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29章 少年英雄
    要知道可是妖血宝马,几乎可以归入荒妖一类,极为凶悍,平常的战马只要一靠近,就会被吓得发疯,怎么今天居然会被区区一声马嘶吓得如此失态,难道……

    龙五抬头看时,却见远处一人一骑,白马长衫,犹如旋风一般,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转眼之间,就已经到了近前。

    这时候众人终于看清楚了马上之人的面貌,竟然是一个不过十四五岁,兀自带着些许稚气的少年。

    不过这少年当真是气质出尘,英俊非凡,剑眉星目,鼻若悬胆,胯下白马更是神骏异常,一人一马,给人一种气势如虹的错觉。

    龙五,眼眸闪烁绿色幽光,死死地盯住了少年胯下的白马。

    “那是……竟然是?”这巨汉眼光倒也不错,一眼就认出了白马的血脉,能够以一声长嘶,令妖血宝马惊恐不安,也就只有大燕修真国中排名前三的白龙马可以做到了。

    “来人止步!”一名黑衣马匪越众而出,试图阻止那少年靠近。

    却见那英俊少年嘴角翘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轻轻一提马缰绳,白龙马突然四蹄弹地,凌空跃起,像是长了翅膀一样,闪电般越过了百米的距离,从一众黑衣马匪的头顶嗖的一声越过,稳稳地落在了城墙下方。

    好神骏的白马!

    所有人都惊叹。

    “城上的那位老伯,可是冯老刚长老么?”英俊少年一提马缰问道。

    声音不大,但是却在这风雪之中凝而不散,犹如游丝一般清晰地落在了每个人的耳中,这份功力,让黑衣马匪们暗暗心惊,不敢再小看这少年。

    冯老刚在城上看到这一幕,心中突然又燃起了一丝希望,连忙大声道:“是老朽,这位小兄弟是……”

    “在下是冯大刚长老新近聘来的修真守护者,城下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声音又清晰地从城下传来,令冯老刚心中大喜,这么说来,冯大刚几人果然是聘请到了修真守护者,可是……

    看着城下的少年的年纪,冯老刚却又有些怀疑。

    这么年轻的一个小家伙,也不知道实力怎么样,只怕不是这群凶神恶煞的大盗的对手吧?年纪轻轻,正是大好年华,也许以后前途广阔,可别在这里丧了命啊!

    一时之间,冯老刚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

    城下。

    “小家伙,你是这里新的修真守护者?”龙五缓缓地靠近,上下打量一阵,然后倨傲无比地道:“我们是这里的马匪,来这里当然是为了征收赋税,小家伙,你从哪里来的?”

    周良微微皱了皱眉。

    这群黑甲马匪的装扮和气息,显然绝非善类,马首下方悬挂着的一颗颗冰冻人头,足以说明一切。

    “我的名字,叫做‘梁洲’。小熊谷新的修真守护者。”周良咧嘴笑了笑:“你们一定会记住这个名字的。”

    “梁洲?口气挺狂的啊!”龙五冷笑。

    突然,一丝血腥味从上面飘下来,周良耸了耸鼻子,看着龙五,目光如刀一般锐利,一字一句地问道:“恩?你们刚才在这里杀了人?”

    “哈哈,杀一两个人算什么?”壮汉身边一位黑衣马匪哈哈大笑道:“时间还剩下不足五息,如果交不出规定的,连同你在内,全部都要死!”

    “哦,人命在你们的眼中,就如割草一般么?”周良点点头,目光落在这个马匪身上的黑色弩箭,凝视片刻,道:“这么说来,城上那年轻人,是你杀的?”

    黑甲马匪被周良咄咄逼人的视线,刺激的莫名火起,冷哼道:“不错,就是我杀的又如何,我只用了一箭,就洞穿了那小杂碎的喉咙,射穿了他的脖颈!”

    他根本未将周良放在眼里。

    但是,下一瞬间!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周良突然一扬手,一缕银色寒星,从手中迸射出来。

    那是一柄飞刀。

    黑甲马匪晒然轻蔑一笑,这种程度的暗器之术,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

    他反手握住刀柄,正要拔刀劈散这寒星……

    但是下一瞬间,那飞刀不可思议地骤然加速,仿若是暗夜之中最璀璨的一道流光,夺人眼目。

    黑衣马匪只觉得眼前一花,喉间一凉,整个人瞬间僵坐在了马背上,一身气力如风中青烟一般散去,往常所向披靡的长刀,只来得及从刀鞘之中拔出了一寸有余,就再也无力拔出……

    “咯咯……”他喉咙里发出野兽频死之前的怪叫声,一脸的难以置信:“怎么会……突然……好快!”

