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1章 见不得人的东西
    “二百年份的何首乌,效果竟然如此之好。”

    周良有些不敢相信,不禁反复查看,最后才确认自己的确是达到了练气后期。

    “不过,如果不是有这么好的效果,它也不会卖这么贵了!当然,也有那神秘古镜进入眉心,缓缓改造自己身体的功劳!”

    周良很快就想通了前因后果,同时他也明白即便自己突破到了练气后期,在心云宗也算不上突出,因为练气后期的外门弟子很多,光是张见仁这种外门前十的强者,他现在也没有太多把握战胜之。

    整整一天,周良都是呆在酒楼客房中,缓缓搬运气血,巩固修为。

    如今他的气血,已经比一般的练气后期强太多了,就算是练气后期巅峰,也比不过他。

    同时,他滚滚的气血中,有一丝紫色气息若有若无地酝酿着,那是领悟道家真气的前兆!

    不过,这丝气息还很弱,离领悟道家真气,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第二天天刚亮,周良便怀揣着一万五千两银票和两株何首乌,离开了这家酒楼,朝玉华山上的心云宗行去。

    这次收获满满,不仅身上财富暴涨,而且实力也有了关键性的突破,得把这些好消息跟父母分享,让他们也高兴高兴才是。

    不过,在周良走出酒楼,却没有留意到门口的一个乞丐,朝着他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一溜烟朝某个角落跑去了……

    “陈少侠,你说的那个人从酒楼出来了,朝心云宗方向去了!”

    乞丐来到一个茶馆,朝着靠窗户边座位上的一个桀骜少年禀告道。

    “做得好,给你赏银。”

    桀骜少年丢出一枚碎银子,眼睛微眯,射出一丝阴谋之光。

    ……

    周良离开酒楼,走了没多久,就在路过一条相对冷清的小巷时,突然前后窜出几个人影,将他包围了。

    “谁?”周良喝道,不过随即镇定下来,有些好笑地看着把他包围的几个熟人。

    “小子,咱们又见面了!识相的,就留下你身上的银票和药材,不然……哼哼……”

    一个桀骜少年走上前来,拿鼻孔对着周良,说不出的桀骜不驯,一副把周良吃定了的模样。

    此人,不是陈扬又是谁?

    周良灵识一扫,便已将几人的实力了然于胸,这四人均是练气后期修为,其中陈扬又是练气后期巅峰,四人合在一起,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

    “想打劫我?就凭你们几个?”

    周良眼神讥讽地看着陈扬,一副一点都不放在眼里的样子,把陈扬气得不行。

    “小子,莫猖狂!上次败给你,那是负伤在身,今天就让你领教一下我的厉害。”

    陈扬阴森森地道。

    “就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因为那头吊睛白额虎,我们紫月宗损失了一名师弟,怎么可能让你独吞六成好处!识相的,赶紧把那些好处吐出来!”

    旁边一名紫月宗弟子,叫嚣道,眼里透出一股贪婪之色,几乎掩盖不住。

    虽然这些紫月宗弟子很唬人,气势很足,但周良却是懒得浪费表情,直接送对方两个字:“没门!”

    “好,这是你自找的!”

    一位性子比较急的紫月宗弟子忍不住了,只见他大喝一声,朝周良扑来,拳势凌厉,只取周良脑袋。

    紧随着,其他弟子也拿出看家本领朝周良招呼而来,力求一击拿下。而陈扬则在一旁掠阵。

    “米粒之珠。”

    周良淡淡吐出四个字,脚尖点地,身形拔地而起,随后落在了小巷院墙上,轻易躲过了三人的疯狂合击。

    “想跑?没那么容易!”

    陈扬厉喝一声,身形飞跃而起,朝墙头的周良扑去。

    “跑?”

    周良体内气血运转,《一苇渡江》施展而出,整个人化作一道黑影,消失在了原地。

    糟糕!

