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章 古镜一梦
    周良倒地后,天上的雷云也渐渐散去,而那渡劫之人,也不见了踪影,不知道是飞升成仙了,还是被天劫轰杀成渣子了。

    天朗气清,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躺在草丛中的周良有了一些动静,眼皮眨呀眨地终于是睁开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似乎有一面镜子钻入了我的眉心。”

    周良坐起身子,揉了揉浑身发酸的肌肉,开始回忆自己昏迷以前发生的事情,然后猛地去摸自己的额头。

    诡异的是,之前明明鲜血直流、剧痛难忍的额头,现在光洁如新,既没有伤痕也没有痛感。他除了浑身的酸痛以外,什么异常也没有,似乎就是他躺在草丛里做了一个梦而已。

    摇了摇头,周良不再去想那个梦,是呀,遇到高人渡劫?然后一件法宝钻入眉心?

    这事,怎么听都觉得十分扯,就算是写神鬼志怪小说的聊斋先生都不敢这么写!

    于是他收拾心情,爬起身来,朝山下方的心云宗走去。

    在回去的路上,他很快便发现了异常,他的身体似乎发生了一种莫可名状的变化。如今的自己,和昨天的自己,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具体变化在哪里,周良却又说不清。

    因为他觉得自己看东西看得更清楚了,而且浑身更有劲了,走路的速度也比平时快了很多。

    周良一边仔细地寻找着自己身上的变化,一边往自己小院走,在路过练功场的时候,被一个放肆的大笑声叫住了。

    “嘿嘿,我当是谁,原来真是周良你啊!那天让你找个借口溜掉了,今天说什么也不会再让你得逞了……”

    周良转过身一看,只见身材魁梧的庄飞大步流星地朝自己走来。

    庄飞的声音很大,所以一下子就吸引了练功场上其他弟子的注意,他们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围拢了过来。

    “那枚青铜古镜似乎是钻入了我的眉心,而且改变了我的身体,这到底是真的还是我的错觉,就拿你来当试金石吧!”

    周良望着对方来势汹汹的身影,握紧了拳头,目露决然之色,准备背水一战。

    “周良,你居然没跑?这让我对你刮目相看,这样好了,虽然我是准备一拳把你打趴下,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残疾的。”

    庄飞壮硕的身躯,龙骧虎步,气势节节攀升,给周良很大的压迫力。

    庄飞说完,马上摆出一副奇特的攻击姿势,远远看去似乎一只举着两把大刀的螳螂,散发出一股蓄势待发,即将捕猎的气息。

    顿时,周良后背冒出一股寒意,似乎自己被狙击手盯住了,随时面临致命一击。

    “不是吧,这居然是上品功法《刀螂九式》!”

    围观的弟子之中顿时哗然一片,语气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上品功法,是我们看错了吧!因为门规规定:练气中期的宗内弟子,只可以在‘道藏阁’领取中品功法,庄飞为什么学了上品功法?”

    “一看你就是上山拜师没几年的,告诉你吧!庄飞的一位长辈,是宗内的长老……”

    “我说庄飞怎么敢放言一拳打趴周良,想不到是学会了《刀螂九式》!”

    围观的宗内弟子,纷纷震惊无比,看向庄飞的眼神中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忌惮。毕竟“上品功法”的名头,着实很吓人。因为功法分为零品,初品,中品,上品,极品。这上品功法,已经非常非常厉害以及稀有了!

    “竟然是上品功法。”

    周良不由得心中一紧。

    在心云宗,不到筑基期的弟子,一般修炼的是初品功法,最多也就中品功法。

    而周良,因为还没突破到练气中期,不能进入道藏阁挑选功法,所以到如今连初品功法都没有,修炼的还是最差的零品功法。

    《刀螂九式》这种上品功法,杀伤力远超初品、中品功法,零品功法则更是没法与之相比,所以即便周良和庄飞境界相同,周良也是必输无疑。

    更何况,周良还比庄飞低了一个境界。

    此时的庄飞,只是摆出架势,还没有攻击,就已经给周良带来如山一般的压迫力,似乎他稍微卖出一个破绽,就可能遭到泰山压顶一般夺命一击。

    “我说他怎么敢说大话,说一拳打趴我!”

    周良面色凝重,内心一阵绝望。

    嗡嗡……

    巨大压迫力之下,周良感到眉心一痛,仿佛里面有某种东西活了过来。

    随即,他的精神无限散发,仿佛无数触角延伸向周围四空,四周的一切细微变化,不管是凤儿吹过,还是灰尘降落,都一五一十地反映在了他的脑海里。

    “灵识?这是传说中的灵识?传说修炼到元婴期才会拥有的灵识?”

    周良不喜不自禁,情不自禁地指挥灵识朝庄飞身上扫去。

    顿时,大量的关于庄飞的信息随着灵识涌入到周良的脑海中。庄飞,在他面前已经没有秘密可言,包括前者的心跳,血液流淌,呼吸,都被他“看”在眼里。

    更重要的是,他看世界看得更清楚了还不算,而且他看这个世界仿佛更慢了,以前快得看不清楚的东西,如今也能清晰捕捉到运动轨迹了,仿佛一个人拥有了捕捉子弹轨迹的视力。

    “昨晚发生的一切,果然不是梦!”

    感受着灵识反馈回来的各种信息,周良内心一阵狂喜,紧张的心情也随之镇定下来。

    而对面的庄飞,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有一种置身危险之中的不祥预感。

    “刀螂弟三式!”

    庄飞不再犹豫,目露狠色,瞬间发动自己的最强一击,他不能再给周良准备的机会。只见他如同一只捕猎的螳螂一般,从极端静态,一下转变到极端动态,爆发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和速度。

    嗡!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庄飞已经来到周良近前,手掌为刀,狠狠朝他脑袋瓜上劈下来,仿佛要把他脑袋当成一个西瓜劈开。

    太快了,看不清身影了!

    围观的弟子顿时哗然一片,背后升起一股凉意,纷纷揣摩自己面对这一招时有没有办法抵挡。

    但很遗憾,许多跟庄飞一样是练气中期的弟子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说自己就能稳稳接下这一招,更何况是练气初期的周良?

    因此,他们都闭上了眼睛,不忍看见周良脑袋开花的悲惨一幕。

    庄飞的掌刀朝周良脑袋劈去,眼看距离越来越近了,仿佛下一刻就会脑袋开花了,仿佛抵挡都来不及了。

    砰!

    突然,一只手强有力地拍在了他的手腕上,死死地掐住了他。

    “这是?”

    庄飞面露震惊,攻势被强行打断,而是手腕处传来剧痛。

    与此同时,他劈向周良的掌刀,也悬在了半空,悬在了离周良脑袋几乎不到半寸的地方,再也劈不下去,咫尺变成了天涯。

    砰!

    庄飞肚子突然剧痛,随即整个人被一股大力轰飞出去,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已重重摔在了地面。

    发生了什么!

    围观的心云宗弟子,纷纷瞪大眼睛望着眼前的这一幕。

    “一拳,你被打趴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