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1章 馨兰的信
    道家真气!

    嘶!

    惊呼吸气声,传遍演武场每个角落。

    在场的心云宗弟子,擂台的裁判长老,宗内长辈、高层等,无一不吃惊失色。

    观战台上,白须裁判大长老,更是腾然站起来,神情激动:“十四岁就领悟出道家真气,突破到筑基真人境,指日可待,这等天赋,必然是下一个陆无双!”

    全场众多的目光,齐聚周良身上,瞩目这新的外门弟子王者!

    周良呼吸紧促,难以置信的望着自己的拳头,眼睁睁看着张见仁飞出去,手臂折断,宝剑断成两截。

    这尚且是他刚才那一拳,有所保留,一拳震断张见仁的宝剑时,就勉强收回部分道家真气。

    否则,张见仁的伤势,绝不会是折断手臂,至少整只手臂都要作废。

    假使换做一般的练气后期弟子,这一拳可能直接震碎脏腑,当场死亡。

    “这就是道家真气的力量……”

    周良心神轻轻抖瑟。

    擂台四周,一些弟子心中,震惊而畏惧。

    此时,他们总算明白,练气期和筑基真人境的真正差距所在。

    “周良胜!”

    裁判长老这才反应过来,深深望了周良一眼,给出判决。

    即使在他刻意偏袒张见仁的情况下,周良仍然获胜。

    不仅是获胜,还是以绝对的实力,震慑外门弟子!

    在绝对的实力下,即便是再多的不公正,也无法阻拦他的步伐。

    “见仁!”

    天一长老嘶吼一声,身上涌起一股紫寒气息,“唰”的一下,闪到张见仁身前。

    其速度骇人之极,旁边的人,只看到残影一掠。

    “好快的速度!”

    周良估测,张见仁师父的实力,恐怕达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地步。

    “我居然……输了……”

    张见仁痛苦不堪,冷汗直流,那只手臂完全失去直觉。

    快给他疗伤!

    天一长老竭力嘶吼,看儿子的伤势,那只手臂,甚至有残废的可能。

    “小辈!区区比试,你下手如此重,有何居心?”

    天一长老一脸寒意,眼中杀机隐隐闪动,盯着周良。

    绝世高手的可怕气势,在其强大气息与道家真气作用下,形成无形的力量压迫。

    周良身形一晃,全身气血和呼吸,似乎被凝固一般,连说话都要费极大的力气。

    好在他拥有道家真气,催动体内淡青色气息,以坚韧意志对抗。

    怦怦!怦怦!

    周良的气血在这股压力下,更加凝成一团,发出晶莹的颜色,他的头脑也是前所未有的清明。

    在空前压迫力下,周良的精气神和体内潜力,进一步的压榨。

    “太好了!我如今已经完全具备冲击筑基真人境的条件。”

    周良欣喜若狂。

    经历一番战斗,这时又承受天一长老的压迫,反倒促进他自己的进步。

    他身上的隐隐变化,自然没逃过天一长老的眼睛。

    此子不能留!

    天一长老感到一股潜在的危机压迫力,眼中寒光一闪:“小辈,你区区一个外门弟子,竟敢伤我徒儿手臂,那我就废去你的修为。”

    唰!

    残影一掠,天一长老扑向周良。

    不好!

    周良只觉一股巨大危机压迫而来。

    好在他对天一长老有所警惕,“灵识”已经全力锁定对方。

    在天一长老体内气血和道家真气引发的一瞬,他预测到对方的攻击方位。

    腾!

    周良想也不想,把《一苇渡江》施展到极限,身形一下子腾跃近十米高,险险躲过对方一击。

    但是他明白,面对这等绝世高手,自己只有一次躲闪的机会。

    天一长老一招扑空,便意识到不妙,心中惊怒,大喝一声:“受死!”

    他也施展身法,飞跃到半空,抓向周良。

    “蜻蜓点水!”

