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38章 黑木崖会盟
    “复仇?想找到复仇的人多了,可惜他们一出现在我的面前,就死了。”这个时候的“虎力仙”,肥脸上原本还算是和蔼的笑容,已经彻底变的扭曲狰狞,他的手猛然一弹,竟是直接撕碎了少女洁白滑腻的胸膛,穿透了进去。

    鲜血,瞬间犹如世界上最美丽的红色花朵一般迸射出来,沾满了他的道袍。

    少女咬着牙没有发出哪怕是一丝嚎叫,眼睛之中带着无比的怨毒和诅咒,直勾勾地盯着“虎力仙”将自己的心脏,一点一点地从胸腔之中掏出来,带着微微的热气,似乎还在砰砰砰地缓缓跳动。

    “你……一定……会……会……遭报应……你……会……会被烈火焚烧……死的……很惨……”

    挣扎着发出最后一声诅咒,少女永远地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大殿里响起一阵咀嚼之声。

    一身血衣的“虎力仙”,双手捧着少女的心脏,嘎吱嘎吱地咬食,鲜血飞溅,场面当真是恐怖到了极点。

    不过,“鹿力仙”和“羊力仙”两人,却面色如常。

    显然他们已经是见惯了这样的场面。

    自从十年之前练功走火入魔,“虎力仙”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最新鲜的处子之血来化解体内的寒毒,从一开始的被动吞噬难以下咽到现在的享受美食一般的陶醉,这位“黑魔寨”的大寨主,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吃人魔王。

    在过去的这些年里,他不知道像是今天这样,活生生地吃掉了多少人。

    整个“黑魔寨”,没有人不害怕他。

    吃人老虎,这才有了“虎力仙”之名。

    ……

    时间缓慢而又快速的流逝。

    过去的三天时间里,“黑魔寨”向小熊谷发出“黑魔灭绝诏书”的消息,已经彻底传遍了老熊山脉周围数百里,包括“梵音城”中的一些散修团体、大商队、武馆和小门派,以及梨园镇在内的许多大大小小的势力,都受到了“黑魔寨”的邀请。

    十二月初八!

    黑木崖!

    日出之时!

    黑魔寨将要巨型血祭仪式,为死去的黑衣马匪报仇!

    消息像是飓风一样传播开来。

    方圆六百里之内,几乎所有有点儿名气的大小修真者,都知道了这次大事件,凑热闹的人族天性,使得很多没有被邀请的修真者们,也不远百里前往黑木崖观摩这场血祭仪式。

    一些人甚至将此当成了一件盛事来观摩。

    至于看起来注定将成为案板上待宰肥肉的“小熊谷”的命运,人们关注的似乎并不是很多,“黑魔寨”摆出了一个看起来靠得住的理由,又广邀各大势力和同道,摆出了一副讲道理的样子,这使得很多人并不排斥这个前身为盗匪的集团。

    因为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冰冷场所。

    实际上,那些看起来身世清白的势力,和“黑魔寨”之间未必没有联系。

    人族势力之间盘根错节,表面上是光明联盟,但是暗地里,实际上最不缺少的就是恃强凌弱。

    老熊山方圆数百里之内,因为这件事情,骤然之间变得热闹了起来。

    ……

    黎明之前。

    黑木崖。

    这是老熊山之中比较有名的一座山峰,山势较缓,也算不得高,只是远远看去像是一头蜿蜒蜷身、准备腾空而起的寒冰黒木一般,因此而得名。

    在前一天,“黑魔寨”已经在这里设置了血祭坛和一些大大小小的白色冰殿,用来招待从各地来的修真者。

    看起来这个匪盗集团似乎真的是要从良了,一切居然操办的有板有眼,就连那些凶神恶煞的黑衣马匪,在这个时候都变得极为热情。

    此时正值黎明之前最为黑暗的时刻。

    也是最为寒冷的时刻。

    不过在黑木崖之巅的巨大积雪平台区域上,已经聚集了至少超过数千人,除了四五百左右的“黑魔寨”黑衣马匪之外,其他都是来自于附近地域的修真者。

    一座高达十米的寒冰祭坛,耸立在人群之中。

    祭坛的顶端,一面白色的旌旗在风中猎猎作响,旗帜上绣着一条血红色的长龙,在风中飞舞时候,仿佛是真的活过来了一样,张牙舞爪,显得无比的狰狞。

    所谓血祭,就是要以仇人之血,染红旗帜。

    “黑魔寨”的三位寨主都出现在了祭坛下方,各自都穿上了高等兽人兽皮硝制的精美铠甲,全副武装,浑身涌动着极为不弱的道家真气波动,三人的身后,簇拥着五十名最为精锐的大真人,杀气腾腾,严阵以待,不可小觑。

