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18章 五庄观的援兵
    她已经下定决心,一旦观里的高手赶来,就要第一时间将周良废掉武功,然后狠狠折磨一番出口气,一剑一剑慢慢虐杀,一定要斩尽杀绝,因为周良刚才的表现让这个骄横惯了的小魔女心中产生了一丝丝警惕和惧意,产生了斩草除根的打算!

    似乎是真的被绾思蚕打击到了,周良皱了皱眉头,停止了攻击。

    三阶防御法宝的坚固程度,的确不是现在的他的实力所能破开。

    刚才他化身剑刃风暴,一口气击出了一百零八刀九十七剑,看似快到了极点又漫无目标,实则不然。

    前三十六刀和二十一剑,斩在了“天蚕金茧罩”的各处,周良是在寻找这个防御道家真气的弱点,而后的七十二刀七十六剑,却不差分毫、精准无比地斩在了同一个部位,那是周良寻找出来的“天蚕金茧罩”防御最薄弱的地方。

    可即便是这样,依旧无法剖开金色护罩,给绾思蚕致命一击。

    时间不多了。

    错过这个机会,真的等到五庄观的高手赶来,在他们的重重保护之下,再想要击杀这个妖女就不可能了,熊大哥的血仇,也报不了了!

    略微思忖,周良下定了决心。

    拼了!

    双手毫光一闪,他用储物戒指收起了桃木剑和龙形宝刀,转而又是毫光流转,换成了从那遗迹空间道藏阁二层之中摸出来的石刀石剑。

    一缕苍茫犀利的劲气,从刀剑刃身流转出来。

    它们也是法宝,只是经过了数年岁月侵袭之后,勉强维持在一阶而已……

    “哈哈哈,这就是你的底牌吗?”

    绾思蚕短暂错愕之后,顿时一脸不屑地大笑了起来。

    “真是……真是太可怜了啊!看来心云宗当真是穷的揭不开锅了,连这样破破烂烂的法宝,也好意思赐给门下的弟子……放弃吧!周良,你不会天真到想用这样丢在地上也没有人捡的破烂,破开我的三阶法宝‘天蚕金茧罩’吧?”

    说到最后,绾思蚕甚至抱着肚子笑了起来。

    她现在已经彻底放心,根本不担心周良可以再威胁到自己,像是看耍猴一样看着周良,满眼尽是轻蔑和不屑。

    但是,下一瞬间!

    绾思蚕的笑容,突然凝固在了脸上。

    因为她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一团鲜红的火焰,顺着周良的左手,犹如流水一般缓缓地流淌了出来,瞬间弥漫在了整个石刀的刀身,那妖冶的红色,仿佛是流动的血光,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怖气息。

    而与此同时,一抹水银一般的寒气,圣洁纯银犹如仙气一般,却从周良的右手之中弥漫出来,光华流转,异象丛生,电光石火之间,蔓延在了石剑的剑身。

    火焰!

    寒气!

    一个人的身上,居然出现了两种截然相反、相互克制的道家真气……这,怎么可能?

    绾思蚕甚至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下意识地伸手擦了擦眼睛。

    但是再一遍遍地定睛看时,眼前的一幕却告诉她,绝对没有看错,寒气和火焰交织的画面依旧惊骇,简直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

    要知道身为五庄观高层的直系后代,绾思蚕从刚懂事的时候就开始接触高深的修真理论,被师门长辈重点栽培,见识比之普通的九大门派弟子,不知道渊博了多少倍。

    而即便是如此,在她过去十四五年接触的所有的高深修真功法之中,哪怕是那些传说之中的天阶功法,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可以让一个人同时修炼阴与阳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灵根道家真气。

    阴阳水火不相容!

