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26章 路见不平
    此时已经是日落时分。

    天空之中鹅毛大雪飘飞,夕阳如血,天边飘荡着一朵朵妖冶红色的云朵。

    西南方向的大门,守城的城主府士卒,已经开始回撤封门,百米高的铁铸大门在机括机关的作用下,发出一阵阵犹如野兽哀鸣一般的嘎巴吧巨响之声,正在缓缓地关闭。

    等到铁门真正关上之后,后面还有一道五十万斤的巨闸,会缓缓放落,让整个城池坚不可摧。

    “咦?你们看哪里……”一位士卒突然发现了什么,指着远处惊讶地道。

    其他十几位士卒扭头看去,却见远处的雪原之上,一道犹如长龙一般的雪气滚滚而来,仿佛是离弦之箭一般,转眼之间,就已经跨越了数里的距离,到了近前。

    “这么快?难道是兽人?”一位士卒紧张道。

    “不,是一位骑马的人。”士卒小队长脸上写满了惊容,“好快的速度。”

    转眼之间,众人觉得眼前一花,一阵劲风犹如惊涛骇浪一般扑面而来,骏马长嘶声之中,一位少年,骑着骏马,已经来到了他们的近前。

    这少年摸约十四五岁年纪,面如冠玉,眉若利剑,斜飞入鬓,目若朗星,蕴含神光,身材修长,英姿勃勃,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逼面而来而英气,肩头趴着一只似醒似睡的白色思蚕小猴,如同雪团一般,萌到了极点,少年胯下的白马,高约两米五左右,牙齿犹如利刃,浑身肌肉如同艺术大师精工白玉雕琢而成,充满了爆发力感,额头一点红心,野性缭绕,如狮如龙,无比神骏,仿若是天上灵兽一般。

    当真是人如玉,剑如虹,马如龙!

    那士卒小队长常年驻守城门,来来往往的天才人物见了不少,但是何曾见过如此俊品卓绝的少年?连同那些士卒们,也一个个都看傻了眼,心中唯一一个念头,那就是这少年绝对来历非凡,只怕是某个大门派的核心真传弟子入世历练了。

    “几位大哥,在下连日赶路,耽误了一点时间,想要入城,可否行个方便?”马上少年面色和蔼,微笑犹如春风拂面。

    “哈哈,无妨,城门还未真正关闭,少侠自可入城,请!”士卒小队长哈哈一笑,命人让开道路。

    少年拱手感谢,策马如龙,进入城中,消失在了远处的街道上。

    “这少年该不会是心云宗的天才吧?”

    “肯定是大有来头,别的不说,光是胯下那匹骏马,应该就是传说之中的白龙马,在整个大燕修真国排名前三,价值数万金,我们一辈子也挣不来这样一匹马!”

    “嘿嘿,我守城六年,也见过不少的世家公子和门派天才,一个个骄横无匹,自命风流潇洒,但是和刚才这位少侠一比,简直就是土鸡瓦狗之于天上神龙一般啊!”

    “是啊!更难得他还如此谦逊,对我们这些低级士卒,都彬彬有礼……这才是真正的少年英雄!”

    一众士卒们对于今天的奇遇,啧啧称奇,议论连连,那一人一骑的飒爽之姿,惊鸿一瞥,也许将永久地铭记到他们的脑海之中,成为他们闲时炫耀的谈资。

    ……

    入城的少年,自然就是周良。

    一路驰骋,终于在日落之前,来到了,可以在这里寻一家客栈过夜了。

    在修真界,人族不是生活在修真门派周围,就是生活在聚居点中,野外荒野则是荒妖兽人的天下。这还是周良第一次离开心云宗,来到人族聚居点,骑在马上,四下张望,心里十分好奇。

    城中的中间主街道清一色青色巨石铺制而成,极为平整,宽约二十多米,就算是并排行驶十架马车,也绰绰有余,每隔五百米,就会有一条十字岔道,将整个城市分割成犹如棋盘一样的方块,交通极为便利。

