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17章 三阶防御法宝
    呼!

    最后一丝声响落下。

    周良缓缓从漫天飞舞的雪花和血花之中走出来。

    他浑身喷满了血迹,青色道袍染血,黑丝滴红,半边脸上血水淋漓,血水从垂向地面的桃木剑和龙刀血槽之中一点一点地流淌下来,犹如刚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一般,向五庄观的众人逼近!

    而在他的身后,那位真传弟子僵立在雪地里。

    这位倨傲的大真人境高手,手中的飞剑被绞碎成为一地精钢碎屑,身上道袍破碎,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刀伤和剑伤,仿佛是被凌迟一般,露出了下面的白骨,血浆融化白雪,顺着地面流淌,奇惨无比。

    “咯……咯……呃……”一连串非人的凄惨声音,从他喉咙里发出。

    所有五庄观的弟子,都被吓傻了!

    这怎么可能啊?!

    黄师兄是真传弟子,实力在大真人境第一层巅峰,怎么会被周良瞬间击败,近乎于秒杀!

    “你……你竟敢……”紫眸少女绾思蚕也惊呆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周良竟然真的敢对五庄观的人动手,而且他的实力,居然高到了这个程度。

    一丝超出掌控的错愕和惊恐,第一次在她的心底里不可遏止地涌现。

    尤其是对上周良那阎王一般冰冷的眸子,让绾思蚕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犯了一个大错。

    “大家……别怕,他就一个人而已,一起上,周良居然击杀了我五庄观的真传弟子,就算是宰了他,我们也是有理的一方!”绾思蚕咬牙切齿地喝道:“谁杀了他,回去之后本仙子禀告我父亲天蚕长老,重重有赏!”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绾思蚕的话激起了五庄观弟子们的勇气。

    是啊!周良只有一个人,就算浑身是铁又能打多少钉儿,怕什么?

    尤其是剩下那位真传弟子,自持实力比被周良击败的那人更高,狂笑一声,从背后的皮囊之中抽出三根半米长的铁棍,快速组装在一起,合成了一柄双尖铁枪,舞动如风,凌空扑了过去。

    其他五庄观的弟子,各自抽出兵器,一窝蜂涌上去。

    唯有绾思蚕见机行事,并没有贸然上冲,而是悄悄地往后退了退,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总有一种不祥之感。

    战斗,瞬间开启。

    周良长啸一声,浑身银色雪花冰晶缭绕,凌空而起,一往无前,和那位双剑铁枪的真传弟子撞击在一起。

    锵锵锵锵!!!

    咔嚓咔嚓咔嚓!!!

    一连串金属撞击和碎裂的声音传来,接着是血花飞溅,血肉横飞。

    那真传弟子惊骇万分地惨叫一声!

    手中手腕粗细的铁枪,竟是被寸寸削断,在周良手中桃木剑和龙刀组成的兵刃风暴之下,将其握着铁枪的双手,也从手腕斩去。

    惨叫声还未结束,下一瞬间席卷了他,犹如千刀万剐一般难以形容的疼痛,如潮水一般淹没了他,眼前血光弥漫,失去了直觉,如同断了线的纸鸢一般,无力地地坠落下去……

    只在天空之中一个照面,周良就解决了这个实力最强的高手。

    刀剑并用、阴阳齐出,即便是超越了他三个半小境界的对手,也根本抵御不了这种气势和杀机!

    而直到这个时候,那些呐喊着冲过来的五庄观弟子们,才到了战圈附近。

    当真传弟子血肉模糊的身躯从半空坠落下来,直直地砸在他们的眼前,十几位五庄观弟子全部都愣住了,犹如雷劈一般,僵直站在原地,一股前所未有的彻骨寒意,从尾椎骨直冲天灵盖,几乎要炸开了脑门,让他们大脑之中一片空白!

    为什么……会这样?

    又是一招秒杀!

    高高在上的真传弟子,居然连一招都支撑不下来,这太可怕了,这样的话,他们十几个人就算是绑在一起,也不是眼前这个狂魔的对手啊!

