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40章 临死反扑
    就在这愣神的瞬间,青铜鬼脸面具人已经到了跟前。

    炙热的刀锋,在瞳孔之中无限放大。

    ““道纹之陷阱”!”“鹿力仙”疯狂地大吼,手中的羽扇,瞬间分裂开来,每一根黑白相间的羽毛,都骤然绽放出刺目的光华,表面奇异的道纹光泽闪烁,凌空虚浮在他的身边,仿佛是一面组合起来的盾牌一样,将他团团保护住。

    这羽扇也是一件道纹法宝,是他的护身重宝,使用次数有限,苦心炼制了无数年,今天危机临头,不得不施展开来。

    一股奇异的力场,在“鹿力仙”的身边骤然出现。

    空气仿佛骤然凝固了起来,连炎刀激起的火焰,都如同冰冻一般,凝固在了力场陷阱之中。

    青铜鬼脸面具人原本快如闪电的虚影,在这一瞬间顿时一窒,仿佛是陷入了沼泽的蜗牛一般,慢了下来,终于可以被视线捕捉到。

    “就在这时!”

    一直站在“鹿力仙”身边不动神色的“虎力仙”,在这一瞬间,终于出招了。

    也未见他有拔剑的动作,剑吟悠悠,一抹银芒暴起,从他的手掌中匹练一般骤现,刺目的银光几乎使得所有人同时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等待众人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恰好看到银色剑芒匹练,从青铜鬼脸面具人的喉咙间掠过,一斩为二。

    得手了?

    青铜鬼脸面具人被杀了?

    一剑斩杀!

    好可怕的剑术!

    一出鞘,就斩杀,简直是无可抵挡。

    可怜这青铜鬼脸面具人,实力不俗,却还是葬身在了老奸巨猾的“黑魔寨”两大寨主手下,所谓“神圣审判”,现在看起来,倒更像是闹剧了。

    “哈哈哈哈……审判?判你自己的死刑吧!哈哈哈!”“鹿力仙”疯狂地笑了起来,一个如此可怕的强敌,终于还是被斩杀了,虽然很多年不曾出手,但是和大寨主之间的配合依旧默契,亲密无间。

    “虎力仙”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这个突然出现的“梁洲”,实力的确是神鬼莫测,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就算自己单独对上,也没有什么必胜的把握,可惜一切都结束了,这都是战斗经验欠缺的下场啊!

    却在这时候——

    “上路吧!”

    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从远处轻轻传来。

    这声音仿佛是一道炸雷,骤然炸响在所有人的耳中,震得他们脑袋嗡嗡作响。

    顺着声音看去,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只见那被“虎力仙”一剑斩断喉咙的青铜鬼脸面具人,毫发无伤的站在十米之外,手中炎刀依旧弥漫着赤红色的火焰,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青铜鬼脸面具充斥着难以形容的诡异,一双眸子仿佛是燃烧的火球一般,有血光在弥漫。

    “鹿力仙”和“虎力仙”的狞笑,霎时间凝固在了脸上。

    “你怎么……”“鹿力仙”的眼眸之中,满是难以置信的震撼,这个家伙分明是已经被洞穿了喉咙,居然还活着,而且……他刚才说什么,上路吧?难道……

    下一瞬间,一抹赤红色的火焰,如血液一般,就从“鹿力仙”的脖子里面冒了出来。

    “咯咯……你……我……不……”恶贯满盈的“鹿力仙”疯狂地挣扎,双手捂住自己的脖子,似乎是想要将那火焰按回去,但是这赤色火焰疯狂地从身体之中冒出来,将他的肌肤骨骼瞬间灼烧成为了青灰。

    一阵风吹来,“鹿力仙”以肉眼可见速度,化作飞灰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黑木崖之巅,顿时一片死一般的平静。

    众人看着青铜鬼脸面具人,犹如看着一个来自于地狱的幽灵鬼魅一般。

    “虎力仙”后背一阵发冷,他对自己的剑术最是自信不过,刚才那一剑分明已经洞穿了这个神秘人的喉咙,但是为什么他竟然毫发无伤,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鬼面人以炎刀秒杀了“鹿力仙”,难道自己居然失手了?

