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8章 周良打虎
    心云宗,一个比周良小院精美恢宏得多的大院中。

    “师兄!你一定要给我找回场子,我两次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周良那废物打败,可谓颜面尽失,你一定好好教训他。”

    庄飞对着一个正闭眼盘腿打坐的少年,哀求着。

    因为两次败在周良这个曾经被全宗弟子耻笑的废物手下,庄飞这段时间都不敢出门了,因为实在是没脸。

    “废物?!你口口声叫别人‘废物’,那被‘废物’打败的你,又是什么?”

    盘腿打坐的少年,忽地睁开眼,目露神光,盯着庄飞,略带讥讽道。

    这少年,成熟老练,看上去比庄飞年长一些。

    这就是庄飞的师兄,张猛飞,他们共同拜在一个长老门下,在心云宗内属于有靠山的人。

    “师兄,求你了,你一定要替我教训周良,不然我在宗里没法混下去了。”

    庄飞不住地哀求着,眼前的师兄,可是他找回颜面的最后希望了,要不然他真的没脸出门见人了。

    他知道,只要师兄愿意出手,那周良就是再厉害,也得饮恨。因为他的师兄张猛飞,修为早已是练气大圆满,而且上品功法《刀螂九式》掌握了六式还多,比起他掌握的三式,强了十倍不止!

    而且他师兄张猛飞位列外门弟子第五,对付一个不入流的周良,那是不费吹灰之力。

    ……

    第二天天不亮,周良便已起床。

    练功,早餐,辞别父母,周良便下了玉华山,朝此行的目的地行去。

    嗖!

    《一苇渡江》施展而开,这身法使出来,速度并不比千里马慢。

    正午时分,他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妖域山林。

    妖域山林,是修真界有名的历练之地,占地广袤,里面生活着各种野兽妖兽。

    进去猎杀妖兽,是人族修真者赚钱和提升实力的最好方式,因为妖兽身上的材料卖到修真坊市,十分值钱。

    如果遇到实力过强的妖兽,那谁杀谁,可就不一定了。

    “就在边缘地带转转吧!提升实力,争取在心云榜大赛时一鸣惊人!”

    周良心里思定,进入了妖域山林……

    猎杀野兽的过程是惊险刺激的,毕竟真正身上材料值钱的野兽,实力都不低,好在周良实力够强,还有“灵识”的辅助,几天下来收获颇丰。

    而且经过这几天的激烈搏杀,《一苇渡江》身法已经破译出来的部分,生生被周良掌握到了五成火候。

    他如今的身法速度,只怕是比宗内那些练气后期弟子还快,甚至可能与筑基期相媲美。

    “如今我身上的收获,卖个三四千两银子不在话下,够我购买一些珍贵丹药用以突破到练气后期了。”

    周良看着肩后的两个鼓囊囊的大包裹,十分地满足。

    “再干一票,然后就返回!”

    背着包裹,周良催动“灵识”,探查着周围的一切,寻找着最后一个目标。

    吼——

    突然,他的正北方向,一声威猛至极的虎吼传来。

    那声虎吼,震得周良气血翻滚,脑袋嗡嗡作响,而且四周狂风大作,仿佛妖王临世。

    “威势这么大,莫非是老虎成精?”

    周良内心大震,连忙延展“灵识”,只见正北几公里处,一头吊睛白额的大虎正大发神威。

    那吊睛白额大虎,体型比普通老虎大了一倍不止,几乎和一头成年大水牛相媲美,一张血盆大口几乎可以轻易把人的脑袋从人身上咬住拧下来,看起来让人脊背直冒冷气。

    “快逃!这头吊睛白额虎已经成精了,不是野兽是妖了,实力堪比筑基期。”

    老虎对面,有五六个练气中期到练气后期实力不等的少年,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随即全部落荒而逃。

    “分散逃!不要走一起。”

    这其中有一个发号施令的少年,十五六岁年龄,修为练气大圆满,手持一把锋利宝刀,挥舞之间,逃亡路上挡路的大树,纷纷倒地,阻挡吊睛白额虎的追击。

    轰!

    吊睛白额虎轻轻一拍,居然把挡路的大树一爪子拍得稀碎。

    “成精的妖兽,果然很可怕。”

    周良通过灵识观察到这一幕,内心暗暗吃惊。

    “李峰!小心——”

    突然,有人惊声大呼。

    原来那吊睛白额虎,盯着那练气大圆满的少年不放,似乎懂得擒贼先擒王的道理。

    “李峰?莫非是那个隔壁门派紫月宗的天才弟子李峰?这些人都是紫月宗弟子?”

    周良对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但仔细观察这些少年身上的服饰,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轰——

    吊睛白额虎横冲直撞,一切阻挡在他面前的东西,不管是粗壮的树木还是坚硬的山石,纷纷破碎。

    如果撞到人身上,普通的练气期修真者,只怕是十死无生,但这个李峰却每次都险险避开了。

    周良仔细一看,那“李峰”不仅是练气大圆满,而且使的是上品刀法,躲闪腾挪的也是上品身法,难怪实力如此强大,只怕不输于心云宗排名第三的“张见仁”。

    “假使能杀掉这‘吊睛白额虎’,得到的材料能卖两三万两银子,那我就发大财了!”

    周良心念电闪,瞬间又了决断。

    嗖!嗖!……

    《一苇渡江》身法展开,周良火速朝正北方赶去。

    当周良赶到时,紫月宗的弟子们,在吊睛白额虎的追杀下,已经险象环生。

    “劈山刀!”