    话音未落。

    嘭地一声,直接从马上坠落下来,气绝身亡。

    一柄飞刀,从他喉间露出精巧的刀柄,将他的喉咙和颈部彻底洞穿,和之前被他杀死的少年小刚的死法,一模一样。

    这个过程,只在电光石火之间完成。

    所有其他的黑衣马匪包括那龙五,做梦都没有想到,在人数对比这样不利的局面之下,这少年竟然一言不合就直接出手,以至于他们根本来不及救援同伴。

    等到他们反应过来,那黑衣马匪已经被挂掉了。

    黑衣马匪们简直傻眼了。

    “好胆!”龙五眼眸之中青光闪烁,暴跳如雷:“你竟敢杀我的马匪?小杂碎,你完蛋了,你死定了,上天入地,也没有人能过救得了你,我要将你剥皮抽筋,暴尸荒野!”

    反应过来的黑衣马匪们,一个个恼羞成怒,大喝着催动战马,半弧形兜了过来,将周良遥遥围在了中间,刀剑出鞘,杀气腾腾。

    空气,紧张的像是凝固了一样。

    城墙上的村民们,也惊呆了。

    周良却像是做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面无表情地道:“杀这种杂碎,简直就是脏了我的手,什么狗屁,一窝土匪而已,不知道天高地厚,也敢在我面前撒野,既然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那我杀人就没有什么负罪感了,恩,就这样决定了,你们今天就都留在这里吧!”

    完全不将这三十多个彪悍的马匪放在眼里。

    这样赤果果的藐视做派,简直将龙五给气疯了。

    从来只有欺负人,什么时候居然有人敢这么藐视了?

    原本因为周良穿着不凡而产生的一点点忌惮,在怒火燃烧之下烟消云散,管他什么大门派传人或者是世家弟子,今天将这里屠杀一空,谁能知道?

    “上,先宰了这小杂碎,鸡犬不留!”龙五面目狰狞,锵地一声抽出了腰间的巨刀:“小心这杂碎的暗器。”

    “都已经开打了,还说那么多的废话,喂,各位,小心狗命,我可不客气了。”周良眉宇之间,杀意渐浓。

    话音未落。

    咻咻咻咻!

    随着周良扬手,四道寒芒,不分先后,化作银色闪电,朝着最先四位冲过来的黑衣马匪电射而去。

    “啊……”

    “噗……”

    “不……”

    “呃……”

    四声闷哼声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响起。

    四柄飞刀竟是全部命中,而且都是命中了马匪头盔和铠甲的颈部间隙,一击毙命,四名马匪分明已经做出了躲避动作,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飞刀似乎是长了眼睛一样,自动追踪过来,击杀了他们。

    噗通噗通!

    尸体坠落马下,倒在了冰雪之中。

    周良哈哈一笑,双手急扬,又是四柄飞刀化作一缕银色寒芒,在虚空之中留下串串幻影,电射而出。

    咻咻咻咻!

    尖锐的飞刀破空声之中,又有四名黑衣马匪应声坠马,被那飞刀无情地夺走了生命。

    小周飞刀,例不虚发!

    剩下的黑衣马匪们个个亡魂大冒,这才真正明白了飞刀的可怕。

    这少年显然是掌握着一种极为厉害的暗器功法,蕴含难以度侧的奥义,根本不是普通的身法可以避开,如果等闲视之,这样下去可不行,自己等人恐怕还没有来得及冲到这少年跟前,就被那恐怖的飞刀,给一个个像是射靶子一样给射杀了。

    城墙之上,冯老刚和村民们看的却是热血沸腾。

    他们做梦没想到,长老居然用区区十五两银子,就雇来了一个如此强悍的少年高手,一手飞刀暗器出神入化,杀那些黑衣马匪就像是杀鸡一样,这么说来,今天还真的有赢的可能?

