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5章 人气高涨
    人群轰轰嚷嚷,人峰的弟子们都一脸兴奋,迫不及待地将周良围在了中间,一个个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高兴,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

    听了几句,周良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想到内门大比还没有正式开始,各峰私底下的竞争就已经开始。

    半个时辰之前,十名地峰的弟子闯上人峰,过来堵住了膳堂,扬言要挑战人峰的高手,态度嚣张蛮横至极,一言不合,就出手打伤了几名人峰的弟子。

    这几个地峰弟子,实力当真是不俗,出手又狠辣歹毒,虽然人峰的人多,但是十位种子选手到现在为止没有出现,其他人实力一般,却也不好倚多为胜,单对单几场比试下来,人峰的人,竟然全部都输掉了。

    凝聚出了真气气旋的关小羽,脸上也淤青一片,看样子刚才出手较量,吃了个不小的亏。

    周良皱了皱眉头,还未说什么,人群外面已经传来了那几个地峰弟子的叫嚣之声。

    “哈哈哈,真是不过瘾啊,竟然没有人能够接住司马师兄一招,看来人峰真的如传言一般,只是个废物渣滓集中营,在三峰之中,最不入流!”

    “就凭你们人峰这群废物,也想参加内门大比中?哈哈,我看还是夹起尾巴算了,去了也是丢人!”

    “真是不知道,门派怎么会让你们这群废物通过晋升内门的,一个个歪瓜裂枣一样不经打,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对了,那个什么狗屁‘人峰剑侠’周良,在哪呢?滚出来,我一拳就让他掉牙跪地求饶……”

    十几个身穿地峰道袍的少年,脸上带着冷笑,堵住了膳堂的大门,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俯视周良等人,左一句废物右一句渣滓,顿时激的所有人峰的弟子火冒三丈。

    所有人峰的弟子,都眼巴巴地看着周良,希望这位内门大比的种子选手,能够在这个时候,主动站出来,替人峰弟子出一口气。

    周良皱了皱眉。

    他妹的,这几个孙子,嘴巴真******是太损了。

    “没有人能够接住你们一招?我倒要看看,你们十个,能接住我几招!都给我滚下来吧!”

    周良本不是行事霸道的人,但是此时也不禁心中动了怒意,怒喝一声,也懒得再和他们说什么,脚下发力,骤然凌空跃起,如同大鸟一般,身形闪烁,朝着台阶之上的十几位地峰的弟子临空扑去。

    竟然是要以一敌十?

    “哼,狂妄,给我滚回去,在我司马炎的面前,没有你撒野的份!”

    台阶上,正中一位身形修长、淡黄色长发浓密如瀑,黄眉豹目,狮鼻阔口的少年,被周良的举动激怒了,冷哼一声,劈空一掌击出。

    对着他这一掌,肉眼可见一股强横的劲气如箭一般飙射出来。

    众人瞬间只觉得劲风铺面,呼吸一窒。

    司马炎冷笑,他就是要一掌将周良倒劈回去,来一个下马威。

    人峰的弟子们惊呼一片。

    周良身在空中,无处借力,而司马炎却脚踏石阶,却可以发出百分之百的力量,两相对比之下,后者可谓占了大大的便宜。

    但是——

    “要滚的是你们!”

    周良人在空中,不闪不避,同样一掌劈出。

    清晨的朝晖之中,一抹淡银色的寒光一闪。

    空气之中顿时寒气大盛,仿佛瞬间从初秋到了三九寒冬一般,所有人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冷战。

    司马炎劈出的劲气,遇到这银色寒气,一触之间,顿时瞬间彻底溃散。

    砰!

    一声闷响。

    兔起鹘落的下一瞬间,周良和司马炎的手掌,已经硬碰硬地对在了一起。

    劲风四溢,如旋风般四面扩散。

    一抹淡淡的白霜,瞬间从司马炎的手掌出弥漫了开来,寒气逼人。

    “你的道家真气……”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整,司马炎脸色蜡黄,身形一晃,再也坚持不住,整个人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被周良一掌劈飞五六米,径直狼狈万分地从台阶上坠落了下去。

    与此同时,周良已经稳稳地站在了台阶之上。

    “司马师兄……”其他地峰的弟子失声惊呼。

    司马炎在地峰的内门弟子之中,虽说不是最顶尖的人物,但也绝对是排名靠前的高手,想不到竟然被这个人峰的少年,一掌就劈飞。

    在这几个地峰弟子看来,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好!”

