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35章 司马树林的态度
    “看什么?”司马下地扭头看到了夕小米,嘿嘿一笑,道:“哟,这不是咱们的新娘子吗?嘿嘿,小丫头,赶紧去梳洗准备,都要嫁人了,还捧着一把破破烂烂的垃圾木剑,回头等你成了我们司马家的人,让我大哥给你一把百炼飞剑。”

    “你好好看清楚这把剑,剑的主人说了,你们看到这把剑,一定会改主意。”夕小米紧紧地咬着牙齿,心中当真是紧张到了极点。

    她毕竟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面对梨园镇如狼似虎的恶奴,本就已经十分害怕,再加上其中还有一位高高在上的心云宗弟子,夕小米的声音之中,都带着颤音,娇俏的身躯情不自禁地颤抖着。

    她双手紧紧地握住桃木剑的剑柄,仿佛那微凉的触觉,能够带给她更多的勇气一样。

    “剑?这个破烂垃圾是一柄剑?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兄弟们都来看一看啊!哈哈哈,你们见过这样的剑吗?”司马下地忍不住捧腹大笑。

    “这是什么狗屁垃圾啊!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

    “连我家后院里砍柴的柴刀都不如啊!居然也敢说它是一柄剑?”

    “啊哈哈哈,就算是它勉强算是一柄剑,喂,这样的破烂剑的主人,估计也是个穷叫花子吧!也敢拿出来卖弄,不会是脑子被驴踢坏了吧!”

    梨园镇的马匪们一个个都笑的快要流下眼泪了,这可真是太滑稽了,一柄这样的破剑也敢拿出来,还大言不惭说会让他们改变主意,疯子都不敢这么说吧?

    “行了行了,小丫头,赶紧回去换衣服,二爷我可没时间和你在这里磨叽,我大哥在梨园镇已经大摆筵席,就等着你啦,哈哈!”司马下地不耐烦地道。

    冯大刚和冯老刚等人心中哀叹,果然,“梁洲”根本就是在故弄玄虚,桃木剑根本就不能说明问题啊!

    唉,认命吧!

    “不,你们……请你们再仔细看一看。”

    晶莹的泪花儿在夕小米的眼眶中打转,这个女孩子心中已经开始绝望,不过,一想到在“梵音城”那个风雪交加夜晚,周良的微笑和那一碗热乎乎的面,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对于周良的信任,反而越发的坚定了起来。

    “看什么看,小丫头,二爷没工夫和你开玩笑……”司马下地有些不耐烦了,说到底,不过是大哥的一个小妾而已,又不是正室,他根本不必有什么顾忌。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

    “咦?”一直漫不经心地四处乱看的司马树林,目光终于落在了桃木剑之上,顿时发出了一声敬畏诧异的惊呼。

    这一声,瞬间吸引了所有人。

    人们的目光,落在司马树林的脸上,看到了这个高傲心云宗少年一脸不可思议的惊讶和震撼,甚至还有一丝丝的敬畏和惊恐。

    “你……把剑给我看看。”司马树林在一片诧异的目光之中,分开人群,一脸凝重地从夕小米的手中,接过来桃木剑,恭敬地捧在手中,仔细观看。

    这个时候,其他人的思维已经不够用了。

    一柄破烂到随时都会断掉的桃木剑而已,难道还有什么玄机,居然让这位心云宗的小天才如此重视?

    司马下地脸上的表情变了变,却并未如何在意,在他看来,一柄破剑,难道还能让自己这位天才弟弟做出什么惊人的决定不成?

    但是冯老刚和冯大刚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撼,在这一瞬间,他们的心脏禁不住剧烈地跳动了起来,想到了更多。

    下一瞬间——

    “是它了,果然没错。”仔仔细细地观看了半响,司马树林脸上的表情,越发的凝重,之前那种高高在上的倨傲已经彻底消失,而是微笑着问道:“小妹妹,你这柄剑,是从哪里来的?”

