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24章 求饶
    黄世仁这个时候,也终于注意到了纳兰若曦身边这个风姿如玉的英俊少年,但是他此时已经内心惶恐,无比焦虑,并未太多注意,所以第一反应,误以为这是纳兰若曦的药童之类的人物,所以并未怎么重视。

    “周哥哥……”囡囡和小雪此时也认出来了周良,一脸喜色地冲了过来,一左一右抱着周良的胳膊站在了两侧。

    一些人的目光,刷地一下子集中到了周良的身上。

    原来这个英气勃勃的少年,就是两个小丫头口中的“周哥哥”啊!看其穿着,应该是一位内门弟子吧……咦?他是……一些消息灵通的人,却已经是渐渐认出了这少年是谁,顿时到吸一口冷气,立刻变得幸灾乐祸起来,李金这群恶霸,总算是踢到了铁板。

    “周哥哥,你怎么来了?”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小丫头,和所有“大牛修仙书院”的小伙伴们一样,更喜欢用“周哥哥”而不是“师父”来称呼周良。

    周良下头,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溺爱地摸了摸两个小丫头的脑袋:“我刚才都看到了,你们真勇敢。”

    两个小丫头顿时一脸的骄傲,被“周哥哥”夸奖,让他们简直像是要飞上云端一般。

    顿了顿,周良抬起头,看向被重型枷锁锁住的关小羽,平静地问道:“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这几个朋友有点儿眼红病,看到咱们的生意不错,就眼红了,特意来试试咱们‘天人会馆’的实力……”

    浑身锁着枷锁的关小羽,表情轻松,他将“咱们”这两个字咬的特别重,就是要告诉所有人,“天人会馆”是属于周良的,然后一字不漏地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个时候,关小羽一直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回到了肚子里,整个人彻底轻松了下来。

    他甚至有些兴奋。

    有纳兰长老和周师兄两人,看今天还有谁敢动一动“天人会馆”?

    周良听完,并没有如何暴怒,而是极为认真地点点头,道:“哦,既然是执法队的黄大队长要你去配合调查,那你就乖乖去律法堂的囚牢里面待几天吧!不要着急出来,我想门派高层,一定会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的!”

    关小羽微微一愣,旋即瞬间明白过来。

    周师兄这是要将事情闹大啊!

    好,好办法!

    “天人会馆”获得了“筑基丹”的销售权,以后必然会引得一些人羡慕嫉妒恨,暗中使绊子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今天正好借这个机会立威,让那些心怀叵测的魑魅魍魉明白,“天人会馆”可不是人人揉捏的软柿子!

    “我明白了,我会好好配合黄大队长的调查的。”关小羽嘿嘿笑着,将“配合”这两个咬的特别重,傻子都能听出来其中的嘲讽之意。

    黄世仁看到两人这样一唱一和,心中有了几分怒气。

    心说纳兰师姐这样的门派大红人,我惹不起,但是你们两个一身内门弟子装束的小家伙,算是哪可葱,竟然也在这个时候阴阳怪气地给我上眼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以后有的是收拾你们的机会。

    不过这种话,黄世仁自然不敢当着纳兰若曦的面真的说出来。

    不过,他看向周良和关小羽的眼光,已经开始有些不善,甚至充满了威胁之意。

    但是周良根本看不都不看他,缓缓地走到张楚楚等几个被吓得瑟瑟发抖的伙计侍女跟前,缓缓微笑着道:“大家受惊了,小羽一个人去配合调查就可以了,你们就不必去那阴寒湿冷的囚牢里受罪了。”

    话音未落。

    周良伸手,轻轻地按在了张楚楚手腕上的黑铁重型镣铐。

    下一瞬间,纯银色的微光一闪,一层薄薄的寒霜覆盖在了黑铁上,随着他轻轻一捏,喀嚓一声,粗如儿臂锁链脆弱如同朽木一般,寸寸断裂,掉落在了地上。

    “大胆!”

    “小子放肆!”

