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情人 > 第六章
    卓一凡嘴上说着只要师父,但也不能完全丢下工作。

    他师父搬到龙医生那去住了,他也没有去做饭送汤的地方,只能一个人待在酒店撸画稿。

    孙安那边打电话来催了几次,卓一凡有些烦他,把他手机号码拉了黑名单,只每天给他发一个短信报平安,其余一句话也不多说。

    唯一有来有往的交流就是电子邮件,毕竟还要给孙安他们发画稿过去,虽然带的笔记本用起来不太方便,但也凑合能工作。

    孙安借着回邮件的时候,又苦口婆心地劝他:“老板,你回来吧,方老师那边不是没事了吗,你还待在那干什么呢?”

    卓一凡回他俩字:“闭嘴。”

    孙安不肯,又发一封过来,简直是在哀求了:“你再不回来,我都找不到哄骗卓总的理由了啊!卓总从昨天开始就问我们为什么每次打电话来你都不在工作室,你再不回来,卓总就要亲自来了!”

    卓一凡道:“你又收他钱了!”

    孙安也很崩溃:“我不想收的,但是卓总一定要给啊!我不收他就要开除我,老板你行行好,把我档案从卓总那边全调过来吧,我真的不想过双面间谍的日子了,早知道这样,我大学不会要公司一分钱……”

    卓一凡看着孙安那边发来的大段大段的话,挖了挖耳朵,这些他简直听的耳朵要起茧子了。孙安翻来覆去说的基本上都是那些,什么大学被公司资助,毕业之后公司让他好好效力,他满怀信念的走入职场,谁知道竟然被卓老总派去盯着自己儿子!

    一个壮志未酬的青年人,一个被自己老总忽悠去当了特助保姆的人,一个隔一段时间就要被卓家父子两个人夹在中间互相打探对方消息并且两边为难的人。

    在这样艰苦的日子里,孙安竟然还自学会了描点上色,他有时候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画笔都忍不住佩服自己。

    太特么敬业了。

    卓一凡深知他的好,所以对孙安还是十分有耐心的:“我给你两倍工资,你稳住我爸,再给我几天时间吧。”

    孙安锲而不舍地追着他问:“到底是几天啊!”

    卓一凡含糊道:“就,两三天吧。”

    孙安这才消停了。

    卓一凡松了口气,他爸跟他妈不一样,他妈那边还给他生了一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平时大部分的时间都放在了小儿子身上,对他的愧疚变成了大把的金钱和礼物。他爸这边虽然也找了一个,但是一直没要孩子,关注点全部放在了他这个独子身上,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亲爹人到中年了,也没有了创业时候的那个拼搏劲儿,关注点全部放在了他身上,从感情到金钱,恨不得一口气给他补足了。

    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卓一凡也都习惯了,但是他爸心里那种亏欠的情绪总是时不时冒出来,忍不住去弥补些什么。想问又不敢自己去问,所以就千挑万选地找了孙安这么一个细作,借着送一套工作室的名头,把孙安弄进去替自己盯着。

    卓一凡心里门清,什么特助,他爸不敢跟他说话,找了这么一个传话筒。

    不过房子都收了,总不能单把人剔出去,也就收下了,顺便让孙安做一些反侦察的工作,倒是也比之前方便了许多。

    卓一凡今年才20岁,他爸一贯拿他当未成年小孩儿一样看护着,要是知道他自己一个人跑来鲁市,可能拎着包急急火火地就跟来了。

    卓一凡想到自己亲爹就头疼,画了一半的稿子也懒得再磨下去了,没心思画图,干脆就收起来,打了个哈欠去浴室冲澡,打算精神一下再接茬继续赶稿。

    他这边刚冲到一半,就听到外面有火警的声音。

    在浴室里混着水声一起炸响,吓了他一跳,刚关了水就听见外面走廊像是有人跑动。他心里猛地跳了一下,随便擦了一把脸上的水,拿了块浴巾就赤脚走出去,第一反应就是先去拿笔记本,还没等他走到卧室,紧跟着外面两声闷响,脚下又震了一下。

    这回卓一凡也弄不清是火警还是地震了,事发突然,他也顾不得那么许多,腰间系着条浴巾胡乱抓了手机就跟着跑出去。一路顺着楼梯跑到一楼,下面那层都被烟雾弥漫了,老远瞧着有个亮光,蹲下身捂着口鼻奔着亮光跑过去才瞧见是柜台里面的一台电脑,并不是出口。

    柜台那边搭着一件浴袍,卓一凡顺手披上了,又试着再折返回去凭着记忆里的路线跑了一回,这次对了,跑到外面之后才把肺里面的浊气吐净,呼吸到了口新鲜空气。

    卓一凡站在街上,周围不少跟他一样刚从酒店里跑出来的人,但大白天的穿戴都还算整齐,就他披着一件浴袍,引来不少人注目。

    不过还好,他拿手机的时候还抓了一个口罩,这会儿戴上之后好歹算是把脸挡住了。

    酒店里的工作人员很快就来了,人群围上去不住问着情况,卓一凡离着几步远,模糊听到什么“楼下咖啡吧”“失火爆炸”什么的,老远还能听到消防车的声音,警察也来了,应该没什么事。

    卓一凡听了个大概,先给他师父打了个电话报平安,他这边挺淡定的,但是刚开口说了一句“酒店失火”他师父那边就急了。

    “怎么回事,你人在哪儿呢?!”

