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21章 踢馆
    不久之前,飞西会馆终于惹到了硬茬子。

    因为强买内门弟子的试炼所得,鹤西飞一伙人打伤了几位人峰的内门弟子,惹怒了心云宗内门弟子之中崛起的小天才周良,一人一剑,挑翻了整个飞西会馆,直接击溃毁灭了这个嚣张霸道的团体。

    这件事情,一度是整个修真坊市无数人争相传诵的热门话题,几乎所有人都为飞西会馆的倒塌而拍手称快,而周良的名气,也远远超越了天地人三峰的所有内门弟子,在修真坊市这个心云宗之中最特殊的区域传播开来。

    鹤西飞等人的溃败,导致整个飞西会馆树倒猢狲散。

    飞西会馆空了出来。

    修真坊市的店铺何等紧俏?

    平日里就算是等个数十年,也不见得有一个空闲店铺出现,一时之间,很多有商业头脑的商人和各方势力,都想要盘下这个地理位置极为完美的店铺。

    但是众人争来争去,使出了浑身解数,但是最后却被一位神秘商人后来居上,一掷千金,得到这块肥肉,让其他人羡慕嫉妒不已。

    于是,天人会馆取代了飞西会馆,矗立在了修真坊市最繁华地段。

    时间已经是日落前夕。

    天空之中飘荡着细碎的雪花,金色阳光带着冬日特有的凛冽,洒落在大地,让嚣杂了一整天的修真坊市也显现出了罕见的柔和。

    “听说了么?据说心云宗有一位叫做纳兰若曦的绝世小天才,居然调配出了完美的‘筑基丹’,服用之后,不会有任何的副作用,可以百分之百凝气筑基成功,已经经过了炼丹堂各位丹道大师的检验……”

    “这件事情,我也听说了,虽然有点儿难以置信,但是这消息从炼丹堂传出来,应该不会有假!”

    “是啊!完美版的‘筑基丹’啊!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连‘大燕修真国丹王’古河大师都束手无策的丹道难题,居然是被一位后辈弟子给破解了!”

    “这个纳兰若曦,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如此妖孽?”

    “心云宗这是要崛起大兴啊!前有一个周良,现在又出来一个纳兰若曦,都是妖孽级别的家伙……天才辈出,这绝对是一个门派崛起的前兆啊!”

    “哈哈哈,好事,心云宗大兴,对于我们商团来说,绝对是大好事啊!到时候借助着心云宗的势力,我们的地位也水涨船高,可以扩展到大燕修真国其他一些人族城镇和聚居点!”

    “嗯,要想办法攀上周良和纳兰若曦这两根高枝,我可是从不走眼,不信大家看好了,这两个人现在虽然还是基层弟子,但是早晚有一天,绝对会成为整个心云宗的中流砥柱!”

    “哈哈,张掌柜,这件事情瞎子都看得出来,还用你说啊!”

    “不过,我现在更关心‘筑基丹’的销售权,我们这些人到底能不能拿到……啧啧啧,要是能够得到,那可就真的发了,简直是坐在了金山银山上面!”

    修真坊市之中,这时候生意略显冷清,有些店铺的掌柜和伙计们坐在门口,忙碌了一天喘口气,相互打个招呼,都是业内人士,平日里也极为熟悉,按照往常一样,大家搬个小凳子,围成个圈,聊起了新鲜事情。

    这两天,关于完美版“筑基丹”出现的传闻,犹如平地一声惊雷,迅速取代了“天人会馆”的成立,成为了低级修真坊市所有人瞩目的焦点。

    就在这时,远处“天人会馆”的方向,传来了一阵阵异样的喧哗之声,其中夹杂着怒骂和各种叫嚣,颇为热闹,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嗯?看样子又有人去‘天人会馆’闹事了?”

    “应该还是李金这群嚣张跋扈的家伙,这都六天内的第十次了吧?天天去‘天人会馆’门口闹事,这摆明是不让人家做生意,实在是太过分了!”

    “这李金李银兄弟,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前早就眼馋飞西会馆的地理位置,不敢和鹤西飞等人争,现在飞西会馆变成了天人会馆,后台老板也从鹤西飞换成了关姓商团,就迫不及待地跳出来捣乱了!”

