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情人 > 第三章
    选的地方是一家川菜馆子,卓一凡坐在那蔫蔫儿的听自己师父教训自己,觉得自己跟桌上那盆水煮鱼没什么区别了。

    简直一颗真心在油锅里烹炒。

    他师父身边那男的倒是也试图打了下圆场,但是对方也是少言寡语型的,只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龙宇。”

    卓一凡抬起眼皮子看他一眼,瞧着对方鼻梁硬挺模样英俊,在心里暗自和罗奕那个人渣对比一下,怎么都觉得这个正派对了,用小说里的话说那就是一出场就带着正宫的气质。他也正经的介绍了一下自己:“卓一凡,卓小黑工作室的……老板。”

    两个人互相介绍了彼此也就不再吭声。

    只余下方景尧在那教训徒弟,那真是当儿子一样翻来覆去的训话,简直痛心疾首:“你看看你干的这些事儿!我平时怎么跟你说的,有什么问题你先试着去调解,解决不了的跟我说,你倒好,直接摊开了对掐!你这么公开了闹一场有什么好的?”

    卓一凡抬眼看他师父,眼瞅着就要像一只气炸了的河豚一样鼓起来。

    方景尧话都不带停的,对着他继续突突:“你工作室刚起步,接了新书了不起是吧,多少人盯着你就盼着你有个什么事儿冒出来呢,你自己往上冲!你新合作那本书,我费了多少力气给你求来的,就等着今年把你捧起来,你当这一块市场跟前几年那样好做呢,也不考虑一下影响!”

    对面坐着的河豚瞬间消气了,觉得自己还是最重要的,委屈归委屈,但心里也舒坦了些。

    方景尧道:“孙安那几个也是,怎么也没拦着你……”

    卓一凡抽了一下鼻子:“拦了,没拦住。”

    方景尧:“……”

    方景尧拍着桌子又是一顿语重心长的教导,活像是辅导儿子写作业被气出心脏病的中年父亲,满脸都是绝望。

    卓一凡耷拉着脑袋听着,一般说的都忍了,忍不了的就抬头反驳上一两句。

    他忍不了的点只有一个,就是罗奕那个傻逼。

    “师父,这事儿能忍吗!他罗奕算个什么东西,没您在他能接个屁的主笔,他平时抄您那么多,我看他就是拿顺手了,这回是我那几张图放您桌上让他看见拿去用了,下回呢?下回是不是就直接开电脑直接把图改他名字了啊?!”卓一凡冷笑,一张嘴半点不饶人,这会儿也看不出什么美少年的忧郁气质了,锋利的像是一柄尖刀似的逮谁捅谁。“他就是看您脾气好,这画是我的,要是您的,抄了可不是白抄吗!”

    方景尧是息事宁人的脾气,他是这件事里最大的苦主,但两边都是自己人,真是有苦没处说。

    事情经过说起来也算简单。

    他给卓一凡改了两张图稿,随手搁在桌上没收起来,被同一个工作室的罗奕瞧见了顺手拿去用了。

    要是平时,方景尧去说对方两句,让对方道个歉给点补偿也就算了,但卓一凡能忍吗?!

    那必须不能忍啊!

    轰轰烈烈地就掐了一场,死磕到底的架势,恨不得和对方同归于尽。

    卓一凡咬牙切齿:“他要是落我手里,看我弄不死他!”

    方景尧皱眉:“差不多得了啊,穷追猛打对你自己也没什么好处。”

    卓一凡面上不服。

    方景尧叹了口气,跟哄小孩儿似的对他叮嘱道:“你先安心把手里的活干完,其余的以后再说吧。”

    卓一凡喉结滚动两下,看着他师父眼眶发红:“师父,我知道这次是我害了您了,我能一点事儿都没有,因为您把责任都背上了,可我刚开始不是冲您去的,我就是看不惯罗奕那个趾高气扬的样儿,那个傻逼,还真拿自己当盘菜了!你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都看不起他,而且这事儿也不赖我,他先挑的,他不抄我也不会惹他,但是师父您怎么能背锅呢,我这画还有一半是您画的……这算怎么回事儿啊!”

