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情人 > 第十六章
    “中土世界”做了大半,卓一凡忽然就不来了。

    韩乔野打电话去问,那边压低了声音,只解释了一句:“我师父这边有点事,这几天不过去了。”

    说完就挂了。

    韩乔野还从没对谁这么关照过,猛然一下家里少了个人,一时有些不太适应。

    他觉得卓一凡上赶着往上凑的态度实在难看,但是冷眼旁观了这么一阵子,反而觉得不是男女之情那种,只是对长辈的依赖。

    就是依赖的太重了,他一瞧见小孩两眼放光说他师父的时候就忍不住翻白眼。

    现在冷不丁丢下他跑回去,韩乔野一个人在家也没什么意思,就干脆把绷带拆下来了,他手其实没伤的那么重,这些天好的差不多了,能活动,卓一凡在的时候他是重病号,这会儿卓一凡不在,他演给谁看?

    正在那百无聊赖,就听见门口有敲门声,打开门就瞧见了龙宇。

    韩乔野愣了下,笑道:“哟,你可是稀客,怎么有空到我这儿来了?”

    龙宇站在门口微微拧了眉头,道:“我有些事想不通,想跟你聊聊。”

    龙宇一直是他们这帮人里面最优秀的一个,从读书时候韩乔野就没少在家里听到他名字,一向都是最理智最克制的那种人,出现在人前的时候永远是高高在上,摒弃了七情六欲似的冷淡模样。

    韩乔野觉得,自己唯一比龙宇强的就是感情这方面的经验,他好歹也谈过几个女朋友。

    但是龙宇进来之后抿唇不语,递了杯子过去,对方也只是接过来拿在手里,瞧着有些疲惫。

    韩乔野给自己倒了杯酒,手搭在沙发背上,问他道:“怎么了,你和方景尧出问题了?”

    龙宇立刻道:“小问题。”

    韩乔野晃了晃酒杯,没接话,只拿一双眼睛瞧他。

    龙宇想了一会还是自己开口说了:“我推后了婚期。”

    韩乔野比他还吃惊:“你们要结婚啊?”

    龙宇道:“是,原本计划订好了之后再通知你们,中间出了点事。”他难得咬了一下字眼,“是小事。”

    韩乔野还沉浸在结婚这件事里,眨了眨眼道:“你们这,这也太快了吧……刚认识多久?”

    龙宇皱起眉峰,道:“很久了。”

    韩乔野想了一会,笑了道:“也是,差点忘了你们高中就认识,我说,你泡学弟还挺有一手的啊。”

    龙宇认真道:“比高中还早,我认识景尧的时候是很久之前了。”

    韩乔野啧了一声道:“知道,知道,您老就别刺激我这个孤家寡人了,我看你根本就不是来跟我聊聊感情危机的,你就是来找我炫耀的吧?”

    龙宇眉宇间松动了一点,低头喝了一口,略微顿了一下,大概是尝出杯中的酒味,但没有跟往常一样去换一杯,而是慢慢喝了进去。酒的滋味很好,龙宇也慢慢讲出了来找韩乔野的目的,他想求问自己朋友里异性缘最好的韩乔野,怎么去哄老婆开心?

    韩乔野道:“那得看你哪儿惹着他了,严不严重。”

    龙宇坐姿端正,眼神略微有些飘,但很快又恢复了清明,像没喝过那杯酒一样认认真真把自己和方景尧恋爱的过程讲了一遍,事无巨细,即便有芝麻大一点的玻璃渣,那也是裹着大团的糖。

    期间韩乔野后悔了,试图打断他,但依旧被掰开嘴硬喂了一盆蜂蜜炼乳味儿的狗粮。

    韩乔野听到凌晨两点多,等他停下来等自己的意见,打了个哈欠道:“这事好办啊,你就找他好好说说,其实推迟结婚这事儿你办的不地道,心结在你这,我要是你我就去手捧鲜花跪着道歉。”

    龙宇又问:“单膝还是双膝?”

