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0章 道家真气之威
    “周良!你不会也认输?”

    张见仁面带蔑视,讥讽一笑。

    面对张见仁的嘲讽蔑视,周良冷笑不语。

    张见仁这种人,实力确实有,可为人狂妄自傲,喜欢用鼻孔看人。特别是馨兰离开周良,而选择了张见仁以后,张见仁更是看不起周良。

    不过,这也是周良奋发图强,获得今日成就的最大动力!他的誓言,就是总有一天要当着馨兰的面,将她倚之为靠山的张见仁,狠狠地踩在脚下!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想到这,周良不由得激动了起来,甚至兴奋得浑身微微发抖,看向张见仁的目光,也仿佛是猛兽看待猎物一般。

    周良虽然没有说话,但他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却是让张见仁心头不快,怒火暗生:难道这个连女人都保不住的废物,不知道害怕吗?不知道我跟他的实力差距吗?

    “看,周良的表情,似乎很兴奋很期待啊!他好像一点也没把张见仁当做威胁啊!”

    场下一些观战者,略显错愕。

    张见仁已经够狂傲了,而周良一副看待猎物的表情,更是杀伤力更大,狂得有深度,狂得有内涵。

    “小子,你闭嘴不发话,我等会逼你出声。”

    张见仁目光阴沉冷厉。

    锵咻!

    他手中宝剑划过一道森冷寒星,速度奇快,眨眼间刺到周良身前。

    一出手,张见仁便施展《寒星剑诀》。

    他虽然狂妄,但之前的观战,便发现周良有练气大圆满的实力,邃不像表面上那么轻敌。

    张见仁的剑招一出,周良便感受到一股刺骨寒意,肌肤发冷。

    噗嗤!

    一道冰冷寒星,以半寸之险,从周良的肩部掠过。

    “好刁钻的剑法!速度快的只能看到残影。”

    周良躲过一剑,心头一凛。

    假使仅以练气大圆满的实力,绝难匹敌《寒星剑诀》七成火候的张见仁,除非是动用桃木剑,使出《心云剑法》。

    单凭防御,是没有胜算的,周良不会认为,自己的防御能强过刘磐。

    噌!

    他身形一跃,轻飘飘的如一片落叶,在擂台半空腾跃,与张见仁拉开距离。

    的确,论攻击力,周良无法与《寒星剑诀》匹敌,除非他如刘磐一般,修炼过上品炼体功法。

    哪里跑!

    张见仁脸上寒意笼罩,身形飞跃,居然在半空施展《寒星剑诀》。

    无论周良如何躲闪,那股冷流寒意,便始终锁定不放。

    不愧是上品功法七成火候!

    周良心知以九成火候的《炎爆拳》,无法抵挡张见仁的《寒星剑诀》。

    “寒星坠落!”

    张见仁手中剑招陡然一变,剑势暴涨,那一片寒流剑影,似乎化作一挂冰冷飞瀑,扫向周良所在的落脚点范围。

    不好!

    周良身在半空,一旦落地,就难以躲开张见仁的范围封杀。

    “好个《寒星剑诀》!筑基期以下,已经能发动范围性的招式!”

    “看来局势已定!”

    观战台上一些宗内前辈,连连叫好,对张见仁赞赏有加。

    “给我下来!”

    张见仁的“寒星坠落”,泛动一片狂暴的剑光,寒意肆虐,扫向周良的下盘。

    “蜻蜓点水!”

    周良目光如电,深吸一口气,全身气血压缩回旋,身在半空的身形,陡然凭空生力。

    腾!

    他身形脱离重力的局限,居然在虚空二次飞跃,一跃间躲过张见仁的封杀。

    这……怎么可能?

    张见仁的杀招扑空,面色呆滞,眼睁睁看着周良凭空“点水”一步,从容躲过危机。

    “好个周良!竟然把《一苇渡江》修炼到如此地步。”

    裁判大长老手抚白须,眼中神采夺目。

    “蜻蜓点水!这的确是《一苇渡江》里的身法绝学,他是怎么做到的?”

    先前那位修炼过《一苇渡江》的长老,一下站起来,满脸吃惊。

    擂台上。

    张见仁和周良,一追一逃,险象环生,惊心动魄。

    眼见张见仁的《寒星剑诀》渐渐攀升至七成火候,速度和杀伤力大幅增加。

    周良也不赖,一套《一苇渡江》让他身轻如羽,半空飘跃,看似九死一生,实则从容惬意。

    时间一点点流逝。

    周良在逃避过程中,寻找张见仁的破绽,并予以反击。

    但他骇然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接近张见仁,否则必将面临可怕杀招。

    他目前所学的《炎爆拳》,无法正面接对方一剑。

    哪怕硬接一剑,他都会受伤。

    “桃木剑来历不明,出现在一个外门弟子手中难免被有心人盯上,再加上《心云剑法》火候尚浅,难道非要使用……”

    周良深吸一口气,体内潜伏的道家真气,稍微一动,又隐匿不见。

    依靠《镜诀》,他隐匿了自己的道家真气,不然的话早就被眼光毒辣的长老们看穿了。

    在飘跃躲闪之刻,周良突然集中精力,启动“灵识”能力。

    怦怦!怦怦!

    “灵识”催动的那一刹,周良感觉整个世界都变慢了。

    张见仁的那不可捉摸的速度,此时在他眼里也慢了几拍,一切动作看得再清楚不过了。

    他甚至可以捕捉到张见仁体内气血变化,通过气血涌动,预测他下一次攻击的方位。

    腾!腾……

    周良的躲闪,更加从容惬意,完全立于不败之地。

    《炎爆拳》!

