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12章 幻阵中枢
    砰!

    剧烈战斗之中,周良彻底占据了上风,刀背反手一刀,正砸在了青铜鬼面后背。

    “哇……”青铜鬼脸面具人张口喷出一口血箭,身形电闪,朝着远处遁去。

    刀剑并用、阴阳齐出的周良,给了他一种无法抵挡的挫败感,眼见今日事不可为,他当机立断,不在纠缠,第一时间就要飞身逃离。

    “哼,你走得了吗?”

    周良身形犹如大鸟一般腾空而起,紧追不舍。

    在同时手握刀剑的情况下,周良整个人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就连轻功身法都快了一倍,转眼之间,就来到了青铜鬼脸面具人的身后,一剑刺出。

    对方绝对没有想到,周良会来的这么快。

    仓促间,一个极为古怪的扭身,间不容发地避开了这一剑,但是却被剑尖挑中了青铜鬼脸面具的系带,面具顿时掉落下来,一张脸暴露出来。

    周良大喜。

    终于要露出真面目了吗?

    到底是不是和自己猜测的那样呢?

    谁知道定睛看去,周良却是一愣。

    原来对方在青铜鬼脸面具之下,竟然还带着一层薄薄的贴面油彩软面具,黑白相间,红蓝杂乱,紧贴着面容,依旧将一张脸遮挡的严严实实。

    咻咻咻!

    也不知道这人用了什么秘宝,他身形快如鬼魅的连续三个闪烁,下一瞬间,就已经消失在原地,出现在了五百多米之外的一个二层石楼屋顶。

    “这一次,是我估计失误,但是,下一次,周良,你就不会这么幸运了!”他咬牙切齿地道。

    “你到底是谁?”周良眼见留不下此人,再度开口问道。

    “桀桀桀桀,一个你永远都不想不到的人,你在明,我在暗,早晚有一日,我必杀你!”依旧是夜枭一般恐怖的诡笑。

    “哼,我猜不到吗?”周良冷笑道:“你不是圣轩辕的人,也不是其他门派的人……”说到这里,周良一字一句地道:“你,一定是我心云宗的人!”

    “你怎么知道?”这人大惊,脱口而出,下一瞬间却是身体一僵,知道自己上了当,下意识地暴露了身份。

    “果然。”周良随口一问,就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是谁派你来?赵惟一?王天一?”

    “好一个周良,果然是聪明。不过,我可不会再上当啦,桀桀桀桀,你就慢慢去猜吧!这世上,想要杀你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这人哈哈大笑。

    话音落下。

    一团银光笼罩全身,下一瞬间,这人就被传送到不知道哪里去了,无影无踪。

    周良站在原地,若有所思。

    居然真的是心云宗中的人,自己的猜测是真的?

    突然,他眉头微微一皱,察觉到了什么,身形闪电一般掠向了身后西南方向,大喝道:“是谁在哪里?滚出来!”

    “不要动手,是我,周师兄,别动是,是我啊!”

    一个惊慌的声音,从角落里传出来。

    竟然是李敏镐。

    他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是我,周师兄,我担心你出意外,所以一直跟了下来,老天保佑,你终于击败了那个家伙,对了,周师兄,你知道他是什么人了吗?”

    周良的目光锋利如刀,在李敏镐的身上掠过,半晌才摇摇头道:“被他逃了,没有弄清楚他的身份。”

    说着,周良将桃木剑和石刀都纳入了储物戒指之中。

    “那实在是太可惜了,这家伙带着青铜鬼脸面具,装神弄鬼,只怕会阴魂不散,一定要小心呢!”李敏镐谄笑着道。

    周良冷笑道:“是吗?没有弄清楚这人的身份,你好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啊?”

