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15章 熊虎的悲愤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周良首选炼化的是腹部肉身丹田之中的冰炎“造化玄阴石”,运转《琅琊回天诀》,激发“真气气旋”之力,不断地和那一点闪烁着的冰炎融合。

    随着周良的努力,冰炎开始和玄阴真气气旋融为一体,将原本淡银色的真气气旋,印染成为了纯银色,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原本呈现出气态的真气气旋,变得越来越精纯,越来越晶莹,越来越坚韧,竟然逐渐有液化的趋势。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周良的肉身丹田之中,突然绽放灼灼银色光华,银芒透体而出。

    玄阴真气气旋表面闪过一层璀璨银芒,大小缩小到了原来的十分之一左右,彻底实现了液化,呈一个银色水球一样的形态,滴溜溜地旋转着。

    而原本流淌旋转在七大经脉和穴窍之中的玄阴真气,开始不断地朝着这液态真气气旋涌来,犹如乳燕归巢一般,没入其中,小小的液态真气气旋仿佛是可以容纳一切一样,几乎彻底吞噬了周良身体之中所有的玄阴真气。

    就在周良愣神的时候,液态真气气旋微微一震,从其中分出细如发丝一般的一缕液态道家真气,犹如淙淙小溪水一般,又反哺到了七大经脉和穴窍之中。

    “真气液化?”周良顿时被一种难以形容的狂喜和兴奋淹没。

    居然实现了真气液化?

    传说之中,只有先天道灵之上的高手,才可以吸收更为精纯的天地能量,淬炼己身,将体内的道家真气提炼到难以想象的精纯程度,进入液化状态。

    真气液化,是先天的象征,也是高手的象征。

    周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熔炼了那“造化玄阴石”之后,居然可以达到这个程度。

    虽然这并不意味着自己的实力达到了先天道灵境界,但是真气液化的好处是难以想象的,最直观的好处,是道家真气更为精纯,更为凝视,在冲击经脉和穴窍的时候,速度将会更快,而且,液态道家真气在经脉之中的运行速度更快,对修真者自身的反哺滋补更为强大。

    在更为高等的液态道家真气面前,低级的气态道家真气会被一击即溃。

    这也是越级挑战的大杀手锏之一。

    周良忍不住哈哈大笑,手指在空中轻轻一拈,一朵冰晶之花就出现在了他的手指上,缓缓地绽放,花瓣璀璨晶莹,完美无瑕,夺人心脾,闪烁这淡蓝的妖冶光辉。

    他轻轻吹了一口气。

    冰晶之花的一枚花瓣,化作一道银色流光迸射出去,落在了旁边一块一人高的岩石上面。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这块存在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岩石,在银色流光落下的瞬间,就被立时冰封,空气之中寒气大作,岩石发出咔嚓咔嚓的脆响之声,而下一个瞬间,嘭地一声,这块岩石爆裂开来,在冰晶飞溅之中,竟然被这极寒温度冻成了粉末状的碎渣,四散开来。

    好可怕!

    比之周良之前的玄阴真气,强大了十倍有余。

    那冰晶之花若是落在人的身上……周良猜测,就算是真人境第一层高手,也会被直接冰封殒命。

    “不愧是融合了天地至宝‘造化玄阴石’之后得到的力量,配合你的玄阴灵根,以及“阴阳镜像体”的恒古无双体质,真的是太可怕了,我都无法想象,你将来可以达到什么样的成就!”阴阳老人长大了嘴巴震惊道。

    趁热打铁,花费了大约三炷香的时间,周良终于又将镜像丹田之中的“造化炎阳石”彻底融入到了自己的炎阳真气气旋里面,和周良的猜测差不多,彻底炼化之后,炎阳真气气旋也实现了液化,变成了一团涌动着的金色液体。