    “周师兄好样的!”

    “周师兄,无敌!周师兄,无敌!哇哈哈哈,太厉害了!”

    人峰的弟子们,可管不了那么多,见到这一幕,顿时爆发出一片滚雷般的喝彩之声,一个个兴奋的脸色涨红,只觉得仿佛是三伏天在被暴晒了三四个时辰之后吃到了冰镇大西瓜一样爽,拼命呐喊,为周良加油。

    “你敢出手偷袭伤人?”一个地峰的弟子恼羞成怒,一挥手,道:“我们一起上,教训这小子!”

    台阶上。

    剩下的地峰弟子厉吼着一拥而上。

    “偷袭你妹啊!哈哈哈,这就恼羞成怒了吗?难道我们人峰的弟子就得任由你们打,而你们地峰的弟子连碰都不能碰?都给我滚下去吧!”

    周良哈哈大笑,不退反进。

    他正要借此机会试验一下,进入真人境第一层之后,自己的战斗力到底提升了多少,这是个好机会。

    周良甚至都没有出剑。

    他脚下踩出《一苇渡江》,身影翩若惊鸿,双掌翩飞,化掌为剑,掌影纷飞,翩翩如同玉蝶一般,依旧走的是剑法的路子,如同猛虎如羊群,瞬间切入到了人群之中。

    砰!

    冲在最前面的一名地峰弟子,只觉得眼前一花,惊呼一声,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周良一掌击中前胸,断了线的纸鸢一般跌落台阶。

    “第二个!再来!”

    周良气势狂暴,大喝一声,龙行虎步,再进。

    砰砰!

    又有两名地峰子弟和周良各自对了一掌,却远远不是周良的对手,手腕剧痛,如同折断了一般,脸上带着惊骇欲绝的神色,闷哼着吐出一口鲜血,身不由己地跌落台阶。

    “第三、第四!再来!”

    这一回,不用周良大喝,下面的人峰的弟子们,已经迫不及地帮周良数了起来。

    算上之前的黄发黄眉少年司马炎,加上这三人,转眼之间,周良以一敌四,震飞了四位地峰弟子,如同虎入羊群一般,所向披靡,气势无敌。

    周良哈哈大笑,气势越发高涨。

    他脚下踩着《一苇渡江》,身形犹如惊鸿一现,快如闪电,疾步再进。

    砰!

    砰!

    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对掌和闷哼连绵不绝地响起。

    只见周良身形在台阶上拉出一串残影,青蛇狂舞一般,令人目眩神迷,难以捕捉。

    他如闪电一般在地峰的弟子们中间闪烁,所向披靡。

    兔起鹘落的瞬间,又是连续六声爆响之声传来,剩下的六名地峰弟子,根本跟不上周良的速度,不堪一击,如木头人一般,纷纷被直接劈飞,狼狈万分地掉落到了台阶之下。

    十名地峰的弟子面若死灰。

    他们自命都是精英,但是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挡住周良哪怕是区区一掌。

    更加令他们感到不可思议难以接受的是,被称作“人峰剑侠”的周良,自始至终,根本都没有使出最擅长的剑法,只是以掌法出击,这说明人家根本没有使出全力。

    转眼之间,台阶上只剩下周良一个人。

    有风,吹动他青色道袍猎猎作响,阳光洒落在他俊秀的面容上,犹如一尊不可仰视的神像,反射绽放着万道璀璨夺目的光辉。

    人峰的弟子们呆呆地仰望。

    他们的心情,从原本的兴奋呐喊,变成了此时的震惊莫名。

    他们知道周良很强!

