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16章 周良的愤怒
    “居然跪下了?咯咯咯,哈哈哈哈,居然跪下了!大个子,原来你也怕死啊?哈哈哈,这可真是太讽刺了,还以为你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原来你也怕死,你也会下跪求饶,大家看啊!这个懦夫,身为一个修真者,他居然真的跪了下来!”

    五庄观的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没有人看到,跪在地上的熊虎,眼中有一行热泪,缓缓流下。

    他的双拳,紧紧地握在一起。

    紫眸少女笑够了,才缓缓地来到熊虎的身前,摇着头道,脸上带着恶毒而又灿烂的笑容:“真可惜呢!如果你一直硬下去,也许我会放过你,为什么你偏偏是一个怕死的懦夫,你这种人,活在世上也是多余,不如去死吧!”

    话音未落。

    她手中飞剑划过一道剑光,毫不留情地刺穿了熊虎的胸膛。

    “我们走吧!”紫眸少女拔出飞剑,带着五庄观的弟子们,转身离开,扬长而去。

    ……

    雪野之中,红色光芒一闪。

    周良的身形出现。

    “我嚓嘞,差点儿被吸干!”

    周良大口大口地喘气,为了将遗迹之中的众人都传送出来,他在阴阳老人的指点之下,冒险催动“幽冥枉死幻阵”,几乎消耗掉了全身力量,终于勉强成功,最终在整个西敏寺遗迹彻底坍塌之前,也将自己和里面所有人传送了出来。

    轰隆隆!!

    一阵阵地震一般的震颤,从远处传来,雪白的地面向下塌陷,露出黑褐色的岩石断层,一根烟尘气浪冲天而起,方圆数百里都感受到了这可怖的震动。

    西敏寺遗迹,终于彻底坍塌了。

    那一阴一阳两条已经毁掉了的“造化龙脉”,还有“幽冥枉死幻阵”、古殿、上古战场以及逆转生死祭坛……一切关于这处西敏寺遗迹的秘密,都彻底的被掩盖在了地下,永远都不会再有人发现,也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周良在这里得到了什么。

    这应该是一个最好的结局。

    周良盘膝坐在雪地之中,略微调息片刻,恢复了实力,这才认准方向,朝着前几日众人汇聚的山坡走去。

    小银猴昏昏沉沉地睡着,蜷缩在周良的怀里。

    由于是随机传送,周良一路走来,居然并没有看到其他人出现,也不知道传功长老罗轩举等人,都被传送到了什么地方去。

    突然——

    “咦?这是……”

    周良看到前方,出现了一大片刺目的血迹。

    他心中一惊,身形一闪,来到近前,仔细一看,顿时惊呼出声,一个血肉模糊的魁梧躯体躺在雪中,一柄巨型长刀插在一侧……那正是自己新认识的朋友熊虎的巨刀。

    一种不祥的感觉,瞬间笼罩周良脑海。

    他扶起身上犹有余温的躯体,仔细辨认,终于彻底确定,这个形状奇惨无比的血肉模糊躯体,正是熊虎。

    “恩?还有一丝脉搏?”周良突然发现,怀中躯体还有生命征兆,他惊喜若狂,立刻源源不绝地输入道家真气,试图挽救熊虎的性命。

    很快,周良的努力有了效果。

    “呼……”昏迷之中的熊虎口中呼出一口热气。

    周良大喜,继续输入道家真气,一边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一滴从心云宗山下大牛村地穴深渊山洞之中得到的地心炼乳,滴入到熊虎的口中。

    “我……还……活着?我……你……周兄弟……是你?”熊虎气若游丝,勉强挣扎着睁开眼睛,看到了周良。

    “熊大哥,不要说话,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我一定会救活你的。”周良大声地道。

    熊虎是他在心云宗之外认识的第一个朋友,自从踏入修真之路以来,对于在这个冰冷世界之中认识的任何一个朋友,周良都非常珍惜,更何况熊虎这个直爽粗犷的汉子,也非常对周良的脾气。

