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13章 纷纷被困
    在古殿地面上,摆满了断刀残剑和破损的铠甲,鬼火粼粼,还有一些白森森的骷髅白骨,散落在地面上。

    这些白骨生前,至少也是先天道灵级别的高手,否则也不至于骨骼不朽,保存这么长的时间,而且从保存完整度来看,都是力战而死,有的颅骨断裂,有的颈椎折断,有的被拦腰斩为两截,有的胸骨尽碎……

    周良甚至都可以想象到,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多么惨烈的战斗,白骨如山,高手如下饺子一样陨落。

    “莫非这个上古西敏寺,是被仇家灭门了,这里应该就是昔日的战斗之地了吧?”

    周良心中猜测。

    在阴阳老人的指导之下,他小心翼翼地走过这片白骨古殿,前方竟然又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涧,不过这一次下方传来的是阵阵刺骨寒气,漂浮在深涧虚空的是一块块蓝盈盈的玄冰,忽高忽低,忽左忽右,毫无规律。

    周良略微调整之后,如法炮制,再次以长索协助,越过了这处寒冰深涧。

    “注意,接下来就要看你小宠物的表现了,前三后四,左六右七,每一步皆是十寸,走完之后,立刻将你肩头的小家伙抛出去……”阴阳老人的声音之中,隐隐流露出一丝丝兴奋。

    “小银猴?它能干什么?”周良心中奇怪。

    “嘿嘿,可别小看这个卖萌的小家伙。”阴阳老人神秘地说道:“它的来历,很不简单呢!”

    “好了,不要问这么多了,时间紧迫,赶紧按照我所说的去做。”阴阳老人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连连催促道。

    周良点点头,和肩头的小银猴沟通了一下。

    “吱!”小银猴听懂了,亲昵地用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周良的脸颊。

    周良再无异议,深吸一口气,按照阴阳老人所说,闪电般地迈步。

    等到最后一步走完,眼前景象再次大变,雷声阵阵,蓝光闪烁,一个巨大模糊的建筑物,骤然出现在眼前。

    就在这时——

    “哈哈哈,真是想不到啊!居然会有一只如此弱小的蝼蚁,能够穿过本座的“幽冥枉死幻阵”,来到这里,可惜,到此为止了……咦,很完美的肉身,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正好送我一具完美的躯体。”

    一个轰然作响的大笑之声在周良的耳边响起。

    下一瞬间,可怕的劲风迎面而来,压得周良几乎喘不过气来。

    周良几乎是想都没有想,就将肩头的小银猴扔了出去。

    “吱!”小银猴兴奋地叫了一声,就像是看到了老鼠一般。

    顿时,之前那个兴奋的狂笑之声,变成了魂飞天外的惊呼:“什么?这是什么东西?一只猴?居然可以撕裂我的神邸念,这怎么可能?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该死的,滚开啊……”

    那股临体而来的可怕劲风瞬间消失无踪。

    周良睁开眼睛看时,却见眼前是一个巨大而又奇异的空间,天空之中有电闪雷鸣,一道道银蛇狂舞,雷声轰隆,四周是白银色的玉石山壁,上面镌刻着奇异的纹路,显然是极为深奥的道纹图案,将这空间里的一切能量都死死地锁在了其中,没有丝毫的泄露。

    空间的最中间,却是一个巨大的逆转生死祭坛,高高耸立,分为九层,下宽上窄,最顶端一蓝一红两束光芒冲天而起,相处缠绕,隐隐化作阴阳双鱼,产生两极,蕴含着一种道意,古朴且玄奥,难以言喻,煞是好看。

    而在祭坛的下方,一个幽蓝色的光焰身影,如同丧家之犬一般,在虚空之中仓皇地逃窜。

    小银猴像是一道银色闪电,蹦蹦跳跳,在后面紧追不舍。

    周良看那幽蓝色光焰身影,似乎并不是实物,而是一道虚影,即便如此,却拥有极为强大的力量,之前那扑面而来的劲风,显然是它释放出来,至少也是道皇级别的存在,绝不是自己可以抵御。

