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9章 岿然不动
    除了与掌门苏光耀同辈的一些实权大长老之外,真传弟子在门派中的地位已经很高。

    尤其是眼前的三位,更是真传弟子之中翘楚,几乎就是未来心云宗的高层人选,身份地位仅次于人数不多的大长老,能够出来主持这次的内门大比,足见心云宗对于这心云榜大赛内门大比的重视。

    “拜见三位师叔!”

    演武场周围,所有人齐齐躬身行礼,神态恭敬。

    第一擂台上,居中一位方面大耳的中年人抬抬手,一股柔和的力量扩散开来,将所有人都扶了起来,这人气势如渊,威严至极,双目灼灼如同火芒一般,没有人敢和他对视。

    他视线扫过三峰内门弟子,微微点点头。

    “内门大比现在开始,希望各位弟子,能够重视这次比试,全力以赴,拿出你们最强的状态,壮大我心云宗之威,切不要畏首畏尾,前后失据,让各位长老、师兄和掌门人失望才是!”

    另一位身穿淡金色道袍的真传弟子朗声宣读。

    接下来,另一位真传弟子宣读了一些大比的规矩和奖励,然后内门大比正式开始。

    各峰选出来的种子选手,在几千名内门弟子羡慕嫉妒目光的注视之下,缓缓从人群中走出来,来到第一擂台的下方,抽取各自的号码,用来进行比试列阵分组。

    ……

    “咦?”

    第一擂台上,方面大耳长须的中年人突然惊讶一声。

    “怎么?难道赵惟一师兄发现什么不对吗?”身侧一直未曾说话过的那位真传弟子笑道。

    方面大耳中年人赵惟一微微摇头道:“王天一师弟,刚才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下面这五十位各峰的种子选手中,有人给我一种非常奇特的气息,当我仔细感应的时候,却没有任何发现,难道是我产生了错觉?”

    “还有这样的事情?宋处一师弟你感受到了吗?”王天一万分惊讶。

    “我没有……也许是赵师兄耳聋眼花,练功出了什么问题吧,有什么大惊小怪。”另一位名叫“宋处一”的真传弟子,语气讥诮地撇嘴道:“这两千多内门弟子,可都是门派重重选拔出来的苗子,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你……”王天一大怒。

    赵惟一摆摆手,示意王天一不要与宋处一计较。

    真传弟子也有派系之别,这宋处一并非是赵惟一派系的人物,相互拆台是常有的事情,赵惟一心中虽然恼恨,但是在今天这样正式的场合,当着数千内门弟子和长老们的面,没必要闹将起来。

    ……

    周良领到了青色十号牌。

    将代表自己的牌子交到另一位执事的手中,他暂时回到了人峰的弟子队列之中,等待最终对战的结果出炉。

    刚才在经过第一擂台的时候,突然有一股极其强悍的气息,从自己的身上掠过,差点儿让周良当场失态,想来是自己身体之中的奇异状态引起了台上某位真传弟子的察觉。

    周良心中若有所思。

    很快,陆陆续续有抽完序号的种子选手回来。

    萧亭、熊霸等人峰的种子选手,交了号码牌回来,一个个都一脸迫不及待的神色,要在内门大比之中一显身手,和身边关系较好的弟子兴奋地说着什么,充满了自信。

    张馥则表现的很低调,一直静静地站在人群之中,闭目养神。

    她身边,两个心腹刘客心和吴精卫却是左顾右盼,也一副等不及比试尽快到来的样子。

    周良敏锐地察觉到,这两人在看自己时候的目光,有几分莫名其妙的敌意,而且,这两个人今天的气势,似乎和前几天有所不同了。

    “靠,难道我真的一副天生好欺负模样?这两个家伙……”

    周良心中,莫名其妙之余,暗暗戒备。

    而与此同时。

    赵惟一等三位真传弟子,也回到了演武场旁边早就搭建好的观礼高台之上。

    三人和二三十位心云宗内门长老、其他真传弟子以及来外门长老等人相互问候,然后坐在高台之上,等待比赛的开始。

    半柱香时间之后,又是一声悠扬浩荡的钟声,在演武场响起。

    激动人心的心云榜大赛内门大比,终于正式开始了。

    很快,在演武场最庄严的公告石碑之上,贴出了第一轮对阵形式分布图,来自于三峰的三十位种子选手,将分为十五对,捉对厮杀,进行第一轮的角逐。

    人峰的第一高手张馥对上了来自于地峰的一位弟子。

    张馥麾下的左膀右臂刘客心和吴精卫分别对上了地峰和天峰的弟子。

    其他几位人峰的弟子,也都得到了自己的对战对手。

    周良也在公告石碑之上,看到了自己的第一战对手——

    周良对阵李红!

