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情人 > 第五章
    方景尧一顿饭吃完,去洗手的工夫,回来就瞧见卓一凡又在搞事。

    顶着一头灰白色软毛的男孩怀里抱着拖把倚在墙那玩儿手机,两只手打字飞速,脸上的表情也狰狞。

    方景尧走近看了他手机屏幕一眼,是他们业内挺有影响力的一个漫画交流论坛,打开的那个帖子还是老帖,讲他和罗奕到底谁才是这次“抄袭事件”的背锅侠。

    卓一凡自己一个人扛起一片天,三个账号进进出出地在那不停刷留言,一个装作敌军提问,另外俩义正词严地回答,期间为了不暴露马脚甚至偶尔自己还挑衅一下自己,分裂出三个人格一起把罗奕干的那些事撕了个底朝天,帖子很快就上了热门。

    演技可以说相当精湛了。

    方景尧站在那看了一会,感慨道:“一凡啊,你这么强烈的表演欲是来自你的母校吗?”

    卓一凡埋头打字回复帖子,否认道:“师父你不要侮辱我专业,虽然我是北京电影学院的,但我学的是动画。”

    方景尧道:“这么能演戏,平时也没少去旁听吧。”

    卓一凡:“……”

    卓一凡:“还行吧,主要还是实战锻炼的机会多。”

    方景尧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卓一凡虽然傲气了些,但本事也摆在那里,大大小小的奖该拿的基本拿遍了,有这样的本钱自然也有相应的傲气,圈里对他们师徒评价都挺高,尤其是方景尧,基本上就是业界标杆了。

    卓一凡前两年刚出去自立门户,正在发展阶段,混的也还算可以,他平时嘴虽然厉害,但绝不是那种爱挑衅事的家伙,懒洋洋的更像是一只冲天晒肚皮的猫——在他眼里基本上谁都看不上,只觉得天底下自己师父最牛逼。

    但凡有个什么掐架的事儿,一般起因都是因为方景尧。

    用卓一凡的话说,这也算是为信仰而战了。

    尤其是罗奕进了方景尧那边的工作室之后,卓一凡为信仰而战的机会不要太多,俩人平时见面明里暗里都在对掐,网上罗奕找点水军做宣传,卓一凡就买两倍水军回踩下去,有时候觉得不过瘾还自己披马甲上,半点不沾他师父,只逮着罗奕猛掐。

    罗奕被这位掐的都有点怕了,基本不敢惹他。

    纵观卓一凡的掐架历程,简直波澜壮阔,基本上是漫画界演技第一人了,完全可以拿个奥斯卡小金人。

    方景尧看他跟看儿子似的,坐在那认真道:“要不你换个专业当演员算了,凭你这张脸这一身的演技,啧,没准就红了呢!最近出道的综艺节目也挺多,要不你去试试,或许能做个什么流量小生……哎对了,你爸那公司也不用找什么明星代言了,还能省一笔!”

    卓一凡折腾完了帖子,把手机揣起来道:“不去。”

    方景尧:“嗯?”

    卓一凡系着小碎花围裙继续拖地,略长的刘海被他用黑铁丝发卡撩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上面还有一层细密的汗珠:“我得娶媳妇,带着媳妇留在您身边尽孝,还得给您养老送终呢。”

    方景尧:“……”

    卓一凡是认真的,他对自己的职业规划有一个大概的计划,而且他从小也没因为钱吃过什么苦,他父母很早就离婚了,但两边人都带着愧疚似的拼命给他砸钱,在别人费尽心思找平台投资的时候,他手头已经有足够充裕的启动资金了。

    事业顺利,感情方面就难免迟钝,这么多年除了像雏鸟一样紧追着他师父不放,其余感情世界里一片空白。

    方景尧坐在那有些感慨,他心疼这个一张白纸一样的小徒弟,但是也觉得他老这么跟着自己不是回事,正准备开口劝他回去,就听见卓一凡在一边小声开口问了:“师父,是不是我在这里不太方便,打扰你们了……”