    李峰眼中寒芒闪烁,手中宝刀惊出如龙,高高举起,狠狠劈下,劈在了“吊睛白额大虎”额头上。

    好惊艳的一刀!

    周良在远处观望,“灵识”细致入微地观察到了那一刀,他清楚的知道这一刀的杀伤力,能轻易劈死两个练气后期,就是他周良也抗不下来。

    他还扫描到,李峰气血中有一丝青色气息酝酿,显然是即将修成“道家真气”的预兆。

    砰——

    刀刃劈中“吊睛白额大虎”额头,破皮入肉,只是半寸,便劈在了虎骨上,再也无法深入,同时刀刃和虎骨的反撞之力,将李峰吐血抛飞。

    如此恐怖的一刀,造成这样的后果,周良不知道是该感慨李峰刀法绝伦,竟然给堪比筑基期的妖兽造成了创伤,还是该赞叹成了精的妖兽竟然如此厉害,硬抗刀劈,不落下风。

    吼——

    吊睛白额虎吃痛发怒,以更快的速度扑向李峰。

    李峰不愧是即将修炼出“道家真气”的“练气大圆满”的人物,在空中借抛飞之力使出上品身法,躲过老虎的扑击。

    但是刚才这一刀强是强了,但却消耗了他不少体力,因为速度渐渐慢了下来,一时间岌岌可危。

    “劈山刀!”

    李峰再度勉力劈出一刀,虽然在老虎额头上留下一道伤痕,但他的身体,再度被抛飞,撞在一棵大树上才停下来,口吐鲜血,伤势更重了。

    吼!

    吊睛白额虎见机,兽目中闪过一丝残忍之色,纵身一跃,锋芒利爪,扑击李峰,后者伤势不轻,根本来不及躲闪。

    “李峰!”

    紫月宗几个弟子大吼,想要救援但已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李峰就要丧命虎口。

    嗖——

    就在这时,一枚暗器划破空气袭来,穿过林间缝隙,准确击中老虎面门。

    吼——

    吊睛白额虎突然吃痛,身子一歪,倒在地上打滚,顿时周围草木遭殃,尘土飞扬。

    本来已经绝望的紫月宗弟子一愣,只见老虎的眼眶鲜血横流,一枚毒镖插在眼珠子上……

    老虎精皮毛防御是很强,但眼睛依然无法抵挡毒镖的刺入。

    趁着这功夫,李峰起身飞逃,一旁发愣的紫月宗弟子也紧随其后。

    但是被彻底激怒的吊睛白额虎,哪里肯罢休,这只眼睛说不好就瞎了,他岂能放过这群伤害了自己眼睛的人族修真者呢?当下,使出妖兽秘法,对着紫月宗几名弟子穷追不舍!

    “啊……”

    不多久,一个练气中期的紫月宗弟子不幸被虎爪扫中,身体瞬间被撕裂。

    鲜血淋漓,残肢断臂,看得后方的周良头皮发麻。

    紫月宗弟子们,再次陷入生死危机。

    嗖——

    这时,又一枚暗器,划破空气袭来,朝吊睛白额虎剩下的眼睛射去。

    吼!

    吊睛白额虎惊恐大吼,迅速闭眼,随后射来的毒镖只是刺破了眼皮,并没有深入,它皮毛的防御不是一般的强。

    “可惜。”

    后方的一棵大树上,周良惋惜地摇摇头。

    “劈山刀!”

    得周良相助,此时的李峰也没有一味逃命,而是凝聚体力气血,再度反身一刀,劈在虎头上,加深了它的伤势。

    “就是此时——”

    周良瞬间捕捉到了新的机会,手指连弹,手中三枚毒镖瞬发而出。

    此时他的目标不再是老虎的眼睛,而是虎头上那些深可见骨的伤口。

    实际上,周良因为灵识的关系,在几天历练过程中,刻意练习了一下飞镖之术。要知道,他的灵识善于捕捉快速移动物体的运动轨迹,飞镖之术因此也是练得有声有色,到现在几乎可以做到“例无虚发”。

    “噗!”“噗!”“噗!”

    三发毒镖,顺着老虎原有的伤口刺入,顿时那些伤口,更大了,失血速度更快了。

    渐渐地,吊睛白额虎攻势越来越慢,已经不能对李峰他们构成威胁了。

    一是因为失血过多,二是因为毒镖的毒素蔓延发作,以及眼睛的伤势越来越重。

    这时,吊睛白额虎也明白自己今天是杀不死眼前的几个可恶人族了,于是不甘地大吼一声,掉转身形,朝妖域山林深处逃去。

    “别让这畜生跑了!”

    紫月宗弟子个个大叫着,返身追去。

    他们既要为自己死去的师兄弟报仇,又想要获得老虎身上值钱的东西,不然这些血就白流了。

    但是,即便吊睛白额虎受伤严重,但堪比筑基期的它,一心要逃的话,根本不是这些受了伤的弟子能追上的。

    只有修为最强的李峰,勉强能跟上,但他伤势也是不轻,体力即将耗尽,追了几十米就停住了。

    “畜生,哪里走!”

    后方的周良喜笑颜开,《一苇渡江》身法展开,仿佛灵猴一般,在林间跳跃,轻松地跟在吊睛白额虎身后。

    在他看来,他追的不是吊睛白额虎,而是移动的藏宝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