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28章 马匪来袭
    随着修为境界的提高,真气液化,可以模拟出很多东西,那些实力达到先天之上的高手们,一身道家真气雄浑无比,甚至可以幻化出一套盔甲覆盖全身,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极为恐怖。

    周良得益于助力,真气液化,但是雄浑程度,自然无法和先天道灵高手相比,所以幻化出来的东西,最多也只是巴掌大小,不过威力已经很惊人了。

    至于在战斗之中该如何使用,却要慢慢琢磨了。

    这时,外面传来阵阵人声,光线也变得明亮起来。

    推开房间窗户,放眼看去,天色微明。

    一夜时间,已经过去。

    ……

    周良洗漱完毕,走出房间的时候,冯大刚等人已经早就在外面等着,看到周良出来,恭恭敬敬地问好,小丫头小米洗洗去了脸上的泥渍,露出一张白皙精巧的小脸蛋,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大声地向周良打招呼。

    一行人在客栈用了早餐,开始踏上了前往的路程。

    在离开之前,周良又购买了不少的东西,大部分都是铠甲武器和粮食之类的东西,雇佣了一家大马车,才算是彻底拉完。

    太阳正红,天空之中依旧飘着细碎的雪花,一行人出了北门。

    ……

    小熊谷。

    和很多人族的小规模聚居村落一样,小熊谷并不大,占地只有不到六十多亩地。

    村子坐落于一片丘陵山谷之间,背靠老熊山,山上是终年不化的积雪冰川,村前是一片已经被冰雪覆盖的草原和灌木丛,一条数千米深的地穴深涧,仿佛是被上古某位大能一剑斩开来的裂缝一般,****凄风哀嚎,雪雾弥漫。

    整个村依山谷而建,落呈现出东西方向的狭长型。

    一条主要的街道,从村东头延伸道村西头,两侧则是岩石和冰块垒砌起来的房屋。

    村落外围以岩石、巨木和冰块浇筑出一道五十多米高的围墙,各种荆棘刺冻结在冰层中,老远看去像是一只团起来的白色刺猬一样,冰墙在太阳下闪闪发光,看起来倒也威风,可以用来抵御一些低等荒妖的侵袭。

    漫长的寒冬来临,不论是人族还是兽人,都面临着食物短缺的危机。

    每年的这个时候,大燕修真国大地之上,人族和兽人之间的冲突,就会加剧,几乎每天都有流血事件发生,为了种族的延续和生存,双方不得不刀剑厮杀。

    太阳刚刚升起来的时候,今年已经七十有三的冯老刚,作为村里的最长者,也是这里唯一的长老,带着一些武装起来的年轻人,登上了冰晶围城南侧的箭楼,一边警戒,一边远远低眺望南方。

    今天距离长老冯大刚和几位村中青壮年前往聘请修真守护者的日期,已经过去了四五天时间,按照之前的约定,昨天就应该是冯大刚等人返回的日子了。

    “老熊山里的兽人越来越暴躁,只怕很快就会蔓延到这一带,希望长老他们顺利归来,聘请到一位实力不错的修真守护者,否则……”

    冯老刚不敢往坏处想。

    如果没有修真守护者,也许这个冬天就是小熊谷的末日。

    陆续有很多村民站在了高墙上,带着期冀的目光,看向南方的山道。

    时间,就在这样焦躁的等待之中,缓缓地流逝。

    渐渐地,日到正午,远处那条唯一通外外界的道路上,依旧是看不到丝毫的人影。

    “长老,长老他们怎么还不回来?”一个看起来十八多岁的年轻人,浓眉大眼,颇有几分英气,等的实在不耐烦了,手握一杆镶着铁尖的长矛,忍不住开口道:“不会是路上遭遇到了兽人……”

    “小刚,不要乱说。”冯老刚白眉一掀,打断了这个混小子的话。

    小刚张了张嘴巴,也没有敢顶嘴。

    “快看,远处有动静了……”有人突然惊喜地大喊。

    众人顿时都朝着南面的山道看去,只见远处在白色的天空和地面交结的地方,隐约出现了十几个黑色的小点,接着小点越来越清晰,绝非是兽人或者是其他动物,而是正在高速移动的人影。