    “到底……怎么回事?”“虎力仙”声音沙哑地问。

    青铜鬼脸面具人的红色眸光犹如火焰燃烧,又如血光流动,定格在了“虎力仙”的身上。

    “黑魔寨”的大寨主顿觉得仿佛是有一座山压在了自己的身上一般,压力骤增,青铜鬼脸面具掩去了此人的一切表情,身上的道家真气波动,也并非是多么强大,但是那神秘莫测的功法,却使得“虎力仙”不得不万分警惕。

    “神圣审判!”同样的话,再次响起:“宣刑:“黑魔寨”大寨主“虎力仙”,杀人无数,生吞活人,以人血练功,无恶不作,恶贯满盈……赐尔死刑,梁洲!”

    这声音,仿佛是阎王的宣判一般不含人族的感情。

    这个时候,已经再也没有人敢将“神圣审判”当做是一个笑话,眼前这个神秘的青铜鬼脸面具人有着审判的能力,龙形宝刀和火焰真气,恐怖无比,两刀就结束了两个在老熊山方圆五百里之内名声显赫的高手的性命,绝对称得上是“神圣审判”这四个字!

    “杀我?”“虎力仙”毕竟是杀人无算的亡命之徒,很快就冷静下来,他脸上浮现出了负伤野兽一般的狞笑,“只怕你没有这个本事。”他朝着四面坐席区域中的人一扫,厉声喝道:“大家还愣着干什么,难道要等到这个凶人,杀光了我“黑魔寨”的人,再去一一送你们神圣审判?”

    话音未落,人群之中顿时响起一片喧哗之声。

    一些和“黑魔寨”有着暗中利益关系的势力,也开始鼓噪起来,他们不能看着“黑魔寨”被灭,这样的话,他们的损失将是难以估量的,有人已经站起来,朝着青铜鬼面人围了过来,神色不善,刀枪出鞘,想要以多为胜。

    “哈哈,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杀多少人?”

    “虎力仙”得意地狞笑。

    青铜鬼脸面具人如火焰一般的眸光,在围过来的大真人身上掠过,冷漠不带丝毫感情地道:“你们,要自甘堕落,助纣为虐,帮助一个恶贯满盈的匪盗?”

    面对质问,有人低头,有人狞笑。

    ““黑魔寨”是我们的朋友,我当然不能让你杀害他们!”

    “呸,你这个杀人狂徒,黑魔寨的人虽是匪盗,却罪不至死,你乱杀无辜,罪该万死!”

    “带着面具,见不得人,谁知道面具背后,是不是一张兽人面孔?”

    “你杀了这么多人,我们杀你,乃是为民除害!”

    一声声指鹿为马的叫嚣,从这些平日里自命侠义的修真者们口中说出来,一张张伪善的面孔变得狰狞了起来,图穷匕见的时刻,利益的驱动使得一切见不得光的东西,在瞬间变得赤果果。

    神圣审判!

    这无疑是一个可怕的开始,在场许多人,既然选择来到今天的黑木崖,就已经说明和“黑魔寨”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着见不得人的秘密,谁能保证,在三大寨主死后,这个青铜鬼脸面具人会不会对着自己宣刑?

    所以,今天,就必须将一切都扼杀在萌芽之中!

    此人,留不得!

    “指鹿为马,恬不知耻!好,这是你们自己的选择,既然如此,那今天就送你们统统上路,杀了你们这群害群之马,也许从此之后,老熊山也会变得洁净祥和起来!”青铜鬼脸面具人被围在中间,声音依旧无比冷静,眸光凛冽,如同看着一群土鸡瓦狗。

    随着他的声音,手中的炎刀之上,火焰再度变得炙热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刻,一直沉默的梨园镇司马雄鹰,终于霍然起身,灰白的双眉掀起,露出了那双洞彻世事而显得过于冷静的眸子,点点头,道:“动手!”

    哗啦啦!

    原本静如山岳的梨园镇大真人们,瞬间如同出匣猛虎,刀枪出鞘,从后方闪电般地冲向那些围着青铜鬼脸面具人的修真者们,展开了血腥的袭击,瞬间血光弥漫,原本无比平静的黑木崖上,响起了一连串惨叫之声。

    血水,顺着积雪消融下去。

    “司马雄鹰你这个老匹夫,你干什么?”“虎力仙”愤怒的爆吼。

    “哈哈哈,自然是铲除老熊山马匪了,我梨园镇怎会与你们同流合污!”司马雄鹰哈哈大笑,双手握住一柄造型狰狞的巨斧,一个飞旋,就将眼前几个黑衣马匪拦腰斩为两截。

    “该死的老匹夫……给我杀!”

