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39章 青铜鬼脸面具人
    咻!

    一道赤芒,突然出现,划破天际。

    这赤芒犹如开天之刃一般,朝着冰雪祭坛之下的“黑魔寨”三位寨主飙射而出。

    这下子,众人皆尽大惊,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如此张狂,一出手就针对这三个冷血凶人?

    “大胆!”三寨主“羊力仙”厉喝一声。

    腰间苍啷一声,羊角剑出鞘,身形一闪,庞大如铁塔一样的身躯,仿佛是没有重量一般,凌空飞起,一抹寒光爆射,在空中幻化出一条银色游龙,朝着那红芒怒斩而去。

    羊角剑!

    三寨主“羊力仙”的一身本事,都在腰间的羊角剑上,一套羊角剑法,极为凌厉,此时出手,方圆一丈之内的雪气都被横扫一空,庞大的气息逸散开来,引得无数人现出惊容,当真是不俗。

    锵!

    寒芒和红光撞击在一起。

    人们想象之中红光被击碎的场面,并没有出现。

    却听一连串兵器撞击的声音传来,簇簇爆射的火星之中,那红光飞速地旋转,不断地撞击,凌厉到了极点,竟是在主动发起攻击。

    这个时候,众人终于隐约可以看得清楚,这红光竟是一柄血色龙形宝刀。

    只见刀身宛如蛟龙,呈现出赤红色,且遍布淡红色的火光,熊熊燃烧,真火飞溅,周围炙热之意大盛,地面上的积雪都开始融化为冰水。

    原本气势如龙的“羊力仙”,在这一柄无主龙形宝刀的攻击之下,竟是节节败退,被逼着朝后倒飞。

    轰隆!

    又是一声疯狂的撞击。

    “噗……呃……”一声惨呼,“羊力仙”口中狂喷鲜血,手中的羊角剑顿时变得暗淡无光,倒飞了出去。

    咻咻咻咻!

    龙形宝刀的攻势终于停止。

    红芒再闪,长刀旋转着,锵地一声落下了插在地面,刀身之上的火光,兀自燃烧不休,让整个黑木崖气温骤然上升,仿佛是一轮昊日降临在了峰顶一般。

    “羊力仙”落在地面,踉踉跄跄后退了数十步,才站稳。

    一脸骇然之色,看向那龙形宝刀,怒道:“什么人?”

    在场众人,也无不惊骇。

    “羊力仙”的实力,在今天在场数百人之中,绝对可以排进前二十,也算是独当一面的高手了,却被一柄刀击飞……到底是什么人,有如此实力?

    “虎力仙”和“鹿力仙”脸色变了又变。

    司马雄鹰灰白眉毛下的眸子里,闪烁着精光。

    “哈哈哈哈……”那疯狂的笑声再度出现,“在下,梁洲!”

    笑声未落。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那插在地面的刀柄之上,不知道何时,竟然出现了一个人影,犹如毫无重量的鬼魅虚影一般,踩着刀柄而立,道袍猎猎,随风飘摆,宛若一只就将凌空飞翔的雄鹰一般。

    这人脸上戴着一张极为奇特的青铜鬼脸面具,面具的表情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在火光和白雪的印衬之下,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诡异感觉。

    但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个青铜鬼脸面具人的瞬间,所有人心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一丝恐惧,仿佛是看到了来潇洒地狱的锁魂判官一样。

    “你是什么人?装神弄鬼……”“鹿力仙”轻摇羽扇,喝道:“难道是勾结“小熊谷”的兽人?”

    “神圣审判!”青铜鬼脸面具人完全没有理会“鹿力仙”的质问,他的眸光,隐隐带着猩红之色,不似人族表情,声音之中充斥着金铁之声:“宣刑:“黑魔寨”作恶多端,为祸老熊山,三寨主“羊力仙”,丧心病狂,恶贯满盈,赐尔死刑,梁洲!”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了。

    神圣审判?

    梁洲?

    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高手?怎么以前大燕修真国从未听说过有这个人?

    “审判?”“羊力仙”一愣,旋即哈哈疯狂大笑:“神圣审判?你特么的以为自己算什么东西,判官?真是不知道地死活,我恶贯满盈又如何?谁能杀的了我?我倒是要看看,你今天怎么判我的死刑!”