    方景尧抬头看他。

    卓一凡不舍得走,但也不愿意耽误师父谈恋爱,捏着自己口袋里的那张房卡挣扎一下,还是道:“要不我给你们订几天酒店,那啥,方便你们为爱鼓个掌?你也不能太吊着人家,我瞧着师公这类型的应该挺受欢迎,不然我这还有点藏货,都是特棒的片儿,还有捆绑的呢,师父你学学……”

    方景尧前几句都忍了,后面几句实在忍不住,拽下脚上的拖鞋就去教训徒弟!去他的一张白纸!

    卓一凡抱着脑袋一路逃到卧室,被方景尧堵在里面抽了一顿,最后哭着交出了自己私藏的片子。

    他对伴侣的选择取向倒是没有太大的挑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这种情窦未开的小男孩儿基本上都算是无性恋者。

    大概是被收拾的太惨,他师父家的黄猫跑出来蹭了他一下,扶着他膝盖舔了舔他下巴,跟安慰他似的。

    卓一凡把黄猫抱怀里蹭蹭,小手忍不住就摸到人家软乎乎毛绒绒的小肚皮上,摸完还忍不住捏了捏,肉嘟嘟的,胖的可真扎实啊。

    橘黄花纹的肥猫趴在他怀里打着小呼噜,一点都没拿他当客人,刚才小白毛做饭的时候还给了它一块肉吃呢!

    卓一凡在这鞍前马后地伺候了他师父小半个月,硬是托着稿子顶着压力,也一定要留在这,直到瞧见他师父确实是不生他气,这才放松下来。

    他一直提着一颗心,生怕因为什么事儿和他师父生分了,这比让他没法再继续画画都严重,如果真有父子反目的那一天,他可能就真画不下去了。

    师父是他的信仰,离着近才能定期为信仰充值。

    卓一凡在心里这么告诉自己,又心安理得的多住了两天,甚至还顺便帮他师父搬了个家——龙宇和方景尧感情日渐升温,龙医生更是霸道地把人扣下,要同居了。

    师徒两个收拾了金银细软,打包了几箱行李就过去了。

    卓一凡实地考察了一下,他师公的住处宽敞明亮,甚至还因为他师父不爱运动买下了隔壁当健身房;家里书房收拾的很整齐,而且绘画用的电子设备一应俱全,有些新款他都还没买;最重要的是龙医生的厨艺出众,卓一凡留下吃了一顿饭,自己都忍不住抱着碗不撒手……

    好像,已经找不到留下的理由了。

    卓一凡放下碗筷,看着对面坐着的师父和龙医生,他师父在那讲以前的事儿,龙医生认真听着,时不时还能搭上一句话,两个人念过相同的学校,高中时候甚至还是一个文学社的,言语里带着亲昵,没有半点生分。

    真好。

    卓一凡看着他们,这么想着,但又忍不住有点儿失落。

    说不上难过,就是觉得自己又变回一个人了。

    卓一凡蹭了一顿饭,恋恋不舍地回酒店去。

    方景尧不放心他一个人走,习惯性地送他回去,龙宇自然是起身跟着。车子启动之后,方景尧和龙宇两个人在前面坐着,卓一凡坐在后排座椅上。

    卓一凡看着他们的背影,忍不住把龙宇按到他爸又娶的后妈位置上,但觉得有点不对劲,又换到他妈新嫁的那个继父身上,依旧感觉怪怪的。

    大概是他的视线太直白,龙宇觉察到了,从后视镜里也看了他。

    卓一凡立刻移开视线,扭头去看他师父。

    这回后视镜里盯着他的视线不止是疑惑,更带了警告的意味。

    卓一凡被迫扭头看向车窗外面,这才略微好了一点,压力小了几分。

    等到了酒店的时候,龙宇停车接了个电话,没跟着一起送进来,卓一凡忍不住松了口气。

    方景尧一边送他进去,一边跟叮嘱小孩儿似的念叨他:“你啊,别老贪玩,孙安那几个帮你顶着多大的压力啊,你玩个两天差不多也该回去了,那么多人等着你呢!”

