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章 女人是男人最好的动力
    “喔喔喔——”

    天色才微微发亮,金鸡嘹亮的打鸣声便在灵气充沛的玉华山深处响起……

    这个时候,玉华山上大多数存在还在熟睡中。

    玉华山,心云宗。

    嚯!哈!

    一个少年身着黑色练功服,在空无一人的练功场上一丝不苟地演练着功法招式,打熬着自己的气血。

    只见浑身气血翻滚的他,身上冒着白色热气,汗珠从额头渗出顺着略显稚嫩的脸颊滑下,但他毫不在意,依然刻苦修炼着。

    要知道,这个时辰,就算是最勤奋的弟子也才刚刚起床,而他已经练功一个时辰了。

    少年十三四岁,身材清瘦,一头黑发,再加上一双似乎夜空般深邃的眸子,让人忍不住被他吸引。

    终于,当一些勤奋的弟子陆续赶到练功场时,男孩终于修炼完毕,感受着体内沸腾的气血,男孩眼中射出无比的斗志:“再苦练半个月,我就可以突破到练气中期,让兰儿刮目相看!”

    少年名叫周良。

    家住玉华山下的大牛村,半年前被心云宗下山收徒的执事看中,带上了玉华山。

    在大牛村中,他是同龄人里的优秀者,十二岁时便练出气感,正式踏入“练气期”,成为一名小小的练气初期修真者。

    而他口中的“兰儿”,则是他父母从小从人贩子手中救下的女孩,两人青梅竹马,甚至暗中私定终身,而且他父母也一直把“兰儿”当未来儿媳妇对待,对她比亲生闺女还要好。

    不但如此,周良在自己突破到“练气初期”后,为了让“兰儿”也突破,然后和自己一同拜入山上的修真门派,他甚至将父母花费多年积蓄买来给他巩固境界用的千年人参偷偷给“兰儿”服用了。

    最后“兰儿”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也踏入了“练气初期”,和他一起被心云宗选中,上了玉华山。

    刚上玉华山时,周良信心满满,期待着在心云宗,一展宏图,扬名立万,和兰儿成为一对人人艳羡的神仙眷侣。

    然而,当他真正到了心云宗后,才发现自己不过是异想天开……

    虽然他以十三岁之资踏入“练气初期”,在玉华山下的大牛村,已经是百年不遇的奇才……可是这种资质放在心云宗,差不多是最差的那一群人,只是勉强获得一个“外门弟子”的身份!

    而且在同龄的外门弟子中,他也是垫底的存在,外门弟子前十中,随便一个人几乎都是练气后期的真正天才,一只手就可以轻易将练气初期的他捏死!

    看清这些情况,周良如遭当头棒喝,心里落差十分之大,似乎一下从天堂跌落地狱。

    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一同上山的“兰儿”,这个他青梅竹马、私定终身的爱人,在来到心云宗后,与他渐行渐远,最后居然投入了外门中排名前三的师兄怀抱。

    这种一连串的打击,差点没把周良整出失心疯精神病来。

    都说女人是男人最好的动力,经过一段相当长的颓废时间后,周良痛定思痛,决心努力修炼,让自己变强!

    兰儿,你选择他,不就是看他实力比我高很多吗?那我就拼命修炼,亲手将他打败,让你明白你的选择是错误的!

    我发誓!

    ……

    在周良修炼完毕,准备往回走的时候,练功场边上突然出现了一群前来早练的心云宗弟子,他们簇拥着一个神色高傲的弟子朝练功场走了过来!

    这些弟子他都认识,他不想跟他们碰面,于是微微低下头,脚下步子稍稍拐弯,想避开去。

    可人越怕什么就会越来什么,果然练功场边上的那群人已经发现了周良的存在,只听见一人嘻嘻哈哈道:“哟,这不是女人被人抢了的废物吗?你特么给我站住!”

