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3章 对决赵紫龙
    武岩鹰大刺刺地站在擂台中间,冷笑道:“你先出手吧,我让你三招,免得师兄弟们说我欺凌弱者。”

    周良也不多说,正色地点点头:“好。”

    话音未落。

    咻!

    一道红芒在周良的手中暴起。

    他脚下踩着《一苇渡江》,桃木剑如电,迸射出一道剑芒。

    这一招,正是《心云剑法》之中的第一招,剑走中宫,毫无花哨。

    但是从周良手中使出来,却别有一番韵味气度,他整个人从精致到出动,只是电光石火的瞬间,快不可察。

    武岩鹰大骇。

    他脸上的倨傲笑容还未来得及散去,不可思议之间,只来得及勉强抬起手中长剑封堵。

    锵!

    一声金属交鸣的爆响震得所有人耳朵发麻。

    下一瞬,武岩鹰就觉得自己仿佛是被一柄攻城巨锤击中一般,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撞击在了自己的剑身之上,然后顺着剑身用来,握剑的手臂瞬间巨震,失去了直觉。

    砰!

    脸上的笑容还在凝固,武岩鹰却已经连人带剑,如断了线的纸鸢般掉下了擂台,狠狠地砸在了下方的石座上。

    喧嚣的演武堂大殿之中,顿时响起一片不可遏止的倒吸冷气的声音。

    强!

    太强了!

    不可思议的强!

    完全就是一剑秒杀!

    整个过程兔起鹘落,快到了一些人根本都无法反应过来,台下支持武岩鹰的人脸上还带着笑容,一眨眼的功夫,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战斗就已经宣告结束了。

    武岩鹰成了笑柄。

    前两天他还自吹自擂,号称人峰前十的实力。

    但是在周良的面前,根本不够看……

    所有少年都神色惊惧地看着擂台庄严巍然屹立的周良,心中震惊,难道这一剑,就是这位新晋内门弟子新人王的真正实力吗?

    一柄废柴一样的桃木剑,在他的手中,简直就是神兵利器一般。

    再也没有人敢嘲笑周良的法器了。

    可怕!

    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武岩鹰身边的一伙人下巴差点掉在地上。

    他们脸上的嘲讽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见,一个个嘴巴张的可以塞进去一个大大的鸭蛋,瞪大的眼睛里全部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像是石化了一般待在原地。

    “你偷袭……卑鄙!”

    灰头土脸的武岩鹰从地上爬起来,一脸涨红地怒吼。

    他显然根本无法接受自己的被周良只用了一剑就轻松击败的事实。

    在他看来,周良极其卑鄙地是利用极快的身法,偷袭了自己,要是真的战斗起来,自己绝对不会输的这么惨。

    他却忘了,是谁大大咧咧地站在擂台中间,要先让周良三招来着。

    “再来,我不服,我还要和你再比一次……”说着,武岩鹰就要重新跳上擂台。

    “不必了。”脸上一直带着笑容的罗轩举,突然站了出来,一扬手,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阻挡了武岩鹰,摇头道:“算了吧,别在这里继续丢人了,你小子根本就不是周良的对手。”

    “不可能,刚才他那是偷袭……”武岩鹰暴怒。

    “不到黄河心不死呢,小家伙,低头看看你的前胸。”罗轩举讥诮道。

    武岩鹰一怔,低头一看,顿时脸色大变,面若死灰。

    原来不知道何时,他的胸膛上,紧身青色道袍被划开了一个十字裂缝,露出了下面白色内衫。这个十字裂缝,正是心脏的部位,显然是刚才交手的瞬间,被周良以超出视线捕捉范围的绝快剑法,瞬间刻上去的。

    而自始至终,武岩鹰竟然都没有察觉,自己其实早就已经中剑了。

    如果周良稍微加一分力道,那被划破的恐怕就不是青色道袍,而是他武岩鹰的心脏了。

    冷汗,顿时难以遏制地从武岩鹰的额头后背沁出来。

    “我……我……我输了。”武岩鹰面色铁青地低下了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顿了顿,他又抬起头,神色逐渐平静下来,盯着周良,认真地道:“今天我输的无话可说,你比我强,但是,这仅仅只是开始而已,总有一天,我会变得更强,还会站在擂台上,向你挑战。”