    卓一凡道:“师父你别担心啊,没什么大事,就是酒店楼下一个咖啡厅着火了,现在警察过来了,正在疏散人群呢……”

    方景尧又问了他一遍,确认小徒弟安好,下了指令:“你也别等酒店的安排了,先到我这边来吧,不是家里,我今儿有个同学聚会在市郊度假村,你打个车过来,我去门口接你。”

    卓一凡想推辞,他师父那边直接黑脸了,听着声音都大了许多,他这才答应下来。

    穿着浴袍戴着口罩坐在出租车后座上,一路上司机都没怎么敢跟他搭话,卓一凡也乐得清静,一直到了度假村门口,老远就看到他师父在那等着了,瞧见出租车过来先过去付了车钱。

    卓一凡道:“师父,我手机也能支付啊。”

    “忘了,光想着你那边着火了。”方景尧转身看他,看见就愣了道:“一凡你就穿了个浴袍啊?”

    卓一凡扯了扯浴袍的角,他里面还是真空的,觉得小风嗖嗖凉,但还是坚持纠正道:“我还戴了个口罩。”

    方景尧:“……你真牛逼,都着火了还记得拿口罩。”

    卓一凡一边跟他走,一边道:“不戴口罩多丢人,我里面可全都是空的,跑到外头才捡了一件浴袍。”

    方景尧道:“那你应该拿内裤啊!”

    卓一凡道:“口罩能戴脸上,内裤能吗?”

    方景尧:“……”

    方景尧觉得他徒弟这逻辑好像没什么问题。

    他扭头看了眼卓一凡,身边小孩一眨眼已经长得跟他差不多高了,虽然穿着身浴袍也不妨碍他大步走路,身姿挺拔如骄阳,鼻梁英挺,一双眼睛灿若寒星,带着勃勃的生机,好像天底下没什么他在乎的,也没什么他干不成的。

    倒是挺符合他这个年纪,狂的无所畏惧。

    方景尧拍了拍他肩膀,刚想跟他说句什么,就瞧见小徒弟转头看了对面的人,拧着眉头道:“师父那是谁?”

    方景尧顺着他视线看过去,瞧见龙宇那帮人坐着喝酒聊天,一圈围着好几个,但是最扎眼的一定是龙宇右手边那位韩副社,笑了道:“你说那个穿红衬衫的吧?他是我们高中文学社的副社长,韩乔野,怎么了?”

    卓一凡收回视线,眉头还在皱着:“我刚好像看到他冲我笑。”

    方景尧挑眉道:“你穿这一身人肯定笑啊,走吧,我先给你凑合找两件衣服穿上。”

    度假村在市郊,带了独立的钓鱼区和一片林地马场,这么空旷的地儿肯定是没有什么衣服专卖店,方景尧找了半天,才从自己车上翻出来两件运动服,这都是t恤短裤。一同前来的高中老同学胖子给友情提供了件夹克外套,就是这位身材丰腴,他的夹克足够裹上一个半卓一凡。

    卓一凡还是挺感谢的,尤其是瞧着胖子笑起来一鼓一鼓的肚皮,看着软绵绵的,特别像他师父家的那只橘黄色大猫。

    卓一凡忍下想拍人家肚皮的罪恶小手,道:“谢谢啊,您怎么称呼?”

    胖子笑呵呵道:“好说,叫胖兄就成了。”

    卓一凡被他逗乐了,跟着他师父和胖子去岸边烧烤去。

    被他师父喂进去几串烤肉,又喝了几杯酒,卓一凡觉得身上暖和了许多,他眼睛追着方景尧转,就差身后边有条尾巴跟着甩了,手指头痒痒地很想伸出去牵一牵他师父的手,但还是忍住了。

    他师父成家了啊,以后就不是他一个人的师父了。

    吃了没一会,就有人组牌局,方景尧喜欢打牌,卓一凡自然也会,就跟着一起过去凑了个热闹。

    一起打牌的有五六个人,卓一凡没想太多,直接挨着他师父坐下了,另一边坐着的是一个瞧着颇有绅士风度的男人,模样也算英俊,大约是觉得他不会玩牌,一直很耐心的小声教他。

    抽牌分队的时候,卓一凡和他都抽到了花牌。

    对方笑了道:“我们是一伙的。”

    卓一凡心想,谁跟你一伙的,我是我师父的卧底。

    出牌的时候果然也是照着卧底出,方景尧那边缺什么他就不动声色补什么,完全不在乎身边队友的感受。

    他给方景尧喂牌的时候,自然也就喂到了方景尧一队的人,好几次对面那个穿红衬衫的男人都挑眉瞧向他。

    卓一凡不为所动,一片孝心,接着喂牌。

    最后结果不出所料他被贴了一脸白纸条,他队友也跟着受到波及,都有些崩溃了。

    卓一凡刚才多喝了几杯,对他队友没什么印象,但对给他脑门上贴白条的男人印象特别深,这一圈里就他长得最好看,也就独他一位穿的与众不同格外骚气,一件红色衬衫领口微开露出冷白的皮肤,笑起来看人的时候也是挑着一双细长的狐狸眼,看着不像什么好东西。

    韩乔野也说不出什么好话,给卓一凡脑门贴上白条,还顺手拍了两下,挑眉笑道:“认赌服输啊。”

    卓一凡酒劲儿有点上来了,睁大了眼睛,努力聚焦看向他道:“我没带钱。”

    韩乔野道:“那输了的就给赢家打白条,回头想起什么再履行诺言吧。”

    卓一凡认真想了一会,缓缓点头。

    韩乔野道:“10把牌9个白条,牛逼。”

    但他还是对眼前这公孔雀有些不满,道:“我没见过像你这样斤斤计较的。”

    韩乔野也没跟他客气,嗤笑一声道:“我也没见过打的像你这么烂的。”

    卓一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