    四周都有早就布置好了大约四十多个冰雕席位。

    受邀而来的修真者之中,那些地位略高的修真者和各大势力的头头脑脑们,占据一方,在各自属下心腹的簇拥下,也都静静地坐着,除此之外,还有为数不少的修真者,属于主动来到这里凑热闹,只能在外围站着等待好戏开场。

    大家都是在老熊山附近混的,彼此之间也算是熟人,都在等待之中相互攀谈。

    不过,一直到此刻,作为这次盛事的两大当事人一方的“小熊谷”,却始终都还未曾现身,似乎是根本就未将“黑魔灭绝诏书”放在眼里。

    距离日出时间,越来越近。

    人群中的攀谈之声也逐渐停歇下来,大家都看向中间的寒冰祭坛。

    “诸位。”“虎力仙”突然睁开了眼睛,肥胖的身体站起来,四下扫视了一遍,拱手道:“在下“虎力仙”,感谢各位同道朋友能赏个面子,前来黑木崖出席这次血祭仪式,为我“黑魔寨”主持公道,这次我寨中有三十位修真者无辜被“小熊谷”的恶徒所杀,我“虎力仙”虽然无能,但是却也发誓要为死去的兄弟,讨一个公道!”

    这位双手沾满了罪恶鲜血的一代凶人,脸上带着呵呵笑意,但是声音之中却充斥着不容置疑的霸道,如洪钟一般盖过了峰顶的疯狂呼啸的风雪之声,在虚空之中来回激荡。

    这显然是需要极为强悍道家真气修为才能做到。

    周围修真者们脸上都露出了凛然之色。

    这个凶人的实力,当真是不可小觑,已经好几年没有亲自出手过,只怕是实力又有精进吧?

    “大寨主言重了!”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既然那小熊谷杀了寨中的马匪,那就应该偿命!”

    “穷山恶水多刁民,“黑魔寨”这几年以来为维护老熊山区域的秩序、庇佑弱者做了不少事,这“小熊谷”竟然残杀贵寨的马匪,当真是罪该万死,我支持寨主您的做法!”

    “像是“小熊谷”这样的邪恶地方,就不应该存在。”

    人群之中,顿时响起一片喧哗附和之声,大多是一些恬不知耻之辈,也有向来和“黑魔寨”暗中有着各种利益关系的势力团体,极力地为“黑魔寨”说话。

    一些心中稍微有些良知的修真者,则闭口不言。

    人群中,有来自于梨园镇的老镇长司马雄鹰,身后站着三个英姿飒爽的年轻人,除了二师兄司马下地和老五司马树林两兄弟之外,还有三师兄司马河流,大师兄司马升天因为身有残疾所以没来,而四子司马空气拜入开天宗修行,这次并没有下山。

    司马雄鹰是一个五十岁的矍铄老者。

    他身形极为威猛高大,须发浓密,被岁月染上了银霜,如同一头老而弥坚的狮子一般,静静地坐在座位上,一双几乎要被花白长眉掩盖的眸子里,涌动着一丝丝骇人的寒光。

    作为可以和“黑魔寨”媲美的大势力之一,梨园镇的人表现的极为骄傲。

    来自于梨园镇的大真人们统一制式的青色兽皮铠甲,整齐排列,森然有序,隐隐成为一个小阵型,更像是一支小型的精锐军队,在司马雄鹰没有说话之前,所有人都保持着缄默,冷眼看着周围那些捧黑魔寨臭脚的大真人,面露不屑。