    卓一凡舍不得师父,腻腻歪歪地又想去拽他衣角,被轻踹了一脚,这才老实了点,在后面一步一跟,期期艾艾道:“师父,你能不能跟我一起回去啊?我那边也接了几个项目,我看着有一个特别适合你,真的,你现在就开始退休养老也不太合适……”

    方景尧敷衍他道:“谁说我退休养老了,我这不也干活呢吗,杂志上还有个连载呢。”

    卓一凡还是不死心:“那连载一个月才要几页啊,师父你挤挤时间就能画出来,你到我那去吧,我给你配助理,不,我当助理都成!”

    方景尧笑道:“行了,你们辛苦接下的项目,我去了算怎么回事,我知道你是好心,真不用了。我也忙了五六年了,想喘口气歇歇,等我想好了再回去吧。”

    卓一凡听出他还没有完全隐退的想法,也略微松了口气,但还是小声说道:“那您可要快点想好,我几天没见着你就特别心慌,感觉一个人特别不踏实……你空了就到我那去,你去了大家肯定都特别高兴,就孙安他们几个恨不得在门口鼓掌欢迎呢!”

    卓一凡念叨这些,完全是抱着讨好方景尧的心思,他讨好人的方式也特简单,就是使劲儿跟对方说话,恨不得把对方时间全占满了,努力在那找存在感。方景尧看他一眼,他就立刻瞪大了眼睛,两眼亮晶晶地看过去,又乖又听话。

    方景尧忍不住揉了他那一头软乎乎的白毛,自己先笑了:“知道了。”

    卓一凡这边跟方景尧撒娇,迎面就走来几个人。

    带头的都是西装革履,穿戴得非常考究,但也就中间那位没系领带,不但没系,领扣也打开了两颗,正单手准备再开一颗,一身黑色修身西装,里面搭配了一件酒红色衬衫,穿别人身上可能会有点娘,但是他身高腿长,穿起来越发衬得皮肤冷白,生生带出一股风流劲儿。

    那男人戴着一副细框眼镜,头发往后梳拢着,只有几缕碎发垂在额前,眯着眼睛给人一副不太好说话的感觉,旁边的人跟他毕恭毕敬地说话,他也爱搭不理的。

    “韩总,这是今天的行程……”

    韩乔野随意应了一声,耳边刚好听到旁边男孩的撒娇声,声音很小,越是因为小,越是听得人心里痒痒的。

    “我说真的,您别老拿我当小孩儿哄……”

    他往那边扫了一眼,是一个看起来很嫩的小男孩,瞧着跟大学生似的,眼睛里没那么多算计,到是一心一意地跟旁边的青年讨好卖乖。

    那一头软蓬蓬的小白毛,看着也挺乖巧。

    韩乔野刚在心里咂了一下滋味儿,就听到耳边秘书嗡嗡嗡地又在那汇报行程了,他听得心烦,随便敷衍着点了点头,快步跟他们一同走了出去。

    卓一凡一心扑在他师父身上,连身边过去的人都没瞧一眼,眼角余光模糊看到一抹略有点熟悉的红,但很快也忘到脑后,继续缠着方景尧道:“师父你说个日子吧,我好歹有个盼头,不求您长住,来看我一眼就成了,或者我来看您?”

    方景尧弹了他脑门一下,眼里带着笑意摇了摇头道:“你啊,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以后没师父陪着的日子还多着了,这还只是工作,要真成家了,也要师父陪着吗?”

    卓一凡道:“我不成家。”

    他想了一下,坚定道:“我谁都不要,我只要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