    这是自古以来永恒不变的真理。

    一旦同时修炼这两种截然不同的道家真气,很容易因为力量相斥而走火入魔,简直就是自取灭亡,事实上别说是两种相斥的道家真气,就算是水灵根和木灵根这种相生的道家真气,同时修炼也是大忌。

    但是眼前的周良却打破了这个铁律。

    鲜红色的火焰和水银一般的寒气,在他的左右身体之中同时浮现,呈现出了一种水火********的奇异状态,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能量,出现了不可思议的共处现象。

    绾思蚕就算是瞪破了眼睛,也没有从周良的身上发现丝毫的不和谐和排斥的能量气息,本该出现的能量冲突爆裂,根本就不存在。

    “怎么会这样?”绾思蚕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这一瞬间,一种不详的预感在她的心头浮现。

    周良表现出来的奇异状态,让这个心狠手辣的小魔女,发自本能地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威胁。

    下一瞬间,还未等到她做出第二反应,阴阳缭绕的周良,已经出招。

    他手中的冰剑炎刀,速度突然慢了下来,已经带着无与伦比的炙热和酷寒,缓缓地向着下劈了下来,速度极慢,仿佛是慢动作一样,给人的感觉,就仿佛是周良的手中,托举着两座重达千钧的古山,缓缓地覆压了下来一般。

    举轻若重!

    似缓实疾!

    绾思蚕的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了起来。

    她感觉到了威胁。

    不等她做出丝毫的反应,周良手中那弥漫着奇异鲜血颜色火焰的龙形宝刀,和释放着森严冰气的桃木剑,已经在虚空之中拉出一道道清晰逼真的残痕幻影,连接不断地压在了“天蚕金茧罩”表层的金色流光之上。

    而且,那无数道幻影,是压在了相同的一个点上。

    刀剑同时落下的瞬间,泾渭分明的阴与阳,阴与阳,终于撞击在了一起。

    阴与阳的吟唱,犹如冰冷死亡和生之热情的交响乐,伴随产生的是一种极度奇异的全新力量。

    “给——我——开!!!”周良爆喝一声。

    这一瞬间,周良爆发出了自己的最强力量。

    “造化炎阳石”和“造化玄阴石”这两种力量,被他疯狂地催动,毫无保留地绽放出,肉身丹田和镜像丹田之中,十几道经脉晶莹璀璨,犹如一颗颗星辰一般璀璨闪烁,其内液态道家真气急骤转动,催发出无尽的奇异力量。

    这种神秘奇异力量,是西敏寺遗迹那两条罕见的‘造化龙脉’造化风水格局,数万年以来集合天地精华之力创造出来的,拥有无穷的威能,其中各种神秘力量,周良还未彻底发掘,即便是如此,却已经非常的惊人。

    这种可怕的力量,第一次降临世间。

    电光火石的瞬间,这个世界仿佛是在庆祝,又仿佛是在欢呼,天空之中,甚至产生了种种异象,一道道紫色闪电撕裂雪幕天空,雾气缭绕。

    这一刻的周良,也仿佛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阴与阳在他的身体周围缭绕,脑后黑发无风乱舞,眸子里匹练一般的精芒吞吐,浑身肌肉隆起,身形仿佛是瞬间高大了十几厘米,尽显疯狂之态,犹如魔神下凡一般。

    “给我开!”

    一声爆喝,声如滚雷,震得四周树木岩石上雪花雪团簌簌落下。

    绾思蚕心中大骇,完全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被震得耳朵嗡嗡嗡乱响,仿佛是一座巨钟在耳边撞响一般。

    下一瞬间,周良手中的冰剑与火刀上碰撞在一起。

    附着的那原本无比和谐相处的真火和玄冰,在这一刻就像是激情退却进入到厌烦期之后无尽吵架的小情侣一般,终于开始疯狂的相互排斥和斗争。

    爆裂出一波接着一波,源源不绝地产生那种奇异的新力量。

    这力量是有小小一缕,仿若是游丝一般,但是破坏力却无比恐怖。

    只是区区连续三次冲击,威力却盖过了之前周良无数次出手。

    那坚硬无比、只有道师境中高段高手才能破开的三阶法宝防护罩“天蚕金茧罩”上,缓缓地出现了一道道蜘蛛网一般的白色裂缝,犹如蜿蜒的死亡之痕一般,弥漫开来。

    “破……破开了……这……怎么可能?”

    绾思蚕仿佛是被雷劈了一样,那一道道的白色裂纹,就仿佛是裂开在她的心头一般,让她简直魂飞天外。

    轰!