    陈扬突生警兆,一股无比的压力,从头顶压下来。

    嘭——

    陈扬身在半空不受力,硬接了周良从上而下的《炎爆拳》,整个人顿时被砸落地面,激荡起阵阵灰尘。

    哇!

    陈扬灰头土脸,最后忍不住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模样说不出的狼狈。

    “他的实力,怎么会这么强,堪比练气大圆满!”

    陈扬实在难以相信全盛时期的自己,竟然败得这么彻底,猛然间他又想起什么,大声疾呼:“你们小心——”

    然而他的话音未落,身后再度传来连续几道闷哼之声。

    “下次眼睛给我放亮一点!”

    周良望着躺在地上呻吟的四人,居高临下:“不是什么人你们都能招惹的。”

    说完,周良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继续往心云宗走去。

    “好厉害,以一敌四,每个人都只用了一招……”

    一名紫月宗弟子趴在地上,望着周良远去的背影,露出畏惧神色。

    “这周良我还是小看他了,刚突破到练气后期,就拥有了堪比‘练气大圆满’的实力!”

    陈扬心中升起浓浓的挫败感,他不得不承认,周良绝对是他师兄李峰那一个级别的人物,远不是他能招惹的。

    刚刚返回心云宗,周良突破到练气后期的消息便是在心云宗传开了,没办法,练气期还没有什么可靠的隐藏气息的方法,一旦修为晋级,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周良这废物怎么又突破了?突破到练气中期就已经是祖坟冒烟了,现在居然这么快又到了练气后期!”

    “我听说是他在妖域森林里,趁人之危,使了卑鄙手段,使得紫月宗弟子杀死的妖兽‘吊睛白额虎’,过半的利益都归了他。”

    “妖兽价值不菲,他起码赚了一万多两银子,一万多两银子足以购买珍贵药材使得他突破了啊!就算是一头猪,一万两砸下去,也能突破啊!”

    “哼!借助药材突破,以后实力就止步于此了!这小子饮鸩止渴,以后就有得他后悔的!”……

    议论声阵阵,周良只是摇摇头,径直回到了自家小院,把自己这些天的收获,都告诉了他们。

    儿子出息了,父母自然是高兴无比,当即拿出平日舍不得喝的美酒,又做了一桌子好菜,为周良庆祝。

    吃完饭,周良返回自己屋内。

    他盘膝而坐,心中默默计算着:“心云榜大赛,已经没多少天了。假使我一举打败诸多竞争者,成为内门弟子……那父母脸面也有光,不用被人暗地里指着脊梁骨骂他们生了一个废物儿子。”

    随后,周良闭上眼睛,感受着自己眉心空间内的那面青铜古镜,他能有今天,这古镜当居首功!

    不过,即便是到了练气后期,周良依然无法窥探到古镜的秘密,它除了不断改善周良的身体,让他拥有灵识,剩下的就好像一座不动的大山屹立在那里,任由周良怎么试探,都没有什么反应。

    不过周良并不着急,他隐隐猜测,这件宝物定然是那位渡劫前辈所拥用,那种渡劫成仙的境界,远远不是现在的他能够窥视的。也不知道那位前辈渡劫成功没有?周良内心突然冒出这么一个疑问。

    甩甩头,周良见自己精神很是旺盛,于是继续干着那件一直都没有停止的事业——破译《一苇渡江》!

    《一苇渡江》后面字迹图案模糊,只有通过灵识的大量演算,才能推导出后面的笔迹内容。

    如今他实力大涨,灵识也相应大涨,破译速度也是加快了许多!

    因此他对于完全破译《一苇渡江》,充满了期待!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周良的额头隐隐出汗,眉头也越来越紧锁,这是精神大量消耗的现象!

    但是他脸上的喜悦,也是显而易见了,所以他咬牙坚持了下来!

    叮!

    终于,在半夜子时,周良用尽最后一丝精力的时候,《一苇渡江》完整版,彻底显现在眼前!

    周良大致一扫后面的图案和文字,顿时呆住了:“这身法,最后面居然还画了这种见不得人的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