    周良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但他的头更低了,脚下的步子也加快了。

    “叫你呢,你聋了吗?”

    这时候,一道人影袭来,一只迅疾如电的大手,重重朝他脑袋拍来。

    “庄飞,你干嘛老缠着我不放……”

    周良脑袋一偏,堪堪躲过这突如其来的一掌,不然非被人一巴掌抽在脑袋上丢个大脸不可!

    这动手偷袭他的人,周良太熟悉了,对方也是一名外门弟子,只不过他的排名在外门比周良靠前很多,而且境界已经达到练气中期,强大非常!

    刚刚周良能躲过对方偷袭的一掌,完全靠的是平日苦练的战斗本能,不然换个别的练气初期弟子,肯定要吃个大亏!

    此时,这名弟子看着周良的眼神里带着一丝疑惑,似乎在疑惑平日里想打就打的废物竟然躲过了自己偷袭的一掌。

    “庄飞!你这是什么意思?”

    周良怒发冲冠,内心对面前这个一再纠缠自己的弟子厌恶至极。

    其实他刚到心云宗时,就已经与庄飞发生过不愉快,因为那时庄飞嫉妒他身边跟着漂亮的“兰儿”,所以出言不逊,嘴里说了不尊重的话,二者差点打起来。

    虽然没打起来,毕竟执事在场,但还是为日后两人的关系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刚好庄飞又是一个报复心极强的人,所以自那以后,他不停地找周良的麻烦。而自从“兰儿”离开他以后,庄飞更是逮着各种机会去羞辱他,将他称之为“连自己女人都保不住的废物”。

    “庄飞!你对上这个废物,假使不能十拳打趴下,那你就太丢脸了!”

    “十拳?庄飞早已到达练气中期巅峰,我看只要三拳,就能打趴下这废物!”

    “三拳?这废物虽然废,但好歹也是练气初期,庄飞想要三拳解决,有点难度吧?”

    周围陆续赶到练功场晨练的心云宗弟子们,纷纷围拢过来,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

    “三拳?打着废物,还需三拳?”庄飞仰头大笑,一脸鄙夷:“你们也太看得起这废物了,打趴这废物,我只需一拳!”

    只需一拳!

    围观的诸多弟子,顿时哗然,纷纷摇头,感到不可置信。

    “一拳?”

    周良拳头紧握,脸色露出羞愤的神色。

    他和庄飞一个练气初期一个中期,对方假使拼命的话,三拳打倒他,还是有些可能的。

    但是一拳……

    这简直把他的尊严踩在了尘土里,这是赤果果的瞧不起!

    望着庄飞那眼中流露出来的毫不掩饰的不屑,周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能意气用事,即便扛过他一拳,那有怎样?对方还会找别的理由不放过我!”

    上山修仙这大半年,他从天堂到地狱,早已经尝遍世态炎凉,也渐渐磨平了当初的棱角。

    “仗着人多说大话,算什么本事?有种的话,三日后,在这里和我堂堂正正打一场,怎么样?!”

    周良彻底冷静了下来,眼神冷漠地盯着庄飞,眼睛一眨也不眨。

    见状,庄飞眼神微微眯起,嘴角扬起一个邪恶的幅度:“缓兵之计嘛?好,我让你继续快活三天,三天后看你能翻出什么花样来?”

    缓兵之计?

    周良心中一叹,他如今的确只是缓兵之计,不过是将自己挨打受辱的时间推后了三天而已。三天后,等待自己的依然是暗淡的前途。

    “我若想摆脱庄飞的欺负,就必须三天内突破到练气中期,不然自己在心云宗的日子没法过了!”

