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56章 冲突
    如果中域腾蛇大帝等帝境高手来到这个世界,那相信以他们的实力,一定会引起各方震动,如此卓越耀眼的人物,走到任何地方都会绽放出耀眼的光辉,一定不会默默无闻。

    只要寻到一些蛛丝马迹,周良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找到他们。

    在最后一座山峰之上略作休息,周良祭出了飞行法宝,载着阿紫和独孤信,飞出了森林,风驰电掣一般地贴地十米,朝着大草原的深处而去。

    大概两个多时辰之后。

    前方终于出现了人族活动的迹象,一座规模不小的白色人族城市,出现在了天边。

    周良精神一震。

    转眼之间来到了城市跟前,周围人流来往如织,有许多看起来像是商队和散修的人,在城门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挨个接受检查进城。

    周良带着阿紫和独孤信,排在了队伍之中。

    身边人群的议论之声,传到了周良的耳中。

    “最近怎么回事?怎么“临冬城”的城防盘查如此严格?”

    “你还不知道啊!过去半年时间以来,天地各处都有天地异象出现,一颗颗燃烧着熊熊火焰的星辰从天空之中坠落下来,有卜算宗师说这是灾星转世,要祸乱人间,仙庭已经颁下了严令,各处都在搜查降世灾星,不仅是“临冬城”,其他各大门派城镇也都不敢怠慢。”

    “原来那天降星辰是灾星转世?”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说来真的是巧了,小弟半年之前,也曾在玄域看到过星辰天降的异象,那巨大山峦一般的火球从天空中陨落下来,蕴含着恐怖的力量,砸在天刀门的山门之侧,差点儿将天刀门毁灭,天刀门掌门大怒,带着门中高手探查,谁想那火球之中,竟然包裹着一个人影,轻松冲开了天刀门高手的围堵,消失不见……”

    “天,天刀门好歹也是方圆数千里之内最大的门派,曾经诞生过帝境高手的古老传承,竟然不能挡住那灾星,这实在是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这么说来,那人影就是灾星转世?”

    “必定是灾星无疑。”

    “灾星才刚刚转世,为什么实力如此强横?”

    “传闻在过去的半年时间里,各地至少有数百颗大火球从天而降,引起了各方震动,难道说有数百位灾星转世不成?那这个世界真的要乱了!“

    “的确是一件大事,否则仙庭也不至于如此紧张。”

    “曾有古老预言流传,曰“灾星现,仙庭崩”,难道这预言要应验了?”

    人群议论纷纷。

    周良听得暗暗心惊。

    因为之前阿紫曾说过,自己出现在齿镰部落不远处的前半天,天空之中也有一颗火球从天而降,齿镰部落曾经怀疑,自己和那恐怖的火球有关联,不过在发现在自己的地方,并没有找到火球的痕迹,所以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但是刚才众人议论的内容,却符合一些猜测。

    首先半年之间之内数百尊巨大火球从天而降,且每一个火球之中,都包裹着人影,这个时间和修真界中青木崖之战的时间点一致,而修真界中陆陆续续也有数百人通过棋盘传送阵法,数量和众人口中的从天而降的巨大火球数量也一致。

    莫非……

    周良心中一动,莫非当初进入了青木崖的帝境高手和后来通过棋盘阵法传送的各方天才,降临这个世界的方式,都是包裹在火球之中从天而降?

    想来自己也是以这种方式出现在这个世界的。

    只不过是自己因为进入阵法之前,强行催动了墨石刀和桃木剑,体内力量匮乏,缺乏保护,所以来到这个世界之后,陷入了昏迷之中,也算是自己运气好,遇到了阿紫。

    思忖之间,来到了城门底下。

    盘问来往行人的是二十多个身披黑色道袍的士兵,都是道皇境界的高手,实力不俗,披坚执锐,神情极为凶悍,盘查的很仔细,任何有可疑迹象的人,都会被反复盘问,甚至会被直接逮捕。

