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7章 七组第一争夺战
    就在周良的第十二场比赛,他遇到了一个特殊的人,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那就是馨兰!

    这是一个尴尬的对手。

    “馨兰,认输。”

    周良一脸平静。

    馨兰只是勉强达到练气中期巅峰,绝不可能是他对手。

    这时,连二号擂台的张见仁,都注视着这边的情况。

    “认输?我不会!兰儿很久没有和周良哥哥过招了,今天终于得偿所愿,就让兰儿看看周良哥哥进步到什么程度了吧!”

    馨兰微微一笑,娇俏清美的脸上,竟露出一丝欣慰之色。

    “好!”

    周良无奈的摇了摇头。

    “拂柳手!”

    馨兰娇叱一声,纤细身形仿似一缕轻风,融入那连绵的一掌,直指周良的太阳穴。

    《拂柳手》是一套品阶不低的功法,适合女子修炼,擅长以柔克刚,特别是克制周良的《炎爆拳》和《莽牛拳》。

    “莽牛拳!”

    周良不为所动,朴实无华的一拳,不徐不疾的击出。

    啪砰!

    一拳一掌,交叠在一起。

    旋即,就见馨兰娇哼一声,身躯不稳,眼看就要摔倒。

    唉!

    周良轻轻一叹,伸手一把扶住馨兰,毕竟两人曾经是那么相爱,他还是于心不忍。

    “周良哥哥,我输了!”

    岂料馨兰被他扶住的那一刹,眸中精芒一闪,竟然顺势倒在了他的怀里,就仿佛当初两人花前月下时的模样。

    这一幕的骤变,让周良吃惊不已,曾经的记忆如洪水般涌来,但他还是强忍着,将馨兰推开了。

    在他看来,不管馨兰是什么意思,但曾经的一切都回不去了。

    “周良胜。”

    裁判长老及时的判决。

    “兰儿!”

    二号擂台的张见仁,惊呼一声,飞身赶过来。

    “小子……我们走着瞧!等遇到了我,你就知道什么是耻辱。”

    张见仁眸中透着阴戾寒光。

    “我也很是期待。”

    周良转身离去,再也没看馨兰一眼。

    他还隐约听到馨兰的声音:“见仁师兄,算了,我没事……”

    战胜馨兰后,周良取得十二连胜。

    十二连胜……十三连胜……十四连胜!

    周良的战绩,一点点提升。

    看这趋势,他一套一拳定胜负,欲将横扫七号擂台。

    整个七号擂台,也只有小组排名第一的“秦霜”,与他战绩相当。

    “还赢几场,我就能晋级下一轮,争夺外门第一的殊荣。”

    周良在整个比赛中,都显得从容淡定。

    然而。

    就在第十五轮比赛的时候,周良遇到了小组排名第一的“秦霜”。

    七号擂台“双雄并进”的局势,终于推动到一个高潮!

    “终于遇上了!”

    第七组的弟子们,如释重担般,长松一口气,纷纷露出激动之色。

    甚至连其它组的一些参赛者,都迫切、期待的望向这边。

    有点意思!

    七号擂台的裁判长老,露出一丝笑意。

    “小子,终于遇上你了,有本事你继续使用那不入流的《莽牛拳》,一拳定胜负?”

    秦霜舔了舔舌头,眼中透出一丝玩味笑意。

    论实力,秦霜排名外门弟子前十,修习的更是上品功法,高出《莽牛拳》几个层次。

    假使周良还敢使用《莽牛拳》,那无异于自寻羞辱!

    此时,场上众多弟子长老们的目光,都被这边吸引。

    “有何不可?我继续使用《莽牛拳》。”

    周良不咸不淡的道。

    什么!还用《莽牛拳》?

    场上一片哗然,也伴随更多的震惊和哗然之声。

    “这小子有没有吃错药!”

    “实在太猖狂了!他真以为凭借《莽牛拳》,就可以横扫小组赛?”

    ……

    “还……还使用《莽牛拳》?”

    裁判长老面庞狠狠抽搐了一下。

    即便站在裁判长老的角度,他也觉得周良太托大了!

    作为对手的秦霜,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似乎被狠狠扇了一巴掌……

    周良此言一出,顿时引发轩然大波。

    特别是第七组的弟子们,几乎集体对周良产生仇视。

    “岂有此理!这家伙也太目中无人了!”

    “秦霜师兄,把他打趴下!”

    这边的动静,令得其它小组的弟子,纷纷侧目。

    “不入流的《莽牛拳》?有点意思。”

    观战人群中,一个碧月婷婷的文静少女,嘴角含笑,明显露出一丝兴趣。

    说话之人,正是内门弟子排名第五的“张馥”。

    身为内门弟子,张馥无需参加外门大比,而且她的修为境界,足可傲视场上所有弟子,连外门弟子排名第一的刘磐,都与她相差了许多。

    “好好好!《莽牛拳》……我倒要领教一下!”

    秦霜面色忽青忽白,目光阴沉到极致。

    对方的表现,完全是对他小组第一名赤果果的侮辱和无视。

    “天霜拳!”

    秦霜阴霾面庞下的怒火,随着那迅若风雷的一拳,倾泻爆发。

    方一出手,他便施展上品功法《天霜拳》。

    这套拳法,以速度和大势压人,如霜降横扫秋风落叶,攻势如狂风暴雨。

    秦霜的招式杀伤力,完全在众人意料中,实力接近练气大圆满,不负小组第一,外门弟子第七的威名。

    然而,大多数人关注的却是周良。

    面对外门弟子第七,小组第一的强大对手,周良真的还会使用不入流的《莽牛拳》吗?