    可是小银猴似乎是它的天生克星,它一身强悍至极的能量,竟是不能奈何小银猴。

    “吱!”小银猴欢快地叫着,弓身一跃,利爪在虚空之中一划,犹如快刀切豆腐一般,瞬间切下来那幽蓝色光焰虚影的一条胳膊,按在地面上,几口就吞咽下去,然后飞奔着又追了起来。

    幽蓝色光焰虚影丢掉的胳膊很快又重新长出来,但是身形却黯淡了许多。

    他绝对是怕极了小银猴,简直就如同遇见了天敌一样,几乎被吓傻了,完全失去了方寸,只是围着祭坛来回躲避,一边飞奔一边尖叫,却很快又被小银猴追上,撕扯掉了另外一条胳膊。

    周良心中啧啧称奇,一边小心戒备,一面为小银猴助威。

    转眼之间,这强大的幽蓝色光焰虚影连续受到重创,变得越来越暗淡,最后几乎不可见,化作一团蓝光飘舞,带着哭腔大吼道:“不,我等了足足一万年,足足一万年啊!眼看大事可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啊!我不能死……这该死的猴,到底是什么怪物?为什么会吞噬神邸念?难道真的是天要亡我吗?”

    最后一声话音落下。

    小银猴一个飞扑,将这幽蓝色光团按在爪子下面,一阵撕扯吞咬,竟是全部都吃尽了肚子里面。

    这个强大堪比道皇的存在,就这么被一只猴给消灭掉了!

    要不是亲眼看到这一幕,周良真的是难以相信。

    “好了,别发呆了,快上祭坛,将上面的宝物取下来,再迟一步就晚了。”脑海里响起了阴阳老人迫不及待地催促之声。

    周良清醒过来,飞身一跃,几个起落,来到了祭坛最顶端。

    “这是……”

    祭坛的最顶端,果然是一个石刻阴阳道纹石案,呈浑圆形状,一条水纹曲线将其一分为二,成为阴阳双鱼,而在阴阳双极之处,右边阳极是一团金色的火焰,而左边阴极则是一团纯银色冰炎,仿佛是两个跳动着的精灵一般。

    这就是阴阳老人所说的机缘么?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金焰和银炎的瞬间,周良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种深入骨髓、发自灵魂的亲切。

    仿佛这两样东西,在这里等待了无数岁月,就是在等待着自己的出现一般。

    “快,不要愣着了,同时运转《琅琊回天诀》和《炎阳耀世诀》,催动玄阴和炎阳两种道家真气,左手阴,右手阳,将火焰和冰炎引入体内,和真气气旋融合……”

    阴阳老人的声音,在周良的脑海之中响起,详述了每一个步骤。

    周良缓缓伸出双手,触摸到了那跳跃着的金焰和银炎。

    下一瞬间,无边的灼烧和阴寒痛苦,从手指传来,淹没了他。

    ……

    “周师兄怎么还不回来?”颜如玉在客栈大厅里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子,难以掩饰自己对周良的关切。

    另一边露咏春脸上也有焦躁之色,静静地坐在长椅上,看似是在调息运功,但是紧紧皱着的眉头,说明她心中的焦急,并不比颜如玉轻松。

    两个少女被周良所救,又有肌肤之亲,对于周良的关切比别人多了许多。

    “放心吧!周师兄是那种遇强越强的怪物,不会有事的,再说,之前大家也都看到了,那青铜鬼脸面具人根本就不是周师兄的对手。”来自于地峰的何驰出声安慰道。

    经历了尸体离奇失踪和青铜鬼脸面具人的事情之后,现在所有人都聚集在客站大厅之中,不敢分散开来。

    大部分人都在闭目运功,来压制心中那一团越来越暴躁的杀意,在刚刚过去的一个多时辰时间里,又有人因为这股不断挤压而来的暴躁杀意发生了冲突,产生了流血事件。

    “再等一个时辰,要是周良还不回来,我们就必须想办法离开这里了,不能再坐以待毙。”

