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情人 > 第十五章
    卓一凡为了更好的照顾他的这些半成品手办,来的更勤快了,为了利于苔藓生长,还挂了一个温度计,每天定点测量温度湿度,开窗通风,照顾的特别小心仔细。

    韩乔野目的也算达到,趁着他来的时候,要挟了不少福利,让小孩端茶倒水地伺候他。

    卓一凡道:“你不是都快好了吗!”

    韩乔野道:“这两天下雨,觉得还是有点疼。”他掀开眼皮子看了卓一凡一眼,“你要是不想照顾了,我明儿就自己去医院看看,正好龙宇在医院呢,多方便,我找他帮我瞧瞧就成了。”

    卓一凡觉得这人臭不要脸。

    但也没有办法,长辈都搬出来了,他也不能真去麻烦师公,还是老老实实又恢复了被奴役的日子。

    大部分时间两个人还是挺和谐的,卓一凡待在手办房时间长,韩乔野回来之后事情也不见少,偶尔腾出一点时间来也会去手办房看看卓一凡,有的时候心情好了还会过去帮点忙,但是更多时候卓一凡都亲自照看,生怕韩乔野碰掉一个边角。

    他用的理由也挺好的,对韩乔野道:“韩大哥你手伤了,别做这些粗活,放着我来!”

    韩乔野就冷眼瞧着他在那忙活。

    小孩的心思不要太好猜,想什么跟写在脸上一样,就差贴个纸条写“我怕你弄坏”几个字了。

    韩乔野特别不服气,拿了自己的“手办”给他看。

    那是一只灰兔标本,做的栩栩如生,他给卓一凡看的时候也挺得意:“瞧见没有,不是就你一个人会做‘手办’,我这也有呢!这边没放几个,大部分都在其他地方搁着了,不过你要看的话,我手机里还有照片。”

    他又掏出手机来硬是给卓一凡展示了一遍,逼着人家夸了一通才放过。

    韩乔野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来看他,问道:“你缺什么泥?”

    卓一凡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昨天念叨着缺材料来着,回他道:“雕塑泥,最好是能直接翻模用的,软一点的那种。”他要做好几个小人,附近买的材料配的都用不顺手。“要没有,陶土也可以,我想再捏点小动物。”

    韩乔野也没再说什么,转身又走了。

    卓一凡被他问的莫名其妙。

    过了没两天,韩乔野就发现他那只兔子标本屁股那被薅了一撮儿毛去,而且对方显然也没什么经验,就逮着一个地方薅,秃的特别明显。

    韩乔野想都不用想,推开卓一凡那个摆放手办的房门,果不其然,那“中土世界”广袤的土地上多了几只小野兔,形状特别小,拇指大的东西,做的惟妙惟肖。

    韩乔野:“……”

    等卓一凡再来的时候,他就质问道:“你拔的吧?”

    卓一凡有点心虚,眼神都没敢跟他对上:“我是看着挺好看,伸手摸了一下,谁知道就掉毛了。”

    韩乔野道:“哦,就只掉屁股那一块的毛?还掉秃为止?”

    卓一凡道:“我也没办法,好多道具都买不到啊,我本来想弄几个泥塑小人,但是一直也找不到好的泥,那几个定制的五金件也一直不到,我也弄不成别的……”

    韩乔野打断他:“那你就薅我兔子?”

    卓一凡讨好道:“嘿嘿,韩大哥。”

    韩乔野冷笑道:“这会儿知道叫我韩大哥了?”

    卓一凡站在门口靠墙的位置,斜挎着一个书包,顶着一头白软的头发,两只眼睛滴溜溜乱转,好半天才小声道:“其实也给你做了两只小兔子,我过几天就要走了,想着送你做留念来着。”

    韩乔野看了一会就想笑,但面上还是绷着的:“你给你师父做了一个中土世界,就送我两只中土世界的兔子吗?”没等卓一凡开口,他又补充道:“兔子毛还是我提供的,呵。”

    卓一凡站在墙边道:“那你说怎么办啊?”