    周良也遭到了黑甲兵的盘问,最后偷偷塞了十块极品紫色灵石,才被放行。

    三人算是顺利地进入了临冬城。

    这座城市的规模真的不小,若是放在修真界北域,也足以排进前五十名名了,不过它的历史显然不怎么悠久,估计是最近三五十年才修建起来的城市。

    这样的城市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规划的极为合理,街道宽阔方正,坊市和住宅区分开,建筑基本上都是四方四正,一条条纵横相接的道路,将整个临冬城分隔成为了大大小小的方块。

    临冬城明显是一次性建成。

    城中有黑甲军士兵极有规律地来回巡逻,再远处还有宏伟的军营,简直就是一座军事要塞一般。

    周良在城中额各处,都感应了隐藏在地下的恐怖力量,那是布置在地面之下的道纹阵法,甚至连一些建筑物和极道石板上,都镌刻着隐匿的道纹,整个城市一旦激活各个关键点,将爆发出恐怖的防御和攻击力。

    道纹的气息,和周良在“万灵战场”之中见识过的远古符文类似,却要更加精神繁杂一些。

    且周良在城中各处,都看到了高耸的仙帝塑像,巍然屹立,都信徒商旅膜拜焚香,香火都极为鼎盛。

    这一点让周良印象深刻。

    在修真界的许多城市,雕像都是用来点缀城市风景,很少会有人在雕像之前膜拜上香,但是在这个世界,一切显然都有所不同,有一种个人崇拜的风气在盛行。

    城内的街道上极为繁华,人流如织。

    周良也观察的很仔细。

    这个世界的人族社会,看起来和修真界并没有什么大的不同,只是在衣着上略有小的差距,人们的道袍更加精美和复杂,道袍内衬短装马甲之类,品种繁多,人们对于美的偏好更深一点,且说话发音更偏向于修真界古代语言。

    这里的人族修真者和“迷雾森林”里面人族部落的修炼方式并不相同,也以修炼道家真气为主,体修者的数量要相对少一些。

    周良带着阿紫和独孤信,在城中的坊市区域,找了一家规模不小的客栈暂时住下。

    这种客栈里住着的大多是来往客商和散修,人多口杂,汇集了三教九流的人物,也是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的地方,周良希望可以在这里得到更多关于灾星的信息。

    “临冬城”的主流通货币为灵石,金银之物的地位并不高。

    好在周良在心云宗后山的紫色灵石地穴中,采集了巨额的极品灵石,也算是一个土豪了,在这方面完全不用愁。

    安排好了住所之后,周良带着阿紫和傻子独孤信在坊市区逛了一圈。

    即便周良也算得上是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但在这坊市区里面也被震了一把——

    许多在修真界算得上是天才地宝的金属、药材,在这里却极为常见,万年份的玄参像是胡萝卜一样堆积成小山,论斤出售,用来炼器高品法宝的玄铁金精一块灵石就可以换许多。

    还有许多位列上古七十二地煞之列的神兽幼崽,也被修真者们圈在笼子里,以周良看来极为低廉的价格贩卖。

    显然在这个世界,这些东西并不算是太过于稀罕之物。

    周良没有忍住,以扫货的姿态,将整个坊市里面大部分的玄铁、金精和仙药都收购了,这些东西永远都不嫌多,如果日后回到修真界,绝对是一笔惊人的财富,可以为心云宗炼器出无数法宝。

    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整个坊市就传开了,有个年轻人高价收购金属、药材,简直就是人傻钱多的典范,以至于很多商队商人,都将自己平日里卖不出去挤压的活物,都送到周良的跟前,美滋滋地赚了一把。

    做完这一切,周良有顺手为阿紫和傻子独孤信买了几身更换的衣服。

    等天黑周良回到客栈的时候,客栈的大堂里面已经是人满为患,猜拳行令喝酒狂欢之声不绝于耳,来自于各方的人汇集在这里,放浪形骸,极为热闹。

    “阿紫,带着大哥去房间换了衣服,下来吃饭。”

    周良对独孤紫道。

    少女点点头,很乖巧地拉着傻乎乎的独孤信顺着楼梯朝上走去。

    周良目光在大堂里扫过,来到靠着街道的窗下的一个桌子上,桌子周围坐着三四个商人模样的人,看到周良过来,目光警惕地抬头看过来,周良微笑着伸手掏出四块极品灵石,道:“几位,能不能将这桌子让给在下呢?”