    “是梁洲师兄给我的。”夕小米抹掉了眼角的泪珠,脆生生地道。

    司马树林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神色,顿了顿,恭恭敬敬地双手将桃木剑还给夕小米,神色更加和蔼地道:“小妹妹,我能不能见见你那位梁洲师兄?”

    “这个……我得去问问他。”夕小米犹豫地道。

    “好,不着急,我慢慢等。”司马树林神情恭顺至极。

    夕小米握着桃木剑,转身朝着远处的石楼走去。

    这个时候,众人都看出来不对劲了。

    司马树林前倨后恭的表现,已经完全能够说明问题了。

    “五哥,你怎么这么客气……一柄泥垢斑斑的破剑而已,难道还有什么来历不成?”司马下地终于忍不住问道。

    “闭嘴。”司马树林一声呵斥,转身看了一眼自己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二弟,咬着牙道:“记住,如果不不想让咱们梨园镇家破人亡,今天就老老实实不要说话,不然惹下祸事来,连我也保不住你。”

    司马下地顿时如遭雷劈,这才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能够让自己这位五哥都如此惧怕,难道这桃木剑的主人,当真是某个超级大人物不成?

    而之前那些出言嘲讽的梨园镇修真者们,此刻一个个脸都吓白了,哆哆嗦嗦再也没有了之前嚣张,甚至连大气后不敢出,都老老实实地站在了司马下地的身后。

    冯老刚和冯大刚等人,一颗心都快要从心脏里跳出来了,此时几乎快要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激动和兴奋。

    居然是真的?

    原来那位兄弟真的没有骗自己等人,他真的是早就已经胸有成竹,现在回想自己等人之前的怀疑和信任,顿时感觉到无比的惭愧。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怪异。

    天上又飘起了鹅毛大雪,晶莹的雪花打着旋儿飞舞,犹如一群白色精灵在欢快地舞蹈一般。

    司马树林这位心云宗的小天才,恭恭敬敬地站在风雪之中,没有丝毫不耐烦的神色。

    其他人也只好陪着他一起站立在风雪之中。

    过了片刻,夕小米终于回来了。

    也带来了司马树林等待的答案。

    “剑的主人说,让你一个人去石楼。”

    司马树林心中松了一口气,拱手笑道:“有劳小米姑娘了。”说罢,竟是仔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装,拽了拽青色长衫的袖子,打理仪容之后,这才有些迫不及待地朝着远处的石楼走去。

    众人看着他的背影,眼神之中的疑惑更加浓厚了。

    ……

    “果然是周师兄您。”

    石楼之内,司马树林恭恭敬敬地站在周良身边,语气之中充满了崇拜。

    作为心云宗人峰的一员,他在“小熊谷”和“梨园镇”所有人的眼中,是高高在上的天才,但是司马树林自己很清楚,和眼前这个真正的天才少年比起来,自己还差的太远太远。

    人峰几百人,没有谁不敬佩眼前这个少年。

    内门第一,人峰第一人!

    这个名号可不是说着玩,而是经过了大小数十场战斗锤炼出来的。

    “外人只道周师兄您闭关修炼,却不只道是什么事情,居然引得您千里迢迢,出现在这个偏僻的小村落之中。”司马树林心中也时分好奇。

    “我曾答应一位逝去的朋友,要在这里守护一个冬天,庇佑“小熊谷”的人度过这个漫长而又危险的季节。”周良站在石楼的窗口,静静地看着外面飘飞的白雪和苍茫天地。

    “原来如此。”司马树林并不敢问的太细,点点头,附和着道:“每逢冬季,人族的苦难都会变得更多,有无数人族聚居点会陷入困境,如果没有修真守护者,像是“小熊谷”这样的小村落,每年都要消失数千个。”