    周良在半空,二次生力,虚渡一步,直奔宗内高层聚集的观战台。

    因为他明白,天一长老在这里并不是地位最高的,在场的长辈高层,绝对不会允许他肆意妄为。

    嗖!

    周良勉强躲过天一长老的杀招,朝观战台飘落而去。

    “可恶!这小子……“

    天一长老明白周良的用意。

    “天一长老,住手!”

    一个苍劲如雷的声音,自虚空降临。

    随着那话音,一股雄浑无比的气息,自头顶传来。

    一个白须老者,浑身萦绕洁白气息,如同羽毛,飘立于天一长老头顶。

    不妙!是裁判大长老!

    天一长老承受如山一般的压迫,他面对的可是宗内大长老之一,修为超越了筑基真人境,达到了大真人境。

    可是,周良就在眼前,他心中极度不甘,一咬牙便要硬闯。

    “趴下!”

    威严怒意的声音自头顶传来。

    也不见裁判大长老近身,一道透明洁白的气息旋转成无形的气掌,狠狠拍下。

    啪砰!

    天一长老全身道家真气溃散,“哇”吐出一口血,栽落到地上,趴在地上。

    隔空伤人,好可怕的手段!

    四周众人噤若寒蝉,显然裁判大长老将道家真气修炼到化境,弹指间即可划破空气斩杀敌人。

    “大长老!这周良心狠手辣,几乎打断我徒儿的手臂,岂能轻饶?”

    天一长老半跪在地上,畏惧之余,略带不甘。

    “哼!到底是谁心狠手辣?周良出手时,分明已经收回部分道家真气,否则张见仁手臂必废,甚至有性命之危。”

    白须裁判大长老,目光灼灼。

    天一长老顿时语滞。

    “你还不去抢救自己的儿子!”

    白须裁判大长老袖袍一挥,身形飘跃间,返回擂台。

    一场风波,暂时平息。

    打败了张见仁,意味着周良也进入了争夺外门第一的决赛,下面只等另外一位种子选手诞生了。

    老天并没有让周良等太久,那亭亭玉立如仙子的少女李蓉儿,在战胜一系列诸如关小羽,张猛飞等外门排名前十的弟子后,也进入了决赛。

    所以,外门第一,将在周良和李蓉儿之间产生。

    这等重头戏,怎么会在当天就匆匆决出胜负呢?毕竟周良和李蓉儿连番作战,也是损耗不小,于是裁判大长老宣布决赛在明日举行!

    于是,周良在全场人既崇拜又惊异的目光中,离开了演武场,回到了自己的小院。不过临走前,周良特意看向了馨兰之前所在的位置,不过看见了在被长老疗伤的张见仁,而并没有看见她。

    周良微微有些感慨,当初给自己定下的目标,似乎已经做到了!馨兰倚之为靠山的人,被自己狠狠踩在了脚下!

    不过,他的内心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快乐,那么激动,也许心里还有些放不下对方吧?

    甩甩头,抛掉这些烦恼,周良进门,只见父母早已经做了一桌子好菜,热气腾腾地在等着自己!见到周良进屋,父母亲高兴地迎了上来,左看看右摸摸,检查周良在心云榜大赛中有没有受伤。

    看来父母早已经得知了周良战胜张见仁获得决赛资格的好消息,早早就准备了一桌子饭菜,好好庆贺一番。

    看到父母幸福欣慰的脸,周良瞬间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了回报和意义。

    吃过幸福的晚饭,周良家的院子外,来了一波又一波求见拜访的人。

    周良现在可是不同往日,修出道家真气,战胜外门夺冠热门张见仁,俨然有了外门第一人的势头。虽说李蓉儿也修炼出了道家真气,但不少人依然看好周良这匹突然窜出来的黑马。

    只不过,现在周良身份不一样了,不是谁想见就见的。心云宗已经安排了执勤弟子,为周良所在的小院站岗,将前来拜访的人一一拦在门外,没有周良的许可,谁都不让进。

    那些拜访的人,周良都没见,以养伤恢复实力,为明日决赛做准备而打发掉了。这些人,不过趋炎附势,周良并不想浪费时间在他们身上,对这种人,只要周良依然保有实力上的优势,那些人即便心底暗骂周良摆谱,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只不过,就在周良以为可以好好打坐修炼一番的时候,外面再度传来了执勤弟子的敲门声,“周良师兄,外面有人求见,她们是……”

