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情人 > 第七章
    卓一凡喝的有点多,玩儿了一会牌,看着他师父走了,也觉得没什么意思,把牌一扔道:“我去下洗手间。”

    他喝的脑袋发晕,但走路还算笔直,只是绕了半天路才找到地方。

    这洗手间有点大,像是个套房。

    卓一凡心里这么想着,推开门走进去的时候愣是半点没觉出不对,一脸淡然地走了进去,饶过客厅到了洗手间,推开门进去掏出东西来舒爽了一把。

    他这边放水放的正欢,房间里面也有了动静。

    韩乔野叫了个客房服务,让人来拿他衣服去洗一下,他也是抽空搞了这么一次聚会,赶着还有一个会要开,只是等了半天客房服务没来,房间里多了个小白毛。

    他顺着声音找过去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男孩摇摇晃晃地站在那,裤子脱了一半,身上那件t恤略大一点,半遮半掩地瞧见一片白皙的腰臀。

    韩乔野站在一边吹了一声口哨:“可真够白嫩的。”

    卓一凡也听见了,抬头去看,第一眼瞧见的就是那件红酒色的衬衫,旁边那人还在跟他说着什么,语气里带着笑意的调侃。卓一凡醉的听不清,但眼神却还是好使的,那人走近了点,他眼睛又一直直愣愣地盯着那件衬衫看,瞧见他领口边上居然还有一朵暗线刺绣的玫瑰,衬托得脖颈那块小片皮肤白得妖冶,再抬头,就看到那双细长的狐狸眼。

    韩乔野也在从头到脚地打量他,从那头软乎乎的白毛到那张漂亮的脸,也不知道小孩儿哪里找来的粉红色发卡,自己夹在头上倒是也不难看,像是一只肉食系白毛兔,瞧着乖顺,随时随地都能蹦起来咬人。

    韩乔野欣赏够了这张脸,又低头瞧着他手里握着的小东西,笑了一声道:“这里也够白的。”

    卓一凡喝多了脑子转的慢,这会儿瞧见韩乔野只记得刚才牌桌上的仇,他可是被贴了一脑门的白条,心里那点骄横劲儿随着酒精的蒸腾一下就涌上来了,斜眼看了他,抖了抖手里的东西道:“比,比你的牛逼吧?”

    韩乔野看了他一会,忽然笑了道:“你是跟谁都这么说,还是故意招我呢?”

    卓一凡输人不输阵,努力站直了,在那瞪着眼睛去看他,额前碎发杂七杂八地撩开一些,但还有几缕垂下来,他睫毛又长,瞪眼看人的时候反倒是显得眼睛杏核似的圆,跟头小兽似的,带着未被驯服的劲儿。

    韩乔野来了几分兴致。

    他在一旁看着卓一凡晃晃悠悠地去洗手,跟小学生似的正面反面各搓了十下才冲洗干净,出了门之后就一路摸着去了他卧室。

    韩乔野遇到过无数想爬他床的女人,爬到他床上去的男人还真就这一个。

    他有点好奇想看看这卓一凡干什么,甚至心里隐约觉得这孩子没醉——还知道往他床上爬呢,这能叫醉吗?这种人他可是见多了。

    卓一凡上床之后,就开始睡,陷进柔软床垫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把自己完全交给酒精支配了。

    韩乔野等了一会,也没见床上的人摆出个什么姿势,或者找他谈个心再交个身什么的,那人安安静静地开始睡觉,甚至还有一点轻微的鼾声,听着还有点可爱。

    韩乔野凭这身皮相活到今天,还真没遇到过单纯到他房间里睡觉的人,简直太他妈不可思议了。他坐在床边去拍他的脸,喊道:“哎,小孩?”

    卓一凡睡的死沉,半点醒来的样子都没有。

    韩乔野不死心,伸手扯了一下他的脸,掐红了一块还是没反应。

    倒是手感不错,小韩总搓了搓拇指上的滑腻触感,这么想着。

    欺负个睡着了的小孩也挺没劲,估计还小,没那些花花心思。韩乔野这么想着,刚从床边起身就被拽住了胳膊,低头就瞧见瞪得眼睛溜圆的卓一凡,他眨眨眼,床上的小孩也跟着眨了下眼睛,韩乔野哭笑不得道:“不是,你这到底想干吗,你是醉了还是装醉啊?”

    卓一凡拽着他胳膊,保持沉默。

    韩乔野逗弄似的摸了下他的手背,又抬手去勾了勾他下巴:“别闹,我和你们这些小孩可不一样啊,惹急了真不放过你。”

    卓一凡不撒手,韩乔野瞧着他跟大草原上的小动物似的,眼睛里带着湿漉漉的水光,心里忽然软了一下,他向来就喜欢这些干净凌厉的小东西,即便是好奇也带着“我来瞧瞧你是干什么的”霸道,没半点示弱的意思。心里带了偏爱,手上动作也放轻缓了许多,给他把外套脱了,让他睡的舒服点。

    卓一凡一直安静的看着,直到这人脱自己衣服才微微皱起眉头。

    韩乔野弹他脑门一下,嗤笑道:“别多想,你长的一副未成年模样我也吃不下嘴,好歹都是认识的,算我今天发善心,你老实在这睡一会吧。”

    卓一凡道:“我爸说。”

    韩乔野把他那只衣袖拽下来,随意道:“嗯?”

    卓一凡认真道:“让我跟人多学着点,我要跟你学吗?”