    某一刻,周良躲过一剑,冷不丁欺近,反攻张见仁。

    “寒星坠落!”

    张见仁手中剑招蓦地回转,不躲不防,直刺周良的咽喉。

    周良心头无奈,尽管他找到空隙,可以击伤张见仁,但若是那样,他也躲不开对方穿喉一剑。

    “《寒星剑诀》剑走偏锋,太过极端,只有进攻,没有防御!最难缠的是,他将此套功法修炼到七成火候,破绽极小,想以险取胜,我也只有五成把握。”

    周良脑海里,告诉推算、分析。

    他与张见仁最大的差距在于功法品阶。

    事到如今,想稳胜张见仁,只有两个办法。

    第一个办法——拖,不停的拖,拖到对方力竭。

    对于这点,周良有自信,他有“灵识”辅助,且又修炼出道家真气,气息悠长,胜过张见仁。

    第二个办法——使用道家真气,强力取胜!

    就在周良心中盘算的时候。

    “裁判长老,台上二人都是宗内可造之材,假使拖延过久,出现伤亡,你可耽搁不起。”

    天一长老走到擂台前,对裁判长老低声道。

    看着台上的战斗,天一长老心里替儿子张见仁担忧。

    按常理,即便是拖,张见仁至少有五六成胜算,但不知为何,他有一种源于直觉的不安,不能继续拖下去。

    “这……可是他们没有分出明显胜负。”

    裁判长老稍作犹豫,有些为难,但也不敢轻易得罪天一长老。

    天一长老实力深厚,在宗内身份不低,颇有影响力。

    “胜负是不明显,但谁占据上风,难道看不出来?”

    天一长老微微含笑,同时对裁判长老暗暗使眼色。

    那意思很明显,此事若成,必有重谢……

    “好。”

    裁判长老把目光投向台上,沉声道:“周良,你已经落入下风,假使一味拖延,本裁判长老有权做出判决。”

    这也可以?

    周良心头腾起无名怒火。

    裁判长老的判决,明显有些倾向张见仁。

    只是,裁判长老也不算明显违背原则,因为比试的规则,让裁判长老有一定自由的判决权。譬如,针对一些难分胜负缠斗,为了不耽误比赛进程,裁判长老可以自行判决。

    裁判长老的判决,自然引起一些人的争议。

    “周良虽然处于被动,但至少没有半点败势。”

    “哼!不停的躲闪算什么英雄,耽误我们的时间,裁判长老这么做,没有错!”

    场下只是有些小争议。

    尽管一些宗门长辈,略感到一些不公正,但没有人愿意为一个不相识的外门弟子出头,得罪位高权重的天一长老。

    “好!不躲就不躲!”

    周良不怒反笑,身形飘落而下。

    “小子!接我一剑。”

    张见仁心中暗喜,感激的望了一眼台下的师父。

    天一长老负手而立,含笑不语。

    这时,场下很多人,如庄飞等弟子,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

    馨兰目视擂台上那个熟悉身影,神情复杂,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嗤——

    眼看张见仁的《寒星剑诀》,如冬日寒风,直刺骨髓,迫近周良身前。

    面对上品功法七成火候的一剑,周良不躲不闪。

    “《炎爆拳》!”

    周良心头的怒火,随着奔涌如河的气血,融入呼啸震鸣的一拳。

    不识时务!

    观战台上一些宗门长辈,不禁摇了摇头。

    “唉。”

    白须裁判大长老也叹了口气。

    “哈哈哈!螳臂当车,没用的,给我破——”

    张见仁长笑一声,挥动一道剑芒,宛若横贯夜空的寒虹,锋芒刺目。

    “开!”

    周良深吸一口气,奔涌的气血中,陡然迸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

    呼!!

    周良的手臂、拳头上,涌动一层淡青气息,瑰丽透明,在阳光下,若隐若现。

    蓦地。

    周良感觉自己的出拳速度和力量爆发,突破一个桎梏,打破原本肉身的限制。

    一拳尚未及身,无形的劲风,冲击到张见仁身上。

    呼嗡!

    以周良为中心,四周的尘埃颗粒,在无形力量下,震动漂浮到半空。

    “什么!那是……”

    观战台上,一些宗门长辈们,心头大跳。

    “居然是……”

    裁判大长老“腾”然站起身,难以抑制脸上的激动。

    不好!

    擂台下的天一长老,面色大变。

    “怎么回事!”

    张见仁莫名压抑,呼吸困难,被一股无形未知的力量压迫,连自己出剑的速度,都被大大遏制。

    在他的视觉中,周良的一拳,似乎引领着一条咆哮的暴风怒龙……

    当!咔嚓——

    张见仁身形一震,吐出一口血。

    当啷!

    他手中的宝剑,断成两截,落到地上。

    并且,还有一股无形之力,顺着宝剑,冲涌进他的体内。

    “啊!”

    张见仁惨叫闷哼一声,手臂震断,整个人横飞十几米,滚落在地。

    如此一幕,让场上众多弟子长老,震撼当场。

    呼!

    周良一拳刚刚打完,无形力量冲涌向四面八方,四周如波纹圈的尘埃,缓缓落地。

    不知过多久,谁惊呼一声:“道家真气!”

    道家真气!

    只见一股淡青透明的气息,从周良身上一闪而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