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22章 童言无忌
    五百灵石?

    原本嘈杂的气氛因为李金这一句话,瞬间安静了下来。

    空气之中响起了一连串倒吸冷气的声音。

    一把普通的飞剑而已,居然开口要五百灵石的赔偿,这简直就是赤果果不掩饰的敲诈。

    就算是五百柄削铁如泥的精品飞剑,也卖不到五百灵石,这几乎是一个中型规模商团一年多的赢利收入了。

    也亏这李金好意思说出口。

    “五百灵石?”张楚楚也被震惊了。

    虽然之前就已经预料到对方会狮子大开口,但是离谱到这种程度,实在是太丧心病狂了,整个“天人会馆”在售的东西全部加起来,也不值五百灵石,对方分明就是要赶尽杀绝了。

    “怎么?不赔?不陪我今天就砸了你的黑店!”李金狞笑,他根本就是为了闹事而来,不在乎赔偿,在乎的是这处店面本身。

    “你……”张楚楚气的浑身发颤,娇躯摇晃,咬牙切齿地道:“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哈哈哈!”李金阴毒地哈哈大笑,无比嚣张地道:“大爷我今天就是这么过分,你能耐我何?怎么?不赔啊?兄弟们,给我砸!”

    话音落下。

    人群之中冲出一群早就蓄势以待的彪形大汉,凶神恶煞,手中拿着棍棒大刀,气势汹汹地冲进“天人会馆”,就要打砸起来。

    却在这时——

    “且慢!”一个少年人的声音响起,中气十足。

    恩?

    众人看去,只见一个身高约一米七左右的少年,身穿青色长衫,腰悬飞剑,面色白皙,黑色长发,眼眸狭长,嘴唇略薄,鹰钩鼻,带着一丝丝阴鸷气息,从“天人会馆”的后堂之中缓缓走了出来。

    “这位朋友,事情的真相如何,你我心中都很清楚,我赔你一颗下品灵石,这件事情就此罢休,所谓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何必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呢?”

    鹰钩鼻少年脸上带着平静的微笑,颇有一番气度,慢文思理地道。

    “你特么的是那颗葱?”李金上下打量,不屑地道。

    “在下乃是‘天人会馆’的所有者之一,只是一名普通的人峰内门弟子而已。”鹰钩鼻少年不恼不怒,神色如常,依旧是极为平静地道。

    人峰?

    李金心中一惊,下意识地想到了一个不可招惹的人物。

    不过当他仔细打量,发现眼前这个鹰钩鼻少年,外貌和那人相差太远,气质虽然略有相似,但是和那人比起来还是差的很远,应该不是同一人,心中才轻松了下来。

    “怎么?一个低贱的内门弟子,也敢管我的事情?”李金一脸的嚣张跋扈。

    不等关小羽在说什么,李金又以一种极不耐烦的口吻,摆摆手道:“算了算了,不管你是特么的那颗葱,今天要是赔了大爷我五百灵石,这件事情就算是暂时结束了,否则,我管你是谁,定要砸了你这黑店!”

    “看来阁下是真的要将事情做绝啊!不过,闹事之前,最好问清楚,就算是内门弟子,有些人,只怕不也是你这样的小角色能惹得起。”关小羽脸上的神色,陡然变得倨傲起来,针锋相对地道:“你这柄飞剑,根本不是我‘天人会馆’所售,要是真的闹起来,只怕是一个灵石的赔偿,都得不到!”

    看到对方口气突然变得这么强硬,李金的心中,也有了一丝疑虑。

    不过,转念一想,“天人会馆”的底细,自己这几日来已经派人多方打听的非常清楚,背后绝对没有什么大势力,眼前这少年,等了这么长时间才敢出来,只怕是在这里虚张声势,嘿嘿,自己怎么会被他吓住?

    “哈哈哈,我说是从你这里买的,就是从你这里买的。”李金霸道地狞笑道:“你要是周良那样的人物,我今天二话不说,立刻赔罪走人,嘿嘿,可惜你不是,所以,我劝你乖乖赔了五百灵石,否则,嘿嘿……我就用拳头来和你讲讲道理。”

    说到这里,李金捏了捏拳头,已经失去了耐心。

    关小羽心中大乐,却也不说破,冷笑道:“这里是心云宗的修真坊市,你们这样的地痞无赖,也敢如此嚣张跋扈,真是不知死活,不怕实话告诉你,我已经派人去请执法队,恐怕他们现在已经到了吧!”