    一瞬间,所有人的勇气烟消云散。

    被周良那锋利如刀一般的冰冷目光扫过来,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像是瞬间被冻僵了一般,一动都不敢动,连逃跑的念头都不敢升起。

    有人已经在心中暗骂绾思蚕。

    都是这个仗着自己身世到处惹祸的贱女人的错,现在惹上了周良这样一个百无禁忌的大魔头,眼看着就要大祸临头,这可该怎么办?

    他们都快被吓傻了!

    “跪下!”

    周良缓缓地逼近,声音冰冷,仿佛是来自于九幽地狱一般。

    “啊?”五庄观的弟子们都愣了愣,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周良是什么意思,一个个面面相觑。

    “跪下,不然死。”周良吹落了刀剑之上的血珠,淡淡地道:“这句话,你们曾经对熊大哥说过,现在还给你们。”

    这下子,五庄观的弟子们都明白了过来。

    噗通噗通!

    不用周良再说第三遍,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五庄观的弟子们一个个全部都跪了下来,对于他们来说,只要能够保住性命,跪下又何妨?何况跪的对象,还是一个比他们厉害的高手?

    周良脸上丝毫没有复仇的兴奋,而是叹息一声,浮现出了一丝难过:“可惜!熊大哥英雄气概,却死在了你们这群小人的手中。”

    “我们都跪下了,饶了我们吧!”

    “我们连修真者的尊严都放弃了……我们错了,周良大侠!”

    一群人苦苦哀求,完全不理会周良话语之中的嘲讽,为了活命,做任何事情都愿意。

    “如果下跪,能够让我熊大哥活过来,我会让你们跪到死,可惜啊……所以,你们还是去黄泉路上,和我熊大哥道歉求饶吧!”周良一步一步地走到跪在一地的人群中,语气平静的可怕,却蕴含着一股扑面而来的冷森之意。

    他所过之处,可怕的寒气像是瘟疫一样蔓延开来,跪在地上早就已经丧失了斗志的五庄观弟子们,惊恐万状地发现,一丝丝银色寒霜顺着地面,蔓延到自己的身上,然后生命力开始飞快地衰退,一动都不能动,只能静静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就在周良走过人群的时候,十多名五庄观弟子,彻底成为了冰雕。

    “就永远跪在地上,向我熊大哥忏悔吧!”周良喃喃自语,然后他的目光看向远处,落在了紫眸少女绾思蚕的身上,道:“贱婢,你呢?”

    绾思蚕脸色苍白,想要逃跑。

    但是去不敢转身。

    因为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轻功根本不是周良的对手。

    更主要的是,她能够感觉出来,周良的气机,已经牢牢地锁定了自己,只是暂时凝而不发而已,一旦自己一动,就会遭受雷霆一击,可怕的攻击会瞬间将自己吞噬。

    “你……你真的敢杀我?”绾思蚕颤栗着问道。

    周良目光冷漠,杀机迸射,道:“跪下!”

    “跪下?”绾思蚕被周良眼眸之中那种如视垃圾一般的光芒刺痛了,剧烈的恐惧,她浑身颤抖地竭斯底里尖叫道:“我?哈哈哈哈,周良,你算是什么东西?也要让我跪?哈哈,你以为谁都会向你求饶?做梦去吧!我才不会像是你那个什么狗屁熊大哥,一开始充硬汉,到最后却下跪求饶!”

    “是吗?贱婢,你以为,熊大哥选择下跪,是因为怕死?”周良目光蕴含着热泪,却笑着摇头道:“错了,像是你们这群人渣,绝对不会想到,他之所以放弃修真者的自尊,绝对不是因为怕死,而是因为他是一个小山村的修真守护者,他要留着自己的生命,去守护一个小山村之中数百无辜的生命度过这个漫长的寒冬而已!”

    绾思蚕顿时面色苍白!

    “所以,贱婢,不要拿熊大哥和你比,因为……你——不——配!”周良说完,目光犹如复仇的野兽一般,盯住了对面脸色苍白的紫眸少女。

    剑剑诛绝!

    这个紫眸少女,是首恶。

    “既然你不跪,那就死吧!”周良一字一句说完,终于不想再拖延时间,他腾空跃起,犹如一只巨鸟一般,凌空扑了过来,龙形宝刀刀光闪烁,桃木剑剑气森寒,不留生机!

    刀剑之光下,紫眸少女绾思蚕的脸上,骤然露出了一丝狰狞的诡异!