    韩乔野挑眉道:“我还没想好,不过和你之前欠我那些白条一起吧,你今天给我写个字据,等以后我想起什么来了再跟你要。”

    卓一凡只能打白条,瞧着韩乔野拿了个盒子把白条像模像样地收进去,眼巴巴的看着,第一次想让小韩总使唤自己一次,拿回张白条来。

    享受够了追随的目光,韩乔野很快就大度地用了一张白条。

    他开口道:“明天你帮我个忙,我就还你一张白条。”

    卓一凡道:“什么忙啊?”

    韩乔野道:“明天来了你就知道了。”

    卓一凡心里直犯嘀咕,等韩乔野转身一走就忍不住冲天翻个大白眼,猜着估计又是去见哪个姑娘,要拿他当挡箭牌。

    隔天再来的时候,韩乔野领着一个小朋友,模样跟他长得有五六分相似,瞧着很乖巧的一个小男孩,坐在那双腿都是并拢的,手放在膝盖上看着卓一凡的时候眼里带着好奇。

    卓一凡也很好奇,看了问道:“这是……你儿子?”

    韩乔野道:“别瞎说,我还没结婚呢,这是我大哥家的儿子,叫韩子卓。”又看了小朋友,抬了抬下巴示意道:“小卓,叫人。”

    小朋友立刻软糯道:“一凡哥哥好~”

    卓一凡还没这么近距离接触过小孩,他都是从网上看的,差不多这个年纪的小孩都是手办杀手,所以他面对韩家这小公子的时候也带了些畏惧和警惕,听着韩乔野要带一天孩子一颗心都提起来了。

    韩乔野道:“我大哥和嫂子有事去忙,先带小卓一天,我们今天去外面。”

    卓一凡立刻松了一口气。

    他还在韩乔野那边藏了一个中土世界呢!

    韩乔野带他们去的地方是一个陶艺作坊,看起来挺正规的,从小门进去之后一路都是翠竹和细柳,石板铺了一条小路出来,曲径通幽。

    里面接待他们的人是一个挺和气的中年男人,听着韩乔野和对方寒暄,似乎是当地挺有名的一个文玩收藏家,自己喜欢字画和陶器这些东西,也弄了这么一个享清静的地方,小部分时间在产出,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娱自乐。

    韩乔野过来也是半公半私,让卓一凡带小朋友去制陶的小工作间玩儿,自己留下陪着对方坐下喝茶谈事。

    这里隔间做的雅致,竹木搭建,并不隔音,卓一凡牵着小朋友的手一路走过去的时候,还能听到韩乔野在那边跟人家寒暄聊天。

    韩乔野谈话起来风趣幽默,很是讨人喜欢,什么话都能笑着接下去一样。

    对方瞧着他很满意,一句接一句的聊下去:

    “你父亲还好?你回去跟他讲,有时间也要来和老朋友走动一下,如果能带着新得的画来一起鉴赏一下,那是最好不过啦!我瞧着年初他在论坛里发的那些照片,拍的可真是没进步,那么好的画,都拍的像赝品……”

    “哟,你连论坛都知道啊,像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还愿意跟我们这帮老人家一起上网冲浪的可不多了,我家两个孩子都在国外,别说见面,聊一次都要隔好久呢。”

    “我家那俩丫头也不急着找对象,我都替她们着急,哎,乔野啊,你长得像你母亲,我瞧着脾气秉性也好,怎么样,要不要考虑认识一下?”

    ……

    卓一凡听到这么一句,带了点幸灾乐祸。

    韩乔野倒是习惯了似的,依旧带着笑意客气地推辞了:“多谢张叔好意,只是我过段时间还要走,这次回来是想帮我二哥,您也知道他前段时间出了点小意外,伤着了。”

    绕了几句家常,接下来又谈到了生意,卓一凡听不懂,但是对方言语里的赞同他还是听的出的,拐弯之后,耳边的声音也渐渐弱下来,听不真切了。

    小工作间到了,卓一凡带着韩家的小少爷找了个位置坐下开始做陶器。

    韩子卓小朋友即便是在七岁八岁狗都嫌的年纪,依旧保持了良好的教养,在和卓一凡做第一个陶器的时候,还显得略有拘谨,但是当卓一凡手指灵活地捏出一个小企鹅之后,眼睛都亮了。

    卓一凡看了小孩一眼,决定从小培养他对手办的珍重和热爱,他把那个小企鹅放在韩子卓面前,郑重道:“你听过企鹅家族这个动画片吗?”

