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36章 商议对策
    “小小一个黑魔寨,哪里算得上是什么龙潭虎穴,并不在我眼中。”周良微笑道:“回头我会让村民去和梨园镇联络,具体要怎么接应,到时候再详细商议吧!”

    小小一个黑魔寨?

    这种话,也就只有周师兄才能说的出来吧!

    司马树林知道周良不是那种行事鲁莽之辈,既然如此说,必然是胸有成竹,也不再劝,心中却在想着,回去之后一定要说服自己的父亲司马雄鹰,千万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又聊了一阵,司马树林见周良不再说话,便识趣地拱手告辞。

    周良点点头,道:“夕小米年纪尚幼,只怕不宜出嫁,再者,我观其修真资质不错,我有意推荐她进入心云宗,还请令兄看在我的薄面上,能够高抬贵手。”

    司马树林连道:“既然是周师兄看好的人选,自然是一切都按照周师兄的意思,我回去之后,一定会立刻让家兄断了这个念头。”

    “多谢了。”周良微微一笑:“我不想被别人知道我在这里,还请司马师弟代我保密。”

    ……

    风雪越来越大,北风呼啸,吹面如同刀割一般。

    石楼前面。

    不论是之前骄横不可一世的司马下地等梨园镇的大真人,还是小熊谷的冯大刚冯老刚等人,一直都静静地站立着,头上肩上都已经落了一层厚厚的积雪,却连弹掉的心情都没有。

    每个人都在等待着石楼之中那两个少年的对话。

    毫无疑问,这次对话,将决定着夕小米乃至于的命运。

    时间流逝,人群之中的焦躁情绪越来越多浓郁。

    司马下地有些担心,目光在冯大刚的身上扫过,发狠咬牙道:“姓冯的,你们最好不要弄什么诡计来骗我五哥,都则,我保证会让你小熊谷从老熊山附近彻底消失。”

    冯大刚却不理他,实际上心中也是极为紧张。

    就在这时——

    石楼底层的门吱呀一声打开,蒙蒙大雪之中,一个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是五爷!”一个梨园镇大真人大声道。

    司马下地心中舒了一口气,连忙带人为过去,极为关切地道:“五哥,你没事吧?里面到底是谁?居然这么大的架,要你亲自去……”

    “快闭嘴。”司马树林连忙喝止了自己这个莽撞二弟的话,生怕被周良听到,惹得不快,极为郑重地凑到司马下地耳边,道:“二弟,千万别乱说话,这里面的人,不是我们梨园镇能惹得起的,你可别口出无状,为我司马家惹来祸事。”

    第一次看到自己这位天才弟弟如此紧张的表情,司马下地赶紧老实了下来,心中也不禁一阵阵发虚,压低声音问道:“那咱们接下来怎么办?这新娘还接不接了?”

    “你不要说话,一切都听我安排。”司马树林吩咐了一阵。

    安排好一切,这位梨园镇的小天才脸上带着诚恳的笑容,走向冯大刚等人,极为客气地道:“这可真是大水冲了神龙庙,想不到小熊谷居然有这位尊贵存在坐镇,我二弟莽撞,之前多有得罪,还请冯长老和诸位不要介意!”

    “五少爷您实在是太客气了。”冯大刚却也不敢有丝毫托大,连忙拱手还礼。

    虽然不知道石楼之中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梁洲兄弟的真正身份,但是能够令倨傲的梨园镇小天才司马树林如此降低身份,足以说明梁洲的来历非同凡响,小熊谷中的众人,心中兴奋之极,脸上也难掩笑容。

    想不到无意之中,居然攀上了这样的高枝,难道命运终于开始眷顾冯氏族人了?

    司马树林的目光,落在了夕小米的身上,又笑道:“小米妹你真是好运气,能够被那位尊贵的存在看好,日后修真之路,定然是一帆风顺,加入心云宗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说不定以后我们就要是以师兄妹相称了。”

    这话一出,冯老刚和冯大刚等人脸上的表情快要震惊的僵硬了。

    加入心云宗只是时间问题?