    “是长老他们回来了吗?”冯老刚心中一喜,不过下一瞬间,这张布满了沟壑一般皱纹的老脸上,喜色瞬间凝固,变成了惊恐。

    “快,立刻布防,箭楼准备,是敌人……”

    一面长条形的白色旌旗在远处的山道上突然飘扬起来,旌旗上刻画着一条张牙舞爪的血色长龙,被北风拉扯的猎猎作响,仿佛活了过来一样,在天空之中游走,充满了血煞之气。

    旌旗握在一位全身黑铁轻甲的马匪手中。

    在这个身形魁梧的马匪身后,三十多人的骑兵队伍呼啸而来,像是在白色的天地之间刮起了一阵黑色的恶风一般,速度极快,一阵雷鸣一般的马蹄声之中,这一队马匪转眼之间,就来到了的冰晶围墙之下。

    近距离更能看出这些马匪的狰狞。

    他们每个人身上的黑甲都沾着血迹,清一色黑色长毛大马,马首之下还都悬挂着几颗头颅,已经被冻僵了,不过头颅面部那惊恐愤怒的表情,依旧清晰可辨,显然是刚刚被杀死不久。

    这群家伙简直就像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地府阴兵一样。

    马匪的铁甲上带着冻结殷红血迹和银白色的冰层,沉默肃穆,口中喝出的白气一团团弥漫开来,犹如鬼雾,时不时一声马喷响鼻的声音,让气氛更加惊悚,弥漫着难以形容的杀气。

    城墙之上,小熊谷的人都快被吓呆了。

    大多数人被吓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一些人甚至被吓得瑟瑟发抖,握着长矛的手都开始发颤,脸色苍白,眼中全是绝望之色。

    关于的各种传闻,几乎所有人都听过。

    这伙方圆五百里之内最大的马匪,出了名的嗜血无情,来取呼啸如风,纵横老熊山一带,无人敢惹,打劫商队,洗劫村落,抢夺人口和钱财,无恶不作,所过之处,稍稍遇到反抗,就会烧杀一空,鸡犬不留。

    不过,这伙凶残的土匪,却也知道不可竭泽而渔,对于方圆百里之内只要是表示向顺从的村落,每年四季,各征收一次,此外不再劫掠,所以包括在内的许多类似村落,才能存续下来。

    城下。

    为首一名黑甲马匪,身形最为魁梧,看样子至少也有两米五的身高,仿佛是一座铁塔一样,端端地坐在一头同样巨大的有些夸张的妖血宝马之上,光头,脸上和头皮上都印着青色的兽纹荆棘刺青,更显彪悍可怖。

    他叫龙五,是这队马匪的首领,小熊谷村民心中的恶魔。

    此时,龙五一双眼睛微微眯着,瞳仁深处隐隐有一丝绿芒闪烁,冰冷仿佛不似人族的眼神。

    他仰头看着城墙上村民们眼中的恐惧,仿佛极为欣赏迷醉的样子。

    一位黑衣马匪从他的身边催马缓缓走出,马蹄声踩在冰路上,格外刺耳,仰头大喝道:“里面的人听着,一刻钟之内,交出十名处女,二百两白银,期限一过,鸡犬不留。”

    这声音,像是一道炸雷,响起在天空之中。

    城墙上。

    村民们终于回过神来,顿时乱作了一团。

    长老不在,修真守护者也已经失踪,没有了主心骨,面对着这样一样凶神恶煞的匪人,所有人都一阵阵发颤。

    “我们已经交过冬季的了,怎么还收?”手握长矛的小刚,毕竟还年轻,血气方刚,颇有点儿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意思,大声地喝道。

    咻!

    一道黑芒,冲天而起。

    “呃……咯咯……”小刚摸着自己的喉咙,眼睛瞪大。

    血水顺着他的指缝一缕缕地流淌了下来,一支黑色箭簇,已经无情地洞穿了他的喉咙脖颈,带血的箭簇从后颈传出来,带着血水飞溅,夺走了这个年轻人宝贵的生命。

    “再敢反抗,全村屠灭。”黑衣马匪不带丝毫感情的冰冷声音,不由分辨地在城墙下回荡:“杂鱼们,你们,还剩下不到半柱香时间。”

    在他们的眼中,这些村民就是任由自己捕捞的杂鱼。

    “孩子,孩子……”城墙上,无力阻止惨剧的发生,冯老刚扶着小刚犹带体温的尸体,禁不住老泪纵横。

    只因为多说了一句话,一条生命就这样轻易地消逝。

    “长老,我们怎么办?不如和他们拼了吧!”

