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9章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比速度?

    周良嘴角抿起一丝嘲讽。

    呼嗤!

    关小羽一掌劈中“周良”,目标身影却在眼皮底下,凭空消失!

    似乎他那一掌,把周良劈成了真空。

    糟糕!

    关小羽暗道不妙。

    哗!

    台下传来一阵惊呼,众多外门弟子,目瞪口呆。

    反应快的人,盯着关小羽的身后。

    炎爆拳!

    关小羽只觉一股劲风从背后传来,心头骇然。

    嘭啪!

    关小羽下意识还击,勉强接住周良的《炎爆拳》,就觉一股如火山爆发的力量,冲涌而来。

    嘭——

    关小羽身形一个踉跄,被震退几米远,险些摔倒。

    “他修炼的是什么身法,步法速度,比我还快!”

    关小羽心头掀起惊涛骇浪。

    第23章上品功法七成火候

    一招之下,周良和关小羽之间的差距,马上显现出来。

    关小羽好不容易稳住身形,惊慌失措,呼吸急促,难以置信。

    周良从容含笑,没有趁势出击,比速度,他有绝对的信心,即便是一些筑基期的真人,也未必能胜过自己。

    一时间,周良和关小羽之间的战斗,成为十个擂台的焦点。

    擂台下历经一片短暂轰动后,又渐渐平息。

    “他的速度,比关小羽还要快!”

    排名前三的刘磐、李蓉儿,都心惊动容。

    “好玄妙的身法!”

    观战台上,宗内一些中高层长辈,也略显吃惊。

    “他的身法,有些眼熟。”

    裁判大长老呢喃自语道。

    “他修炼的是《一苇渡江》!绝对没有错!”

    观战台中,一名长老深吸一口气,神情复杂的望向周良。

    原来,这位长老,曾今也修炼过《一苇渡江》身法。

    只是,《一苇渡江》的难度太大,又是一部残篇,所以他当初修炼一两年就放弃了,其境界火候,远不如这时的周良。

    “原来是《一苇渡江》!”

    观战台上的一些长老,不由恍悟。

    “能把《一苇渡江》修炼到如此境界火候,他的悟性当真不俗,只可惜……”

    惊叹之余,一些长老略显遗憾的摇了摇头。

    《一苇渡江》品阶虽然高,至少超越上品功法,达到天地玄黄四品中的黄品,可毕竟是残篇,未来潜力有限。

    “周良出手了!”

    场下又传来一阵低呼。

    只见周良主动出击,身形宛若飘叶,速度骇人之极。

    关小羽竭尽全力,却难以躲闪周良的攻击,只能勉强迎接。

    炎爆第五式!

    周良施展的是《炎爆拳》,在中品功法中名号不小,很多人都认出来。

    砰!啪!嗙……

    周良浑身气血如长河奔涌,似乎化身爆发的火山,出拳间伴随低沉轰鸣声,气势惊人。

    关小羽深感压抑,对方的气血和爆发力,压得他难以喘息。

    每接一拳,他身形往后退一步,甚至震荡脏腑。

    他完全是被周良压着打,毫无招架之力。

    论速度,周良稳胜他,比功法杀伤力,周良也略胜他。

    哇!

    连接第八拳的时候,关小羽吐出一口血,当即认输。

    排名前五的关小羽,十招不到,落败当场。

    场下很多人,看得目瞪口呆。

    尽管知道周良的实力,可以挑战前五,但真正的结果,比预料中要远远的震撼。

    周良的表现,甚至不输于排名前三的刘磐等人。

    “此子悟性惊人,不但把不入流的《莽牛拳》修炼到十成火候,还将《炎爆拳》修炼到九成火候。”

    “凭借九成火候的《炎爆拳》,即便没有修炼《一苇渡江》,他的实力,也略胜关小羽。”

    观战台上的宗内长辈和高层,眼界见识不俗,对周良的表现,吃惊且赞叹。

    演武场上,十个擂台,比试还在进行。

    周良战胜关小羽之后,势头直逼张见仁、刘磐。

    比赛至此,还保持完胜记录的,只有四个人:刘磐,张见仁,李蓉儿,周良。

    俨然间,这四人成为演武场上的外门“四杰”,与内门“四杰”遥遥相对,人气极高。

    “周良!周良!”

    在一阵高声热浪般的声音中,周良一次次登上擂台。

    他每一次上台,对手多半认输,或者三两下解决。

    期间,周良还遇到了庄飞。

    “我认输!”

    庄飞一咬牙,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以如今局势来看,周良的实力和人气,超过他的师兄张猛飞,他哪还敢丢人现眼。

    “四杰”保持完胜记录,齐头并进。

    很多人,都期待着“四杰”之间的交锋相遇。

    终于在六十连胜的时候,外门排名第一的刘磐和排名第二的张见仁,强强相遇。

    刘磐!刘磐!

    张见仁!张见仁!

    ……

    场下一阵呐喊,很多人疯狂激动,兴奋之极。

    “四杰”之二的周良、李蓉儿也露出了兴趣。

    “刘磐!自半年前一败,我们终于相遇了。”

    张见仁深吸一口气,眼中透着强烈的战意和自信。

    在外门弟子中,刘磐很低调,平日里修炼刻苦,但实力根基最稳,一直稳坐第一人。

    “出手,看是你的《寒星剑诀》厉害,还是我的《罗汉金身》强。”

    刘磐声音沉稳,铿锵有力,身高块头,稳压张见仁。

    锵咻!

    张见仁宝剑出鞘,冷冽锋光划过虚空,形成一片明暗不定的寒流,快的惊人,冷的透心。

    《寒星剑诀》一出,空气似乎冷凝一般,连观战者都感到莫名的寒意。

    “罗汉拳!”