    周良的对手李红,是一位来自于地峰排位靠前的弟子。

    这个时候,三峰的弟子们也不必继续列队等待,他们得到了自由活动的权利,可以自由选择观战的场次,去支持各自喜欢的种子选手。

    ……

    三十六号擂台。

    周良顺着擂台的阶梯,一步一步走上去的时候,对手李红已经不耐烦地等待在了擂台庄严。

    “哈哈哈,我运气不错,竟然碰到了来自于三峰最弱的人峰的对手,还是排名第十的废物,哈哈!”李红看到周良,哈哈大笑了起来,不耐烦地喝道:“快点快点,别磨蹭时间,打败了你,我还要准备第二轮比赛呢!”

    李红身形如同竹竿一般,又瘦又高,一脸的痘痘,眼高于顶,根本不将周良放在眼里。

    周良脸色不变,来到擂台中间。

    有负责监察这场比赛的真传弟子过来,仔细地检查了两人身上的法器,没有发现各种阴毒暗器和其他邪门法器之后,又交代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点头示意比赛开始。

    “嘿嘿,小子,遇到我,算是你倒霉。”李红冷笑着,一步一步逼近。

    周良将桃木剑系在腰间,无动于衷,沉稳如渊。

    就在这时,擂台之下,突然传来了一浪高过一郎的加油喝彩之声,人声鼎沸,震耳欲聋。

    “周师兄加油!”

    “周师兄,一剑震飞他!”

    “秒杀这个嚣张的家伙!”

    “周师兄我们都来支持你了,加油加油!”

    “周师兄必胜!必胜!”

    加油之声一浪高过一浪,人声鼎沸,阵势极为惊人,引起了周围很多人的注意,连远处观礼高台上许多大人物都发现了这一幕,远远地看了过来。

    “想不到你小子人气还挺高,可惜没什么用,比试又不是比人气,胜负还得靠实力说了算!”

    李红也被擂台周围聚集过来的大量人峰弟子们的热情,给吓了一大跳,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丝的妒忌,冷笑着逼近。

    “如果你的废话说完了,那就开始比试吧。”周良道。

    “你……臭小子,这么着急挨揍,那就给我滚下去吧。”李红大怒,右手握住剑鞘,拇指一弹,叮的一声,长剑化作一道银色流光包射出来。

    同时,他双脚蹬地,爆出一股可怕的气劲,整个人如同豹子一般窜出去,右手电闪,在空中一抓,瞬间扣住剑柄,人剑合一化作一道电芒。

    可怕的剑术!

    还在那冰冷少年赵紫龙之上。

    来自于各峰的种子选手,果然都不是易于之辈。

    剑气迎面而来,周良黑色长发狂乱飞舞了起来。

    但是,周良的面色却平静至极。

    他不动入山,一直待到剑尖快到刺到自己身上的时候,这才在电光石火之间微微侧身,让开剑身,骈指如剑,《心云剑法》出手。

    一抹淡银色寒霜,在周良的手掌上弥漫开来。

    瞬间,擂台之上,逼人的寒气大作。

    李红只觉得对手指剑所向,自己的肋部竟然生出感应,隐隐生疼,不由得脸色大变。

    他万万没想到,一个在人峰排名第十的家伙,竟然能够从容地躲开自己一出手的杀招《流星蝴蝶剑》。

    要知道自己这一招,从拔剑道出剑,快如一瞬,是整套剑法之中极为厉害的杀招,却不想对手不但能够避开,还有以《心云剑法》大巧若拙地反击!