    为了维护门派内各处的秩序——尤其是修真坊市的秩序,心云宗专门选出一些实力不错的尚门和真传弟子,组成了一定数量的执法队,解决商户们之间的各种矛盾。

    执法队法度森严,是这里最高的权力机构。

    关小羽一开始就在内堂,他之所以迟迟未现身,就是在做这件事情,出身于商人世家,碰到李金这种有一定势力的恶霸无赖,硬碰硬肯定不行,用脑子解决问题才是关小羽喜欢的办法。

    听到这句话,张楚楚和其他一些“天人会馆”的工作人员终于松了一口气。

    如果执法队来的话,那么应该可以主持公道吧?

    谁知道李金闻言,非但没有丝毫惧意,反而仰天哈哈大笑,有恃无恐地道:“哈哈哈哈哈,执法队?哈哈,好啊!太好了,我也希望执法队快点儿来呢……”

    话音未落。

    外围人群一阵骚动。

    围观众人都面带惧色,自动让开一条道。

    十几个身穿清一色制式火焰道袍、腰悬制式赤色飞剑的年轻人,面无表情地走进来,带着一股冰冷幽森的气势,令人感到窒息。

    为首一位瘦高三角脸的青年,肤色黝黑如铁,面无表情,脸上笼罩着一层寒霜,极为威严地四下打量一遍,冷声喝道:“怎么回事?都不好好做生意,居然敢在这里聚众闹事,难道是要找死不成?”

    这人叫做黄世仁,是执法队的十大小队长之一,面黑心冷,手段毒辣,在修真坊市颇有凶名。

    “黄队长……”关小羽心中松了一口气,急忙带着笑脸走过去,将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末了补充道:“我说的一切都千真万确,还请黄队长能还我‘天人会馆’一个公道,此事我们完全是被冤枉的。”

    黄世仁听完,不动声色,面若寒霜地听完,目光如刀,看向李金。

    “完全就是片面之词。”李金对着关小羽一阵冷笑,来到黄世仁的身边,换了一副嘴脸,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辩解道:“黄队长,我的兄弟昨天在这‘天人会馆’花了百两银子买了一柄飞剑,到荒野之中去狩猎,和荒妖搏斗之时,飞剑却突然断裂,我那兄弟猝不及防,当场重伤,后来我们发现,此剑根本就是用废铁打造,不堪一用,这分明是坑人,将修真者的性命不当一回事,实在是可恶至极!黄队长,如此骗子,绝不能纵容他们败坏我心云宗的名誉,应该严惩!”

    双方各执一词。

    黄世仁面无表情,看不出他心里如何想,名人将那柄已经几乎断裂开来的飞剑拿过来,仔细观察一番,屈指在剑身轻轻一弹,当啷一声,飞剑断为两截,掉落在地面上。

    看到这一幕,这位执法小队长顿时勃然大怒,道:“的确是一柄劣剑!可恨!我辈修真者出生入死,猎杀兽人,捍卫人族安宁,竟然有骗子罔顾修真者性命,制造出手如此不堪一击的劣器,实在是该千刀万剐!”

    这句话说的正气凛然,斩钉截铁!

    但是关小羽的脸色却是一变,听出了其中的言外之意,怎么黄世仁的意思,隐隐之间,似乎是认同了这恶霸无赖李金的说辞。

    “来人,将为商不端,出售劣剑,坑害修真者的‘天人会馆’一众人,都给我戴上百斤黑铁镣铐,送入律法堂羁押,大刑拷问,这种事情,绝对不能放纵容忍。”