    刘磐身体如山岳,手掌如钢铁,一拳砸出,空气沉闷呼啸,有一种泰山压顶的沉重。

    叮嘣!

    电光石火间,剑掌交击,刺耳嘣响,震动气血耳膜。

    二人交锋一瞬,张见仁身形一晃,急退两步,旋即一个回转,剑锋更惊险的刺向刘磐的下盘。

    “这二人,一个稳重扎实,一个剑走偏锋。”

    周良默默关注着。

    毫无疑问,刘磐和张见仁的实力,都可力压一般的练气大圆满。

    假如没有修炼出道家真气,周良没把握攻破刘磐的防御,更没有把握用肉拳抵挡张见仁的可怕攻击。当然,如果周良也用桃木剑,使出《心云剑法》的话,倒是不怕张见仁手中的剑。

    叮叮砰嘣……

    刘磐和张见仁的交锋,陷入白热化。

    张见仁出剑速度越来越快,那一片掠动的冰冷寒星与剑光交错,一直笼罩刘磐的周身。

    刘磐不徐不疾,呼吸沉稳,把张见仁的攻击一一封挡。

    这尚且是他,修炼上品炼体功法《罗汉金身》,体魄防御强大,假使换做普通的练气后期,根本挡不住对方一剑。

    “刘磐根基稳,气脉悠长,擅长防御,假使张见仁在半盏茶内,无法获胜,那么胜负将毫无悬念。”

    裁判大长老淡然道。

    “呵呵,半盏茶?要不了那么长时间。”

    旁边的中年男子,也就是张见仁的师父,自信一笑。

    “哦?”

    裁判大长老等人,略显动容。

    就在此时,场上局势大变。

    咻呼!

    张见仁手中舞出弧线般的冰冷寒流,空气中传来如同冬日寒星坠落的啸声,刺骨寒意与森然锋芒交错。

    叮嗤!

    刘磐闷哼一声,钢铁般的手臂,被划破一条血痕,连连倒退。

    “我的《罗汉金身》怎么可能被破掉……”

    刘磐面色略显苍白。

    《罗汉金身》是一套强化身体的防御功法,修炼过后,皮肉如铁,力量惊人,可硬撼刀剑。

    再配合上品功法《罗汉拳》,他的防御和力量,达到一个极限,自问筑基期之下,无人可破自己的防御。

    “《寒星剑诀》七成火候!这可是上品功法呀!仅次于黄品功法的存在!”

    二人所在擂台的裁判长老,惊呼一声。

    上品功法七成火候?

    附近的心云宗弟子,不由得心中一紧。

    《寒星剑诀》原本是攻击可怕的上品功法,修炼到七成火候,在练气大圆满手上发挥出来的巨大杀伤力,甚至可以威胁筑基真人。

    “恭喜你,天一长老,收了如此天赋的徒儿。”

    裁判大长老冲身旁的中年男子一笑。

    天一长老,就是张见仁的师父。

    “大长老过奖!”

    天一长老受宠若惊,裁判大长老可是宗内大长老之一,身为一般长老的他,都要敬畏有加。

    擂台上。

    “寒星坠落!”

    张见仁趁势追击,宝剑以更快的速度,携带寒星风啸,将刘磐逼得险象环生。

    嗤噗!

    刘磐胸前衣服破裂,血光一溅,身形爆退。

    “张见仁获胜!”

    裁判大长老果断判决胜负。

    “上品功法七成火候,还是以速度偏锋见长的《寒星剑诀》,我输得不冤。”

    刘磐长叹一口气,目光黯然的下台。

    战胜刘磐后,张见仁人气势头,不可阻挡。

    “张见仁!”

    “张见仁!”

    场下呐喊声不断,引来许多少年的崇拜,以及一些少女的倾慕。

    获胜之时,张见仁俨然是外门弟子中的王者,慑服无数外门弟子。

    张见仁环视擂台四周,目光突然落到周良身上,嘴角浮起一丝冷意和轻蔑。

    看着风光无限的张见仁,馨兰略带担忧了看了远处的周良一眼,随即眼中担忧被掩饰而去。

    而周良,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只是闭目养神,为下一战做准备。

    比赛还在持续,保持完胜记录的只剩下三人:张见仁、李蓉儿、周良。

    只是,场上众人再没有太多期待和悬念。

    在众人看来,张见仁已然是不可撼动的外门弟子王者,即便放在内门弟子中,也能占据一席之地。

    “《寒星剑诀》七成火候么?上品功法?”

    周良心中呢喃,面色依旧平静。

    他的完胜记录,还是不停持续,六十连胜,六十一连胜……

    但资格争夺战上,他与张见仁的相遇,是在所难免。

    终于,在六十九连胜的时候,周良走到擂台上,看到一身银衣、剑眉长拔的冷酷少年。

    正是张见仁!

    二人的相遇,汇聚诸多的目光,场上莫名一静。

    毕竟周良也是保持完胜记录的三个人之一。

    “周良!你不会也认输?”

    张见仁面带蔑视,讥讽一笑。

    在他看来,外门弟子中唯一的对手是刘磐,其他人都是陪衬,现在刘磐被他亲手打败,他已经无敌于外门了。

    面对张见仁的嘲讽蔑视,周良冷笑不语。

    张见仁这种人,实力确实有,可为人狂妄自傲,喜欢用鼻孔看人。特别是馨兰离开周良,而选择了张见仁以后,张见仁更是看不起周良。

    不过,这也是周良奋发图强,获得今日成就的最大动力!他的誓言,就是总有一天要当着馨兰的面,将她倚之为靠山的张见仁,狠狠地踩在脚下!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