    谁知道才认识了不到三四天的朋友,居然就遭受了如此惨运。

    “周……周兄弟……你……不要浪费道家真气了,我……我不行了。”熊虎口中喷出一股鲜血,其中混杂着一块块的内脏碎块。

    周良心中一凉。

    伤势太严重……只怕救不过来了。

    熊虎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气若游丝地道:“能……在临死之前……看到你……天可怜见……我放心不下‘小熊谷’的人……我……我是哪里唯一的修真守护者……我死了……他们没办法撑过……撑过这个冬天……我……我求你……”

    周良目蕴泪光,大声道:“熊大哥,你放心,从今以后,我周良就是‘小熊谷’的修真守护者,这个冬天,‘小熊谷’绝对不会死一个人……好了,别说那么多,你一定不会死,振作一点。”

    周良说着,又取出一些地心炼乳,往熊虎的口中滴去。

    谁知道熊虎却紧闭上嘴巴,扭头拒绝道:“我……我知道自己的……身体……没救了……不要再浪费……浪费天才地宝……哈……哈哈,‘小熊谷’有了你这样一位新的修真守护者,我可以放心了……我熊虎,只是一介草莽,粗鄙的汉子,区区散修,想不到居然能够……能够结识周兄弟你这样的天……天之骄子……来世,我与周兄弟再做兄弟!”

    双目一冷,周良正色道:“熊大哥,告诉我,是谁下的毒手,周良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将他们一一寻到,剑剑诛绝!”

    从未有一刻像是现在这样,周良有拔剑杀人的冲动。

    熊虎却对这件事情闭口不言,而是仰头哈哈大笑道:“想不到我熊虎一生孤零……临死之前……却可以结识一位天才少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负此生……不负此生啊!”

    笑声牵动了浑身伤势,鲜血犹如喷泉一般四下飞溅,染红了皑皑白雪,也染红了周良的长衫。

    笑声落下,熊虎脸上带着笑容,溘然而逝。

    周良想要再施救时,已经回天无力。

    “熊大哥,你不想说仇敌是谁?是担心给我惹来麻烦吗?”周良叹息一声,“可惜,从你身上的伤势和体内残留的破损道家真气上,我已经看出来,一定是五庄观的人,对不对?放心吧!不管是谁,我都要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说完,周良长身而起,悲啸一声。

    啸声犹如响箭破空,连绵不绝,在这山岭森林雪原之间回荡起来。

    周良以血色龙形宝刀在地上掘开一个大坑,又以玄阴真气催动地上的白雪,铸出一座冰棺,将熊虎的尸体放在其中,才入土埋葬。

    熊虎的长刀,被插在了坟墓之前,当做墓碑。

    周良以桃木剑为笔,刷刷刷刷在上面刻下了一行字!

    “侠之大者,小熊谷熊虎之墓!心云宗周良立。”

    做完这一切,周良青色道袍染血,在周围仔细巡查片刻,分辨出了一行几乎快要被茫茫大雪掩盖的足迹,身形如电,追了下去。

    ……

    大约两公里之外。

    一处雪岭小丘之上。

    五庄观的一行人,正在优哉游哉地赏雪景。

    “思蚕师妹,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应该回去了,这次上古遗迹之中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门派长辈们一定很着急了。”一位五庄观的真传弟子谄笑着道。

    紫眸少女嘻嘻笑道:“回去?回去干嘛?今年第一场大雪,我还要好好玩玩呢!嘻嘻,想想那个大个子散修就好笑,还以为他是什么硬汉,到最后居然也下跪求饶,呸,早知道一开始就一剑宰了他,居然浪费我那么多时间!”

    “哈哈,在思蚕师妹你的手段面前,就算是铁人也要开口求饶,何况是一个低贱的散修!”另一位真传弟子恭维道。

    “是啊!死在思蚕师妹你的剑下,是他的荣幸!”

    “还是思蚕师妹你仁慈,那么快就结果了他,要是换做我,一定要活活折磨他十天十夜,哼,居然胆敢支持那该死的杂碎周良,活该他倒霉。”

    五庄观的弟子们谄媚地恭维。

    很显然,这紫眸少女绾思蚕实力虽然一般,但是地位极高,所以除了这些内门弟子,连那两名真传弟子都对她客客气气,拍马溜须。

    紫眸少女得意地咯咯咯娇笑了起来。

    “那个叫做周良的小畜生,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绾思蚕咬牙笑道。

    就在这时——

    “是吗?只怕你不会有那么一天了!”