    但是从来没想到,周良竟然强到了这个程度。

    一开始,被司马炎等人羞辱的人峰弟子,只是希望周良能够赢一两场,好歹扳回一点儿面子,谁知道周师兄竟然如此强势,以一敌十,犹如虎入羊群,只用了不到十分之一炷香的时间,就酣畅淋漓地击败了地峰所有人。

    几秒钟的寂静之后,人峰弟子们的热血,不可遏止地开始燃烧了。

    他们疯狂地呐喊周良的名字。

    “周师兄,太棒了!”

    “周师兄,我们崇拜你!”

    “周师兄,我爱死你了!”这是一位兴奋之极的女弟子的尖叫。

    同仇敌忾的力场,让今天出现在膳堂之前的所有人峰弟子彻底站在了周良这一边,成为了周良最坚定的支持者,他们高喊着:“周师兄!周师兄!”

    仿佛只有这三个字,才能够代表自己对周良的支持。

    而司马炎等十位地峰的弟子,一个个跌的鼻青脸肿,灰头土脸,成了过街老鼠,被人峰弟子门毫不留情地一顿讽刺。

    “喂喂喂,那个什么司马炎,你不是说自己一个人就足以挑翻我们人峰吗?怎么连我们周师兄一掌就接不住?”

    “哇哈哈,这种贱人,我见得多了,嘴巴上嚣张的不得了,一动真格,就瞬间尿裤!”

    “真可怜啊,什么狗屁地峰,还要夺内门大比第一,有我们周师兄在,你们算什么东西?”

    “就是啊,这点儿实力,也学人家来砸场子,真是丢人,我看啊,后天的内门大比你们地峰还是别参加了,去了也是丢脸!”

    地峰弟子之前挑衅时候所出来的狂言,被动人峰弟子添油加醋地奉还。

    主要还是这十人之前表现的实在是太嚣张太气人了,一个个不可一世,不但打上门打了人,还各种狂言,如今落得如此下场,也算是自取其辱。

    人峰的弟子们只觉得无比畅快解气。

    “你们……你们别得意,给我等着,我司马炎,在地峰是排名前五十之外的弟子,打败我,不算什么,等到内门大比的时候,你们就会知道,我们地峰的真正实力,到时候别哭!”

    司马炎在其师兄弟的搀扶下站起来,又羞又怒地道。

    他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瞬息万变,尴尬到了极点。

    之前接了周良第一掌,此时那司马炎一条右臂上,依旧有银色寒霜弥漫,未曾退去,整条手臂到现在为止还处于失去知觉的状态。

    其他几位地峰弟子也差不多。

    任何人,身上但凡是被周良手掌击中的地方,都有一大片银霜弥漫,出现了一个清晰的手印,暂时都失去了战斗能力,十个人看着周良的表情,充满了惊骇和畏惧。

    谁都明白,周良已经凝练出了属于自己灵根的道家真气。

    而且还是极为罕见的玄阴真气,极为可怕。

    “不好太嚣张,你们等着吧,我们陈雄师兄,当前内门排行第三,已经晋入真人境第二层,到时候一定要横扫人峰,今日之耻,两日后,让你们加倍奉还!”

    司马炎恼羞成怒地撂下一句场面狠话,带着地峰的弟子们狼狈而去。

    人峰的弟子们哈哈大笑,根本不在乎,又是毫不吝啬地送出一片嘲讽讥诮。

    一直等到司马炎等人相互搀扶着狼狈地消失在了远处,这才觉得出了心中一口恶气,意犹未尽地作罢,一个个热情万分地围在了周良的身边。

    “周师兄,你一定已经迈入真人境了吧?真厉害!”

    “周师兄,你能不能指导一下我们啊,我昨夜彻夜修炼《琅琊回天诀》,却进展缓慢,才刚刚产生了一点点的气感!”

    “对了,周师兄,《琅琊回天诀》之中的心法口诀,说的也太含糊了吧,你能给我们讲解一下吗?”

    周良的连番表现,已经彻底征服了这群同峰的少年。

    大家簇拥着周良进入膳堂,有人主动帮周良打好了早餐,团团围在周良身边坐下来,边吃边问,连关小羽这样心高气傲的人,此时也彻底服了周良,一口一句“周师兄”,叫的比谁都亲热。

    “我就说说自己修炼的体会心得吧,这样的,要想炼出道家真气,就必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