    真气气旋的大小,也变成了原来的十分之一左右。

    而镜像修炼系统之中的前六大经脉之中的炎阳真气,也因为这个过程,实现了液化,威力倍增,不逊于变异后的玄阴真气。

    紧接着,他引动镜像丹田“炎阳真气”,开始冲击镜像系统中的第七大经脉。

    运转《炎阳耀世诀》,周良无比惊讶地发现,液态道家真气果然是无比神妙灵异,自己几乎是心念一转,那一股细如发丝一般的液态道家真气,就最大程度地运转起来,完全达到了“心与意合,意与气合”的空灵状态。

    道家真气运转,没有丝毫的延迟。

    更为惊喜的还在后面。

    液态道家真气在冲击经脉方面的可怕威力,在下一瞬间被淋漓尽致的发挥,几乎是在十几次冲击之后,细如发丝的精纯炎阳真气,就彻底冲开了第七经脉,在其中飞快地运行起来。

    炎阳真气,也晋入了真人境第七层。

    周良甚至有一种继续前行,一口气将玄阴真气推向真人境第八层的冲动,不过他还是克制住了,毕竟玄阴真气晋入真人境第七层才不过一两天的时间,根基还未完全扎稳,贸然求进,会造成修真根基不稳。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小周良,你已经吸收了‘造化炎阳石’和‘造化玄阴石’,它们是这里两处‘造化龙脉’的精华所在,失去了它们,这两处‘造化龙脉’也就算是毁了,从此不复存在。”阴阳老人的声音忽然在周良脑海中响起:“而且,失去了那位大神通者的控制,这里的‘幽冥枉死幻阵’即将失控,这处古遗迹失去了支撑的力量,也很快就要坍塌了,我们应该赶快离开这里。”

    周良一愣:“这里要坍塌了?那……其他人怎么办?他们会被活埋在这里吗?”

    “恩,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阴阳老人很肯定地道。

    “有没有办法救救他们?”周良可不想独自逃生,这里有他的师门长辈,有他的师兄弟,也有很多人族修真者。

    “唉,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幽冥枉死幻阵’的操控枢纽就在这个空间里面,剩下的残存力量,应该足够将这里的所有人,都随机传送到遗迹以外了。”阴阳老人撇撇嘴道:“下面按照我说的去做吧!不过,你要消耗很多的力量。”

    ……

    黑暗之中。

    强大如传功长老罗轩举,此时也是脸色潮红,盘膝坐在地上,浑身笼罩着璀璨光焰,运功抵挡心中不断袭来的那股杀意,精钢飞剑就倒插在他的身边,有史以来第一次他不想去触摸那剑柄。

    因为心中有杀意,握剑就杀人。

    而在他的身边,刘飞一表现比他更不堪,他脸上已经露出了极为痛苦挣扎的神色,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心中唯存一丝清明,守护着最后的底线,才没有拔剑和身边的人杀戮起来。

    两人中间是张馥。

    张馥的表现竟然比两人稍微从容一些,手腕那个古朴的护腕散发出淡淡的银色光芒,将她笼罩在其中,似乎可以隔绝那种鼓荡人心的杀意。

    在这个黑暗空间之中,远处传来了喊杀惨叫之声。

    已经有人压制不住心中的杀意,开始自相残杀了。

    整个空间都陷入了一片无序的混乱之中。

    “啊啊啊!罗师兄,我快要坚持不住了……”

    刘飞一突然跳了起来,反手握住了飞剑,苍啷一声拔出飞剑,就要往自己的脖子上面抹去。

    就在这时,突然之间,一阵剧烈的震动从地面八方传来,那股沸腾的杀意犹如退潮一般退去,一股红色光环从三人的脚下产生,瞬间就将他们从黑暗空间之中传送了出去。

    同样的事情,发生了其他正在苦苦抵抗心中杀意以及那些自相残杀的高手们的身上。

    ……

    露咏春静静地坐在长凳上,手中握着飞剑,已经从剑鞘之中拔出了一半,汗水一滴滴如雨淋般从秀发发梢低落下来,她身边的地面上,湿了一大片。

    这个英姿飒爽的女子,意志坚定如刚,依旧在运功抵御着潮水般袭来的杀意。

    而在她的身边,娇小俏丽的颜如玉自己把自己打昏了过去,以免被那杀戮心魔所控制,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来。