    韩乔野:“……”

    韩乔野捂着额头道:“我就是这么随口一说,打个比方,你不用这么认真吧!这样吧,你先送花,送这东西总没错,送上几天让他消消气,你也认真想想怎么跟人家道歉。”

    龙宇想了一会,郑重道:“好。”

    那边卓一凡也在安慰他师父,但是没说上两句,就被拎到墙角那挨训去了。

    原因很简单,孙安的电话打来了,一听方景尧的声音拿他当救世主一样哭着喊着求他帮忙:“方老师!方老师一凡还在您那边啊,我给他打电话他不接啊!!我们老总今天回来了,找不到儿子又要报警了啊!对了,另外您帮我们问一句,这期的稿子他画完了吗,他电话一直打不通啊!”

    方景尧看了一眼自己徒弟,徒弟站在墙边梗着脖子不吭声,但也不敢跟他对视。

    方景尧道:“知道了,我帮你说声。”

    孙安得了这么一句保证,感动的两行眼泪都快流下来,又要了一个确切的回程时间,这才挂了电话。

    方景尧去看卓一凡,墙边的小白毛喉结滚动两下,瞧的出紧张:“师父不怪我,我在这边和在京城没什么两样,而且我学校现在也暑假,一点功课都没耽误,那稿子我也画了一些,要不是伺候韩乔野我现在早画完了,真的!”

    方景尧道:“你把他胳膊打断了,你不伺候谁伺候,该,你也得长个教训,下次看你还喝不喝酒了。老实说,你现在画多少了?”

    卓一凡贴在墙那,像是一个开学前被父亲抽查暑假作业的绝望儿童:“……都都、都怪韩乔野!师父你不知道这个人多事儿,我是伤了他胳膊,但是我每天给他喂饭穿衣,还给他做饭,忙的一点自己的时间都没有,真的,就差上厕所给他扶着了!”

    方景尧给听乐了:“你真给他扶了啊?”

    卓一凡:“……没有。”

    方景尧揉了他脑袋一下,用掌心感受了一下软蓬蓬的小白毛心情都好了许多,笑了道:“韩师哥那是逗你玩儿的,我以前认识他,傲气的很,平时眼高于顶谁都看不上,也就对那些大草原上的小动物感兴趣。他当时就跟我们说以后有机会要去草原,我那会儿还当他要去内蒙,谁知道他一口气跑非洲去了。”

    卓一凡抬头听着,疑惑道:“他真去过啊?我当他吹牛呢。”

    方景尧道:“去了,而且还待了好几年,龙宇之前跟我提过,说着人挺能吃苦的,他们出去露营的时候什么都会啊。”

    “不可能吧?”卓一凡可是一点都没看出来,韩乔野在他跟前跟三岁小孩一样,有些时候任性起来还没有韩子卓小朋友有规矩。

    方景尧想了一会,道:“或许当着女生的时候不太一样?我记得高中时候就有好些人喜欢他呢,收的情书不比龙宇少。”方景尧夸自己老公特别卖力,喜滋滋。

    卓一凡拧起眉头。

    方景尧没看出来,还在那继续道:“不过他也没谈几个,心思全放在别的上了。”

    卓一凡道:“谈了几个啊?”

    方景尧想了下,道:“三四个吧。”他看了徒弟一眼,笑道:“不过你长得也好,像我,等过两年长开了姑娘们就都瞧见你了,到时候咱们也谈好几个。”

    卓一凡冷笑道:“我跟他才不一样呢!”

    方景尧道:“好好,先去吃饭吧,正好我妈今天过来,特意给你送了点黑豆。”他揉了卓一凡那头小白毛,笑的眼角弯起来,学着自己亲妈的语气道:“一凡啊,多吃点黑豆,吃黑豆治少白头!”

    卓一凡被他揉的抬不起头来,耳朵都红了。他染了一头奶奶灰,但是被方妈妈瞧见了还以为是少白头,这段时间没少投喂黑芝麻、黑豆和核桃那些东西,但凡来一趟总想着他,拿着当自己家小孩一样疼。

    等去了餐桌那,卓一凡果真瞧见一碗黑豆。

    单独给他煮的一碗,嚼着特别香。

    卓一凡每一颗都吃的特别认真,他已经很久没有吃到家里的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