    可以想象,一旦有兽人战争发生,这样宽阔的道路,可以使得在短时间之内,向城墙增派大量的修真者和人力,绝对不会出现拥堵现象。

    千年以来为了生存而经受过的血与火的磨练,使得这座城市的建筑,第一位的考虑因素就是战争的便利。

    太阳已经完全落山,夜色开始笼罩大地,路上的行人却并不少,三三俩俩成队,两侧的楼阁上,已经陆陆续续挂起了灯笼,远远看去,犹如璀璨的星河一般,灯火点点,在黑暗里荡开一圈一圈的橘黄色氤氲光气,雪花在夜色之中尽情飞舞,煞是美丽。

    一些摊贩还未结束营业,依旧在路边卖力地吆喝着,希望可以在回家之前再赚一笔。

    也有冒险归来的修真者,结束了提醒吊胆危险丛生的一天,从荒野归来,或者风尘仆仆脚步匆匆,或者举酒畅饮恣意狂欢,或者三三两两商量着交换所得,换取生活必需品……形形色色的人在街道上来往,充满了喧嚣。

    如果说心云宗山门之上的生活,充满了遗世一般的清冷淡然的话,那么给周良的感觉,却是充满了红尘世俗的味道,更贴近普通人的生活,更具有人情味。

    走着走着,前面的街道终于开始变窄,路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灯火通明,吆喝叫卖之声不绝。

    这里应该是的夜市了。

    周良翻身下马,牵着缓缓前行,也不急于找旅店住下,好不容易出来一次,时间还有很多,他想要好好体会一下修真界人族聚居点的繁华。

    一路上,周良看到了各种小摊,捏泥人的,吹糖人的,卖艺的,耍杂技的,表演武功的,出售各种乖巧的小野兽宠物的,还有小面摊,茶馆,成衣店,武器店,铠甲店,各种小吃铺面……

    浓浓的香气缭绕在夜市的上空,人声鼎沸。

    随便询问了路人几句,周良才知道,原来自己还真的是运气不错,赶上今晚恰好是六日一次的夜市集市,所以才会如此热闹喧嚣,人来人往,喧哗鼎沸,看到了这里最为繁华的一面。

    行走在人群中,周良的出尘的气质和白马的神骏,吸引来了不少目光。

    “老伯,来一碗面。”周良选了一处稍微干净的小吃摊,将拴在马桩上,伸手招呼老板。

    小摊的主人是一对六十岁左右的白发老年夫妻,老爷爷背略微有些驼,却是精神矍铄,面色红润,来往招呼客人,老婆婆手脚麻利地煮面出锅,两人虽然穿着朴素,显然并非是什么大富之家,但是神情却是满足至极,老爷爷时不时帮老婆婆擦汗,羡煞旁人。

    小摊被浓浓的香气缭绕,客人也不少,周良正是循着香气找过来的。

    “好嘞,小伙子,小伙子,你的面来啦!”老爷爷拖着长腔,将一碗色香味俱全的面条放在周良的眼前,热气腾腾,在这样的飘雪冬日里,瞬间给人一种温暖。

    周良抽了抽鼻子,顿时食指大动,正要立刻开动,突然,旁边传来了一阵吞咽口水的声音。

    扭头看去,却见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小孩子,站在小摊旁边,乌溜溜的大眼睛瞪圆了,直勾勾地盯着周良面前的面碗,眼中全部是羡慕之意。

    这个小孩子,身形消瘦,明显的营养不全,身上穿着也不知道补了多少次,简直就是百结衣一样看不清楚原来的样子的衣服,一身泥渍,露在外面的小手冻得发青,看起来极为可怜,显然是饿了好久,神情都有点儿恍惚。

    小孩子的身边,站着五六个成年人,也都是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面黄肌瘦,穿着破烂,和夜市热闹喧嚣的气氛格格不入,脸上都带着尴尬腼腆的神色,也许是顺着香气来到了面摊前,都忍不住吞咽着口水。

    “父亲,我饿……”一个小孩子低声地道。

    声音清脆,犹如空谷黄鹂一般悦耳,居然是个女孩子,只是蓬头垢面的样子,又因为营养不良没有发育,所以看起来像是个男孩子一样。

    被叫做父亲的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出头的中年人,身高一米八左右,却极瘦,简直就是皮包骨头,嘴唇发青,也许是饿极了,身体有点儿哆嗦,闻言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色,往怀中看了看,最终还是神色黯然地摇了摇头,摸了摸小女孩的额头,道:“小米乖,再忍一忍,一会儿父亲帮你找点儿吃的……”

    说着,四下里打量一阵,看到有别人吃剩的东西,鼓起勇气想要去讨一点,可惜每一次却都当成是叫花子一样被骂了回来,一些摊贩老远看着这几人,都厌恶地挥手让他们滚蛋。

    “特么的,臭叫花子,抢我的东西,你找死不成?”