    执法队员们又惊又怒地呵斥起来,损毁执法镣铐,等同于抗法,简直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和当着这么多人扇了他们几巴掌没有什么区别。

    被抽的像是猪头一样的李金,见状顿时也有些幸灾乐祸,目光中也涌动着阴毒怨恨的神色,等着周良惹祸。

    黄世仁心头也是怒意涌动。

    他神色阴沉,正要说什么,突然之间,一道闪电在脑海之中闪过,看着那依旧弥漫在黑铁镣铐之上的银色寒霜,再看看眼前英俊少年身上那一袭内门弟子制式的青色道袍……

    内门弟子!

    人峰!

    寒霜道家真气!

    这几样最是明显的特征组合在一起,让黄世仁忍不住又倒吸了一口冷气,一个同样在最近如日中天的名字,顿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人峰第一人!

    周良!

    想到这个名字,黄世仁的如坠冰窟,双腿忍不住就颤抖了起来。

    身为修真坊市执法队的十大队长之一,他虽然没有亲眼见过周良,但绝对算得上是消息灵通,自然是到周良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虽然只是一个内门弟子,但已经因为卓绝的天赋引起了门派高层的重视,据说连掌门都曾亲自召见过两次。

    这样的人物,即便如今身份地位不高,但未来的前途绝对不可限量,绝对不是他这样一个执法队长所能够招惹得起的。

    而且更令黄世仁胆寒的是,和向来性格清淡、不喜争斗的纳兰若曦不一样,周良的凶名在修真坊市可谓是人尽皆知,当初鹤西飞等人的凄惨下场,如今还历历在目,今天发生的事情,如果被周良闹到门派的高层去,那么对于十多位执法队员来说,绝对是一场灾难。

    真是该死啊!怎么居然又惹到这位爷?

    刚才听周良和被抓起来的那鹰钩鼻少年对话,似乎这“天人会馆”竟然是周良的商铺?自己居然还和李金这个混蛋一起,主动送上门来找“天人会馆”的麻烦……

    黄世仁觉得自己早晨起床的时候一定是踩到了****,不然怎么会如此走背字走到家?

    “你……你是……”黄世仁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又想起了什么,看着被重型枷锁铐住的鹰钩鼻少年,结结巴巴地问道。

    “我叫关小羽。”鹰钩鼻少年咧嘴一笑。

    关小羽!

    果然是关小羽!

    黄世仁心中一声哀嚎,印证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上一次飞西会馆一朝之间土崩瓦解,就是因为鹤西飞打了叫做关小羽和张猛飞的少年而惹怒周良,以至于后来很多人都将关小羽当做是碰不得的炸弹,避之不及,想不到今天被重型枷锁锁住的竟然又是这两位“碰不得的炸弹”其中之一!

    “炸弹”之名,果然是名不虚传!

    看着关小羽的微笑,黄世仁差点儿跪了,有一种肝颤的感觉。

    他发誓,今后一定要将请最专业的画师将关小羽的画像画出来,让手下每一个执法队员每天都认真看上数百遍,看的清清楚楚,绝对不能再去招惹这个“炸弹”了。

    “周师弟……”黄世仁面具肌肉僵硬地陪着笑脸,想要解释什么。

    谁知道周良根本看都不看他,和纳兰若曦轻声说了一句什么,然后招呼着小雪和囡囡,还有张楚楚等人,直接进了“天人会馆”的大堂……

    “纳兰师姐,听我解释,这件事情使我们的疏忽,来之前没有调查清楚,我们执法队愿意向周师弟道歉,请师姐看在同门的份上,帮我在周师弟面前说说好话!”

    黄世仁都快哭出来了。

    今天这事情,他们执法队的人犯错在前,实际上已经违反了门规,要是真的闹大了,律法堂稍稍一查,就能够查出真相,到时候自己等人,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

    纳兰若曦看了他一眼,摇摇头,没有说话,身姿摇曳,如一团紫色的轻云,也跟在周良等人身后,进入了“天人会馆”大堂。

    黄世仁呆在了原地。

    这个时候,李金等人也终于明白,自己到底是惹了什么人,吓得都快要尿裤子了,几个人相互使了个眼色,李金也顾不上自己断了骨头的胳膊和肿的像是猪头一样的脸,就要脚底抹油开溜。

    “特么的,你们还想跑?来人啊!给我抓起来狠狠打!”黄世仁看到这一幕,气不打一处来,冲过去揪住罪魁祸首李金,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其他十几个执法队员,这个时候也彻底明白过来,二话不说,重型镣铐直接套在了这群人身上,一顿暴打!