    方景尧安静看他演戏,冷漠问道:“怎么回事,你不知道?”

    卓一凡声音也小了一点:“不知道啊。”

    对面好歹也是带了他这么多年的师父,瞧见他眼神闪躲的小模样也开始冒火:“你要是有这份孝心,就别告啊!横竖抄来抄去两边都是我的东西,你要是少折腾一点,我也不能离开……不是,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故意的?你盼着我走呢吧?”

    卓一凡面上僵了一下,但是很快又换上一个讨好的笑,咧嘴露出一点尖尖的小虎牙喊了一声“师父”。

    对面的人哼了一声,还在气头上。

    卓一凡声音都软下来,这回不演戏了,带了真心道:“师父,我哪儿能盼着您走啊,我就是想借着这次机会收拾他。”这话倒是半分也不假,他告了罗奕,原本就是看不惯那个臭傻逼占他师父的便宜,还对他师父那工作室指手画脚——他在那工作室待了五年啊,他都不敢乱动的地儿,罗奕凭什么就敢坐在管理位上?!卓一凡原本是想一鼓作气把罗奕踢出去,甚至都想好了就算是他师父不耐烦把他们两个都弃了,也要清君侧。

    但万万没想到,他师父方景尧竟然选择了自己离开。

    罗奕心机深沉,他也是人前演戏,只有他师父自始至终表里如一,这人就是一个老好人,干脆利落地自己咽了这口气,拍拍屁股走人了。

    罗奕是假君子,他是真小人,他师父是闲云野鹤的大侠,这人跟他笔下画的那些一样,是能一起高歌、烈酒,骑马闯天下的真朋友。

    卓一凡认真道:“师父,您要是能脱离苦海来我这儿,我绝没二话,我的位置直接让给您。”

    方景尧抬头看着他。

    卓一凡也看他,眼神里带了点向往:“那破工作室被罗奕折腾的不像样了,不要也罢,您到我这来,咱们还跟以前一样,我给您贴网点纸打墨水儿,打杂都成。”

    方景尧被折腾的都回老家了,自然是不肯再去小徒弟那工作室,摇头拒绝了。

    卓一凡也不灰心,他觉得今天能坐下跟他师父吃顿饭也算是有所进展,毕竟他可是刚欺师灭祖过。

    一顿饭卓一凡伺候的尽心尽意,饭后他师父去买单。

    卓一凡抬眼看了对面那男的,正巧对方也在看他。

    对方居高临下看了他,声线清冷道:“我们聊聊。”

    卓一凡起初没把他当回事儿,但看在他师父的面子上,难免要敷衍两句。对方对他说的“罗奕”非常感兴趣,卓一凡在摸黑罗奕的事儿上从来不嫌累,张口又说了一遍。

    对方认真听完了,招招手示意卓一凡凑近一点,压低声音认真跟他探讨了一下如何从法律角度来解决这件事。

    对方声线清冷,手腕也够硬,卓一凡听的汗毛都有点竖起来。

    “既然要打官司,自然要由受害者来比较合适,我觉得景尧比你更合适这个角色。”龙宇抬头看着他,浅色的瞳仁里带着客气疏离,唇线抿直几乎没有弧度。“你和罗奕,恐怕都没有把这件事当成什么重要的事处理吧?恕我直言,如果这件事要我来做,现在你和那位罗奕应该都在法院敞开心扉认真谈话了。”

    卓一凡艰难地咽了下口水。

    龙宇冷声道:“你年纪也不小了,对法律知识还是要适当了解一些比较好。”

    卓一凡有点坐不住了,他师父不在,怎么感觉身边这位瞬间黑化了啊!他忍不住抬头想去看看他师父回来没有,比起现在这样略带讽刺的谈话,他师父刚才连敲带打的教训简直可以称得上如沐春风了。

    对面的男人似乎跟他想到了一处去,略微叹了口气道:“景尧很疼你,不舍得你受伤害。”

    卓一凡抬头看他一眼,发现对方眼神里的冷意缓解了许多。

    龙宇换了一个略微放松一些的姿势之后,对他道:“接下来的事,你只要配合我就好,我会替景尧全权处理。”

    卓一凡眉头拧起来一点,他有一种师父要被人抢走的感觉。

    龙宇笑了一声道:“你可以称呼的亲近一些,毕竟我是景尧的未婚夫。”他想了一下又道,“你喊景尧师父对吗?”