    周良从容自若,冷静如斯,他以自己的行动,说明一切。

    “莽牛拳!”

    朴实无华的一拳,似乎呼啸着一团炎光,演绎着生命的无穷激情,如意圆满,浑若天成。

    又是《莽牛拳》!

    演武场内,众多心云宗弟子的目光,被周良的动作所吸引。

    “又是莽牛拳!”

    “他还用这不入流的拳法?”

    一些弟子,目瞪口呆,满脸惊愕。

    很多人都以为,周良只是口头上说说,实际并不敢这么托大。

    而真实情况,比他们想象中还要疯狂!

    “小子,够狂妄,给我趴下——”

    秦霜的眼睛里,几乎能喷出火来,双拳如同流星暴风,势若雷霆,让附近空气都隐隐一窒。

    那一拳的杀伤力,令得场上许多弟子,呐喊叫好。

    “普通练气后期,恐怕接不了这一拳。”

    “不错,《天霜拳》五成火候,略得精髓!”

    连一些宗门长辈,都连连点头。

    啪砰砰——

    两道身影,眨眼间接近,拳头与拳头,硬生生撼击在一起。

    “给我趴下!”

    秦霜睚眦欲裂,倾注毕生力量,将《天霜拳》发挥到极限。

    他施展的是上品功法,假使不能三两招拿下周良,还有何颜面立足外门弟子前十?

    “开!”

    周良眼中一片沉稳、冷静,他的拳法,如有灵性般,宛若虚空中衍生出了一头莽牛,在一个微妙时刻,截住秦霜的拳头。

    砰嗙!

    秦霜身形一震,一股刚烈欲爆的气息,让他拳头几乎一麻,身体不受控制,往后退出两步。

    而他的对手周良,身形只是微微一晃。

    “……这怎么可能!”

    秦霜一脸骇然和不可置信。

    本以为可以将周良打趴下的一拳,竟然被对方轻描淡写击退。

    “怎么回事!”

    七号擂台附近的弟子们,都是一愣。

    “我不相信……刚才肯定是巧合!那小子误打误撞,击中我招式的薄弱点。”

    秦霜咆哮大怒,再度催动《天霜拳》,疯狂扑向周良。

    “莽牛第四式!”

    周良不徐不疾,淡然如斯,使用的依然是《莽牛拳》。

    砰啪!

    二人再次交锋,硬碰硬之下,秦霜身形再次被震退。

    两个照面的交锋,虽然没有分出胜负,但秦霜隐隐被压制几分。

    “真的是那不入流的《莽牛拳》……他是怎么做到的?”

    观战的一些弟子,一个个惊呆了,有些不知所措。

    “不入流的拳法,怎么可能匹敌上品功法,还能占据上风?”

    众多弟子,疑惑不解。

    一招……两招……三招……

    眼看秦霜一次次被周良击退。

    二人都是同阶,互有优劣,很是正常。

    但是使用不入流的拳法,还能压迫上品功法的情况,着实有些骇人听闻。

    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霜面色近乎疯狂,竭斯底里的攻击。

    于是,很多人的目光,投向裁判长老,以及观战台上的一些宗门长辈。

    “周良的战斗意识,以及实战技巧,远超秦霜,心态也够冷静。”

    一位裁判长老有些不太确定的道。

    他的分析,显然无法让人满意。

    “呵呵,此子居然将一套不入流拳法,修炼到十成火候。”

    一个苍老的声音,来自观战台正中央的位置。

    发话者是一位白须老者,正是这次外门大比的“裁判大长老”,资历很老。

    十成火候?

    一些裁判长老纷纷点头,马上恍惚过来。

    众所周知,功法的品阶越高,杀伤力就越大。

    但决定功法杀伤力的另一个因素,就是这门功法的掌握火候,假如功法品阶很高,但火候很浅,那发挥出来的杀伤力也十分有限。

    无疑,想要发挥出功法最大的杀伤力,十成火候是最高的!

    “十成火候,将一套功法修炼到如意圆满、返璞归真的地步,甚至脱离武技招式本身的桎梏。因此,不入流的《莽牛拳》以十成火候,堪比上品功法《天霜拳》五成火候!”

    裁判大长老含笑道。

    “照您这么说,周良应该只能和秦霜打成平手才对。”

    旁边有一位长老,依旧有些不明白。

    “没错!按道理来说是该打成平手。但你们也多少看出,周良的气血强度、反应能力、心理素质、战斗意识等等各方面,都胜过秦霜,所以会占据上风了。”

    裁判大长老略带赞叹的道。

    经过他这么一番解释,众人终于恍悟。

    而就在这时,七号擂台上的战局,发生变化。

    “周良开始要结束战斗了!”

    “天啊!好快的速度!”

    众多的目光,被七号擂台所吸引。

    砰!啪!嘣……

    就见周良由防御变成攻击,其拳法攻势,如天马行空,俨然超脱《莽牛拳》本身招式的限制。

    他的攻势、速度、杀伤力等,毫无挑剔,且每每切中要害。

    原本暴跳如雷的秦霜,顿时手忙脚乱,一个失神,便中了周良一拳。

    嘭啪——

    秦霜肩头被击中一拳,整个人嘶叫一声,关节脱臼,倒在地上,冷汗直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