    “不见,说了多少次,求见的人都告诉他们等决赛后再说。”周良没好气地打断了通报的执勤弟子。

    “师兄,不是我非要打扰您,只是这拜访的人,跟您有很深的关系。”门外的弟子有些迟疑道。

    “是谁?”周良皱着眉头,他实在想不出心云宗里还有谁跟他有很深的关系,毕竟他之前只是一名不起眼的“废物”。

    “是馨兰师姐。”外门的弟子如实说道。

    “她?她来干什么?”

    周良瞬间震惊,一时间内心五味杂陈,各种滋味涌上心头……良久,他摇了摇头,冷冷地说出两个字:“不……见……”

    “是!”门外的弟子立刻掉头,朝院门走去……

    “吁——”

    周良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虽然决定不见,但内心依然十分不好受,过去的种种一一浮现在眼前,甜蜜的,悲伤的,幸福的,绝望的……

    “砰!”

    小院里传来院门被强行打开的声音,期间还伴随着执勤弟子的倒地声和哀求声,似乎有人闯进来了。

    “周良!”

    屋外传来一声娇喝,来人是一女弟子,不过听声音却不是馨兰。

    “唉!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周良叹了一口气,从床上下来,打开了房门,看向院中。

    “周良,你什么意思,我和馨兰来见你,你怎么不见?”

    亭亭玉立的少女,看着出来的周良,顿时杏眼圆瞪,怒气冲冲,一对开始挺拔的双峰随着呼吸也是一颤一颤的。

    只不过,周良并没有在院中看到馨兰的身影,他四处张望,依然是没有发现。

    “别看了,她已经走了,恐怕你很长一段时间都见不到她了!甚至,是永远都见不到。”看到周良四处张望,李蓉儿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一些,解释道。

    “什么意思?”周良不解。

    李蓉儿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信上还缠着一条丝巾。周良眼神一凝,那条丝巾他太熟悉了,就是当初他送给馨兰的定情信物。

    “喏,给你,馨兰之前的所作所为也是有苦衷的,她在信中会解释给你听的,本来想亲自把信交给你,见你最后一面,哪里知道你居然不见!”

    周良伸手接过信封,当着李荣儿的面便是打开了,他急于想知道馨兰如何解释这一切,如何解释让他曾经无比绝望的那一切。

    “周良哥哥,见字好!兰儿知道之前的所作所为,已然给你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伤害,你是不可能原谅我的,但看到你现在的成就,兰儿觉得当初的离开是有价值的,哪怕我也承受了和你一样的痛苦。”

    “在我看来,修真之路,对于你来说,比我重要多了。如果我能成为你修真之路上的垫脚石,那么我愿意这么做。而且,除了离开你,我没有和张见仁发生过什么,他再天才,也无法取代你在我心中的位置。但是,他天才的身份,确确实实是刺激你,推动你前进向上的绝好助力。”

    “现在,我要去宗内接受一项血脉传承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过来。如果挺过来了,我希望我们还能成为朋友,如果挺不过来,那只能祈祷来生再见了。祝:一切安好!馨兰留。”

    看完这封信,周良双唇紧闭,有些无力地朝李蓉儿挥挥手,然后慢慢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屋子。

    他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一切……

    第二天一早,整个心云宗就传出了一个震动人心的消息:李蓉儿弃权认输,周良成为心云榜大赛外门第一!

    一时间,整个外门都传颂着周良的名字,慕名拜访的人也更多了!

    但都被他拒之门外,只待十天后举行仪式,成为内门弟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