    那梁洲居然有这么大的能量?

    难道说他看起来年纪轻轻,居然是某个心云宗的大人物不成?也是啊!据说某些武功绝世的高人,可以返老还童,虽然已经百岁,但是却可以永远都保持少年人的面容。

    这下,周良在众人的心中,可就更加神秘莫测了起来。

    夕小米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抬头怯生生地问道:“那我还要嫁给你师兄吗?”

    “哈哈哈,自然是不用了。”司马树林哈哈大笑,也觉得自己这个未来的小师妹有些天真可爱,道:“小米妹妹日后有什么需要,可直接派人来梨园镇找我二弟,从今往后,你的一切修炼用度,都由我梨园镇来供应。”

    “这怎么好意思?”冯大刚吓了一跳。

    “无妨,就当是我这个未来师兄对小师妹的一点儿礼物吧!”司马树林极为慷慨地道。

    他心中也存了和夕小米等人弥补关系的想法,夕小米是周良看好的人选,说明天赋必然是极为出色,而且,只要有周良在一日,那夕小米在心云宗中就会一帆风顺,没有任何人敢欺压,说不定将来的成就还在自己之上,今天这么做,也算是为梨园镇结了一个善缘吧!

    这个世界……莫欺少年穷啊!

    说罢,司马树林又在司马下地的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后者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老老实实转身来到石楼跟前,鞠躬到底,大声道:“梨园镇司马下地,有眼不识泰山,昨日出言无状,多多得罪,还请阁下不要见怪!”

    居然是去道歉了。

    梨园镇的二师兄何等火爆倔强,居然放下身段道歉了!

    这样的事情放在往日,说出去,只怕老熊山方圆四五百里之内都没有人相信,可是现在却偏偏发生在这么多人的眼前了。

    “无妨!”

    一个清朗的声音从石楼之中,地传了出来。

    ……

    ……

    返回梨园镇的路上。

    “我让二弟您去石楼之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向那人道歉,二弟心中可是对小弟有怨言?”司马树林策马走在二弟的身边,突然开口问道。

    “是有一点。”司马下地闷着头,道:“不过,五哥你一直都比我聪明,考虑也比我周全,既然是为了我们司马家好,那就算是砍掉我的脑袋,我也不会皱皱眉头,丢点儿面算什么,只要那个人真的这么厉害。”

    “二弟你一直都是这样。”司马树林脸上泛起一丝感激之色,道:“记得几年之前,四哥还未加入九大门派之一的开天宗,我们梨园镇和今天的小熊谷差不多,朝不保夕,是父亲带着二弟你和大哥一起,每日里出生入死,无数次与阎王擦肩而过,才让我和四哥得到了最好的修炼环境和资源,最终加入九大门派,而你却错过了最好的修炼时间,大哥更是落下了残疾……”

    那是一段艰苦至极的岁月。

    梨园镇能有今天,外人都以为是四师弟和老五的功劳,却不知道在很早之前,没有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苦苦支撑的话,四师弟和老五早就饿死了。

    “好端端的,说这些干什么?”司马下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再说了,我觉得这样也挺好啊!加入门派还得辛辛苦苦修炼,而我现在是梨园镇的二少爷,每天无数人伺候着,美人在怀,吆三喝四,哈哈,我也满足了。”

    “你啊!倒也知足,要是再改改莽撞的毛病,那就更好了。”司马树林也不禁莞尔。

    所谓血浓于水,患难兄弟之间,本就没有什么隔阂。

    经过这么一说,司马下地嘿嘿一笑,心中本就不多的怨气也彻底消散。

    不过一股好奇心却不可遏制地升腾起来,司马下地凑过来小声道:“老五,你就给师兄我悄悄透个底呗,那桃木剑的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也好让师兄我知道,今天自己认怂,到底冤枉不冤枉啊!”

    司马树林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低声道:“太详细的东西,我不能告诉你,因为那位存在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在这里,我只能说,那桃木剑的主人,很有可能是将来主宰心云宗命运和权势的人。”

    主宰心云宗命运和权势的人?

