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19章 回程
    镜像丹田和肉身丹田的全部道家真气力量爆发出来,两大丹田的十四个不同的经脉之中,液态道家真气疯狂运转,让他这一刻将《一苇渡江》催发到了极点,身形犹如一缕青烟一般,消失在了茫茫大雪之中。

    周良必须选择离开。

    因为从流光划破天地,呼啸云海、犁破天穹的极致声势来看,五庄观赶来支援的高手,实力最低也在先天之上。

    如果对上这样的高手,周良就算是刀剑并用、阴阳齐出,也不可能抵住对方轻轻一指。

    再留下来,非但不能杀掉绾思蚕,连自己也会葬送在这里。

    事实证明,周良的选择极为正确。

    因为就在他消失的下一瞬间,三道人影就出现在了原地。

    如果再犹豫片刻,被这三道人影截住,他就走不了了。

    这三人都是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白面长须,相貌英俊,长相极为相似,都是头戴书生巾帽,身上穿着的也是极为质朴的书生儒袍,看起来更像是三个游山玩水的书生一样。

    其中中间为首一人背着红色书箱,手捧一卷书册,左侧一人腰悬飞剑,右侧一人背后缚着画板,左右手中各握着一对画笔。

    如果有一些消息灵通的人看到这三人,一定会惊呼起来。

    五庄观刑罚堂的三大刑罚长老!

    书死长老、血剑长老、画魂长老!

    三人自从三十年之前出道以来,却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杀人无算,负责清理门户、击杀和五庄观的对头,几乎每次都出手不落空。

    他们所过之处,鸡犬不留,寸草不生,哪怕是对手逃到天涯,也会被他们斩杀,可谓凶名显赫。

    “刚才的求援信号,就在这里,不过,看来我们来迟了一步,敌人已经逃走了!”三人之首的画魂长老,星目如电,眸光凛冽,四下一扫,淡淡地道。

    远处的雪色地面上充斥着触目惊心的血迹,地上躺着血肉模糊的两位真传弟子,再远处一个被砸出来的大坑之中,躺着同样昏迷的绾思蚕,她身周的“天蚕金茧罩”再度自我修复好,依旧释放出淡淡的金色流光,没有敌人的身影……

    这样的场景已经说明了一切。

    “是谁?竟敢袭杀我五庄观弟子?”血剑长老双眉一掀,和书死长老相比,他身上杀机更重,明亮的眸子里闪烁着一抹和自身装扮气质完全不相符的戾气,像是一头随时准备暴起伤人的刺猬一样:“血迹还未冻结,追,就算是追杀千里,也要将这人找出来!”

    说着,身形一晃,就要在四周展开追查。

    “等等,先救人要紧。”平时沉默寡言的画魂长老突然出声。

    身形一闪,他已经将远处昏迷躺在雪堆里的绾思蚕抱了过来。

    修长白皙的五指轻轻一伸,像是穿过水纹涟漪一样,画魂长老的手掌,极为轻易地就穿透了三阶法宝“天蚕金茧罩”的金色光层,手掌覆盖在了绾思蚕的眉心处,缓缓地输入了一缕柔和的翠绿色光焰。

    绾思蚕身份非同小可,绝对不能出意外,所以即便是他们三人地位显赫,也不敢大意。

    “咦?”画魂长老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惊讶之色,不由惊呼出声。

    “怎么了?”血剑长老和书死长老也是各自心中一惊,他们很少从画魂长老向来胸有成竹的脸上,看到这种错愕意外的表情。

    画魂长老没有说什么,示意两人自己感受。

    血剑长老和书死长老连忙走过来,伸出手掌,各自检查了一番绾思蚕的伤势,顿时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两个人四目对视,脸上的神情都变得惊疑不定。

    “思蚕的体内,有一种奇怪的破坏能量!”

    “当真是令人费解,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能量……”

    “是啊!似火非火,似冰非冰,相生相克,生生不息,虽然强弱程度,只不过是小小的道师境界,若是论起力量的品阶质量……似乎还在……还在……还在先天道家真气之上!”