    “那两个家伙还不是仗着自己的表哥是尚门弟子,又颇受门中长老青睐,就在整个修真坊市狐假虎威,为非作歹,哼,我看啊!早晚有一天,飞西会馆毁灭的报应,也会落在他们的身上!”

    “只怕是难啊!这两个家伙狡猾着呢!欺软怕硬,不会去惹周良那样的人物……”

    一群人在门口叹息,无奈地摇头。

    心云宗的修真坊市之中,除了激烈的商业竞争之外,各种潜规则和暗势力较量也常有发生,虽然心云宗律法堂也定下了各种规则,而且各个驻扎在这里的商团也颇有实力,但是还是时常有相对弱势的群体被倾轧的事情发生。

    比如这李金李银兄弟,原本只是修真坊市里的两个小伙计而已,后来因为他们的表哥晋级成为了心云宗尚门弟子,又得到了一位尚门长老的青睐之后,就摇身一变,组建了自己的商团,青云直上,仗着表哥的势力,在修真坊市欺行霸市的事情做了不少,也是修真坊市一大恶霸毒瘤。

    众人说话之间,都无奈地摇着头,为天人会馆的老板感到可惜和怜悯,被这俩恶霸无赖缠上,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得关门破产了。

    就在这时——

    一对光彩照人的年轻男女,犹如亲密的恋人一般,低声地说着什么,肩并肩从众人眼前的街道上缓缓走过,这样俊品人儿,瞬间就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男子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身形挺拔修长,黑发如瀑,肩宽腰窄,丰姿如玉,一袭单薄青色道袍,面如冠玉,眉目英挺,剑眉斜飞入鬓,嘴角含着一丝淡淡亲切的笑意,不自觉地散发出一种令人折服的胸有成竹般的自信魅力。

    女子身穿淡紫色棉裙,淡紫色披风,摇曳生姿,犹如一枝凌寒独自开的腊梅般,清雅秀美,恬静温婉,亚麻色长发从斗篷边缘披散出来,犹如绸缎一般,反射阳光,给人一种不可亵渎的神圣气息,有一种近乎于不真实的美丽。

    “这是……”

    人群中,一位商铺掌柜眼睛亮了,他刷地一下就激动地站了起来,瞬间认出了那英俊少年的身份。

    其他一些掌柜和伙计,也都是人精,见状呆了呆,霎时间全都哗啦啦站了起来,认出了那少年的身份。

    笑话,如今的心云宗修真坊市,有谁不认识这位小爷?

    ……

    天人会馆大堂的门口。

    “这根本就不是我们店里出售的飞剑,你们……简直是无理取闹。”张楚楚愤怒地睁大了眼睛。

    “呸,小妞儿,别特么的说那么多的废话,大爷我昨天亲自从你们这里买的飞剑,难道还能冤枉你们不成?”一个满脸横肉,络腮胡犹如钢针一般根根竖起的壮汉面色狰狞地冷笑。

    “是啊!小妞儿,我昨天亲眼看到是你把这柄飞剑卖给这位兄弟的,还想抵赖不成?”

    “你们‘天人会馆’就是这样做生意的吗?以次充好,坑蒙拐骗,天理难容,滚出修真坊市!”

    “对,骗子,滚出修真坊市!”

    壮汉身后,跟着数十位同样不怀好意的家伙,卖力地起煽风点火,一些不明就里的围观者也夹杂在其中起哄,群情激奋的场面被人为地制造出来,局势逐渐有失控的危险,人们都朝着这边拥挤过来。

    “你……你们胡说,根本就没有,你们……”

    委屈的泪花儿在张楚楚的眼眶里打转。

    面对着一群蛮不讲理的彪形大汉,这个柔弱的女孩子有些畏惧,却还是咬着牙,向周围的人解释道:“大家别听他们的,我们天人会馆根本从来就不销售这种飞剑,不信大家去店里看一样。”

    “臭娘们,你还有理了是吧?”彪形大汉勃然大怒,“我说是在这儿买的,就是在你这儿买的。”

    他一转身,狞笑着振臂一呼:“兄弟们给我砸,什么狗屁天人会馆,居然敢坑我李金,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就给我砸了这个黑店!”