    周良心里明白得很,自己落到这步田地,最重要的还是没有实力。

    离开练功场,周良返回自己的小院中。

    只有回到这里,他才能感觉到一丝丝温暖,因为这里住着他的父母。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周良上山拜入心云宗,成为外门弟子后,山脚下的父母,也因为他“外门弟子”的身份,住进了心云宗,每日衣食无忧,出行有灵鹿拉车,每月也有延年益寿丹发放。简直是养老享福的最好地方。

    这是属于“外门弟子”的荣耀与福利。

    但是,“外门弟子”的名额是有限的,若是不能保住“外门弟子”的身份,那就会降级成为最卑贱最苦累的“杂役弟子”。到时候父母的待遇也随之改变,由享清福的人,也变成杂役、佣人,去服侍其他优秀弟子的父母。

    这就叫“一人失道,鸡犬遭殃”。这,也是每一个做子女的都无法忍受的。

    “良儿回来了,赶快洗脸吃饭吧!你娘已经把饭菜做好了,都是你爱吃的。”

    刚进院子,一个中年男子推开房门,向周良招了招手。

    这正是周良的父亲,周大川。

    “良儿,快过来吃饭!”

    母亲杜九娘,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张罗着桌上的饭菜……

    一家人围着桌子旁吃饭的时候,桌子上的气氛不如往日温馨活泼,反而是渐渐沉重了起来,周大川和杜九娘看了看周良,一副想说什么又开不了口的模样。

    “父亲,母亲,发生了什么事?难道……”

    周良心中一凛,突然升起一阵不详的预感。

    周大川和妻子无奈地点了点头,证实了周良的预感。

    “是的,‘心云榜大赛’。”

    周大川深吸一口气,终于吐出了几个字,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该来的终究是来了……”

    听到“心云榜大赛”五个字,周良差点坐立不稳,似乎身体一下子被掏空。

    周大川点点头,神色十分凝重:“按照心云宗门规,外门弟子假使达不到练气中期,将没有资格参加‘心云榜大赛’。无法参加大赛的外门弟子,则会被降级成‘杂役弟子’,其父母家属也要贬为杂役,为其他外门弟子的父母家属服务。”

    不行!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听到父亲的话语,周良还是深深不安了起来,他本身很不想沦落成“杂役弟子”,更不想连累父母,让他们也变成低贱的杂役,那是天大的不孝!

    心云榜大赛,是心云宗每年一度的弟子考核大赛,也是外门弟子鱼跃龙门、改变命运的绝佳机会!在心云榜上排名靠前者,不但有大量丹药道书的奖励,还有资格角逐内门弟子的名额,一步登天。

    而心云榜大赛对那些不能参加的外门弟子来说,则是噩梦的开始。

    因为外门弟子假如不能参加心云榜大赛的话,那就自动从外门弟子降级为“杂役弟子”!这不仅是外门弟子个人的沦落,更是拖累着曾经因为自己而享福的父母一起受苦受罪!

    “不行,我不能让父母跟着我变成杂役……”

    周良紧握拳头,双眼发红。

    “父亲,母亲,你们不要担心,我一定会在心云榜大赛前,突破到练气中期,一定会的!”

    周良深吸一口气,平静地望着耗费大半辈子积蓄才把自己培养成如今修为的父母,牙龈都咬出了血。

    “心云榜大赛只剩下一个月了,一个月内,你想突破,只怕是……”

    周大川说到最后,只剩摇头叹息。

    我只剩一个月了?一个月后我就要带着父母成为一名人尽可欺的杂役弟子了?一家三口,彻底成了奴隶般的存在?

    周良心中发寒,眼前发黑,他没有如此这般感到绝望过,哪怕是“兰儿”背叛的时候也没有。

    一个月突破到练气中期?要是能突破早就突破了,这一个月想突破,除非天上掉馅饼。

    屋内气氛沉闷得可怕。

    良久,周良母亲杜九娘走过来轻轻拍打周良的背部,安慰道:“良儿,无论结果如何,我和你父亲都不会怪你,大不了苦熬两年后下山,咱们回家,一家人快快乐乐地过日子,不想那修仙的事情了。”

    “没错!回到玉华山下的村子里,凭你练气初期的身手,可以进城去官府谋得好差事,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何苦在这为难自己呢?!”