    血剑长老说道最后,不自觉的语气开始断断续续起来。

    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推断。

    “你说的不错,看来思蚕他们这一次遭遇到的敌人,非同小可,我们不可大意!”

    “现在怎么办?难以想象,以我们的实力,竟然无法化解这股力量,思蚕肯定知道凶手到底是谁,但是她现在昏迷不醒……”

    “我刚才已经在周围巡查了一番,并无发现,敌人可能已经逃走了!”

    “这件事情,有点儿诡异,敌人实力高低暂时难以分辨,太过神秘,绝非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很可能是一位绝世高手,或者是其他修真国的世家子弟,大燕修真国的修真者不可能有这样的力量,我们千万不可大意行事!”

    “不错,现在当务之急,是必须尽快救治思蚕,否则这股力量继续蔓延在她体内,将逐渐毁灭一切生机,斩断思蚕的修真之基,然后彻底夺走思蚕的生命,后果不堪设想!”

    “返回观里吧!请真传长老出手救人!”

    “其他弟子呢?怎么办?”

    “其他弟子,都有真传的高手接应,倒也无妨,相信他们很快就可可以平安回去了,只是……”说到这里,书死长老抬眼看了看远处躺着真传弟子两具血肉模糊的躯体,摇头道:“这两人救不活了,走吧!”

    话音未落。

    三人化作流光,抱着昏迷之中的绾思蚕离开。

    ……

    周良其实并没有逃得太远。

    在奔出大约一公里距离之后,就立刻躲藏在了一处三米多深的雪坳雪层之下,以阴阳老人传授的敛息之法,彻底敛去了全身的气息,一动不动地躲藏了起来。

    只有这样,才可以躲开五庄观高手的追杀。

    否则,全力催动道家真气最是容易暴露出力量气息,对于那些修真高手来说,道家真气波动就犹如是暗夜之中的火炬一般显眼,极容易被人发现,而一旦被发现,对于周良来说,不论是逃是打,都毫无希望。

    小银猴蜷缩在周良的怀里。

    自从吞噬了那上古高手的神邸念之后,它就仿佛是喝醉了一样,昏昏沉沉,没有清醒过,偶然发出几声呼噜声,或者稍微动一动。

    令周良放心的是,小家伙的心跳,一直都极为强劲有力。

    这心跳之声,甚至强劲的有些过分,咚咚咚咚不断鼓动,犹如一面巨鼓在不断地敲响一般,这简直不是一只猴,更像是一头血气旺盛的神龙心脏一般。

    这家伙……

    不会是要进行传说之中的进化吧?

    小银猴的来历非常神秘,阴阳老人也不愿意多说,周良总觉得任何奇怪的事情,发生在这个小家伙的身上,都不足为奇。

    时间慢慢地流逝。

    一直极为小心地雪堆里隐藏了两三个时辰的时间,周良算算时间那些五庄观的高手应该已经带着绾思蚕离开,这才小心翼翼地破雪而出。

    此时依旧是漫天大雪,北风呼啸。

    天地之间白蒙蒙一片,雪花大如鹅毛。

    四周荒野山岭之间,苍莽野性气息在无声无息地升腾澎湃,神秘而又危险,时不时传来一阵阵令人心悸的野兽荒妖的嘶吼之声。

    “可惜,功亏一篑,终究还是未能攻破那小妖女的‘天蚕金茧罩’,为熊大哥报仇雪恨!不过,这段血仇,不能就此罢休,总有一日,我要亲自登临五庄观,用手中的刀剑,为熊大哥讨一个公道。”

    周良心中略带遗憾,却绝对不气馁。

    他极为认真地总结这一战的得失,从侧面反映出来,自己在底蕴方面,终究还是有所不足。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不能操之过急。”