    说完,做了一个认输之礼,然后回到之前的座位上座下。

    周良点点头:“好,随时恭候。”

    原本这个家伙自大自傲,一开始说让三招,输了又说周良偷袭,大家已经将他定义为没品的家伙,不过到了最后,武岩鹰能够迅速调整自己的心态,坦然认输,斗志依旧,这样的表现,倒是让周良和大殿里的其他少年们对于这个家伙,又高看了几分。

    人群中,刚刚嘲笑周良的那些人此时已经低下头,不敢看周良。

    就在这时,下方,人群之中又有人跃上了擂台,向十位参赛代表挑战。

    当然,也有人继续向周良挑战。他们自诩比武岩鹰强多了,所以尽管周良一剑打败后者,依然无法阻挡他们挑战的热情。

    这次的挑战者是一个剑眉星目,器宇轩昂的少年。

    他一袭青色道袍,手执长剑,眉清目秀,倒也颇有几分气势。

    只是神态也忒冷了一些,虽然他没有流露出任何气息,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一块万载寒冰突然出现在了擂台上,有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

    “赵紫龙!”冰冷少年报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长剑出鞘,对准了周良。

    他选择的挑战对象,仍然是周良。

    “我勒个去,怎么都选我?难道我看起来很软弱可欺吗?”

    周良心中有点儿小郁闷,也不再说什么,手中桃木剑做了一个《心云剑法》的起手式,凝神以待。

    咻——

    一抹刺目的寒光在擂台上突然闪耀暴起。

    赵紫龙身形如同鬼魅,身法之快,竟是丝毫不弱于周良的《一苇渡江》,电光石火之间,一步侵入到了周良身边,剑尖轻轻颤动,化作三朵剑花寒芒,分袭而至。

    这赵紫龙,修炼的竟然也是快剑流的路数。

    一剑三花!

    这样的剑术,绝对算得上不俗了。

    “好剑法!”周良眼睛一亮,原地不动,手腕一抖,桃木剑同样幻化出三道赤色剑花,一剑三花,迎了上去。

    叮叮叮!

    三声轻微的细响。

    只见银色和赤色的剑花在空中撞击在一起。

    璀璨的火星一闪而逝,快如飞火流星一般,令人有一种目不暇接的错觉。

    好快的剑!

    好准的剑!

    内门弟子们之中自然不乏识货的人,自然看得出来那一瞬间的玄妙之处。

    周良在那电光石火的瞬间,竟是以剑尖撞击剑尖,阻挡住了赵紫龙的快剑。

    在这样快速的对战之中,做出这样的决定,需要多大的胆色和自信?

    哪怕是差上一丝一毫,都会瞬间被利剑刺穿,但是,周良却能够在瞬间,如此准确地捕捉到那高速颤动着的剑尖,这样的冷静的胆色和精湛剑术,令所有人自愧不如。

    “好!”张猛飞在下面第一个大声喝彩。

    “漂亮,好剑法!”其他少年们,也是忍不住一片喝彩欢呼之声。

    连武岩鹰和关小羽等人,都忍不住跳起来叫好。

    叮叮叮叮!

    一连串不绝于耳的双剑交鸣之声,爆豆一般响起。

    台上,银光赤芒忽生忽灭,人影如同鬼魅闪烁。

    众人眼花缭乱之际,周良和赵紫龙已经你来我往对攻了不知道多少招。

    锵锵锵!

    刀剑交鸣之声不绝!

    一开始,人们还能从长剑撞击的次数中,分辨出来双方交手了几招。

    但是到了后来,两人的剑术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剑鸣之声仿若是连城一片,成为了一个声音一般,根本就分辨不清楚次数。

    少年们只觉得眼前擂台上一红一银两道剑光闪烁,忽如银瓶乍破水浆迸,又如赤炼一缕逝长空,不断震撼着众人的视觉。

    “好可怕的实力!”

    “这样的剑术……他们到底是怎么练成的?”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天才这种东西的存在!”