    “防御!”龙五暴怒连连。

    八名黑衣马匪各自从背后摘下一面黑色圆盾,挡在身前,将暴露在外的面部、颈部彻底挡住,催动战马,狂奔过来。

    他们坚信,只要冲到跟前展开近身战,一定能将这个恶魔少年,瞬间斩为肉糜。

    ……

    叮叮叮叮!

    四柄飞刀射在了盾牌上,激起一串串火星。

    持盾的马匪只觉得手腕巨震,仿佛是被巨锤砸中一样,心中更是震撼,想不到这少年的飞刀,居然蕴含着如此可怕的力量,怪不得之前瞬间秒杀了八位同伴。

    不过……

    到此为止了。

    飞刀虽强,毕竟还是无法破开铁盾。

    失去了飞刀的威胁,这少年不就是被斩断了爪子的老虎么?

    对面。

    周良微微叹了一口气。

    上次在西敏寺遗迹之中,击杀了唐门的独眼龙等人之后,获得了几本不错的暗器秘籍,返回心云宗之后,周良抽出了不少时间来研修飞刀暗器之术,受益匪浅,自己的飞刀之术,终于突破了以前只依靠速度和力量产生杀伤力的境界,渐入佳境。

    不过,毕竟是修炼时间有限,以周良目前在暗器方面的造诣,最多也只能通过计算和道家真气震动,让飞刀在空中骤然加速或者是变向一次,和传说之中唐门高手们一念之间可操控暗器无尽变化轨迹速度有着天差之别。

    所以当黑衣马匪们取出盾牌之后,周良的飞刀,就无法做到一击毙命了。

    “伙计,轮到你出场了。”周良拍了拍胯下的白龙马。

    这白龙马本就十分通灵,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和周良之间已经极为熟悉,被周良一拍之下,顿时会意,骤然仰头长嘶一声,声音犹如狮虎咆哮,犹如蛟龙震天,缕缕不绝。

    一股蕴含着马中之王的特有威压,霎时间在城墙下回荡了起来。

    噗通噗通!

    那些黑衣马匪的坐骑,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威压,顿时被吓得双腿发软,冲在最前面的八匹马直接就跪在了地上,仿佛是臣子参见王者一般,哀鸣不止。

    马上撑着盾牌的马匪,猝不及防,顿时如滚地葫芦一般掉了下来。

    周良眼中精芒闪烁,双手再扬,又是四柄飞刀,化作索命寒芒,割裂了虚空,一闪而逝。

    四名黑衣马匪捂着脖子倒了下去。

    战斗开始这才不到三息时间,三十名战斗经验丰富的黑衣马匪就倒下去了十三名,像是杀鸡屠狗一样被人轻轻松松地挂掉,饶是这些家伙都是亡命之徒,一时之间也被吓住了。

    太可怕了!

    完全就是屠杀。

    剩下的黑衣马匪根本没有把握可以躲开或者是击飞这样恐怖的夺命飞刀。

    “你……难道是唐门的弟子?”龙五也有点儿胆寒,厉色问道。

    整个大燕修真国,能够将暗器之术练到如此不可思议境界的人,大多数都是唐门的人,这样庞大的门派,位列大燕修真国九大门派之一,的确不是他们小小的马匪山寨能够惹得起,如果这少年是唐门的人,那今天输得不冤。

    “呸!你他妈才是唐门的弟子,你们全家都是唐门的弟子。”

    唐门弟子是何等的人渣?居然将自己当成是那些人渣一样的家伙,这让周良大怒,双手摸向腰间,却摸了一个空,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带着的十几柄飞刀,已经全部都射出去了。

    “他没有飞刀了!”有个黑衣马匪眼尖,看到这一幕,兴奋地狂呼起来。

    “哈哈,下马,上,宰了他。”龙五大喜,翻身下马,挥舞着巨刀冲了过来,浑身闪烁着绿色幽光,化作一团旋风,冲了过来。

    既然不是唐门的弟子,那就死吧!

    ……

    木灵根,大真人境第一层修为!

    周良一眼就判断出了这龙五的真正实力。

    怪不得这家伙眼眸之中老是闪烁着那种不属于人族的绿光,原来是身体灵根的原因,不过这家伙应该是练岔了,有点儿走火入魔的前兆,才会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