    那绾思蚕是五庄观高层的嫡系,身上有各种各样的重宝,且有高手保护她,如果她就此躲在五庄观之中不出来,自己短时间之内,只怕是也奈何不了她。

    不过,这一战之中,自己杀了好几名五庄观的内门和真传弟子,只怕是惹来了不小的麻烦,五庄观不会就此罢休,回头还得借助心云宗的力量消解。

    好在心云宗和五庄观之间本就矛盾重重,相互之间就有杀戮,真传弟子因此陨落的例子也不在少数,并非不是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

    心中不断思考着,周良已经狂奔出了数里地。

    ……

    不久之后,在之前约定汇合的地方,周良终于找到了心云宗的其他人。

    周良是最后一个来到集结点的弟子。

    “快剑如风”常风一等高手和其他内门弟子们,正在聚集地翘首以待,见到周良回来之后都是大喜,放下心来。

    “周良,你终于回来了。”张馥的脸上,带着丝丝惊喜。

    秦霜、露咏春和颜如玉几人,也早都将周良当做是自己的好朋友,脸上带着关切,秦霜兴奋地拍了拍周良的肩膀,两位少女见到周良毫发无伤,一直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是放回到了肚子里,暗中也向周良点头。

    地峰何驰和周良打了个招呼。

    他身边那位罗胖,像是饿死鬼投胎一样,狼吞虎咽地啃着两条金灿灿的鸡腿,仿佛是几十年没有吃过肉的饥民一般,嘴里都塞得满满的,腮帮子鼓起来老高。

    “周……师兄……你……来了……”胖子一边猛嚼一边也和周良打了个招呼,不过根本腾不出嘴来,含含糊糊也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

    周良笑着一一回应。

    人群中也站着陆无双、柳慕白和徐天等人。

    看到周良归来,几人也都点头致意,却也不算是多么热情。

    周良心中一动,想起了之前在“幽冥枉死幻阵”之中的那位青铜鬼脸面具人,仔细在这三人的身上观察了片刻,却没有发现什么,失望地摇了摇头。

    人峰李敏镐在这三位“四杰”高手身边,看到周良归来,没有打招呼,只是一直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陈雄依旧是一副谁也不刁的高傲表情。

    他浑身上下缠满了白色的纱布,还隐隐沁出一团团殷红血迹,伤势还未好利索,尽管周良对他有救命之恩,但也只是上下打量了周良几眼,略微点点头,一句话都没有说。

    周良也未说什么,看到众人都还活着,心中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虽然这次探险过程之中,一再有巨大的意外变故发生,无数修真者惨死在地下,但是这次心云宗派遣来试炼的内门弟子,却都没有陨落,也算是运气不错。

    像是唐门和五庄观这两大宗派,这次损失就比较惨重了。

    粗略一算,单单是因为周良而死的弟子,加起来就超过了双十之数,这些都是新加入门派的不错的苗子,就这样在试炼之中夭折,对于这两大门派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咦?罗长老呢?”周良在人群之中,没有看到传功长老罗轩举,不由得心中一惊,难道……

    “传功长老等不到你,担心出了什么事情,不想在这里干等,自己单身出去找你了。”张馥一眼就猜出了周良的心思,笑道:“不用担心,罗长老实力深不可测,不会有什么意外。”

    话音未落。

    咻!

    “快剑如风”常风一屈指一弹,一缕璀璨剑气划破虚空。

    下一瞬间,仿佛是回应一般,天空之中响起一道尖锐刺耳的破空之声,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传功长老罗轩举已经返回。

    落地的瞬间,罗轩举的目光就第一时间笼罩在了周良的身上。

    这目光犀利如电,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关切。

    上下仔细地打量了周良几眼,见周良安然无恙,罗轩举这才点点头,道:“周良,你果然还活着,我就说吧!你不会这么容易就死。”

    周良抱拳,恭恭敬敬地朝着这个关心自己的传功长老鞠躬,真诚地说了一声谢谢。

    “好了,既然大家都已经安全归来,试炼结束,此地不宜久留,我们现在就返回门派了。”

    “快剑如风”常风一依旧是一副平静淡漠的样子。

    众人休息了一阵之后,他一马当先,释放出强大的气息护住众人,朝着西敏寺山脉外围走去,众人紧紧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