    话音未落。

    刀柄之上的青铜鬼面人突然一动,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朝着“羊力仙”飙射而去,人在中途,朝身后一招手,那插在地面上的龙形宝刀,发出阵阵刀吟,只是一闪,就到了青铜鬼面人的手中。

    斩!

    握刀,运腕,下劈!

    简单之极的动作,在青铜鬼脸面具人的手中,充满了一种难以形容的韵律之感。

    “这样就想杀我……做梦吧!”“羊力仙”爆喝,手中羊角剑剑势再起,瞬间就要做出反击。

    却在这时,所有人眼前一花,突然看不到了那青铜鬼脸面具人的身形,“羊力仙”的反击也失去了目标,一愣之间,心中警兆大盛,正要抽身爆退,却在这时,猛然觉得脖颈后方一阵火热,身躯就只能僵立在原地了!

    下一瞬间。

    青铜鬼脸面具人犹如鬼魅,已经回到了之前的地方。

    “上路吧!”一个冰冷的词语,从他的口中清晰地迸了出来。

    这个词语,让所有人的瞳孔,骤然收缩。

    上路吧?

    难道说……

    无数道目光,瞬间落在了“羊力仙”的身上。

    “哈哈,你说什么?上路吧?你根本就没有伤到我一根毛……”“羊力仙”看了看自己全身上下,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哈哈大笑,但是这笑声,并未维持多长时间,就突然凝滞在脸上。

    噗!

    一丝赤红色的火焰,从“羊力仙”的喉见,毫无征兆地冒了出来。

    接着更多的火焰细丝,如同恐怖的红色蛊虫一样,争相恐后地他皮肤表层下面钻了出来。

    这火焰裂痕,在肌肤上勾勒出一道道骇人的蜘蛛网般的裂纹,几乎是在眨眼之间,“羊角剑”整个人仿佛是一块瞬间干枯了的河床一样,裂开一道道缝隙,最终化作一块块带着燥意的碎块,朝着地面掉落,却又在掉落的过程之中,被那不断出现的赤红色火焰,烧成了青灰……

    连挣扎惨呼都来不及,大名鼎鼎的“黑魔寨”三寨主“羊力仙”,就变成了一堆灰。

    这……

    所有人都被眼前这恐怖的一幕给惊呆了。

    很多人都没有看清楚,到底青铜鬼脸面具人的那一刀,是如何斩出,“羊力仙”分明已经挡住了那一刀啊!可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还有,那赤红色的火焰,当真是太可怕了!

    “三弟!”“虎力仙”和“鹿力仙”都大惊失色,连挽救都来不及。

    “你死定了,你居然敢在这么多江湖同道的面前行凶杀人?”“鹿力仙”眼珠子一转,冷声道:“装神弄鬼,见不得人,你一定是兽人化身,今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资格将你斩杀!”

    又在煽风点火了。

    “神圣审判!”

    青铜鬼脸面具人的目光,转移到了“鹿力仙”的身上,那清冷平静的红色眸光之中,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轻蔑和不屑,根本无意辩驳,声音依旧充满了金戈铁马一般的杀气,“宣刑:“黑魔寨”二寨主为虎作伥,杀人无算,阴险卑鄙,陷害同胞……赐尔死刑,梁洲!”

    又来了!

    有“羊力仙”被那惊艳一刀斩为青灰,这一回,没有人再敢将这青铜鬼脸面具人的宣刑,当做是耳边风。

    就连“鹿力仙”心中也是一个激灵,浑身道家真气激荡,道袍无风自鼓,手中羽扇,一副严阵以待、如临大敌的模样。

    这“鹿力仙”生性狡诈奸猾,没有和“羊力仙”那样选择正面硬抗,反而是往后退了四五步,站在了“虎力仙”的身边,互为犄角,身后的爪牙们更是冲过来,将两人团团围在了中间!

    就在这一瞬间,青铜鬼脸面具人又动了。

    几乎是在一晃之间,犹如一缕青烟,瞬间就到了近前。

    好快的身法!

    所有人同时惊叹。

    斩!

    再次出刀,龙形宝刀之上弥漫着的赤红色火焰,突然之间大作,一道长达三四米的火焰刀影,凌空斩下。

    轰隆!