    司马下地被狠狠地震撼了一把。

    这样说来,自己今天道歉认怂,可真是一点儿都不冤枉,他心里甚至还不可遏止地升腾起一种后怕,幸亏这一次五哥从心云宗回来了,不然只怕梨园镇无意中要惹下大麻烦了。

    一念及此,素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司马下地,心中也是一阵阵后怕,背后冷汗直接冒了出来,湿透了道袍。

    ……

    经过梨园镇这件事情,如今整个“小熊谷”的人,几乎都将周良当做是高高在上的神明一般来对待了。

    就连长老冯大刚和长老冯老刚,在周良的面前,也变得拘束了起来。

    唯有夕小米还是整天亲热地叫着“老梁师兄”,跟在周良身边的时间更长了,向周良讨教修炼问题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小丫头如同山涧秋泉一般的明媚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别样的光彩。

    转眼之间,又是三日时间过去。

    “黑魔寨”方面,终于发觉了自己派出的出草马匪队伍缺了数十人,一番暗中调查,也基本上摸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展开了行动。

    ……

    第四日早上。

    一乘黑骑犹如离弦之箭,刺破了晨霭,来到了“小熊谷”村口。

    咻!

    血红色的狼牙大箭射在了箭楼的木柱之上。

    马匪做完这一切,一句话不说,转身策马,一阵雷鸣般的马蹄声之中,很快就消失在了远处的山道,仿佛是从地狱之中派出来的一尊索命幽灵一般。

    “是“黑魔寨”的“黑魔灭绝诏书”!”

    狼牙大箭上绑着一份血书,白色的绢布最上端,写着一个大大的血红色“灭”字,笔锋如刀,金戈铁马,仿佛是阎王之口一样,一股冲天煞气扑面而来,很明显是以人血写成,看一眼就觉得触目惊心。

    冯大刚等人看了之后,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

    ““黑魔寨”限期咱们“小熊谷”全部十二岁以上以及身高超过一米二的男性,在后天清晨日出之前,乖乖自动前往黑木崖认罪,他们要血祭黑魔,只有这样,他们才会放过村中其他的妇孺孩童,否则,就要血洗整个“小熊谷”。”

    冯老刚将白色绢布上的血文念给周良和众人听。

    长久以来,“黑魔寨”累积的淫威,让村民们脸上依旧忍不住浮现出了惊恐的神色。

    “黑魔灭绝诏书”是黑魔寨的标志,一旦发出,必然会造成滔天血海,在过去的十几年时间里,“黑魔灭绝诏书”一共发出过九次,每一次都造成了流血漂橹、尸骨如山一般的杀戮惨案,老熊山方圆六百多里的之内的九个人族聚居村落,就此彻底消失了。

    它象征着痛苦,血腥,恐怖,残忍,杀戮等一切与死亡有关的可怕事情。

    想不到今天,这“黑魔灭绝诏书”居然落到了“小熊谷”的头上。

    一时之间,众人的希望全部都落在了周良的身上。

    “后天清晨吗?时间差不多,冯长老让大家准备一下,后天我们一起去拜访大名鼎鼎的“黑魔寨”吧!这个作恶多端的匪盗窝,也该在大燕修真国的版图上消失了。”周良微微一笑,将那“黑魔灭绝诏书”握在手中,一缕淡黄色氤氲火焰冒出来,瞬间将其彻底吞噬。

    “这……只是我们去,不用请其他帮手吗?”冯老刚有些吃不准,道:“那黑魔寨高手如云,人数不少……”

    “无妨,一群土鸡瓦狗而已。”周良摆摆手,转身上了石楼。

    冯老刚和冯大刚对视了一眼,虽然心中还略有担忧,但是最终还是咬咬牙,对众人吩咐道:“通知大家准备,就按“梁洲”兄弟说的办!”

    ……

    黑魔寨。

    山寨依山而建,其中石屋箭塔林立,气象倒也森严,错落有致,并非是普通的盗匪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