    李敏镐谄笑着揉了揉鼻子,似乎是做出了什么艰难的决定。

    他罕见正色严肃地道:“我知道我以前做的事情,实在是令人不齿,周师兄您对我有看法也是正常,不过,我已经决定痛改前非了,这次也是拼了命才能追过来,本来想要帮周师兄一把,谁知道周师兄您神功无敌,已经击败了青铜鬼脸面具人。”

    周良相信他才怪。

    “是吗?别人都追不上来,你倒是及时追了上来,看来你的轻功大有进步啊!”周良不无怀疑地道。

    李敏镐谄笑着:“我也是碰巧,运气好才找到了这里。”

    “好了,没工夫和你在这里磨叽。”周良正要返回,突然神色一楞,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儿事情。”

    “周师兄,你还有什么……”

    “滚!”周良一声厉喝,对于李敏镐这样的贱人,才不会有任何的好脸色,甚至连虚以为蛇都欠奉。

    “是,是是是……”李敏镐眼眸深处闪烁一丝怨毒,却很好地掩饰了下来,口中连连答应着,转身朝着客栈的方向飞奔而去。

    他之前偷偷躲在远处,看到了周良阴阳齐出的时候可怕的威力,深为震撼,原本想要借此机会弥补和周良之间的关系,取得周良的信任,以谋取更多的机会和利益,想不到周良却是滴水不进,还被一阵毫不留情的呵斥,心中对周良又恨到了极点。

    看着李敏镐远去的身影,周良嘴角,也浮现出一丝冷笑。

    “只怕这次青铜鬼脸面具人的到来,和这家伙也有丝丝缕缕的关系,呵呵,看在同门师兄弟的份上,我才一次次地放过你,李敏镐,聪明的话,以后不要再来惹我。”

    周良从来不是什么善茬,关键时刻也绝对不会妇人之仁。

    等到四面都没有人了,周良认准了方向,这才朝着正东飞奔而去。

    他身形快如闪电,一闪即逝。

    “好了,阴阳老前辈,现在可以说话了吧!你们让去正东方,应该是发现了什么吧?”周良一边飞驰,一边在脑海之中沟通阴阳老人。

    刚才他原本要返回客栈,正是阴阳老人突然说话,让他驱逐了李敏镐,然后朝着这处幽冥之城空间的正东方前进。

    “当然是发现了好东西,小周良,你的机缘到来了。”阴阳老人卖了个关子,道:“先不要问那么多,时间紧迫,你按照我们说的做就好了。”

    周良无奈地摇摇头,只好按照老怪物所说,一路朝着正东方飞奔。

    一路上,阴阳老人不断出声纠正周良的方位,八阶道纹法阵对于人的感观影响无处不在,足以扭曲人对方向、高低、左右的认知,要不是阴阳老人这位道纹炼器大家看破虚妄,只怕周良永远也找不到真正的正东方向。

    大概前行了四五千米的样子,那无边无际的街道终于消失了。

    周良终于来到了街道的外围,是一片荒野一般的地方,空气之中依旧弥漫着猩红色光线,四周一片死寂,远处幽兰鬼火重重。

    “就是这里了。”阴阳老人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凝重,略微顿了顿,道:“小周良,接下来你要严格按照我所说的步伐前进,一丝一毫都不能有错误,否则就会遭到道纹阵法的反噬,记住了吗?”

    周良点点头。

    “吱!”小银猴也认认真真地叫了一声。

    “好,现在开始,朝正前方走五步,每一步在七寸长度,开始。”阴阳老人缓缓地道。

    周良深深吸了一口气,迈开脚步,向前走了五步,一共走出了三十五寸距离,然后站在了原地,别小看这短短三十五寸,却像是跨越了无数的空间距离一样,周良只觉得眼前的景象大变,血色荒野和无边的街道再也看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边的黑暗,也不知道这是在哪里。

    好可怕的道纹法阵。

    “继续,向右十步,每一步七寸长度,开始。”

    周良点点头,找准了方向,再次迈步。

    这十步走完,眼前依旧是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不过,耳边倒是有了一阵呼呼的风声,发丝飞舞,口鼻吸入的空气,也变得清新了许多,不再像是之前那么沉闷。