    韩乔野道:“学啊,我这么优秀,你要是学会我三成功力,不是我吹……”

    他还没吹出一句来,就被卓一凡反手按到了床垫上,小孩“啪”地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紧跟着另一只手就扯开了他的衬衣!

    韩乔野:“卧槽!”

    卓一凡喝醉了力气大,按住了不撒手,被韩乔野推了一下,还骑在他身上奋力撕扯他的衬衫,一直从裤腰那扯出大半,衣服扣子开不了,直接动手撕了,纽扣都滚到床边地毯上。

    韩乔野被个小醉鬼骑在腰上,挣脱不开,衣服也护不住了,气的骂他:“你有病啊!”

    卓一凡冷笑一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韩乔野:“……”

    韩乔野:“这也是你爸教你的?不是,你爸是读三国还是看武侠的啊,怎么武功招数都冒出来了!你给我下去,我告诉你,少蹬鼻子上脸啊!我真还手了……还撕!!”

    卓一凡还真就撕了,小韩总身上一件限量定制的衬衫撕破了一个大口子,连身上都留下几个印子,像是猫挠出来的一样。

    韩乔野还在那跟他抗争,一腔怒火就要压不住了,就听见门口有人敲了两下,紧跟着客房服务的来了,颤声道:“韩总,您、您衣服还要干洗吗?”

    韩乔野火冒三丈,他衣服都被撕成抹布了还洗个屁啊!扭头对着门口低吼道:“滚出去!”

    服务生立刻就出去了,临走还麻溜儿地关了房门。

    韩乔野最后一丝耐心也耗光了,直接把卓一凡掀到一边去,按住了狠狠掐了他下巴,可瞧着那人没清醒过来的样子说再多也白搭,那股火气还是自己咽回去了,磨牙道:“等你酒醒了,给我等着!”

    他起身把那破了的衬衫脱下来,想着心里恨的不行,直接甩到地上。

    卓一凡保持一派大师的坐姿,盘腿坐在床上一双眼睛跟着他动,半点也不在乎看了小韩总的半-裸-身体,身为艺术工作者,他视线还特意在人家结实的胸肌和腹肌那多停留了一会。

    等到韩乔野打开衣柜的时候,卓一凡眼睛又亮了,他忽然从床上走下来,在韩乔野旁边绕了两圈去观察那个衣柜,开口夸奖道:“你这里很不错,都准备好了啊。”

    韩乔野拿了件替换的衬衫,黑着脸把扣子系上,把好身材遮在衣衫之下,肩宽窄腰,捕猎者的气势遮掩殆尽,站在那瞧着又是一个文质彬彬的斯文败类。他也懒得搭茬,转身要走的时候,就被卓一凡拦住了,“你不能走。”

    韩乔野依在衣柜那,冷笑一声:“凭什么啊?”

    卓一凡认真道:“师父,我空手道、跆拳道都练好了,你看着啊。”

    韩乔野只当他在说醉话,还没等再出言讥讽,就瞧见眼前的小白毛一脸凝重地“哈”了一声,徒手就劈断了酒店衣柜里的两块档板!

    韩乔野:“……”

    卓一凡扭头看向他,认真道:“我还会打拳。”似乎是想了一会,才从慢慢又道,“学了十年。”

    韩乔野:“你住手!”

    房间里一片狼藉,韩乔野把那醉鬼弄回床上的时候身上也跟着起了汗,躺他旁边喘着粗气半天没起来,他抬头看着被打碎的衣柜,心里骂了一声,刚才要不是他拦着这小孩就要拿脑袋撞上去了,但拦那么一下胳膊也生疼,简直跟眼前断成几块的档板一样。

    韩乔野胳膊抬不起来,躺在那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旁边的小醉鬼鼻息也重,瞧着没睡,也特么在休息。

    韩乔野见过那么多喝醉的人,就没见过这么能折腾的,正想着,电话也响了。他见是龙宇就接了,那边是来寻人的,小韩总没听两句就打断道:“卓一凡?景尧带来的那个小徒弟是吧,不用找了,人在我这边呢。没事,放心吧,喝醉了撒了一会酒疯……”他抬头看了一眼床上,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刚提了一句方景尧,刚才还跟那耀武扬威的小白毛立刻跟被家长检查午睡的小孩一样躺平了闭眼休息了。

    韩乔野都给气乐了,道:“现在睡了,等晚上的时候我回市里开会,顺路给你送回去。”

    龙宇客气答应了,紧跟着方景尧又接过电话小心道:“韩师兄,你没事吧?”

    韩乔野保持沉默,他胳膊疼的简直像骨折。

    方景尧还当他没有遇害,抓紧时间叮嘱道:“一凡平时挺乖的,就是喝醉了之后劲儿比较大,他、他没伤着你吧?”

    韩乔野道:“……没什么事,就是他非让我看他打了一中午拳,还徒手劈了酒店衣柜里的两块挡板。”

    方景尧一叠声跟他道歉,韩乔野一边听着一边去看旁边从装睡到已经睡熟的小孩,这会儿是真睡着了,光看这张安静的小脸还是挺像小天使,就他妈刚才半醉不醒徒手拆房的时候真野性。

    方景尧好话说了一堆,最后不好意思道:“那就麻烦韩师兄多照顾一凡了,回头我请您吃饭。”

    韩乔野在那边不太甘愿地答应了一声,很快就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