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情人 > 第四章
    两只小鸭子很快就放在托盘里给送上去了。

    韩乔野开门接过来的时候,身上穿着一件衬衫和长裤,是正经人的打扮,但不是正经人的穿法。那衬衫原本就是酒红色的,被水弄的半湿,暗红的一片贴在身上越发衬托的他皮肤冷白,抬起眉眼瞧人的时候也是懒洋洋的劲儿,在灯光下活像是噬魂夺魄的妖物。

    送东西上来的服务生都有些不好意思看他,低着头把托盘给他:“先生,您要的玩具。”

    韩乔野笑了一声,顺手捏了两下听见小鸭子“嘎嘎”叫了两声,满意道:“谢了。”

    服务生从自己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对方敞开一些的领口,紧跟着对方凑近了一点,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放了一张钞票在托盘上,关门又进去了。

    服务生等他进去,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不是没见过漂亮的人,但是长得美又这么带攻击性的还真是挺少见,像是那种只能远远瞧上一眼在心里欣赏的那种一样,不敢凑近了抬头看。

    韩乔野回了房间,一路捏着那几只小鸭子弄的它们此起彼伏地叫,浴室里的小孩也跟着发出欢快的声音,很快就探出一个湿漉漉的小脑袋,小男孩露出一口小白牙笑道:“小叔,是不是我的小鸭子来啦!”

    韩乔野道:“是啊,你怎么又跑出来,快进去老实儿的洗澡,别以为你爸不在这就能翻天。”

    里面那个立刻就缩了脑袋进去,又乖乖进了浴缸,眼巴巴看着他听话的不得了。

    搁平时房间里有人韩三公子就要不耐烦,弄的房间里乱七八糟那更是早就翻脸了,不过这是他亲侄子,也就忍了。他这脾气也就对小孩和小动物一视同仁,瞧见这种心智还未能完全开发的小东西们格外的有耐心,尤其是他侄子韩子卓还算是省心好带的,过去把小黄鸭递给他,又坐在一边监督小孩好好洗澡。

    韩子卓特别听话,自己洗完了就继续泡着,在那玩儿小鸭子。

    韩乔野看他脖子和后背那被晒出来的一道清晰的分界线,忍不住卷起袖子来给他搓了两下,但依旧黑白分明,他也没辙了。

    韩乔野问他:“你这个暑假都跟你爸去哪儿了?我从非洲回来也没晒成你这样啊。”

    韩子卓捏着小鸭子道:“去救护站,爸爸每天都带我去,那边来了好些小猫小狗。”他说着抬起头来,眼睛里亮晶晶的道,“小叔咱们能不能……?”

    韩乔野打断他道:“不能,咱家养你一个小动物就成了,多的一个也养不了。”

    小孩有些失望,但也只是跟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没再提,扭头又专心去玩儿小鸭子去了。

    韩乔野瞧了一眼时间,估摸着到了他大哥规定的洗澡时间,就催着小孩出来,随便念了个故事哄他睡了。

    韩家日常教育的挺好,但这睡姿是天生的,谁也教不来,韩子卓小朋友睡的横七竖八,韩乔野一晚上被踹醒两回,把头发一撸顶着俩青黑的眼圈去了客厅接茬睡了俩小时。

    天色微亮的时候,也没什么睡意了,干脆换了衣服打算出去走走。

    他这边拿了房卡下楼,电梯打开的时候,一个顶着白毛的男孩就冲进来,急急火火地先按了顶楼。

    韩乔野看他一眼,那人戴着个口罩,穿戴倒是整齐,就是一身中二气息十足,瞧着就特别叛逆,估摸着是哪家小公子学电视上那样离家出走来了。

    倒是也挺敬业,一大早就出走。

    韩乔野心里有事,也懒得多管闲事,很快就走出去。

    电梯里那小白毛倒是多看了他两眼,直到电梯门合上才把视线挪开。卓一凡做为一个美术工作者,还是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刚才出去那个人身高腿长,恨不得是只人形孔雀了,一路开着屏就晃出去,一般人真的挺难不多看他两眼。

    卓一凡画了这么多年人像,对脸部细节捕捉的最拿手,现在最深的印象就是那人的青黑眼圈,尤其是一大早就从酒店出去,卓一凡心里忍不住对他的职业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真够敬业的。”卓一凡嘟囔了一句,“就是瞧着肾不行。”

    很快就到了楼层,他跑回房间拿了一个背包,摸了摸里面带来的各种佐料瓶瓶罐罐这才放下心来。

    紧跟着又斗志昂扬地直奔菜市场了。

    他有绝对的信心,用一桌早餐拿下他师父的宠爱!

    菜市场早上开门早,卓一凡找到地方的时候已经很热闹了。

    早几年的时候他和方景尧一起合住,他师父做饭那顶多就叫“把面煮熟”,非要加一个具体的词的话,那就是“把方便面煮熟”。

    师父厨艺惨不忍睹,俩人合住,卓一凡就早早的把厨房承包下来,里里外外一把手,兴致来了还能拿着抹布擦上几个小时的地板,一点都看不出是个富二代。

    卓一凡挽起袖子挑小菜,又认真选了一条鲜活乱蹦的鱼,紧跟着去买了点肉和排骨,喜滋滋的去了他师父家。

    按开了门铃,二话不说就先拎着菜去找了厨房收拾,利落地做好了一顿热饭,还都是方景尧以前喜欢的那口。热乎乎的粥和小菜端上来,方景尧再大的起床气也没了,喝了两口就觉出对面坐着的小徒弟是真好。

    方景尧感慨道:“一凡啊,你这样我都不舍得把你嫁出去了。”

    卓一凡乐呵呵道:“那就不嫁,我给您娶一个回来,您喜欢什么样的?”

    方景尧道:“你结婚呢,还是我结啊?找个你喜欢的对象,别什么都问我。”

    卓一凡系着厨房找到的那条小碎花围裙正在拖地,听见方景尧说也有点迷茫:“可我不知道喜欢啥样的。”

    方景尧拍拍他肩膀,笑道:“等瞧见那人你就知道了,隔着方圆二十里你也能闻见他的味儿,那种喜欢压根藏不住。”

    卓一凡想了一会,忍不住道:“师父您这样说的我好像个狗。”

    方景尧痛心疾首:“你语文怎么学的啊,狗能用‘个’吗!那叫一条狗,实在不行你说一只狗也成啊!”

    卓一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