    韩家小少爷抬起头来,用一双纯洁无暇的大眼睛看着他。

    韩乔野谈完事慢慢走过来,陶坊的主人亲自送了他一路,虽然韩乔野没能做成他女婿让他带了点遗憾,但依旧挺热情的,一直送到了做陶器的小工作间,这才走了。

    卓一凡偷偷看了韩乔野一眼,他觉得单凭韩乔野这张脸,还有刚才和人说话的气势,就算没有这份儿家世撑腰,对方也乐意他做个上门女婿,还是那种岳父最喜欢的,恨不得手把手教的那种。

    韩乔野一走近,就瞧见他带来那一大一小两个小孩已经做了一桌的企鹅,什么形态的都有,他小侄子蹲在那认真的辨认每一只企鹅并且准确无误地喊出它们的名字:“pingu,唔,这个是他的爸爸和妈妈,这个是妹妹pinga!”小朋友又指着一边的企鹅道:“这是他女朋友pingi……”

    韩乔野看着那一桌的企鹅,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区分出来的。

    它们胖得一毛一样好吗!

    卓一凡终于做好了一个不是企鹅的,放了一个憨态可掬的小海豹上去,韩乔野就看到他侄子一脸兴奋地在那握着小拳头喊出了它的名字:“robby!”

    韩乔野觉得自己才离开一个小时,就已经融入不进他们的世界了。

    他坐过去看了一会,努力辨认这些胖的没什么区别的企鹅,但没一会就放弃了。

    卓一凡把那些企鹅都大方地送给了韩子卓,自己也带了不少的战利品回去,这么一段时间,足够他做出一些用得着的东西了。

    他们这边做好了,自然有人拿去加工,陶坊烧的大件多了,小件也常见,不少人喜欢个茶宠什么的,因此处理起这些小物件也十分在行。

    韩子卓挺兴奋的,在红着小脸向小叔请示了之后,得了一个可以跟着去参观学习的机会,高高兴兴地跟着去了。

    卓一凡在那坐着,手上的陶土还没擦干净,瞧着脏兮兮的,但是脸上笑的却十分明亮:“谢谢你啊,韩大哥。”

    韩乔野道:“谢我干什么。”

    卓一凡道:“你那天就想好带我来了吧,就我说缺材料的时候,其实你有的时候就是嘴巴坏,人真的挺好的。”他揉了鼻尖一下,小声道:“不过我真没想到你还懂这些东西呢,我以为你……”

    韩乔野挑眉:“以为什么?”

    卓一凡小心看了他脸色,瞧着他今天脾气挺好的,也放大了点胆子道:“我以为你更喜欢灯红酒绿的地方呢,我第一天见你的时候,你一早就从酒店出来,那么大的黑眼圈!”

    韩乔野照着他脑袋敲了两下,教训道:“少在那编排我啊。”

    卓一凡摇头道:“当初是多想了,但是现在觉得不是,我还没见你身边有什么女孩呢!”他想了想,又问:“你不会喜欢男的吧?”

    韩乔野逗他道:“我要是呢?”

    卓一凡道:“那也挺好的,我师父就是。”

    韩乔野:“……”

    韩乔野被这破孩子的逻辑打败了,合着他师父干什么都是好的,简直是人生标杆。

    韩乔野手指在桌面上敲了两下,斜眼看了对面的小孩,忽然笑了一声,摇头叹道:“为己是学者之本也,为人是学者之末也。学者之事必先为己为我,其为己有余,则天下事可以为人。知道什么意思吗?”

    卓一凡听懂了个大概,道:“知道一点。”

    韩乔野又道:“你知道个屁,这是说,一个人在最初的时候应该为自己,在为自己有余的时候,就该为别人。”他抬眼看了眼前的小白毛,手指圈起来弹了他额头一下,“等你那个什么中土世界做完了,就别再想着你师父了,也想想自己。”

    卓一凡捂着脑门,耳尖发红。

    他看着韩乔野笑起来的那张脸,脸上烫的越发厉害了,心想幸亏他喜欢的是自己师父,要不然就要被美色迷惑了。

    而且——

    这个人要是真对一个人好起来,估计没什么人能够抵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