    何驰缓缓地道。

    “要走你们走,我和咏春师姐,一定要在这里等周师兄回来。”颜如玉尖尖的小虎牙咬着红唇,不容置疑地道。

    露咏春一语不发,显然是赞同了颜如玉的话。

    何驰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说实话,他真的有些羡慕妒忌周良了。

    论外表他也是罕见的美少年,风度翩翩,从容自信,实力更是整个地峰都首屈一指,一直以来都非常有女人缘,走到哪里都会成为众人的焦点,但是这一切和周良比起来,却又差了许多,自从加入心云宗,不论是实力还是对女孩子的吸引力,全面败给了周良。

    ……

    剑光呼啸,犹如九天银河倒挂,银光先生,然后才是尖锐的破空之声。

    “哈哈哈,一群魑魅魍魉,跳梁小丑,也敢来送死,真是不知死活。”传功长老罗轩举哈哈大笑,手中一柄普通的精钢飞剑绽放出无上神威,一缕缕剑光纵横呼啸,将方圆百米之内完全笼罩。

    对面,十几位黑衣人躲避不及,被这剑光斩为肉糜。

    “罗轩举,今日杀不了你,你也不要得意,看看你身边,刘飞一还能坚持多长时间。”一个阴冷的声音飘忽不定,仿佛是从四面八方传来。

    在罗轩举的身边,刘飞一肩部插着一柄奇形暗器,仿佛是一只嗜血魔虫一般深入骨肉之中,一缕缕黑色血液,从伤口之中流淌出来,他脸上黑气缭绕,裸露在外面的肌肤也全部变得如同墨染一般,极为可怖,显然是中了非常可怕的暗器之毒。

    “哈哈,他坚持多久,关我屁事,就算是死了,等会我宰了你,也算是为他报仇了。”罗轩举哈哈大笑,根本不为所动,耳朵不停地上下耸动,显然是在极力捕捉暗中说话那人的位置。

    突然!

    罗轩举手中飞剑一震,一缕剑光电光石火之间飙射出去,没入左边黑暗之中。

    “噗……”黑暗中传来一声闷哼。

    “哈哈,抓到你了,张馥,还不出手!”罗轩举哈哈大笑。

    下一瞬间,黑暗之中传来一连串兵器撞击交鸣之声,很快就又戛然而止,人影闪烁,却看到一袭青色道袍的柳叶眉少女张馥,缓缓地从黑暗之中走出来,她的手中,拎着一个昏迷的中年黑衣人。

    “你怎么知道我在附近?”张馥将黑衣人噗通一声扔在了罗轩举跟前,静静地问道。

    “哇哈哈哈,这有什么,早在一炷香之前,我就知道你在来到了附近。”罗轩举得意洋洋地道:“好女娃,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张馥对这位毫无传功长老风范的家伙也是无可奈何,没好气地道:“你对我就这么有信心?万一我不是这唐门高手的对手呢?”

    “切,你能瞒过我?我当然知道你小姑娘有多少底牌。”罗轩举一边做出不屑状,一边矮下身来,在那中年黑衣人身上一阵摸索,很快就找出了解药,转身交给刘飞一,一瓶内用,一瓶外敷,然后我运功帮助这位师弟疗伤。

    张馥在一边负责护法。

    “这个罗轩举……不愧是当初的‘心云双子’之一,原本应该是大燕修真国最顶尖的天才之一,可惜当年那件事情发生自会后,就性强大变,当年多骄傲的人,变成了如此一副模样……”张馥在心中叹息一声,“好在颓废了这些年,他的实力,似乎依旧有精进,比同辈的刘飞一等人,也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片刻,刘飞一身上的黑气褪尽。

    “妈的,这次咱们可真的是倒了大霉了。”罗轩举苦着脸,喋喋不休地道:“谁能想到这上古西敏寺遗迹,竟然还隐藏着这样的秘密,特么的,看来圣轩辕那小屁孩攻破的只是一个假遗迹,真正的遗迹居然在更深处,这下子麻烦了,只怕这西敏寺遗迹,不像是表面上这么简单,还有古人存活下来,暗中操控这里,我们想要从里面闯出去,那可就难了。”

    “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吗?”张馥的柳叶眉微微皱起。

    “办法只有一个,除非能够找到这上古西敏寺遗迹幻阵机关的控制中枢,干掉那个暗中操控的上古高手,然后撤掉机关……”罗轩举咬牙切齿地道:“不过,这似乎比闯出去还要难,除非我们运气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