    “就是,有城墙阻碍,也许我们可以抵挡住他们呢!”

    “我们根本交不出那么多的银子,也不能眼睁睁地将自己的子女送给这群恶魔!”

    “就是,和他们拼了,大不了一死!”

    人们围在小刚逐渐冰冷的尸体旁边,怒火在燃烧。

    最初的恐惧散去,看着昔日玩闹生活的同伴再也无法醒来,年轻人的眼中闪烁着愤怒和仇恨的光焰,似乎是在一瞬间,这些人找回了属于他们的勇气。

    冯老刚看似浑浊老迈的目光,缓缓地从这些年轻人的脸上掠过,思路逐渐清晰了下来。

    拼?

    拿什么拼?

    注定是一场屠杀而已。

    生活在这乱世,身为弱者,很多时候,就得有弱者的觉悟,不得忍辱偷生,自己已经七十多岁,就算是死了,也没多大关系,但是眼前这一张张年轻的脸庞……

    他们,可都是的血脉和希望啊!

    他摇摇头,正要做出决定,就在这时,下面传来一声冷漠无情的倒计时声音!

    “还有十息时间,十息之后,交不出银子和处女,血洗全村,鸡犬不留。”黑甲马匪的声音犹如玄冰般寒冷,在风雪之中回荡:“十……九……八……七……”

    一股血腥之气,在虚空之中弥漫。

    这一声一声,仿佛是敲打在每个村民心上的重锤,令所有人脸色苍白,心神狂跳。

    就仿佛是阎王贴在耳边在进行倒计时一样。

    作为村中年纪最大的智者,冯老刚神色黯然,想到了村中还留着的一件东西,正要做出艰难的决定,但就在这一瞬间,他也不知道怎么的,余光突然鬼使神差地掠过南面远处的山道。

    这一瞥,顿时瞳孔一凝。

    因为在远处的山道上,不知道何时又出现了几十个小黑点,正在不快不慢地朝着走过来。

    冯老刚的心脏突然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长老回来了!

    一定是长老冯大刚带着人回来了。

    该死的,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回来?

    一炷香之前,所有人都在祈祷长老一行人赶紧回来,但是此刻,冯老刚却希望他们不要出现,就算是那十五两银子,真的聘请到了修真守护者,也绝对不是眼前着三十多名彪悍的盗匪的对手,来了也是送死。

    冯老刚正想要做点什么来示警,然而就在这一瞬间!

    “希律律……”

    一声响亮欢快的马嘶之声,穿破风雪,从远处清晰地传了过来。

    城下的黑甲马匪,第一时间发现了远处正在靠近的人群。

    冯老刚心中,顿时一片冰凉,看来长老一行人今天也是躲不过这场灾祸了,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

    下一瞬间,谁也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发生了!

    听到这声马嘶,黑魔寨盗匪们胯下的坐骑,突然变得焦躁不安了起来,其中几头黑马表现不堪,竟然屎尿齐流,当场哀鸣着,前肢着地,跪在了地上,原本整齐的队伍霎时间变得无比混乱。

    好在马上的马匪骑术都非常精湛,实力也不错,反应极快。

    一片怒骂声之中,马匪们一个个强提缰绳,将坐骑重新又拉了起来。

    龙五脸色变了变。

    因为他震惊地发现,自己胯下的妖血宝马,刚才竟然也出现了异状,表现的极为惊恐不安,要不是自己反应得快,只怕也要出丑。

    要知道可是妖血宝马,几乎可以归入荒妖一类,极为凶悍,平常的战马只要一靠近,就会被吓得发疯,怎么今天居然会被区区一声马嘶吓得如此失态,难道……

    龙五抬头看时,却见远处一人一骑,白马长衫,犹如旋风一般,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转眼之间,就已经到了近前。

    这时候众人终于看清楚了马上之人的面貌,竟然是一个不过十四五岁,兀自带着些许稚气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