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3章 初识张猛飞
    “正是周某,如假包换。”

    周良不退不让,与张猛飞直面相对,属于练气后期的气血力量,隐隐传来一丝压迫。

    此番情形,落到一些弟子眼中,吃惊不小。

    “周良什么时候晋升的练气后期?”

    庄飞等人,这才发现周良的修为变化。

    站在张见仁身旁的馨兰,小嘴微张,满脸惊讶,同时眼中又闪过一丝欣慰。

    “哼!不过是借助外物,强行突破境界,这样的人,实战能力,都是不堪一击。”

    张见仁略带不屑的道。

    “或许吧!”

    馨兰微微摇头。

    “周良,你很有胆魄,比想象中强点,难怪能把我那不争气的师弟,打得摸不着北。”

    张猛飞面带赞赏,走到两三丈远处,身形顿住。

    “承蒙夸奖,你是想为你师弟报仇?”

    周良微微一笑。

    “是!”

    张猛飞干脆利索,神色淡漠:“尽管我师弟学艺不精,无事生非,废物一个……”

    此言一出,不远处的庄飞,脸色难看之极。

    他这个师兄,为人冷酷,直来直去,毫不给人颜面。

    张猛飞继续道:“你年龄比我小,刚突破到练气后期,我张猛飞也不欺负人,你若能从我手中过十招,这事就此了结。”

    “好。”

    周良有些错愕,点头答应。

    庄飞的师兄张猛飞,并非想象中那么蛮横霸道,与其师弟庄飞性格迥异。

    二人走到练功场上一块空地,遥遥对峙。

    “开始了……”

    张猛飞身上气息,豁然变得阴冷,身躯、四肢,以怪异阴柔的动作,曲折半蹲,犹似一只盯住猎物的螳螂。

    刀螂九式!

    场上有些弟子,看出招式来历。

    身为对手的周良,感到一股莫名的寒意。

    同样修炼的是《刀螂九式》,张猛飞比起庄飞却能给他带来更大的压迫力和威胁。

    “刀螂第二式!”

    张猛飞半蹲的身形,化作一只螳螂,闪电般扫向周良的头部。

    周良只觉一道阴冷风啸,袭近头部,对方骤然爆发的速度和杀伤力,比庄飞强一两倍。

    好在他的“灵识”,清晰捕捉到张猛飞的动作轨迹,很快一拳拦截住。

    嘭啪!

    周良成功一拳震开张猛飞,却感觉对方身体,软绵无力般,在地上一个盘旋,又以惊人速度,缠向他的下盘。

    “好难缠!不愧是外门弟子中前五!”

    周良为之动容,感觉对方真正练出了《刀螂九式》的精髓、神韵。

    他甚至有一种错觉,自己对付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狡猾毒辣的螳螂。

    嘭!啪!啪……

    周良吸气凝神,一脸郑重,与张猛飞对拆起来。

    短时间内,周良几乎陷入被动。

    “我姑且不使用“灵识”能力,看能发挥到什么程度。”

    周良心里很是平静。

    一旦催动“灵识”能力,他的反应力、洞悉力大增,与同阶作战,就没多大挑战性了。

    当然,即便不可以使用“灵识”,周良的反应力、洞悉力,依旧胜过同阶练气期。

    刚开始几招,周良完全处于被动。

    而后几招,他凭借自己的意识以及修真者的经验直觉,与张猛飞对抗、对拆,不落下风。

    啪!砰!嘣……

    两道身影在练功场上战在一起。

    二人几乎是贴身缠斗,动作极快,显得极为惊险。

    “周良的实力,比想象中要强。”

    “已经五招了……”

    在场的一些弟子,感到不可思议。

    “他的进步,竟然如此快!”

    馨兰呼吸略显急促。

    不远处的庄飞,额头上也渗出汗迹。

    他料想凭借师兄的实力,必然三两招拿下周良,岂不料后者进步如此大。

    很快到了第六招!

    眼看周良和张猛飞,几乎快打成平手的样子。

    “刀螂第四式!”

    张猛飞的动作,变得更阴柔,四肢身体如同海绵一般,在周良周身翻滚、弹跳、勾缠,每一击不成,都能迅速变招。

    从第四变开始,庄飞的招式杀伤力大增,变得更难缠。

    周良压迫力大增,他只记得以前的庄飞,不过是练成《刀螂九式》前三式。

    而张猛飞居然练成了前七式。

    《刀螂九式》每往下一式,杀伤力、难度都随之提升。

    周良只觉对方的身体,似乎没有骨头一般,离自己越来越近,越发的难缠……

    唰!

