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33章 心云宗弟子?
    砰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粉雕玉琢的夕小米满脸泪花儿冲了进来,抱着周良委屈地大哭道:“周良哥哥,你救救我,救救我,小米不想嫁人,我不要去做别人的小妾,我要修炼,我要和周良哥哥一样成为修真者,呜呜呜呜……”

    嫁人?

    成为别人的小妾?

    周良一头雾水:“谁要你去嫁人?你才不到十三岁……到底是怎么回事?”

    “呜呜呜……”夕小米一双眼睛都哭肿了,像是水蜜……桃一样,断断续续地说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在距离“小熊谷”西南方向大约五十多里远的地方,有一个名为“梨园镇”的人族聚居点,大约一千多人口,规模要比“小熊谷”稍微大,这“梨园镇”掌握在一个司马氏家族之下,实力比之“小熊谷”要强大了无数倍。

    梨园镇的镇长名叫司马雄鹰,膝下有五个儿子,长子名为司马升天,是一个真人境修真者,已经娶妻三年,但是一直没有生下子嗣,却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小熊谷”长老冯大刚有个女儿,天生丽质,冰雪聪明,动了娶夕小米为妾延续后代的念头,今日一早,就派人前来说项。

    冯大刚也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竟然在考虑同意这门亲事,试图答应将堪堪十三岁的夕小米嫁给那司马升天为妾。

    夕小米也算是有一些天赋,一心一意想要成为周良这样的修真者,尤其是这段时间,有周良亲自指点,倒也进步颇速,按照这样的修炼进度继续下去,估计日后有希望进入九大门派,成为名门弟子,自然是不愿意成为别人的小妾,就此葬送了一生的希望。

    “不用担心,我去看看。”周良安慰了惊慌失措小丫头,出了石楼,去找长老冯大刚。

    ……

    “冯长老果然是识时务,如果你答应将女儿许配给我大哥,那从此之后,我们梨园镇和你们小熊谷就成为亲家了,哈哈,放心吧!我们以后一定会关照你们的。”

    大厅里,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趾高气昂地说道。

    这人身穿兽皮铠甲,背负两柄大斧,满脸钢针一般的扎髯,神色倨傲,正是梨园镇二少主司马下地。

    冯大刚面色阴郁,却也不说什么。

    “二少主,这件事情,能不能容我小熊谷商量一下,能够和梨园镇结亲,我们自然是无比欢喜,可小米今年虚岁才不过十三,尚未到婚育延嗣的年龄。”长老冯老刚面带微笑,试着缓和,道:“实不相瞒,我小熊谷还有几位姿色出众的待嫁女子,不如……”

    说实话,不论是冯大刚还是冯老刚,此时此刻都不愿意将夕小米嫁出去。

    换做以前,女儿能够嫁入梨园镇司马家,也是一个不错的归宿。

    毕竟如今的小熊谷,一代不如一代,人少式微,一到冬天所有人都不得不忍饥挨饿,吃不饱穿不暖,最近又失去了修真守护者熊虎,寒冬漫漫,完全看不到未来和希望,夕小米留在村里,不是被饿死,也会有一天也会死在兽人之爪下面。

    但问题在于,周良出现了。

    周良的出现,不仅仅带给了小熊谷存续下去的希望,也带给了夕小米希望。

    这些日子以来,周良好几次直言,认为夕小米有不错的修真天赋,修炼一年多时间,很有可能可以通过大燕修真国九大门派的入宗测试,成为九大门派弟子。

    周良是何等人物?

    这些日子以来的种种表现,已经让所有小熊谷人都佩服的五体投地,更是让所有人私下里都认定,周良的真正身份,绝对是九大门派中走出来的菁英弟子,他说的话,自然会被小熊谷的人奉为金科玉律。

    这样一来,冯老刚和冯大刚等人,就要重新算一笔账了。

    如果“小熊谷”可以出一位九大门派的弟子,那么就会受到门派庇佑,像是“黑魔寨”这样的势力,绝对不敢来招惹,不论是对于夕小米自身前途还是对于整个村落的意义,都比嫁给梨园镇司马升天为妾更加完美。

    想他梨园镇,当年也只不过是一个比“小熊谷”还不如的小部落,为什么能够在不到三四年的时间里成为仅次于“梵音城”的大势力,还不是因为镇长司马雄鹰的四子司马空气和五子司马树林,因为资质不错,先后加入了“开天宗”和“心云宗”这样的大门派,得到了庇佑的缘故?