    屏住了呼吸观看擂台上战斗的少年们,心中震撼之余,不由得一阵阵挫败感。

    就连骄傲自大的武岩鹰也不例外。

    所有人都被周良和赵紫龙展示出来的剑术给震住了,一个个都在心里思忖,要是自己上了台,面对着周良如此可怕的剑法,别说是反击,只怕连一招都接不下来。

    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由此可见,之前武岩鹰闪电间一招败北,输的可真的一点儿都不冤。

    一时之间,就连被罗轩举点名上台的其他九位少年,此时脸色也有点儿变了。他们暂时还没有人挑战,挑战的人,通常都选择了周良。

    台上。

    “哈哈,好剑法!好对手!痛快!”周良大呼酣斗。

    桃木剑在他手中,化作滚滚赤芒,呼啸破空,如神龙摆尾,神韵之奇,不可名状。

    赵紫龙,绝对是个好对手。

    这还是周良自从《心云剑法》大成以来,遇到的第一个能够媲美自己剑术的对手。

    而且,和张见仁不同,赵紫龙的剑法快而不诡、霸道而不邪魅、凛烈而不毒辣、冰冷却不阴森,这一切都足以说明,这个赵紫龙,虽然给人的感觉冰冷不舒服,但绝对是一个光明磊落的少年。

    因为,剑术即心术。

    什么样的人,练什么样的剑。

    “你也不错。”赵紫龙眉宇之间,也浮现出了一丝难得的兴奋。

    锵!锵!锵!锵!

    双剑不断地撞击,震撼着每个人的耳膜。

    周良意兴大发,整个人都沉浸在了剑术的世界之中,欢呼喝彩之声从他的耳边渐渐消失,眼前只有对手,他的双眸,紧紧盯住对手的剑路剑势,终于渐渐摸清楚了赵紫龙的剑法路数。

    一些原本模模糊糊的东西,在周良的脑海之中,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

    他对于剑的理解,正在飞速地加深着。

    旁边。

    传功长老罗轩举似笑非笑的眸子里,一抹难以掩饰的惊讶一闪而逝。

    “这叫周良的小子,真是妖孽一般的领悟天赋,这才十分钟左右而已,剑的领悟竟然又攀升到了一个境界,好可怕的进步速度,说不定这小子以后可以悟出剑意呢……娘的难怪会被人峰大长老张三峰师叔看中呢!”

    罗轩举暗暗想道。

    再抬头看时,心中的惊讶更甚。

    他一眼扫过,就知道眼前这场对于内门弟子们来说有些惊心动魄的战斗,不出三招,就要结束了。

    但是,这一回,他可猜错了。

    锵——

    最后一声双剑交鸣之声震响。

    赵紫龙身形一闪,退开了七八米,收剑而立,略微气息紊乱地承认:“我输了。”

    竟然是主动认输了?

    罗轩举错愕之后,略微点点头,高看了赵紫龙一眼,暗道:这个姓赵的小子,有些眼光,有些自知,恩,有点儿意思。

    台上。

    周良没有追击,剑柄反扣在掌心,拱手微笑道:“好剑法!你很厉害,也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以后经常在一起切磋。”

    “求之不得。”赵紫龙惜字如金,对周良点点头,转身跳下了擂台。

    台下。

    少年们看着赵紫龙的眼神也变了,充满了敬畏和佩服。

    前者虽败犹荣,展现出来的剑术,已经超越了大多数人一个台阶、一个境界,若不是遇上周良这种变态,必赢无疑。

    须臾,喝彩鼓掌之声轰然满堂。

    每个人都为这场剑术龙虎斗叫好,精彩的战斗比试,也激烈了少年们的好胜竞争之心。大家都是同龄人,风华正茂,心中有热血,眼里没有太多狡诈,很容易成为朋友。

    周良在台上也有些感动。

    他向台下的师兄弟们施礼,然后退回到了擂台边上。

    经此一战,周良的在内门中,算是彻底奠定了自己的位置。

    而擂台下的许多同门,都对这个温文如玉、不卑不亢,剑术卓绝,脸上始终带着迷人微笑的少年剑客心生好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