    “虎力仙”又急又气。

    他本来对于梨园镇的人就有戒心,今天这场血祭大会,除了杀尽“小熊谷”的男人,杀鸡给猴看之外,“虎力仙”的心中,未尝没有趁机削弱梨园镇力量的想法,事先也做了不少准备,但是却没有想到莫名其妙地冒出了的一个青铜鬼脸面具人破坏了一切计划,让梨园镇兵不血刃就占据了上风。

    一时之间,场中乱作了一团。

    厮杀声响成一片,鲜血飞溅,断肢横飞,上演了一场最原始的杀戮。

    “杀!”司马树林手中一柄精钢飞剑,出入人群。

    这少年剑法精妙,身姿翩翩,仿佛是穿花蝴蝶一般游走在人群中,这就是门派弟子的好处,虽然功法修为并不算是如何超群,但是却掌握着极为精妙的功法,完全可以压制同境界的对手。

    梨园镇显然是有备而来,都是极为精锐的大真人,而且还有一些粗浅的合击之术,在对抗之中,逐渐占据了上风。

    更何况,来这里的数百人,也不全都是站在了“黑魔寨”的一方,随着局势的变化,一些人始终很聪明的选择了中立,没有必胜的把握,他们绝对不会孤注一掷。

    “非“黑魔寨”盗匪,退出者不杀!”司马雄鹰高声大吼。

    “退出者不杀!”梨园镇的修真者们同样大喝。

    局势,逐渐朝着不利于“黑魔寨”的场面发展,“虎力仙”的计划完全被打乱了,这次来到黑木崖的黑衣马匪大约两百多人,寨中还有一大半在守家,原本在他们的计划之中,这样的力量已经足够对付一切,但是……

    “都是那个该死的青铜鬼脸面具人,这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虎力仙”又急又气,看着身边的心腹越来越少,却不敢轻举妄动。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已经完全被对方的气机锁定,一旦贸然出手,就会遭受到雷霆一击,对于两个实力相似的对手来说,一旦陷入被动局面,那就意味着一败涂地。

    “杀!”司马树林飞剑如龙,一剑击杀了最后一个黑魔寨的黑衣马匪。

    这场流血杀戮盛宴,在这一刻终于戛然而止。

    黑魔寨的数百位黑衣马匪,外加一些选择站在了黑魔寨一方的各方势力和大真人,加起来有近三百人,被彻底屠杀一空,在那原本要彰显黑魔寨威风的冰雪祭坛之下,只有“虎力仙”一人站立。

    这样的局面,是之前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天道昭昭,善恶有报,“黑魔寨”作恶多端,今天终于招致毁灭,大局已定,“虎力仙”,你还有什么说的?”司马雄鹰哈哈大笑。

    这一回相信了五儿子司马树林的判断,将宝压在了那个神秘人身上,看来是真的押对了,一举拔掉“黑魔寨”这个恶势力,从今以后,老熊山区域除了“梵音城”,就是他梨园镇的天下了。

    这个时候,“虎力仙”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

    他知道,黑魔寨算是完了。

    自己辛辛苦苦数十年打造的力量,经此一败,彻底葬送在了黑木崖。

    不过……

    “虎力仙”突然仰天长笑:“哈哈哈,大局已定?谁说的?你以为杀掉我的几个小喽啰,就真的可以消灭我“黑魔寨”吗?哈哈哈,实在是太天真了,本来我还不想太早暴漏真正的力量,可惜,是你们逼我的,今天,你们都得死!”

    话音未落。

    他突然从怀中掏出一个银色类似圆环的东西,迎风抛出,一个银色光圈顿时出现在天空之中。

    如丝如缕的银色氤氲荡漾开来,仿佛空气瞬间化作了清淡的流水一般,荡漾起了层层波纹涟漪,这涟漪越来越波动剧烈,仿佛是有什么可怕的怪物,要从这涟漪之中挣脱出来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