    司马树林在心云宗人峰里面,并不算是特别出彩的弟子,一直表现的倒也勤勉,也曾多次向周良请教一些修炼方面的问题,两人关系尚可。

    不过要说和周良的关系亲近,除了钟大俊和张猛飞这两个室友之外,应该就算是第一次和周良一起出去试炼的队员们,司马树林甚至还没有资格进入周良这个圈子之中。

    想不到今天居然能够在这个地方见到周良,司马树林心中真的是万分高兴。

    如果能够借着这个机会,拉近和周良之间的关系,那么回到心云宗之后,也许自己就可以进入周良的圈子了。

    略微犹豫之后,司马树林终于还是忍不住发出了邀请,希望周良可以前去梨园镇,让自己好好尽地主之谊,并且拍着胸脯保证:“周师兄请放心,梨园镇一定会选派至少五十名精锐大真人,来驻守“小熊谷”,绝对保证村民的安全。”

    周良转身,看着他笑了。

    “司马师弟的好意心领了,不过,我这次出来,并不像让别人知道,再者,在这里还有一些琐事未了,暂时离不开,真是抱歉,只怕是没有机会去梨园镇拜会伯父伯母了,还请司马师弟代我问好,切勿见怪啊!”

    司马树林心中略微失望,连连笑道:“怎么会……对了,不知道周师兄所为何事?若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周师兄尽管开口,我梨园镇虽然势力淡薄,但是镇中也有一千多精锐士卒,愿意一切听从周师兄调遣。”

    周良低头认真想了一会儿,道:“也好,正好有一件事情,要请司马师弟帮忙。”

    “真的?那太好了。”司马树林闻言大喜。

    他原本只是随意一问,想不到居然真的有帮忙的地方,这可真是一个和周良拉近关系的好机会,如果操作的好,说不定整个梨园镇司马氏家族也都会因此而受益。

    更何况,对于司马树林来说,能够为周良效力,也是一件极为荣幸的事情。

    “不知道是何事,周师兄请说,师弟保证,只要能做到,整个梨园镇都一定会全力以赴支持。”司马树林拍着胸脯打保证。

    “我准备铲平“黑魔寨”。”周良神色平静地道。

    “啊?铲平“黑魔寨”?”司马树林饶是有些心理准备,但是也禁不住大吃一惊,想不到周良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对于心云宗来说,“黑魔寨”的确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只要派出一个门派中的真传弟子,就可以顷刻之间将其覆灭,但是,对于老熊山周围的人族聚居点来说,“黑魔寨”却是极为恐怖的庞然大物。

    即便自己和周良等人都是心云宗的弟子,想要将其彻底消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果梨园镇对上黑魔寨的话,只怕杀敌一千,也要自损八百,必然损失惨重。

    心中计较了一番,司马树林咬了咬牙,最终坚定地道:“周师兄请放心,这件事情,我梨园镇必然全力以赴,派出最强的力量,绝对不会有丝毫的退缩。”

    周良微笑着拍了拍司马树林的肩膀,道:“无需这么麻烦,我不需要梨园镇出兵助我,待我击杀了黑魔寨匪首,你们只需善后就行了。”

    被周良拍肩膀,让司马树林激动的快飘了起来。

    熟悉周良的人都知道,只有对最亲密的朋友,周良才会有这种亲昵的动作,整个人峰,能被周良拍肩膀的人,也就只有钟大俊、张猛飞、赵紫龙等少数人,这简直就是一种荣耀,因为它代表着得到了周良的认可。

    “这怎么好?那的三位寨主,实力都不俗,还有一位炼器师坐镇,经营了数十年,山寨犹如铜墙铁壁龙潭虎穴,我绝对不能坐视让周师兄你孤身犯险。”司马树林心中兴奋。

    一时之间,这少年只觉得就算是整个司马家的精锐,全部都为周良而战残都值了。

    这是一种无形的人格魅力。

    就连司马树林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心云宗的过去两个多月时间里,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成为了周良的忠实崇拜者。

    “小小一个黑魔寨,哪里算得上是什么龙潭虎穴,并不在我眼中。”周良微笑道:“回头我会让村民去和梨园镇联络,具体要怎么接应,到时候再详细商议吧!”

    小小一个黑魔寨?

    这种话,也就只有周师兄才能说的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