    锵!

    龙形宝刀斩在紫眸少女绾思蚕的头顶,发出一声似金似铁的震颤之声,一簇刺目的火星带着扑面而来的灼烧之意四溅出来,周良只觉得手腕一震,龙形宝刀竟是被一股反震之力磕开。

    怎么回事?

    周良心中一惊。

    仔细看时,却见一层淡淡的金色光幕,散发着坚韧的瑞金之气,在距离绾思蚕体表摸约半寸的地方流转,光华璀璨,仿佛是一个巨大的金色光卵蚕茧一般,将紫眸少女彻底的笼罩保护在了其中。

    正是这个淡金色光圈,抵挡住了削铁如泥的龙形宝刀。

    刀刃劈砍上去,就仿佛是砍在了百炼精钢神盾上面,火星四溅,光罩表层金色光华犹如水纹般流转,但就是无法将其剖开,甚至连龙形宝刀蕴含的劲力也都全部隔绝了。

    好强大的光罩!

    阴阳齐出的周良,实力暴增,虽然境界依旧是真人境第七层,但是真正的战力,只怕是三位大真人境第四层的高手也无法阻挡,由此可见,这金色光罩的坚固程度,至少也在大真人境巅峰或者是道师境界了。

    “哈哈哈,周良,就算你实力比我高,又能奈我何?”绾思蚕哈哈大笑起来:“这‘天蚕金茧罩’是一件三阶防御法宝,就算是大真人境巅峰的高手,也不可能破开,你想要杀我?真是白日做梦!”

    紫眸少女笑的无比得意。

    “天蚕金茧罩”是自己的父亲天蚕长老赐给自己关键时刻的保命王牌,一旦激发,天蚕金茧可以维持整整三炷香的时间,为自己遮挡一切道师级高手以下的攻击,无视一切武力和内劲的撞击。

    唯一的缺陷在于,这件三阶法宝的激发,需要一定的时间和过程,略显繁琐。

    这也正是为什么绾思蚕一开始没有立刻激发“天蚕金茧罩”也没有跑的原因,她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如周良,逃跑不可能,若有异动,周良第一个杀的对象就是自己,所以让五庄观的师兄弟们出手,自己则躲在一边,暗中激发了这个护罩。

    现在好了,护罩激发开来,就不会有任何危险了。

    绾思蚕得意洋洋。

    她才不相信,周良只不过是一个真人境的弟子而已,会有什么手段,可以破开自己的“天蚕金茧罩”。

    “白日做梦?不管如何,你今天都死定了!那就试试看,我能不能将你的龟壳劈开。”周良冷笑一声,身形旋转,左手刀,右手剑,整个人都化作了剑刃风暴。

    刀光如电!

    剑影如梭!

    周良仿佛是高速旋转的银色疯狂陀螺一样。

    在一连串密密麻麻的锵锵锵金石交鸣声和刺目的四溅火星之中,桃木飞剑和龙形宝刀连续不断地劈砍在了金色光罩之上,可怕的劲气震得绾思蚕连续不断地后退。

    空气之中如刀般的犀利劲气四溢。

    地面上的雪花激荡着翻卷,犹如长江大河之中卷起的千层雪白浪花一样。

    可惜那金色流光蚕茧护罩,任凭雨打风吹,依旧犹如中流砥柱一般,不见丝毫动摇颓势。

    “哈哈哈,放弃吧!我说了,‘天蚕金茧罩’是三阶防御法宝,以你现在可怜的实力,根本奈何不了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我刚才已经悄悄发出了求援讯号,很快我五庄观的高手就会赶来,周良,你还是想一想一会儿怎么向我求饶,我才会放过你吧!”

    绾思蚕的秀目之中,涌动着浓浓的阴毒之色。

    她已经下定决心,一旦观里的高手赶来,就要第一时间将周良废掉武功,然后狠狠折磨一番出口气,一剑一剑慢慢虐杀,一定要斩尽杀绝,因为周良刚才的表现让这个骄横惯了的小魔女心中产生了一丝丝警惕和惧意,产生了斩草除根的打算!

    似乎是真的被绾思蚕打击到了,周良皱了皱眉头,停止了攻击。

    三阶防御法宝的坚固程度,的确不是现在的他的实力所能破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