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34章 信物
    “正是。”冯大刚以为周良心中也有些忐忑,继续苦着脸道:“而且,据说这司马树林在心云宗这次刚刚举行的内门大比之中,获得了不错的名次,得到奖赏,这两日正好回到了梨园镇,只怕明天这位小天才,会亲自来咱们小熊谷接人呢!”

    听长老说到这里,大厅里的气氛顿时沉默了下来。

    心云宗啊!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对于方圆数万里之内的人来说,心云宗简直就是高高在上皇帝一般的存在。

    而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心云宗内门弟子,身份地位也非同凡响,犹如皇帝派出的钦差,根本就不是小熊谷这样苦苦挣扎求存的小势力可以抗衡。

    如果明天真的是那位心云宗小天才司马树林亲自来接人,那恐怕小熊谷只能交出夕小米委曲求全了。

    在众人的眼中,就算是周良实力卓绝,只怕也无法抗拒心云宗这样的超绝存在。

    夕小米虽然年少,但是从众人的表情之中,也明白过来,只怕那个叫做司马树林的家伙亲自前来,自己的命运就要从此改变,小丫头心中惶恐,一张小脸蛋变得苍白,下意识地牵住了周良的衣袖,看起来犹如一只即将面临暴风雨的小鸭子一样可怜。

    周良拍了拍小丫头的肩膀,微笑道:“放心,一切有我。”

    ……

    一直到远离“小熊谷”三四公里之外,司马下地才敢停下了喘一口气。

    跟在他身后的随从大真人们也都跑的气喘吁吁。

    “二爷,咱们就这么回去了?”一位随从略带不甘地问道。

    说实话,自从梨园镇发迹以后,他们哪一次出来不是耀武扬威无人敢惹,谁知道今天竟然在小小的“小熊谷”碰到了钉子,想起来就觉得一阵窝囊,但是,那神秘少年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他们根本提不起丝毫对抗的念头。

    “那家伙,是个高手。”司马下地惊魂未定地道:“一个杀了不少人的高手。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而且,我感觉的出来,他并不介意杀人,如果继续闹下去,他会毫不犹豫地杀了我们。”

    “特么的,也不知道“小熊谷”从哪里招来这个一个怪物。”有随从骂骂咧咧地道。

    “难道就任他这么嚣张?”有人心中气愤难平。

    司马下地咬咬牙,狞笑道:“哪有这么简单,嘿嘿,正好我五哥云奇昨日刚回到镇中,明日让五哥亲自去一趟“小熊谷”接人,我谅他也不敢阻拦。”

    “哈哈,如果五爷能亲自出马,那就没问题了,他“小熊谷”怎敢对抗心云宗。”

    “听说五爷这次在心云宗内门弟子这次内门大比之中,大出风头,明天那小子要倒霉了,让五爷好好收拾他,居然敢削了我们梨园镇的面子,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

    “哈哈,我都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那嚣张的小子,在五爷面前,跪地痛苦求饶的表情了,哈哈!”

    一想到明日身为心云宗弟子的司马树林亲自出马,不论是司马下地还是随从们,都兴奋了起来,恨不得时间飞速流转,自己一行人已经在返回“小熊谷”的路上了。

    ……

    处理完了司马下地等人的事情,周良照例前往村外的雪野上开始修炼道纹。

    经过这几日的揣摩苦修,又有阴阳老人这个道纹大家在一旁指点,周良的进步速度,简直就是一日千里,那些繁杂的“纹理”已经被他铭记烂熟于心。

    “道纹不仅仅是这么简单,以后你就会知道的。”阴阳老人见到自己这几日的指导终于有了成果,顿时得意洋洋。

    周良也不理他,开始在雪野上继续刻画道纹,揣摩其中的韵意,既然决定了走道纹之路,周良就必须将其中的奥秘搞清楚,知道这条道路的优劣。

    转眼之间,又是大半天的时间过去。

    方圆两三公里的积雪之上,又被周良完整地刻画了一遍。

    “小周良的天赋的确是妖孽,但是努力程度更是惊人,六天掌握一阶道纹,却是建立在他每日几乎不眠不休的修炼之上,别人看到了他实力疯狂增长的风光,却看不见在风光的背后,小周良付出了多少汗水和努力。”