    卓一凡点点头。

    龙宇颇有些感兴趣的对他道:“那你该喊我什么?”

    卓一凡觉得自己像是过年被带出门去拜年要红包的小孩儿,而且对方还在那引导式的要占他和他师父俩人的便宜。

    卓一凡有心想喊他“师母”,但瞧着那男人注视着自己的眼神,到底还是胆怯了,抖了下嘴角道:“师……师公?”

    龙宇愣了下,不过很快又笑着摇摇头,对他也亲近了几分:“你还小,先这么喊着吧,也挺有趣。”

    卓一凡:“哦。”

    ……

    等到方景尧买单回来的时候,卓一凡已经被这位新上任的师公给收拾的半点脾气也没有了,也不敢提跟他师父回家去住,自己拎着包就去了酒店。

    方景尧到底还是疼这个徒弟,毕竟是从小带到大的,给他换了一家离着自己近一些的酒店,又亲自送了过去。

    卓一凡爱黏着他师父,但也会看人眼色,到了地方自己下车拿了行李就去办入住登记去了。

    他能看出来,他师父也挺喜欢龙宇,虽然有点舍不得,但还是不去当电灯泡了。

    去了前台,卓一凡看到这里有温泉,就先要了一套带温泉入室的房间。

    前台有些不好意思道:“先生对不起,温泉房有两间在检修,其余的都订出去了。”

    卓一凡道:“那就要大一点的套房吧。”

    他在外面从来不委屈自己,刷的都是他爸的卡——这回是亲爸。

    前台查了一下,很快又有些为难道:“先生,真是抱歉……”

    卓一凡道:“不会吧,套房也没了?”

    “只有小套房了。”

    卓一凡想了下,道:“那就小套房吧,你们这是旅游景点吗,怎么房间这么紧张?”

    他也就是随口一问,前台倒是挺认真的回答了:“因为最近有公司来开会,所以订房比较紧张。”她办理好之后,微笑着递了卡过去道,“您的卡办好了,附近也有不错的景点呢,您想看哪方面的?”

    这里泉水挺有名气,不少的天然泉眼,还有山水湖泊,前台腰杆挺得笔直,显然十分有底气可以回答这个年轻先生的提问。

    卓一凡摸着下巴想了下,认真问她:“你们这附近,有菜市场吗?”

    前台眨了眨眼:“啊?”

    卓一凡给她比划了一下,道:“就是早上起来都是老头老太太那种,小菜特别新鲜,最好还有点海鲜河鲜什么的,有吗?”

    前台:“这,这我还真不知道。”

    卓一凡叹了口气,摆摆手道:“算了,我自己上网搜吧。”

    前台憋着一口气等他走了,紧跟着电话又响起来,接起来一听是楼上总统套房里的客人,前台对他多少有些印象,因为穿酒红色衬衫还能穿那么骚气好看的实在是太少,尤其是对方身边还跟着俩保镖,瞧着就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

    这会大少爷打电话过来,声音也是懒洋洋的劲儿:“请问这里有鸭子吗……”

    前台傻眼了:“啊?”

    那边握着话筒估计也在跟旁边的人说话,模糊听着有小孩的声音,很快大少爷又道:“要黄色的小鸭子,放浴缸里会叫的那种,要全新的,有的话麻烦送两对上来。”

    前台这才松了口气,重新恢复了脸上僵硬的职业笑容道:“有,麻烦您等下,稍后给您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