    周大川也走过来,拍拍周良的手背,劝慰道。

    显然,他们并不认为周良能在这最后的一个月内突破,但作为父母,他们哪怕子女变得平庸,也不愿意看着子女吃苦受累……

    回玉华山下?认命做个普通人?

    “不可能!”

    周良想起自己上山时的风光,再想想自己下山的狼狈,无法接受,更何况假使真的下山了,那不等于向“兰儿”以及其他嘲笑自己是废物的人承认自己真的就是个废物吗?

    他曾发过誓:一定要在“兰儿”面前,将她倚之为靠山的男人踩在脚下!

    这个誓言,还没有完成!自己怎么可能认输!怎么可能!

    周良大吼一声,冲出小院,朝玉华山顶冲去。

    “良儿……唉,这孩子,从小就这么倔!”

    父母的叹息,从屋内隐隐传来。

    轰隆!

    当周良站在玉华山顶喘着粗气的时候,突然天空一声炸响,刚刚的朝阳晴天,竟然乌云骤起,雷雨倾天了!

    似乎是老天爷都要捉弄他,不愿意给他一个好好排解烦闷心情的天气。

    “贼老天,为何给我开这个玩笑,让我修炼到练气初期,却永远也无法晋级练气中期!为什么?!”

    周良站在山顶,淋着瓢泼大雨,仰天长啸,似乎在对着那冥冥中的老天爷宣泄自己的不满。

    轰隆!

    天际间雷霆大作,将周良的声音彻底淹没,雷光游走,在乌云中凝结成一条条雷龙,剧烈闪烁的雷光,似乎末日即将降临,又似乎老天爷听到了不敬天威的人的声音,要灭杀这个不敬之人。

    “糟糕,雷霆越来越强了!”

    周良觉得心头越来越压抑,因为乌云越压越低,而且乌云中的雷光也越来越剧烈,似乎他一伸手就可以触碰到雷光,然后被烧成灰烬。

    轰——

    终于,一道水缸粗细的黑色雷霆从天而降,直直朝着周良所在的山顶位置袭来!

    “小子,你有病啊,贫道在这渡劫,你跑进来干嘛?害得我的天劫增强了一倍!”就在周良呆呆望着从天而降的巨粗无比的闪电时,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赶紧滚!”

    啪!

    周良还没来得及转头看看这个声音的主人,就被一道精光卷起,然后朝山下飞去。

    但是,还是有一束儿臂粗的闪电追击而来,顿时他感到浑身发麻,衣服瞬间焦黑,耳边轰隆隆作响。

    咚!

    这一道闪电过后,卷在他身上的精光似乎被雷电冲散了不少,然后不足以带着他飞下山,顿时周良就随着那道精光从半空落在了半山腰上。

    “哎哟!痛死我了……这是……刚才的那道精光?”

    幸亏周良平日苦练打熬身体,这才没摔死,他浑身颤抖着站了起来,看到不远处草丛中静静躺着一面光亮无比的青铜古镜。

    这青铜古镜做工精美,一看就是上等货色,只有大富大贵人家才能用得起。

    不过周良可不敢把它当做是富贵姨太太梳妆的镜子,他猜测刚才那道卷着他飞下山的精光就是这面镜子所化。

    “难道是一件法宝?”

    周良心中一动,顿时脸上现出惊喜之色。法宝,对于他这种练气期的穷小子来说,简直就是奢侈品一般的存在。

    于是,他急不可耐地跑到那处草丛边,弯腰朝青铜古镜抓去。

    嗖!

    还不等周良的手触碰到,那青铜古镜便是化成一道精光,刺破周良的眉心,钻了进去。

    “啊,痛……”

    周良抱着流血的额头,大吼一声,似乎受到了极大痛苦,随后昏倒在地,再也没了动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