    就连阴阳老人也不禁暗中发出感慨:“这小子有天赋,又肯吃苦努力,运气也不错,只要迈过了三年之后圣轩辕那一关,就可以一鸣惊人,一飞冲天了,小小的心云宗和大燕修真国,根本束缚不住这样的天才人物。”

    时间流逝,转眼之间,又是两个时辰过去。

    连续以“凝神静思”的状态,在雪地上刻画汉字道纹,周良的消耗极大,到这个时候,已经是浑身大汗淋漓,一双手臂因为高强度的运动,肿胀了起来,几乎快要失去知觉。

    盘膝坐在雪地之中,运转道家真气连续三十六个大周天,这才将浑身的疲惫都驱赶出去。

    “既然你自己独创出了“纹理”和“纹数”,走上了属于你自己的道纹之路,那我就不再传授你其他陈旧的东西了。”阴阳老人等周良彻底恢复,这才缓缓地道:“如今你所欠缺的,是对于“纹之天道”的凝练掌握,我传授你以一套《锤神功》,这是一套专门用来凝练灵识的功法,日夜修炼,可以使得你的灵识变得无比强大,对于一个炼器师来说,强大的灵识可以让你随心所欲地赋予道纹“纹之天道”,沟通天地能量,也可如指臂使一般地催动道纹的力量,除此之外,对于你修炼“剑之天道”、“刀之天道”都是有好处的。”

    “《锤神功》?这是什么品阶的功法?”周良略带好奇地道。

    “哈哈哈,我说它是帝级功法,你会相信吗?”阴阳老人买了个关子。

    “鬼才会相信。”周良咬咬牙,开玩笑,帝级功法又不是路边的大白菜,别说是大燕修真国或者是北荒域,就算是整个修真界,帝级功法也没有几部,阴阳老人来历虽然神秘,但是周良却不相信他会掌握有帝级功法。

    “哈哈,不相信就对了。”阴阳老人哈哈大笑,开始传授《锤神功》的功法口诀。

    周良也收起了玩闹之心,认真凝记揣摩。

    一直到夕阳西下,周良才算是将这段口诀记牢,在阴阳老人的讲解之下,全部揣摩透彻。

    小熊谷外的这片雪野,见证了少年艰辛修炼的岁月,也见证了一位天才在踏上高手之路最初的峥嵘岁月,风雪越来越大,周良返身回村。

    ……

    第二日。

    周良昨夜只睡了大约不到两个时辰,其他时间几乎全部都用来修炼,好在修炼功法本身就是休养身体的过程,而且那《锤神功》温润灵识的效果极为明显,运转一个时辰,等于睡眠五六个时辰。

    这对于周良来说,是个极好的消息,意味着他可以几乎不用睡眠全天修炼了。

    早晨吃早饭的时候,周良明显地察觉到了村民们脸上的担忧和紧张。

    小丫头夕小米更是眼巴巴地看着周良,希望周良能够像是昨天所说的那样,挽救自己的命运。

    周良知道自己再怎么说也是多余,所以吃完早饭之后,想了想,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桃木剑,招手示意夕小米过来,将桃木剑递过去,道:“一会儿等那梨园镇的一行人到来之后,你将这柄桃木剑,交给他们看就行了。”

    说完,周良起身离去,重又回到了石楼之中修炼。

    小熊谷的人都面面相觑,盯着夕小米手中那柄看起来像是从乱石堆里拣出来的桃木剑仔细观看,却没有看出丝毫的名堂,也不知道“梁洲”兄弟在弄什么玄虚,要知道今天来村里抢人的可是拜入心云宗的小天才司马树林,难道区区一柄看起来随时都会断掉的桃木剑,能够起到什么作用?

    有一些人甚至猜测,这“梁洲”是不是害怕了,自己不敢面对那司马树林,却弄了一柄桃木剑来忽悠人。

    说不定司马树林等人还没来,“梁洲”早就跑了?