    火焰刀影切入人群,当先几个黑衣马匪连人带剑都斩为两截,地面震荡,刀影爆裂,无数巴掌大小的火团带着难以形容的炙热,在黑魔寨人群之中爆炸开来,挡在最前面的黑衣马匪猝不及防,瞬间被燎烧到,惨痛嚎叫起来,原本整齐的队形,瞬间乱成了一团。

    青铜鬼脸面具人的身形,化作一缕丝线残影,切入到人群之中。

    只是眨眼之间,“鹿力仙”只觉得难以形容的炙热,扑面而来。

    “看你怎么杀我,哈哈哈!”“鹿力仙”突然疯狂大笑了起来,手中羽扇一拂,他身边两米之内的地面之上,骤然升腾起一道道绿色幽光,仔细看时,却见地面上不知道何时,镌刻下了绿色道纹图案,共分为两排,每排三个图案,大小如斗。

    幽光正是顺着道纹的“纹路”绽放出来。

    ““道纹之绞杀”!”“鹿力仙”大喝,疯狂催动身边的绿色道纹。

    虚空之中,那绿色有光化作一根根带着尖锐倒刺的绿色嗜血藤蔓,疯狂地从道纹图案之中蔓延出来,犹如活物一般,朝着四面的人影绞杀过去,却是敌我不分,还未缠住青铜鬼脸面具人,却将几个守护在他身边的黑衣马匪缠住。

    锋锐如刀的藤蔓摧枯拉朽一般,钻透了兽皮铠甲,将这几个黑衣马匪身体洞穿,吞噬了其血肉,只剩了外层的一副铠甲和一张人皮!

    藤蔓疯狂生长,将青铜鬼脸面具人困在了中间,捆绑了过去。

    眼看就要将这神秘高手困住,“鹿力仙”和“虎力仙”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狞笑。

    旁观众人也都不由自主的发出惊呼。

    早就听闻“鹿力仙”,是一位炼器师,却很少有人看过他出手,今日一见,果真是非同凡响,那可怕的绿色道纹阵法,当真是耸人听闻,在场很多人都是第一次看到炼器师的手段,果真是恐怖,令人心中发寒。

    一个激发了道纹阵法的炼器师,简直就是修真者的噩梦。

    借助阵法引动天地的力量,准备完整的炼器师不仅可以秒杀同阶修真者,甚至还可以越级挑战。

    对于修真者而言,如果不能在一个炼器师布好阵法之前将其秒杀,那就有多远逃多远。

    而现在,青铜鬼脸面具人似乎上当了,被困在了道纹阵法之中,看起来凶多吉少的样子,一些原本就倾向于“黑魔寨”的人,甚至禁不住发出了欢呼。

    ……

    站在司马雄鹰身后的司马树林,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焦急之色。

    这个青铜鬼脸面具人很有可能是周师兄,怎么办?帮不帮?如果出手,自己似乎抵挡不住“鹿力仙”身边“虎力仙”的一剑,如果不出手,周师兄可就……

    不管了,为了周师兄!

    司马树林手按剑柄,运转功法,正要出手,就在这个时候,却被老父亲司马雄鹰察觉到了异状,直接一把拉住,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

    司马树林大急,挣了一下没有挣脱。

    却在这时,场中的战斗,又出现了令人意外的转折。

    ……

    “雕虫小技!”

    一声冷哼,被困在“道纹之绞杀”阵法之中的青铜鬼脸面具人,手中炎刀一抖,闪电般地在地面上连连划了六刀,不偏不倚,正巧划在了那闪烁着幽光的道纹图案之上。

    滋滋滋!

    奇异的轻响声之中,原本几乎弥漫了周遭十米范围之内的恐怖绿色虚幻藤蔓,瞬间犹如梦幻泡影一般,消失在了空气之中,连丝毫痕迹都没有留下!

    “什么?”“鹿力仙”脸上的狞笑,瞬间凝固。

    这不可能!

    道纹法阵一旦布下,绝对不可能就这样被破坏,只有高出三阶的力量才可以强行摧毁,道纹一旦激发,可不像是看起来刻画在地面上的简单图案而已,可以随意抹掉。

    就在这愣神的瞬间,青铜鬼脸面具人已经到了跟前。

    炙热的刀锋,在瞳孔之中无限放大。

    ““道纹之陷阱”!”“鹿力仙”疯狂地大吼,手中的羽扇,瞬间分裂开来,每一根黑白相间的羽毛,都骤然绽放出刺目的光华,表面奇异的道纹光泽闪烁,凌空虚浮在他的身边,仿佛是一面组合起来的盾牌一样,将他团团保护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