    一个身形彪悍的年轻修真者站起身来大骂,挥手就将小女孩的父亲打了一个筋斗,只因为这中年人想要将他吃完的一点汤水倒给小女孩。

    中年人摔倒在地上,磕的不轻,嘴角流出了鲜血。

    其他五六个同伴赶忙将中年人扶起来,又气又怒,但是却敢怒不敢言。

    小女孩惊慌失措地冲到父亲跟前,晶莹的泪花儿滴答滴答地流淌下来,哭喊着道:“父亲,父亲,小米不饿了,小米一点儿都不饿了……”

    周良看到这一幕,在心里叹息了一声。

    从本质上来说,修真界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冰冷世界,眼前夜市的繁华掩盖不了弱者的悲剧,不论在什么地方,恃强凌弱的事情总是会发生,也不知道为什么,周良原本很好的心情,被眼前这一幕给彻底破坏了。

    “特么的,动了我的东西,就想这样走了,站住,给我赔钱!”那年轻修真者咄咄逼人,凶神恶煞,竟然因为碗底里的一点点剩汤,狮子大开口,开口要小女孩的父亲赔偿十两银子。

    “我……我没钱啊!大爷,我再也不敢了……”中年人被吓的直哆嗦。

    “没钱?你怀里装的是什么?”年轻修真者不怀好意地嘿嘿一笑,一把抓向中年人的怀中,那中年人不懂修真,如何躲闪的开?被一把抓了个正着,只听得刺啦一声,破旧的道袍被撕裂,里面滚落出来几个雪白的银锭子。

    “不,不要,这是我们村里凑起来的救命钱啊!我们要用它来雇佣修真守护者啊……”中年人像是疯了一样,冲过来想要将银子抢回去,其他几个同伴此时也都急了,奋不顾身地冲了过来,将年轻修真者围在了中间。

    “哈哈,乡巴佬们,怎么,想要以多为胜?”年轻修真者一声冷笑,拍了拍桌子。

    呼啦啦!

    旁边又站起来十几个膀大腰圆的壮汉,大真人装扮,身上携带着兵器,表情狰狞,气息彪悍,一看就是杀过人见过血的散修,一个个冷笑着,将七八个叫花子一样的乡下人围在中间。

    “你……我……”中年人一伙儿被吓坏了,苦苦哀求道:“诸位大爷,行行好,这银子真的是救命钱啊!我们村里的修真守护者失踪了,我们要用它来重新雇用修真守护者啊!没有修真守护者,村里上上下下数百口人,熬不过这个冬天啊!”

    “我管你们村里人死活?动了我的东西,就得赔钱,别特么的啰嗦,不然我就算是宰了你,也不过是像宰一条狗一样容易。”年轻修真者狞笑着,根本没有丝毫的同情心。

    中年人一伙儿眼中已经全是绝望之色。

    周良叹了一口气,坐在原地轻轻招了招手,一股无形的力量涌出。

    那年轻修真者只觉得手中突然一轻,握着的银子竟是不受控制地脱手飞出,化作一串银色流光,没入到了三四米之外周良的手中。

    “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赶尽杀绝?”周良将银子摆在眼前的桌子上,头也不回地道。

    “你特么的……小杂种,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管我管虎的事情?”年轻修真者大怒,报出了自己的名号,似乎是在这一片小有名气,不然也不至于让周围围观众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

    “吱?”小银猴从美梦之中惊醒,极为不满地扭头看了一眼年轻修真者,咧着嘴角做了一个人性化的表情:“吱……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