    在远处,同样昏迷着数十位散修。

    不过他们都是被别人打晕的。

    打晕这些散修的,正是那位面容羞涩、身如金刚的地峰弟子。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这个实力摸约只在真人境第四层巅峰程度的少年,居然不受那杀戮之意的困扰,一直非常平静,所以才能将陷入混乱的散修们全部都击晕,免得他们发狂杀人。

    而实力比他高的何驰、陈雄等人,此时也极为狼狈,苦苦运功抵抗杀戮心魔。

    却在这时,一抹红光在所有人的脚下闪现,他们瞬间被传送离开了这里。

    ……

    西敏寺山脉,两日前人族修真者们的驻地。

    溪水之侧。

    如今这里已经是茫茫白雪一片,半米厚的皑皑白雪覆盖了山峦森林,放眼看去,尽是一片白色的冰雪世界。

    熊虎浑身是血,被围在了溪水边。

    鲜血从他身上大大小小数百个伤口之中流淌出来,染红了方圆三米之内的白雪,那刺目的猩红,在圣洁的白色印衬之下,显得触目惊心。

    六分之一炷香之前,他被红色传送光环传送离开西敏寺遗迹,本以为就此躲避开了五庄观的追杀,想不到运气这么差,紫眸少女一行人,竟然也被传送到了附近。

    “哈哈哈,大个子,看你还能逃到哪里?”紫眸少女满脸戾气,笑的十分得意。

    虽然不能折磨周良来发泄心中的愤怒,但是将这个曾经为周良喝彩的莽汉虐杀,也足以让这个心狠手辣的少女感到舒服一些了。

    她身边站着数十位五庄观的弟子,其中还有了两位实力不俗的真传弟子,都在大真人境。

    紫眸少女身份显赫,这一行人都唯她马首是瞻。

    追杀熊虎,对于他们来说,完全就是一场戏耍猎物的游戏,熊虎身上那大大小小数百个伤口,就是他们的游戏之作,虐杀一个小小的村落修真守护者,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像是掐死一只蝼蚁那么简单。

    熊虎呼呼地喘着粗气。

    过多的失血,让他头晕目眩,仅仅依靠着拄地长刀才能勉强站着,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哟,这么快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两天之前,你的声音不是还很洪亮吗?”紫眸少女的娇笑声中充满了阴毒之意,她轻轻地走近,手中的利剑一挥。

    一串血珠飙射。

    熊虎的脸颊上,又多出了一道深红伤口。

    这个魁梧的汉子,闷哼一声,身体微微一颤,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了。

    紫眸少女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她咯咯咯得意地娇笑着,手中的利剑连连挥舞,仿佛是在雕塑胡萝卜一样,在熊虎的身上,留下一道道新的伤痕,用这种歹毒的办法,来折辱这个魁梧的汉子。

    “唉,真没有意思……”过了片刻,紫眸少女叹了一口气,不慢地道:“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了,像是个木头一样,不好玩……”她眼睛滴溜溜转了几下,突然又灿烂地笑着,道:“不如这样吧!大个子,你跪下来求我,向我磕头,我就放过你!”

    她其实只是在故意折辱熊虎而已。

    紫眸少女见识过很多像是熊虎这样的莽汉,他们的脾气都又臭又硬,很多时候,就算是死,也不会向仇敌求饶,对于修真者来说,向敌人下跪,是一件会被终生打上耻辱标签的人。

    但是——

    在所有人错愕的目光之中,这个浑身是血,全身上下除了面部以外,几乎都找不出一块完整皮肉的魁梧汉子,居然缓缓地抛开了手中的长刀,曲下膝盖,一点一点地跪了下来……

    “恩?”紫眸少女也是一愣,“居然跪下了?咯咯咯,哈哈哈哈,居然跪下了!大个子,原来你也怕死啊?哈哈哈,这可真是太讽刺了,还以为你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原来你也怕死,你也会下跪求饶,大家看啊!这个懦夫,身为一个修真者,他居然真的跪了下来!”

    五庄观的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没有人看到,跪在地上的熊虎,眼中有一行热泪,缓缓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