    周良下意识的施展《一苇渡江》,速度骤然提升,与张猛飞拉开距离。

    近身缠斗是《刀螂九式》的长项,他使出以近战爆发见长的《炎爆拳》都感到吃力。

    腾!腾!

    周良无与伦比的速度与身法,穿梭、游荡于张猛飞四周,速度上每每略胜后者一筹,拉开距离。

    第八招、第九招……第十招!

    两道身影顿时分开,两旁观战的弟子,有一种无法喘息的错觉。

    “你赢了。”

    张猛飞深深望了周良一眼,略显一丝无奈,转身离开,留下一片惊异呆滞的心云宗弟子。

    “承让。”

    周良宠辱不惊,淡淡一笑。

    这一战他没有使用全力。

    譬如,周良没有刻意催动“灵识”能力,没有把《一苇渡江》和《气血搬运功》发挥到极限。

    他这样做有两个目的。

    第一,在心云榜大赛前,保留一些实力底牌。

    第二,他想尝试一下,不刻意施展“灵识”,自己战力如何。

    最终结果也明显,在限制实力的情况下,周良与张猛飞战成平手。

    当然,周良也不能肯定,张猛飞是否有留手,毕竟二人只是交战十招。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

    一些对周良熟悉,以前奚落、嘲讽他的弟子,这时目瞪口呆,神情有些不自然。

    庄飞更是张大嘴巴,呆若木鸡。

    “师兄,即便十招胜不了他,你也要帮我教训下他。”

    庄飞追过去,一脸不岔。

    “你还是死心吧!即便没有招式限制,我也奈何不了他。周良的身法速度,稳胜我一筹。”

    张猛飞摇了摇头。

    “这怎么可能!”

    庄飞心头一震,他明白师兄的性格,最不屑虚伪客套。

    “他赢了……”

    馨兰娇躯略显僵硬,神情复杂,望向远处少年的身影,似乎比以往更显英挺、高大,闲庭信步间,有一种成竹在胸的沉着自信。

    “这小子竟然有两下子。”

    张见仁神情略显阴冷:“不过他只是在张猛飞手中挺过十招而已。张猛飞……很久前就是我的手下败将!”

    听了张见仁的话,馨兰眼眸闪了闪,并没有说话。

    ……

    一场切磋过后,练功场恢复正常。

    时间渐渐接近中午,大部人都在等待。

    只因为,今日宗内有强大的内门弟子,亲自来练功场,为外门弟子们讲课。

    “内门弟子来了!天呐,来人竟然是内门‘四杰’之一的柳慕白!”

    人群中突然间轰动起来,似乎是来了一个在内门中了不得的人物。

    周良循着声音,看到一个身形挺拔的白衣年轻人,缓缓踏入练功场。看年龄,他比在场的外门弟子,大不了两岁,但境界却不是在场之人所能比较的。

    “这柳慕白,好强。”

    周良暗暗开启“灵识”力量,就见那白衣年轻人的身体,勾勒出一团强大的气血,内中滋生出一丝丝白金色气息。

    呼吸之间,他身上强大的气血和道家真气,随之推行,竟而散发一股无形气势,天然给人带来一种压迫。

    此时,柳慕白每踏出一步,每一个目光,都带着帝王般的气场。

    这是属于筑基真人的气势。

    练气期修真者,只要与之照面,可能连出手的念头都提不起来。

    “好强!”

    练功场上的一众外门弟子们,呼吸紧促,脸上带着敬畏、崇拜。

    成为筑基真人,这是修真界多少练气期修真者们的毕生愿望?

    就连以前的周良,也是如此。

    不过如今,他的目标,可不局限于此。

    他要一步步,成为修真界的巅峰强者,成为一方圣人,甚至是一代大帝……

    “‘心云榜大赛’在即,受诸位长老委托,由师兄我给你们讲讲道家真气的奥妙,能掌握多少,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柳慕白的声音,沉稳有力,仿似有穿透力,相隔几百米,都听得清楚。

    一听到“道家真气”几个字,包括刘磐、张见仁、李蓉儿在内的一些外门弟子中的顶尖角色,眼睛都是一亮。

    “道家真气?我倒要听听!”

    就连周良也是心中叫好,暗暗期待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