    夕小米如今就是小熊谷的希望。

    当然,冯老刚等人也不敢得罪梨园镇,所以说话尽量极为委婉。

    谁知道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司马下地不耐地打断,一脸冷笑,道:“冯老头,我大哥说了,除了夕小米,谁都不要。嘿嘿,话说的难听一点,也就夕小米是长老之女,我大哥才愿意将其纳为小妾,除了她,你们这个粗鄙的村落之中那些低贱女人,也配?”

    “可是……”冯老刚还想要再争取一下。

    “闭嘴。”司马下地大怒,一掌拍下,将身前的木桌拍的粉碎,霍然起身,斜眼冷笑道:“老匹夫,不要给脸不要脸,我大哥看上夕小米,那是她的福气,你们居然还不愿意?老老实实收下聘礼,嘿嘿,我们明日就来接人,要是你们敢捣鬼,可别怪我们到时候不客气。”

    “你……你们这是抢人还是娶亲?也太蛮横了吧!”站在长老冯老刚身边的一个年轻人,忍不住怒道。

    “恩?”司马下地脸色瞬间一变,冷哼一声:“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插嘴?滚!”

    最后这一声,他用上了道家真气力量。

    在众人听来,就仿若是耳边骤然炸响一声滚雷。

    “啊……”那年轻人面色苍白,身形摇摇欲坠,耳朵和嘴角都流出了一丝血迹。

    “二少主,不要欺人太甚!”一直忍让的长老冯大刚,脸上也遏制不住地出现了怒意。

    “欺人太甚?哈哈,今天本少主就欺负你们了,又能奈我何?”司马下地哈哈哈大笑,脸上挂着赤果果的嘲讽和不屑之意:“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小熊谷”的修真守护者熊虎,到现在还未回来,只怕已经死在了西敏寺山脉的上古遗迹之中,嘿嘿,现在的小熊谷,根本就是不堪一击,我一个人,就可以将你们扫平!”

    话音未落。

    “是吗?”一个清淡的声音,从大厅外飘了进来。

    周良身形修长,牵着夕小米手,缓缓走了进来。

    大厅里小熊谷的那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早就快要忍不住了,看到周良进来,顿时眼睛一亮,精神为之一振,有高深莫测的梁洲兄弟在,那骄横的司马下地绝对不是对手。

    “你是何人?”司马下地的目光,瞬间就落在了周良的身上。

    周良目光如电,在大厅里一扫,淡淡地道:“你算是什么东西,也配问我的名字。”

    嚣张!

    小熊谷的年轻人们顿时觉得无比解气。

    司马下地的嚣张表现的蛮横的言语上,显得刻意而又做作,仿佛是一个粗鄙的暴发户一般,而梁洲的嚣张,却是那种浑然天成的气质,给人的感觉,就仿佛司马下地这位堂堂的梨园镇二少主,理所当然不配知道他的名字一般。

    “你……”司马下地心中暴怒,正要说什么,突然瞳孔皱缩,目露寒芒,凝视在了周良的手上。

    周良的手,牵着夕小米的小手。

    居然敢碰大哥的女人?

    司马下地脸上浮现出一抹狰狞之色,道:“小子,如果还想活命,就砍掉你自己的手。”

    “哦?砍掉哪一只呢?”周良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玩味的弧度。

    “你哪只脏手碰了夕小米,就砍掉哪只。”司马下地缓缓地逼近,越发狰狞:“怪就怪你不该砰我大哥选择的女人,如果你自己不愿意,那我就把你两只脏手,都砍下来。”

    周良叹了一口气,缓缓地伸出右手,道:“我的手就在这里,只怕你没有那个本事砍下来呢!”