    哀嚎惨叫之声,顿时在整个修真坊市回荡起来。

    周围看热闹的人,一个个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这一幕,都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曲折离奇的梦一样,谁能想到事情最后居然发展到了这个结局?

    李金这一伙恶霸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倒霉倒到了姥姥家,得罪了周良和纳兰若曦这两大门派天才,就算是他表哥是尚门优秀弟子,也保不住他了。

    看着这伙平日里横行霸道的家伙被打的像是狗一样凄惨,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饶,所有人都觉得无比解气,简直爽到了家!

    “关师弟,满不满意?你要是不满意,我们继续打!”黄世仁不敢跟进“天人会馆”找周良和纳兰若曦,只能将解决问题的希望寄托在了还在外面的关小羽的身上。

    “啊?我满意?”关小羽将胳膊上的镣铐抖得哗啦啦响,一脸诧异地道:“黄队长这话,我有些听不懂啊!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内门弟子,他们就算是被打死,与我无关,怎么能说是我满意不满意呢?”

    “是是是,我知道了。”黄世仁点点头,转身一挥手,道:“打,给我继续打,这些欺行霸市的杂碎们,我黄世仁早就想要收拾他们了,今天正好借这个机会,整顿整顿。”

    执法队员们立刻又是一阵拳打脚踢,把李金一伙人打的痛哭流涕,简直恨爹妈为什么把自己生出来。

    这些个执法队员心中也恨啊!李金这群王八蛋惹人不长眼,他们活该也就算了,却偏偏把自己也拉下水,这下好了,害的黄队长和自己等人也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一旦事情真的闹起来,黄队长倒霉,自己十几人只怕也得脱下这身皮。

    想道自己好不容易混到了执法队员的地位,却要因此功亏一篑,执法队员们心中的怒火就难以压制,下手自然也就更狠。

    不到一会儿,李金等人就被打的浑身是血,昏死了过去。

    黄世仁脸上陪着笑,道:“关师弟,这下你舒坦了吧?要是不舒坦,我继续打。”

    关小羽看了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的李金等人,再看看一脸谄媚笑容的黄世仁,摇头道:“算了吧!这群无赖,要是真的打死了,会惹来不少麻烦,我也不想让黄队长你太过为难。”

    这话一出,黄世仁和执法队员们顿时松了一口气。

    好,太好了,就怕你不买账,既然松口了,那说明这件事情已经成了一半。

    黄世仁脸上的笑容就像是一朵绽开的菊花一样,点头哈腰地道:“还是关师弟你仁慈啊!要是换做我,今天一定打死这帮畜生。嘿嘿,关师弟,我有眼无珠,得罪了周师弟,你千万要帮我说说话,要知道这‘天人会馆’是他和纳兰师姐两人的产业,也不会有刚才这事了。”

    关小羽看着眼前这笑嘻嘻的脸,心中一阵厌恶,但是却没有表露出来。

    所谓宁惹君子,不惹小人,像是黄世仁这样的家伙,虽然靠不住,但毕竟是这片修真坊市的执法小队长之一,要是真的得罪的狠了,估计也会狗急跳墙,也会让其他的执法队员们产生同仇敌忾之感,不利于“天人会馆”的发展。

    关小羽成立这“天人会馆”,除了想要将产业发展到心云宗,最大的目的,主要是为周良考虑,他知道周良出身大牛村,可以算的上是贫寒,而就算是再天才的修真者,成长之路上都不可缺少金钱财宝的辅助,他希望“天人会馆”可以成为周良发展的最坚实基础,提供源源不断的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