    ……

    “剪梅道长,周良哥哥让我们为大牛书院买的东西,现在都已经买到了,我们为什么还不回去?”小雪和囡囡两个小丫头,跟在邋遢老头剪梅道长的身边,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从小在大牛长老大的他们,还是第一次来到这样繁华的修真坊市,外面世界的精彩,让两个小丫头大开眼界,有一种目不暇接之感。

    这一切,都是周良哥哥带来的。

    没有周良的话,她们也许从此之后永远都只能在大牛村之中,每日里和牛羊为伍,长大后找一个平庸的男人嫁了,成为生儿育女的工具,日子过的紧巴巴,而且还天天都提醒吊胆,任人打骂,也许一辈子都无缘来到这样干净漂亮的修真坊市街道上走一次。

    更主要的是,周良哥哥给了她们改变命运的机会。

    “嘿嘿,好不容易来这里一趟,不好好逛逛怎么行,怎么,你们两个丫头,不喜欢这里吗?”神态极其邋遢的剪梅道长,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在各个店铺和地摊上打量扫视,笑嘻嘻地道。

    “不是,这里真漂亮,又干净,人也好多,我很喜欢这里。”

    “是啊!连空气都是香的,不像是大牛村,到处都弥漫着臭味……哇,这里有好多好玩的东西啊!”

    囡囡和小雪眼中流露出了羡慕的神色,看着身穿干净漂亮衣服铠甲、来来往往的人群,再看看自己身上穿着的布满了补丁的粗布道袍,行走在修真坊市宽敞干净的街道上,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

    对于她们来说,和从小长大的大牛村相比,修真坊市简直就像是干净明亮的天堂一样。

    “既然这么好,干嘛还那么着急地赶回去?”

    邋遢老头剪梅道长也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不紧不慢地带着两个小丫头,在各个店铺和摊位之间闲逛,看起来漫无目的,完全是在消磨时间一样。

    “要回去修炼啊!”两个小丫头异口同声地道:“周良哥哥说了,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们要改变自己的出身和命运,就必须付出比别人多千倍万倍的努力!”

    “你们真的是中那周良小白脸的毒,中的太深了。”剪梅道长悻悻地摇头晃脑:“这么崇拜他,将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奉为圣旨,简直是被洗脑了!”

    “周良哥哥说的一切,都是为我们好。”囡囡和小雪又异口同声地道,言语之间,丝毫不掩饰自己脸上那种狂热崇拜的神态。

    剪梅道长:“……”

    “好吧!服了你们了。”剪梅道长一脸你们赢了的表情,咬牙切齿地道:“再买几样东西,我们就回去,放心吧!不会耽误你们修炼的时间……咦?那边有热闹哎,哈哈哈,终于可以凑热闹了,走,咱们去看看!”

    邋遢老头突然满脸放光,看着远处人群围聚鼎沸的“天人会馆”,拉着两个小丫头,一溜风一般靠近了过去。

    ……

    “你们……到底想要什么说法?”

    天人会馆的大堂门口。

    张楚楚看到事态有恶化的趋势,越来越多不明……真相的人围聚过来,气氛被煽动变得暴躁,只能选择息事宁人,抹去了眼角委屈的泪光,咬着牙问道。

    这一刻,这个外表柔柔弱弱、看起来我见犹怜的,展现出了自己外柔内刚的坚韧一面,泪光闪烁之中,仿佛是顽强地在暴风雨之中挺直了身躯的小草。

    “说法嘛……”狰狞壮汉李金脸上露出了一丝阴谋得逞的神色,他摸了摸下巴,眼珠子转了转,阴阴一笑道:“这个好说,只要你能赔偿我五百灵石的损失,那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五百灵石?

    原本嘈杂的气氛因为李金这一句话,瞬间安静了下来。

    空气之中响起了一连串倒吸冷气的声音。

    一把普通的飞剑而已,居然开口要五百灵石的赔偿,这简直就是赤果果不掩饰的敲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