    一丝丝可怕的冲力和撞击之力,终于透过金光护罩,作用到了她的身上。

    “哇……”绾思蚕喉头一甜,差点儿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好在“天蚕金茧罩”虽然出现了丝丝裂缝,但是却并没有破碎。

    下一瞬间,这件三阶道家真气开始自我修复和抵御,剧烈地闪烁着金色流光,疯狂地绽放出不可思议的威能,化解那种奇异的新力量,坚韧地将那一对闪烁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灵根的不可思议的刀剑,阻挡在外面。

    绾思蚕差点儿被吓飞的魂魄重新回到了身体之中。

    却在下一瞬间,周良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的胸膛都仿佛是膨胀了一圈,更加可怕的力量,从他的身体之中疯狂地逸散出来。

    他双脚蹬地,轰地一声,脚下的大地一震,一个深坑出现。

    石质地面碎裂,周围是蜘蛛网一般的裂缝,然后周良的身躯,像是大风车一样疯狂地旋转了起来,一刀一剑仿佛是巨大的羽翼一般旋转。

    三百六十度旋转之后,刀剑再度狠狠地斩在了“天蚕金茧罩”表层上。

    嘭!

    仿佛是九天突然劈下一道灭世的闪电。

    绾思蚕张嘴欲尖叫。

    但是声音还没有发出来,无数道钢针一般的阴阳劲气,就刺入了她的身体之中,狂乱地游走起来,她喉头被一股甜甜的液体瞬间就堵住了。

    耳边一阵阵咔嚓咔嚓的玻璃破碎一般的声音传出来,绾思蚕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就看到身前金色流光,被砍出了一个手指大小的碎洞,一闪即逝。

    更多的阴阳相生制造出来的奇异新力量,破开了金色护罩,迫不及待地从小碎洞飙射了进来,疯狂迸射进入了她的身体之中。

    “啊……”绾思蚕疯狂地惨叫。

    她觉得自己像是被千刀万剐一般,难以形容的剧烈的疼痛,如潮水般袭来,让她眼前一阵阵发黑。

    前所未有的恐惧笼罩了她。

    生平以来第一次,绾思蚕距离阎王如此近距离,那种冰冷的触觉,就仿佛冰冷阴森的阎王勾魂刀,在这一瞬间已经钩住了她那娇嫩白皙犹如天鹅一般美丽的脖子。

    “我真的……不应该招惹周良这个怪物啊……我好悔啊……”无尽的后悔,从她的心中涌起。

    然而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下一瞬间,大口的鲜血从绾思蚕的口中喷出来,她的身体犹如腾云驾雾一般,耳边呼呼生风,景色倒退,整个人就像是一个被抽飞的皮球一样,流星一般倒飞出去!

    “死!”周良没有怜香惜玉。

    赤色和银色缭绕,他剑眉飞扬,星眸之中精光吞吐,面容冷酷无情,如杀神降世,大踏步地前进,杀机迸射,刀剑再起,要彻底结束这场战斗。

    “不……我错了……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饶了我!”

    面对这样一个可怕的周良,绾思蚕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高傲和轻蔑,疯狂地大吼求饶,吓得浑身颤抖,眼泪鼻涕齐出,哭泣起来。

    “迟了!用你的生命,赎罪吧!”周良心坚如铁。

    眼看熊虎大仇得报,但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天边,异变突生。

    几声清越悠长的啸声,震荡云气,从远处的雪峰之上连绵不绝地传来。

    只见颜色各异的三道流光划破了虚空,朝着这边急速而来。

    这流光的速度快到了极点,在空中激起了阵阵尖啸,犹如巨大的剪刀一般割裂了弥漫天空的白色云海,留下三道久久不曾散去裂痕,仿佛是在天空中留下了三道触目惊心的裂痕。

    “好可怕的气势,先天之上的高手!”

    周良眉毛狂跳。

    那是赶来支援的五庄观的高手!

    “走!”

    周良当机立断,毫不迟疑,转身就走。

    镜像丹田和肉身丹田的全部道家真气力量爆发出来,两大丹田的十四个不同的经脉之中,液态道家真气疯狂运转,让他这一刻将《一苇渡江》催发到了极点,身形犹如一缕青烟一般,消失在了茫茫大雪之中。

    周良必须选择离开。

    因为从流光划破天地,呼啸云海、犁破天穹的极致声势来看,五庄观赶来支援的高手,实力最低也在先天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