    极品灵石的梦幻氤氲弥漫来来。

    四个商人一瞬间脸上都堆满了笑容,道:“当然可以,哈哈,当然可以。”说着连忙让空了桌子。

    一枚极品灵石等于他们奔波一两个月的赢利了,商人重利,只是让一个座位就可以得到,当然不会拒绝。

    周良道了声谢,坐下来招呼店小二点菜。

    这一幕看在周围人的眼里,都不由得多看了周良几眼,为了一个座位就扔出四块灵石,这种人非富即贵,且周良虽然穿着简单,但气质不俗,更显得神秘,大堂里三教九流汇集,看周良出手如此阔绰,有些人心里,已经开始打着主意。

    周良将一切都看在眼里,没有说话,而是听着周围的喧闹之声,搜集对于自己有用的信息。

    这样的时刻和场合,正是搜寻小道消息的绝佳时机。

    不远处一桌人的谈话,引起了周良的注意。

    “喂,听说了吗?“临冬城”的仙庭军队,捉住了一位降世灾星呢!听说还是个女的……”

    “怪不得今日城内戒备如此森严,是怕灾星的同伙来救人吗?”

    “据说仙庭已经派下来了高手,后日就要将这女灾星羁押赶赴仙庭总部了,按照仙庭的一贯做法,必定是要将其斩杀了!”

    那桌人在轻声地议论着。

    周良心中一动。

    城内关押了一个所谓的降世灾星吗?这是个机会,一定要想办法弄清楚,自己之前的猜测对不对,如果能够见到那位女灾星,就能知道她是不是来自于修真界,这样一切谜底都可以揭开了。

    看来要想办法去见见那灾星了。

    不过这样一来,必定会和所谓的仙庭军队对上,从周良得到的信息来看,仙庭乃是这个世界一个庞然大物,势力强大不可思议,其中高手如云,一旦招惹上这个势力,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一般,后患无穷。

    必须得好好谋划一番,不能莽撞行动。

    周良正暗中筹划着,突然大堂上方的环廊过道里,响起了一个尖锐的叫骂之声——

    “哪里来的臭小子,真是色胆包天,不想活了,竟然碰我家小姐?”

    声音刺耳如尖叫的老母鸡一般,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接着又听一个惊惶的柔弱声音连连道歉,道:“对不对对不起,我大哥他脑袋有点儿不清楚,不是故意的,我向你们赔罪,实在是对不起……”

    周良微微皱眉。

    这道歉的声音正是独孤紫。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声。

    显然独孤紫挨了一记耳光。

    然后是另一个冷峻淡漠倨傲的声音,漫不经心地道:“荣嬷嬷,和这两个低贱的蛆虫计较什么,谁碰了我的衣服,就斩掉他的双手,还有……我不喜欢这个小丫头的眼睛,太漂亮了,一个低贱如奴隶般的东西,怎么配有这么漂亮的眼睛,扣掉吧!”

    这是一个女声,音色倒也清脆,但说话的内容,却是狠毒而又残忍,令人一听就背生冷汗毛骨悚然。

    “遵命。”之前那尖叫母鸡一般的声音响起。

    嘭!

    一声爆响。

    下一瞬间木屑纷飞,就看两个人影从大堂上方的环廊过道里撞飞了出来,像是沙包一样坠落下来。

    人群惊呼。

    周良探掌一拉,一股无形的力量涌出,将这两个人影拉到了自己身边站下,正是独孤紫和独孤信。

    独孤紫一张娇俏的脸蛋焦急苍白,半边脸肿了起来,一个的红色巴掌印子清晰可见,而独孤信身体却是轻微地颤抖着,眼眸中有一道骇然的精芒一闪而逝,又化作了茫然,手掌上青筋纵横,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