    长老冯大刚和长老冯老刚的脸上,也是惊疑不定的表情,思来想去,整个大燕修真国似乎并没有依靠桃木剑成名的大高手,也没有哪个大宗派是以桃木剑名扬天下,为什么“梁洲”会有这样的把握?而且,他不是一个刀法高手吗?为什么会弄出一柄剑来?

    这样一来,众人反而更加担心了。

    唯有小丫头夕小米,手中捧着桃木剑,目光坚定,百分之百地相信周良。

    时间就在这样忐忑猜疑之中,缓慢地流逝。

    终于在日上三竿的时候——

    “来了,梨园镇的人来了……”箭楼上的年轻人惊慌失措地大吼了起来。

    冯大刚等人赶紧攀上冰晶城墙,朝外看去。

    村外传来了喧哗之声,一队大约数百人的队伍,从远处冰雪覆盖的山道上缓缓而来,敲锣打鼓,披红挂彩,十辆赤红色的大马车,清一色高头大马牵引,四十多名红色皮甲的马匪精神奕奕,气派非凡。

    不愧是大势力,这样的阵势,小熊谷就算是砸锅卖铁都凑不起来。

    转眼之间,队伍就来到了城下。

    城门早就打开,冯大刚等人不敢怠慢,连忙出迎,将一行人迎进了村里。

    昨日被周良吓得屁滚尿流的司马下地也在其中,重又变得嚣张傲慢了起来,迫不及待地往人群中一扫,并未看到周良,冷笑着道:“昨日那个不可一世的家伙呢?让他出来,我倒是要看看,在我五哥面前,他一个小小的散修,还敢不敢这么嚣张。”

    司马下地的身边,是一位身着青色道袍、腰悬飞剑的少年。

    看起来大约十四五岁的样子,面容周正,剑眉斜飞,并不算是如何英俊,但却自有一股勃勃英气,气质极为出色,站在人群之中,犹如鹤立鸡群一般,面无表情,一看就知道不是山野散修,而是那些名门大派之中出来的优秀弟子。

    “这位一定就是心云宗的天才李五爷了?”冯大刚拱手笑道。

    少年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目光毫无焦距地在整个村落之中漫游,眉头始终紧紧地皱着,难以掩饰脸上厌恶和不耐烦的表情,就仿佛高高在上的皇帝来到了又脏又臭的大牛村,连话都不愿意和这些叫花子说哪怕是一句。

    冯大刚尴尬地笑了笑。

    “姓冯的,这会儿就不要再说那些虚的了,嘿嘿,我五哥今天亲自来接人,怎么样?你那女儿呢?赶紧让她打扮一下跟我们走。”司马下地哈哈大笑,道:“对了,还有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散修,让他赶紧滚出来,给二爷磕个头,认个错,昨天的事情,就算是了了。”

    “这……”冯大刚脸上露出了一丝难色。

    司马下地的脸色顿时为之一沉,冷冷道:“怎么?还要推辞,不要给脸不要脸。”

    那英气少年也是皱了皱眉,略带不耐烦地道:“二弟,我赶时间。”

    司马下地立刻笑着点点头:“放心,老五,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说完,面色顿时一变,扭头看着冯大刚,沉着脸道:“听见了没有,姓冯的,别在这里磨蹭了,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

    冯大刚和冯老刚对视一眼,心中叹息一声,看起来是拖延不下去了,正要就此认命,开口答应……

    却在这时——

    “我有个东西,要你们看一看。”一个清脆稚气的童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只见夕小米双手捧着一柄桃木剑,缓缓地走了过来。

    冯大刚和冯老刚一看,心中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心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来这里捣乱,一柄桃木剑能说明什么问题啊!也许只是“梁洲”在故弄玄虚而已……不过,内心深处最后的一丝期冀和这些天以来对周良建立起来的信任,还是让这两人并未出声呵斥,也没有阻止。

    “看什么?”司马下地扭头看到了夕小米,嘿嘿一笑,道:“哟,这不是咱们的新娘子吗?嘿嘿,小丫头,赶紧去梳洗准备,都要嫁人了,还捧着一把破破烂烂的垃圾木剑,回头等你成了我们司马家的人,让我大哥给你一把百炼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