    “很好,听好了,接下来疾步向前三步,每一步七寸距离,再向后六步,每一步十寸距离,动作连贯,在一息之间完成,不能有丝毫停滞。”阴阳老人的声音,越发凝重了起来。

    周良深呼吸,在脑海中回想一遍,然后毅然迈步,前三后六,距离长短,瞬间极为连贯地完成。

    就在周良最后一步落地之时,眼前一亮,无边的黑暗消失,一团团柔和的橘黄色光线出现,举目看去,竟然处在了一个类似于宫殿的建筑之中,橘黄色的穹顶释放出淡淡光线,将整个空间照耀的纤毫毕现。

    周良的身边,左右两侧各有一排二十多米高的巨型蟠龙石柱,两两相隔二十米,整齐排列着延伸向远处。

    石柱的内侧是两道石渠,清澈的流水哗啦啦流动,可以看到一些白色的鱼儿在其中优哉游哉地游动,周良眼睛一亮,这鱼儿正是前日夜里,自己在外面小溪之中见到过的白鱼,只是体格稍微小了些而已。

    既然如此,那说明这流水,肯定是可以通向外面的。

    “站着不要乱动,现在才是最关键的时刻。”阴阳老人的声音再度响起:“看到前方地面上那一块白色的碎石了吗?只有哪里是安全的,你先跳过去,跳到那块白色碎石上。”

    周良仔细看时,发现在距离自己三十米远的地面上,果然有一块巴掌大小的白色碎石,和其他青色方正地板石块截然不同,混杂其中,要不是仔细观察的话,还真的很难发现。

    不过,这白色碎石也太小了吧!只有巴掌大小,怎么在上面站立?

    周良呼出一口浊气,取出桃木剑,身形一晃,如巨鸟一般腾跃而起,三十米的距离一晃而过,在落下的时候,突然头下脚上,倒栽下来,手中飞剑一点,桃木剑落在白色碎石上面,停了下来。

    小银猴吱吱地叫着,紧紧地抓住周良的肩膀,也倒挂了下来。

    “下一步该怎么做?快点说啊!我大脑都快充血了。”周良急切地问道。

    阴阳老人哈哈大笑:“好小子,这么笨的办法,你都能想到,接下来的事情,相对简单,这条石板路每隔三十米距离,都会出现一块白色碎石,继续前进。”

    不是吧!

    周良腹诽一句,手腕发力,身形腾空而起,再次朝着前方飞射,故技重施,以桃木剑点在了第二块白色碎石上面,然后换气。

    如此往复大约三十多次,终于彻底走完了这个盘龙石柱拱卫的通道。

    周良双脚落在了地面上。

    放眼看去,他心中一惊。

    前方石殿出现了断层,竟然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之涧,下方隐约可见一道道红光,炙热的气息蒸腾而起,这深涧宽约二百多米,有五六块奇异的黑色岩石,无规律地漂浮在深涧上方,犹如漂浮在水面上的木板一般,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竟然可以在虚空之中漂浮。

    “踩着这些浮石,到达对面。”阴阳老人用一幅幸灾乐祸的口吻说道。

    他这样的口气说话,周良倒是轻松了一些,说明这一关并没有什么凶险。

    周良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一根长索,飞掷出去,套住附近一块浮石,轻轻一拉,然后身形腾跃而起,一跃就是五六十米的距离,下落之时,正好落在浮石上面,脚尖一点,借力再次飞起,长索又闪电般抛出,再次套住前方一块浮石,拉近到下一个借力点。

    如此往复,大约四次的样子,成功地越过了这处炙热深涧。

    前面又是一个古殿断层,仿佛是被什么大神通者,以剑芒生生斩为两截,和之前不一样的是,这处古殿之中并无盘龙石柱,而是一座座巨型修真者巨石雕像,衣带当风,栩栩如生,雕像周身布满了斑驳的刀剑枪孔痕迹,似乎是经历过一场大战。

    在古殿地面上,摆满了断刀残剑和破损的铠甲,鬼火粼粼,还有一些白森森的骷髅白骨,散落在地面上。

    这些白骨生前,至少也是先天道灵级别的高手,否则也不至于骨骼不朽,保存这么长的时间,而且从保存完整度来看,都是力战而死,有的颅骨断裂,有的颈椎折断,有的被拦腰斩为两截,有的胸骨尽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