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情人 > 第十四章
    韩乔野掏出皮夹递给他,笑着叮嘱道:“跟哥哥见外了,给,拿着去买糖,买回来坐这吃。我呀,一时半刻看不到你就担心,毕竟也跟你家长辈保证过,要好好照顾你不是。”

    卓一凡大大方方接过皮夹从里抽了几张百元大钞,对他笑呵呵道:“我都这么大了,能照顾好自己。”

    韩乔野把吊着的那只胳膊亮给他看,弯着眼睛道:“不管岁数多大总有失误,你说对吧?”

    卓一凡伺候了一段时间,心里已经没有那么内疚了,瞧着那伤了的胳膊都带了视觉免疫,扭头对姑娘道:“对,前段时间韩大哥伤着了,吃饭都吃不利落,得让人喂,麻烦你多照顾一些……”

    韩乔野抓着他胳膊不撒手:“那多麻烦,我平时都是你照顾的。”

    卓一凡眨眨眼:“这里就够明亮的了,我就不留下发光发热了吧?韩大哥,你们慢慢吃啊,不用管我。”

    韩乔野几乎是咬牙把皮夹收回来的。

    简直赔了夫人又折兵。

    等到半个小时之后,韩乔野一路找过去,才在第七家甜品店里找到了卓一凡,这破孩子已经放飞自我,一路问的都有他踪影,毕竟那头白毛不要太扎眼,他在每一家店里都留了点痕迹,一路吃了个滚瓜肚圆。

    韩乔野坐那问他:“还吃呢?”

    卓一凡把手里的咖啡举起来给他看,笑呵呵道:“溜溜缝儿,这家店网上特别火,你要不要来一杯?”

    韩乔野看了一眼上面浮着的奶油就觉得甜的发腻,对这种小孩吃的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嗤笑道:“这也能喝?我那边还有些从布隆迪带回来的咖啡豆,回头给你尝尝。”

    卓一凡道:“不喝,就你平时在厨房瞎帮忙的样,我不相信你的技术。”

    韩乔野还是头一次被人质疑技术,张口想要反驳,但是想想好像之前为了折腾小孩,没少故意使唤他拿错东西,如果现在说了,这两天刚建立起来的一点感情估计立刻就要垮掉。

    他内心挣扎了一会,还是保持了沉默。

    卓一凡有滋有味地把自己那杯喝了,嘴上挂着一圈淡奶油,韩乔野看的碍眼,伸手想给他擦了,惹得小孩猛地往后一躲,连带着椅子都发出好大的声响,对面那小白毛眼神里都带着警惕:“你干什么?”

    店里的人也有不少抬头看过来。

    韩乔野看了他不耐烦道:“你看看我这胳膊,伤成这样了我能干什么!”

    卓一凡放松身体,坐直了看了面前的伤患一眼道:“也没什么大事啊,我看你都能自己单手开红酒了,吃饭也没碍事,都没让人家喂。”

    韩乔野笑了一声,问他道:“你刚才没走啊,偷看我呢?”

    卓一凡道:“那边都是落地玻璃窗,我在对面买蛋糕吃的时候看了一眼。”

    韩乔野心里舒坦了不少。

    但对面的小孩天生克他,舒坦没几秒又开始刺激他:“韩大哥,你这样不行啊,你看你电话里谈着一个,又跟别的女孩出来吃饭,你到底勾搭了多少个啊?”

    韩乔野道:“这是成年人的社交,等你长大了也要经历一遍。”

    “我才不呢,我跟你不一样。”卓一凡指了指自己胸口,得意道:“我心里就我师父一个。”

    就这一个也把小韩总给酸的够呛,在那都忍不住磨牙了。

    卓一凡在那跟他摆摆手道:“还有你那咖啡豆,你找刚才那个小姐姐喝吧,我喝这个就挺好。”

    韩乔野道:“找她干吗,我总共才见她两回,以后也不会再见面了。”

    卓一凡道:“啊,那去找电话里那个喝呗!”

    韩乔野看着他在那慢条斯理地吃东西就心烦,催他道:“废话怎么这么多,吃完没有,吃完快走。”

    卓一凡之前就念叨着想去买些东西,韩乔野这回利用了人家,自然也要有所回报,带着他七拼八凑的把那堆东西给买了大半。

    卓一凡买的东西稀奇古怪,瞧着像是手办用品,但又买了一些木头和人工苔藓,韩乔野听着他那意思好像要亲手做个什么东西出来,有些五金件不好买,跑了几家都没找到,还是韩乔野带着他去了一个偏僻些的小街,跟老板专门定制了一套。

    钱倒是不多,但是地方实在不好找,巷子又狭窄,略微蹭了车都能赔上好几倍买的那些破烂了。

    但韩乔野还是去了,他对这些没怨言,但听着卓一凡在那念叨说给他师父做这个做那个的时候,就忍不住上火。嗤笑了一声,道:“你师父还缺这些啊,你当你师公是摆设呢!”

    卓一凡反驳道:“我师父生日快到了,我给他买,是我的一份心意……”

    韩乔野道:“是,提前好一两个月准备着,苔藓还挑小的自己养,你可真够有心的。”

    卓一凡道:“你不懂!”

    韩乔野踩了刹车,看着前面的红灯心里也烦的够呛:“我是不懂,平时瞧着你也不傻啊,人家两口子过日子呢,你凑过去干吗?”