    周良黑发如瀑,指剑覆盖着异色寒霜,犹如冰剑。

    李红心中一个咯噔,知道了遇上了高手!

    咻咻咻咻!

    长剑在他手中连连变换招式,一套《流星蝴蝶剑》连绵不绝地使出来。

    剑光滚滚,如流星蝴蝶,眼花缭乱,在旁人看来,只见连绵的银光滚滚而来,可怕的剑光彻底将周良笼罩在了这可怕的剑光之中,淹没了他的身形。

    台下,这一幕让许多人峰的弟子们都紧张地闭住了嘴巴。

    周良却依旧没有拔剑。

    他不急不慢,手掌上覆盖着银色寒冰,不断地轻轻地拍打在对手的剑身之上,眸光明亮,不断地观察和揣摩对手的剑路剑法。

    台上充斥着掌剑相交之时发出的脆鸣之声。

    李红的剑势越来越快,全力施展。

    他只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将这套《流星蝴蝶剑》发挥到如此酣畅淋漓的境界,整个人都彻底沉入剑法之中去了,一招一式,简直快要达到随心所欲的地步,平日里练剑时候,也没有如此状态。

    渐渐地,李红李红惊讶地发现,以前练剑时候,在这套剑法中遇到的一些滞涩和破绽,也渐渐消失,剑法招式的衔接几乎达到了完美的境界。

    而台下众人看的也是目眩神迷。

    “哈哈,李红师兄果然厉害,一套黄品中阶的《流星蝴蝶剑》炉火纯青,那个人峰的弟子,快要支持不住了!”

    围观的地峰弟子得意洋洋。

    “胡说,我们周师兄只不过是故意让这李红而已,到现在为止,周师兄都没有拔剑!”作为周良的头号支持者,张猛飞立刻反唇相讥。

    “没有拔剑?我看是他根本没有机会拔剑吧?哈哈!”

    “就是,身为剑客,与敌对战,竟然连剑对来不及拔出,人峰的代表,可真够丢人的!”

    地峰的弟子们哈哈大笑。

    “你……”张猛飞本就口拙,不善于言辞,恨恨地道:“嘴上说没用,看谁笑到最后!”

    “就是,等着吧,周师兄一定会让这李红屁股尿流!”关小羽等人峰的弟子们坚定地支持周良,怒目而视。

    说话之间,擂台上异变突生——

    叮!

    一声金属哀鸣震颤之声,突然在擂台上响起。

    滚滚不断的剑光寒气,也在这一瞬间,戛然而止。

    众人抬眼看去,只见李红惊呼一声,蹬蹬噔噔倒退十几步,脸上带着惊骇欲绝的神色,不可思议地看着周良。

    他手中的长剑,不知道何时已经脱手而出,倒插在青石擂台石面上,嗡嗡嗡颤抖不止。

    台下。

    原本还相互争吵讽刺的人峰地峰的弟子们,顿时戛然而止。

    “周师兄赢了!”张猛飞第一个反应过来,兴奋地大吼了起来。

    “哈哈,我早就只知道,周师兄一定会赢的!”“周师兄无敌!”“我们赢了,哇哈哈哈!”人峰的弟子们顿时兴奋地跳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李红师兄分明占据着上风,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本还兴高采烈地等待这胜利的地峰的弟子们,一个个面面相觑,都惊呆了,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等人看到的一切,最终的结果,逆转的太快,简直不可思议!

    台上。

    “我……你赢了!”李红李红脸上露出一丝苦涩。

    一直到被周良震开,他才惊讶地发现,自己握剑右手的整个手臂,不知道何时已经布满了银色的霜华,肌肉麻木,体内道家真气运转不畅。

    这是被对手玄阴真气侵入之故。

    而他到现在才发现,说明对手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

    也是在这个时候,李红更为苦涩地发现,对手自始至终,都站在擂台的中间,没有动过哪怕是一步。

    这已经清晰地说明,自己的《流星蝴蝶剑》看似大占上风,剑光笼罩了整个擂台,但是实际上却根本没有对周良造成丝毫的威胁。

    不过,自己也有收获。

    想到自己在这一战之中对于剑法的突破和剑的领悟,李红心中更是震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