    “不知死活,那我就砍掉你的狗爪子。”司马下地身形一晃,嗖的一声,腰间长刀出鞘,犹如匹练般的一缕银光乍现,闪电一般斩向周良周良的手腕。

    大厅里不可遏止地响起了一片惊呼之声。

    下一瞬间——

    却见周良并未躲闪,只是屈指迎向那锋锐的刀锋,轻轻一弹。

    叮——!

    肉指和钢锋触碰的瞬间,众人惯性思维之中的鲜血飞溅的画面,并未出现,一声轻微的刀鸣声幽幽不绝,一缕缕地回荡在整个大厅之中。

    一抹刀光,倒飞****而出,擦着司马下地的鬓间,钉在了大厅的屋顶。

    死一般的寂静。

    原本还带着幸灾乐祸心情等着看热闹的梨园镇的大真人们,犹如雷劈一半,都瞠目结舌。

    司马下地呆立在原地,额头上密密麻麻已经沁出了冷汗。

    几缕黑发坠落在了肩头,鬓间隐约还传来一片片心惊肉跳的凉意,再看手中的长刀,竟是从中间整整齐齐地断为两截,正是被眼前这个少年那修长的手指,轻轻一弹给弹断了。

    肉指弹断钢刀?

    司马下地顿时知道自己踢到了铁板,遇到了极其可怕的高手,心中一凛,扔掉手中断刀,双手下意识地往背后一探,握住了那一双巨斧的斧柄,还要再说什么……

    “滚!”周良一声清喝。

    这一声,和之前司马下地呵斥冯大刚身边那青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蕴含着道家真气音波攻击。

    但是由周良施展出来,却又不知道比司马下地精妙了多少倍,别人根本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听在司马下地的耳中,仿若是唯独在自己的耳边,敲响了一面灭世巨鼓一般,顿时眼冒金星,头晕耳聋,见状身体的摇摇晃晃,一张脸瞬间变得蜡黄,犹如贴了一层薄金一般。

    “走!”

    司马下地一惊之下,心中顿时惧意,再无斗志,竟是转身直接逃也似的往大厅门口走去。

    随行的梨园镇大真人呆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被周良的目光扫过来,霎时间仿佛被强弓硬弩瞄准了一般,通体发寒,也不知道谁下意识地呐喊一声,哗啦啦几十人如丧家之犬一般,跟在了司马下地身后逃离。

    “这件事情,不会这么算了,哼,我们明天还会来的,我弟弟会亲自来接人。”

    司马下地恼羞成怒的大喝之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就连冯大刚和冯老刚等人,也不禁面面相觑,想不到骄横的司马下地竟然真如丧家之犬一样的逃了。

    夕小米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虽然是长老的家事,我不该管,但是小米如今才不过十三岁,嫁人未免有些太早,何况是嫁给一个三十多岁的家伙,我观梨园镇之人行事骄横无礼,只怕那司马升天也不是什么好人吧!”周良看了长老冯大刚一眼。

    “梁洲兄弟你有所不知啊!”冯大刚脸上带着苦笑:“小米是我的独女,我自然想要让她有个好归宿,可是那梨园镇,我们“小熊谷”真的惹不起啊!且不说镇中大真人高手不少,单单是拜入“开天宗”的司马空气和拜入“心云宗”的司马树林兄弟两人,就算是“梵音城”的人,也要敬畏几分,尤其是司马树林,天赋卓绝,虽然只是内门弟子,但是据说因为表现出色,已经成为了心云宗人峰的精英弟子之一,前途无量!“

    周良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内门弟子?还是人峰的菁英弟子?”

    “正是。”冯大刚以为周良心中也有些忐忑,继续苦着脸道:“而且,据说这司马树林在心云宗这次刚刚举行的内门大比之中,获得了不错的名次,得到奖赏,这两日正好回到了梨园镇,只怕明天这位小天才,会亲自来咱们小熊谷接人呢!”

    听长老说到这里,大厅里的气氛顿时沉默了下来。

    心云宗啊!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对于方圆数万里之内的人来说,心云宗简直就是高高在上皇帝一般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