    黄世仁大手一挥,果然做出了完全偏向于李金一行人的判决。

    “黄队长,你……”关小羽又气又急,心中一片冰凉。

    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

    要知道在此之前,出身于商人世家,深谙各种规矩的他,已经暗中拜访过多位执法队的小队长,先后送去了价值不菲的礼物,自以为打点通了一切关节。

    尤其是这个黄世仁,连续三次收下了自己的重金礼物,曾经拍着胸脯满口保证,一定不会为难“天人会馆”,怎么在关键时刻,却反过来倒打一耙,站在了对方一边。

    见到这一幕,李金脸上露出了得意阴毒的笑容。

    “嘿嘿,新来的小子,自作聪明,你以为你那点儿破铜烂铁,能够瞒得过我?黄队长是收了你的礼物不假,不过这是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你送去再多的钱财礼物,也不敌我那表哥一句话……”

    他凑到关小羽的耳边,语气调侃轻蔑,幸灾乐祸地低声道。

    关小羽顿时明白了什么,心中一急,也顾不上其他,当下推开过来抓捕的执法队员,大声道:“我不服,那劣质飞剑根本不是在我店中买的……”

    “大胆!”

    “放肆!”

    一连串的爆喝呵斥瞬间响起。

    黄世仁脸上怒意涌动,身形一闪,一把抓住关小羽的衣领,近乎将他提了起来,冷笑道:“怎么?你敢拒捕?小子,想清楚后果,对于拒捕者,执法队可是有权当场击毙的!”

    “你……”关小羽心中冰凉,不再敢反抗。

    他知道自己这回算是真的栽了。

    以前只是看着父亲处理一些家族的事情,自以为已经学到家,已经看透了人心,实际上涉世不深,还太嫩,把事情想的太简单。

    这一次,一开始就是一个圈套。

    对方显然早就设好了套子在等着自己,李金和这黄世仁明显是一丘之貉,可笑自己自以为一切都在掌握,居然还派人去请执法队过来,却不知道请来的不是帮手,而是帮凶!

    周师兄,我让你失望了!

    关小羽心中一阵惋惜难过,想想一开始时候的意气奋发,以及周良对“天人会馆”的期待,关小羽就有些丧气,他最初的目的,想让“天人会馆”成为摇钱树,为周良的修炼之路赚取金钱资本,谁知道……

    谁知道自己竟然把事情办砸了!

    两名执法队员走过来,不由分说,手段粗暴地将黑铁镣铐戴在了关小羽等人的身上,铁链当啷,包括张楚楚在内的十几个伙计侍女,一个个都吓得脸色苍白,瑟瑟发抖,全部成为了阶下囚。

    “哈哈哈哈哈哈,黄队长果然是慧眼如炬,一眼就分辨出谁是谁非,您做的太对了,不仅仅是这个刁蛮的小子,‘天人会馆’所有的伙计侍女,那几个助纣为虐的贱婢,也都该全部抓起来。”李金哈哈大笑,一脸胜利者的洋洋得意,道:“像是这种出售劣器、坑害修真者的骗子败类,就应该严惩,绝不能姑息!”

    黄世仁微微一笑,点点头,正要说什么……

    却在这个时候,人群之中突然传出来一个弱弱的小女孩的声音——

    “坏人!剑是你从‘黑铁店’买的,也是你自己弄断的,我都看见了。”

    这个声音虽然柔弱,但是在这一瞬间却极为清晰,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清楚楚地听到了。

    所有人都脸色一变,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

    只见一个浑身穿着亚麻色粗布道袍,上面布满了各色补丁的十岁小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挤到了人圈的前面,瞪着黑溜溜灵气四射的大眼睛,极为笃定地说道。

    在小女孩的旁边,还有另外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伙伴,紧紧地挽着她的手臂,看样子也是十岁左右。

    两个小丫头穿着都极为寒酸,浑身上下的行头加在一起还不值哪怕是半个铜板,明显是来自于大牛村,但是两人却都长的极为水灵,皮肤白嫩吹弹可破,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秋日山间的一泓清泉一般,纯净的令人心颤,犹如粉雕玉琢一般,极为可爱乖巧。

    唯一不和谐的是,在两个精灵一般纯净的小女孩的身边,站着一个除了用“邋遢”可以形容之外,绝对找不到其他词汇其神态外貌的糟老头。

    正是山下大牛村“大牛修仙书院”的小雪、囡囡和邋遢的剪梅道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