    卓一凡手里握紧了安全带,抿着唇一言不发,也不知道是不是外面路灯的原因,看起来脸色发白。

    车里忽然安静下来。

    韩乔野也觉得自己说的有些重了,他不好再去聊这些,但心里到底有点过意不去,大半夜绕路带着卓一凡去看了他师父当初读书的地方。

    韩乔野故意开慢了一点,指给他看:“瞧见没有,这边是高一高二的校区,天桥那边的校区是高三的,上面还有个图书馆,我以前经常去那边看书,我们文学社就在那栋楼上,你师父当初是第一批选进来的成员。”

    卓一凡听了没两句,就不记仇了,放下车窗玻璃趴在那认真看:“就那个亮灯的吗?”

    韩乔野瞥了一眼,笑道:“不是,那是实验楼,下面是操场,以前龙宇老爱去那。”

    卓一凡看的津津有味。

    韩乔野趁机又把方景尧一路被老校长追着打的路线指给他看。老校长是方景尧的亲外公,老爷子一辈子奉献给了教育事业,带了无数学生就属自己外孙最淘气,但凡遇见他罚站那是拄着拐棍也要教训一顿的。

    卓一凡认真看他师父当年的逃跑轨迹,眯起眼睛笑道:“我师父跑的可真快啊!”

    韩乔野心想,就这还夸呢!

    但这回不敢直接说出来了,刚哄好,怕再刺激小孩,特意绕了一圈带他兜风。韩乔野高中在这里读的,对周围的环境也比较熟悉,一路开过去如数家珍,指给他看了周围的一些地方,这边政府办公机构比较多,教育局、海洋局、共安全、市人大……周围一圈看过来,大部分地方都有同学,或者同学的同学。

    卓一凡看的没有之前那么来劲儿了,但也瞧着,对他道:“我师父也说过,以后同学就是关系网,让我和同学好好相处。”

    韩乔野道:“社会关系网错综复杂,中国人情社会就是这样。”

    韩乔野不太相信他能和同学相处好,瞧着小孩养尊处优的样子,忍不住带了点担心,装作随口聊天的样子道:“你今年读大几来着?”

    卓一凡道:“开学大三了。”

    韩乔野又看了他一眼,带了点惊讶道:“真看不出来,我还以为你刚念大学呢,你大一进去的时候适应吗?”

    卓一凡道:“适应啊。”

    韩乔野笑了一声道:“说实话。”

    卓一凡抠了抠安全带,扭头看着车窗撇嘴道:“……不太适应,我爸妈不在家,我以前都是一个人住,我师父有空了也会来陪我几天,但大部分时间都是我自己。一个人习惯了,突然一下住宿舍特别不习惯,我刚住宿舍那会儿还给我师父打电话。”

    韩乔野道:“说什么了?”

    大概是外面的夜色黑的特别有安全感,卓一凡想了一会,诚实道:“我就给我师父打电话,说床太小,我半夜翻身都掉下来两回。”

    韩乔野听着好笑,咳了一声道:“后来呢?”

    卓一凡道:“后来我师父说至少住一年,我就硬住了一年啊,然后工作室那边挺忙的,我就去工作室住了。”

    其实也不止是这些,他刚开始住宿舍,什么都不适应,就像是突然进入集体宿舍的幼儿园小朋友,从目光所及之处都是自己的领地,变成和大家共享,让他心里特别不安。那段时间他哭着给他师父打电话,起因往往很简单,有些时候是别人拿了他水壶,有些时候是东西无法归置原位的焦虑……

    然后他就被他师父结结实实地又骂哭了一顿。

    方景尧骂完了,又在电话里叹了口气哄他:“你也该长大了,哪儿有什么都顺着你心意的啊,一凡听话,多少坚持一年,你不能一个人住一辈子,师父也不能陪你一辈子啊。”

    卓一凡这才哭唧唧的老实了。

    他父母离异之后,他一个人住着那个城堡一样的大房子,时间过的太久,不习惯也从未想过要走出来。

    他不用出这个小城堡,用笔和纸就能打造一片自己的天地,精神武装成的盔甲坚不可摧,有他师父这一盏指路明灯就可以一直跑到世界尽头。

    勇往直前,毫无怯意。

    卓一凡买的这一堆东西实在太多,但也不能长途运输,要不然他就回京城去摆弄好了快递过来了,又想着要给他师父惊喜,所以想来想去,只能借地放在韩乔野这里。

    韩乔野这段时间听见他提“师父”这两个字就习惯性要说不,但是话到了舌尖,又停住了,略微想了一下,道:“成吧,但是你要负责打扫干净。”

    卓一凡挺高兴的,把东西搬进韩乔野指定的那一个房间,像是一只摇着尾巴的小狗一样跑来跑去地摆弄,彻底一点都不记仇了。

    韩乔野倚在门口看了他一会,最开始只当他是自己瞎弄,没想到小孩动手能力很强,半晚上就组装起了一个大概轮廓,瞧着像是一片山丘,但看不出确切是什么。

    韩乔野问他:“你要弄一个沙盘?”

    卓一凡又建了一个山丘上去,底层是木板和碎石块,上面是泥土和苔藓,还挺逼真,头也不抬地回他道:“不算吧,手办的一种,中土世界。”

    韩乔野有点没听清:“什么玩意儿?”

    卓一凡道:“魔戒三部曲看过没有?”他用沙子在地上大概撒出了一副小地图,又在其中一个位置上用手指打了一个圈出来,“喏,就这,靠近迷雾山脉的伊利雅德,霍比特人住的地方。”

    韩乔野被惊住了:“你还要弄个山脉出来?”

    卓一凡额上挂着细汗,抬头笑的时候鼻尖都皱起来,得意道:“怎么可能,弄一点吧,尽量做的好看些,我师父最喜欢这个电影。”

    韩乔野真心实意道:“我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