,以后可要千万小心了,这样保命的玩意儿,用掉一个少一个啊!”

    周良不由得又想起了“虎力仙”召唤“牛头酋长”的场面,这给了他一些启示。

    想当初在上古西敏寺地下遗迹,那青铜鬼脸面具人来历神秘,显然不是上古神邸念一伙,却可以在败后从容离开,想来也是用了某种时空转换之类的法宝,但是又是谁利用这类的法宝,将他召唤到那“幽冥枉死幻阵”之中的呢?

    周良一开始就怀疑,那青铜鬼脸面具人很有可能是来自于心云宗内部,现在,这种怀疑更加的浓郁了。

    只是一时间,还找不到什么证据。

    “人族和兽人向来势不两立,积累万年恩怨,早就不可调和,虽有《艾泽拉斯协议》约束,但是一直以来,都不相往来,现在一个小小的“黑魔寨”,就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暗中勾结万恶魔宗,难道大燕修真国真的要开始大乱了吗?暗流涌动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那万恶魔宗是大燕修真国最大的兽人势力之一,居然暗中布置下了如此手段,想来所谋不小,却不知道是为了对付谁?五庄观?还是心云宗?难道说真的如同很多人猜测的那样,大燕修真国新一个轮回的人魔之战,要开始了吗?”

    联想到心云宗之中的暗流涌动,周良突然觉得,乱象已呈,一个残酷的大时代就要到来了,想要在即将到来的大风暴之中生存下去,就必须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

    “也许不能在“小熊谷”待太长时间了,不如将他们安排进入“梵音城”,彻底解决了这些村民的后顾之忧,我就可以进入老熊山,无牵无挂地全力修炼,与兽人厮杀,锤炼己身!”

    “可惜了那个“牛头酋长”的尸体,一身是宝啊!居然被小银猴这只恶趣味的猴给吞掉了,不过,等他消化完毕,魔核应该会拉出来吧!”

    打定了主意,周良也不犹豫,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

    “黑魔寨”最终还是被修真者们攻破了。

    负隅顽抗的黑魔寨黑衣马匪被红了眼的修真者们屠戮一空,这个过程之中,小银猴再一次让众人看到了它的残暴可怕,一路上遇到任何胆敢抵抗的顽固分子,都被它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就给吞掉了。

    有人暗中计算了一下,不算“牛头酋长”的尸体,这只凶残的银猴一共又吞掉了总共十二个大活人,都是修炼出了道家真气的小高手,真是不可思议,它那只有一个巴掌大笑的肚子,到底是如何容纳下如此多的东西,难道那里面其实是个无底洞?

    而且这只小银猴似乎还有某种寻找宝藏的天赋。

    “黑魔寨”这些年搜刮来的宝藏,都被锁在了议事大殿下面一个极为隐蔽的密室之中,一开始根本没有人找到,谁知道这只小银猴三两下,就找到了入口,众人跟着进入,顿时被眼前的金光灿灿的氤氲给惊呆了。

    谁都知道“黑魔寨”这些年积累了不少的宝藏,但是却没有想到居然有这么多。

    金银珠宝,优质兵器,还有灵石,以及一些不错的功法、功法秘籍……

    占地足有半亩地的密室之中,到处都堆着宝物,令人眼花缭乱。

    进入密室之中的众人彻底被震撼了,当场就有人想要疯狂乱抢,却被凶残猴小银猴大发淫威,又一口吞掉了一个真人境第七层的高手,剩下的所有人顿时都不敢乱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