    一个清朗的声音,带着无边的寒意和迸射的杀机,在五庄观众人的耳边响起。

    绾思蚕脸色一变,其他人心中也有没来由地一紧,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青色道袍染血的身影,骤然出现在百米之外,一步一闪烁,十步之后,就已经来到了近前。

    “周良!”绾思蚕咬着牙,从喉咙深处叫出了这个名字。

    “咦?这个小白脸就是周良?原来也不是什么三头六臂嘛!居然敢挑战轩辕师兄?真是不知死活!”一位身形瘦高的真传弟子走出来,一脸不屑之意,道:“小子,你是失心疯了吧?居然想到靠挑战我们轩辕师兄出名?”

    挑战成名高手,对于许多默默无闻的修真者来说,都一种最快的成名方式。

    周良看都不看他一眼,目光盯着紫眸少女绾思蚕,一字一句地道:“是你们杀了熊虎?”

    “熊虎?熊虎是谁?”绾思蚕不以为意地一笑,然后似是想起了什么,笑道:“哦,你是说那个傻大个,低贱的散修?是,是我杀了他,怎么?他是你的朋友?真可惜呢!你来晚了,没有看到好戏。”

    周良心中杀意沸腾,缓缓逼近,道:“好戏?”

    “咯咯咯,当然是好戏啊!你没有看到,你那位朋友,被我们一剑一剑割碎了全身的肌肉,更没有看到他为了活下去,抛弃修真者荣耀,跪在我的面前,苦苦哀求的精彩画面。”绾思蚕恶毒地笑道:“怎么样,是不是很后悔呢?”

    她有恃无恐。

    除了因为在她的身边站着两位实力进入了大真人境的真传弟子之外,还因为她根本不相信在这样的环境下,周良敢拿五庄观的弟子怎么样,何况她的身份,是何等的尊贵。

    绾思蚕这样说,就是为了刺激周良,欣赏周良露出的痛苦却又无可奈何的表情。

    “对了,你看,这柄长刀怎么样?”绾思蚕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一柄残损的巨型陨铁长刀,变本加厉地笑着道:“你那位好兄弟从西敏寺遗迹得到的垃圾,那个懦夫胆小鬼,为了活命,苦苦哀求的时候,送给了我……”

    周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色越发冰冷。

    “最毒妇人心!今天,我算是相信这句话了,贱人,既然你承认了,那今天就都为熊大哥陪葬吧!”

    话音未落。

    周良双手在虚空之中一探,毫光闪现,左手龙形宝刀,右手桃木枯剑,浑身劲气涌动,缭绕着晶莹的冰晶雪花。

    心中杀意翻滚,周良决定速战速决,刀剑并用、阴阳齐出!

    “哈?啊哈哈哈……”五庄观的那位真传弟子不屑地仰天狂笑,“让我们陪葬?你一个人?哈哈,这可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笑话了……”

    他面色倨傲地几步跨出来,拔出腰间飞剑:“小畜生,你和轩辕师叔有约战,今天我不杀你,免得坏了轩辕师叔的名声,不过,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

    他话还没有说完。

    一阵疾风骤然而至,所过之处,犁起了地面上厚厚的雪峰,冰晶飞溅。

    所有人只觉得眼前狂风涌动,周良和那位真传弟子已经战在了一起。

    很快一连串暴雨击打芭蕉一般的嗤嗤嗤嗤声音连续不断地传来,其间还伴随着锵锵锵锵的兵器撞击之声,火星四溅,地面上的雪花雪层漫天飞去,接着飞溅出来的,就是一滴滴殷红的鲜血……

    呼!

    最后一丝声响落下。

    周良缓缓从漫天飞舞的雪花和血花之中走出来。

    他浑身喷满了血迹,青色道袍染血,黑丝滴红,半边脸上血水淋漓,血水从垂向地面的桃木剑和龙刀血槽之中一点一点地流淌下来,犹如刚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一般,向五庄观的众人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