    司马雄鹰本人,也算是老熊山附近的一个小传奇。

    据说他当年只不过是一个樵夫的儿子,很早就父母双亡,出身贫寒,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打拼,在生死边缘打拼了多少年,才有了今天的成就,一手打造了今天的梨园镇,还将四儿子和五儿子送进了九大门派学艺。

    纵观司马雄鹰的发家史,绝对一步血与火的磨练历程。

    常人难以想象的磨砺,让司马雄鹰练成了一双洞若观火的火眼精金,看人看事都特别准。

    自从五儿子前几日回来之后,说了关于“小熊谷”的事情之后,他就对今天的一切,特别期待。

    虽然并不像是五儿子那样坚定地站在他那个神秘师兄的一边,但司马雄鹰对于“黑魔寨”的灭亡,绝对是乐见其成,毕竟它是老熊山五百多里之内,唯一能够威胁到梨园镇的恶势力,这一次,如果那个神秘师兄真的有一战之力,那司马雄鹰也愿意出手相助。

    这位凶猛老雄狮冷眼看着“虎力仙”的表演,并未说话。

    他在等。

    等“小熊谷”的人来。

    确切的说,是在等待儿子口中的那个人来。

    ……

    “距离日出还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血祭时间就快要到了,小熊谷的人到现在还没有出现,这不仅仅是不将我们“黑魔寨”放在眼里。”看着远处天边微微露出的一丝银白色光线,“虎力仙”脸上露出了一丝玩味的微笑,继续道:“也不将今天到场的诸位同道放在眼里,不可饶恕!”

    这是赤果果的挑拨了。

    “既然这群低贱的乡巴佬这么不识相,不珍惜这次机会,那我们直接杀向“小熊谷”,铲平他们,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就是,直接去“小熊谷”血祭黑魔!”

    “那群刁民,不会已经偷偷逃跑了吧?”

    “逃?哼,他们能逃到哪里去?就算是到了天涯海角,也要将他们斩尽杀绝!”

    “可惜了,三位寨主仁慈,原本还想给这“小熊谷”一次存续的机会,只杀首恶,不杀妇孺,既然他们如此不珍惜,那就全杀光了也无所谓,想来这个村子也是一个邪恶之地,说不定还暗中勾结兽人呢!”

    人群之中又是一片哄闹喧哗之声。

    完全就是在配合“虎力仙”的表演。

    “多谢大家的理解和支持,各位同道朋友都看在眼里,并非是我“黑魔寨”不讲理,我们是想要好好解决问题的,可是小熊谷骄纵自大,那就没办法了,日出之前,如果他们还不来到黑木崖,嘿嘿,那我“黑魔寨”就只好大开杀戒了……”

    三寨主“羊力仙”一脸狞笑。

    话音未落——

    “哈哈哈,哈哈哈,好一个骄纵自大,好一个大开杀戒,哈哈哈哈,真是可笑啊!一群跳梁小丑,狼狈为奸,居然还在这里大言不惭,真是不知死活!”

    一个幽冷的声音,突然凭空出现,在风雪之中响起。

    这声音凝弱丝线,幽幽不绝,仿若是同时在每个人的耳边出现一般,彻底遮盖了风雪呼啸之声,令在场的每个人都禁不住心神激荡,血气翻涌。

    高手!

    绝对是一个高手!

    谁也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超级高手,听口气,似乎是站在了黑魔寨的对立面。

    三位寨主脸色一变。

    “阁下何人?既然来了,何不现身,鬼鬼祟祟是什么英雄?”“虎力仙”脸色一变,高声大喝,声音夹杂着道家真气激荡出去,响彻整个黑木崖,震得周围的积雪呼啦啦乱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应他的是张狂无比的狂啸之声,这声音中充斥着震慑人心的力量,在场实力稍微低一点的修真者,只觉得身体之内道家真气激荡,血气翻滚,居然有无法控制的趋势,头晕眼花,瞬间都变得面色苍白。

    咻!

    一道赤芒,突然出现,划破天际。

    这赤芒犹如开天之刃一般,朝着冰雪祭坛之下的“黑魔寨”三位寨主飙射而出。

    这下子,众人皆尽大惊,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如此张狂,一出手就针对这三个冷血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