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54章 体修
    这就像是一次去芜存菁的过程,一次对于道家真气之力的脱胎换骨。

    得到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在彻底完成了对于之前力量的淬炼之后,周良发现自己的身体,对于这个世界的力量潮汐和力量天道的感悟更加清晰了,已经可以随心所欲地利用这个世界的力量,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滞涩之感。

    虽然不是境界的提升,但这样的变化,对于日后周良的修行,有着难以估量的影响。

    早晨鱼肚白从东方浮起的时候,周良发现了什么,慢慢地走到了小木屋之外。

    晨霭飘渺。

    太阳还未出来的时候,空气的温度依旧极冷,口中喝出来的白气清晰可见,连鸟儿都都在巢中不肯出来。

    阿紫静静地站在小木屋门口。

    她手里拎着一个小小的包裹,娇弱的身躯,在凌晨的寒风中瑟瑟发抖,一张笑脸冻得乌青。

    周良一抬手,一股温暖的道家真气将她笼罩,疑惑地道:“阿紫姑娘,你这是……”

    “周大哥,你要离开了吗?”阿紫抬起头仰着脸蛋问道。

    周良点点头。

    “那……那你带我走,好不好?带我和大哥离开齿镰部落。”阿紫美丽的大眼睛里满是期待,用一种近乎于哀求的目光看着周良。

    周良微微一愣,道:“为什么要离开呢?”

    阿紫低下头,轻轻地道:“我不想嫁给部落里的战士,不想生儿育女,我还想去找一个人,去问一问他,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了,他从来都不肯回来,我要告诉他,那个一直都痴痴地等待着他的女人,已经死了。”

    周良从独孤紫那轻微的话语声之中,听到了一股斩钉截铁的力量。

    所以他点点头,道:“好,既然你真的想要离开这里,那我带上你。”

    “真的?”阿紫柔弱的身躯一震,惊喜地抬起头看着周良,她原本只是抱着一线希望来恳求周良,因为在危险丛生的“迷雾森林”之中,想要带自己这样一个实力低微的人出去,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何况还有自己那个傻大哥。

    原本以为会被委婉推辞。

    没想到周良竟然这么轻松就答应了下来。

    这让这个瘦弱的小姑娘难掩心中的狂喜。

    “当然是真的。”周良微笑着,看了看远处的天色,道:“我一会儿就要离开这里了,你还需要做什么准备吗?要不要向部落里的人打个招呼?”

    “不不……”阿紫摇摇头,道:“我在这里没有什么朋友,也不需要打招呼,只有木婆婆……我已经和她说过了。”

    “那就好。”周良点点头,又取出一些食物,递过去,道:“和你大哥填饱肚子,我们一会儿就出发。”

    阿紫压抑着心中的兴奋,几乎高兴地跳了起来。

    看着小姑娘的背影,周良脸上露出了笑容。

    的确是个善良天真的小姑娘。

    也许从一开始,她将自己从荒野之中背回来,就存了这样一份小心思吧!毕竟自己的穿着和相貌来看,不是“迷雾森林”中土著的样子,她想通过自己,走出这片危机四伏的森林。

    不过若非是她带自己来到齿镰部落,说不定昏迷的自己,会被森林里的恐兽给吃掉,且过去三个月里,小姑娘一直都不辞劳苦地照顾昏迷之中的自己,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都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有恩必报,是周良的原则。

    所以当阿紫开口之后,周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

    回到小木屋之中,周良整理了一下自己现在手中的东西,转身再出来的时候,阿紫已经带着傻乎乎的白衣少年独孤信在小木屋外面等着了,显然是生怕周良突然离开。

    “走吧!”

    周良看着远处那巍峨山峦,心中的好奇心彻底被激发了出来。

    到底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很快一切都会在自己的眼前掀开面纱了。

    齿镰部落的内部设置有各种古来的禁制,没有办法凌空飞度。

    在阿紫的带领之下,周良三人一路曲曲折折,避开了部落战士巡逻的主道,沿着一条极为隐蔽的小道,花费了一盏茶的时间,来到了部落城墙之下。

    一路上竟然都没有遇到任何的战士守卫。

    阿紫有点儿紧张,生怕被部落知道以后,会阻止自己离开。

    这段城墙处有一个可容一人侧身通行的暗门,是平日里用来紧急出入用的,按理来说也有战士守护,阿紫甚至做好了准备会被截住,但到了跟前的时候,才发现暗门居然也没有人守护。

    在砰砰砰的心跳声之中,阿紫带着周良和大哥,飞快地走出小门,踏上城墙之外土地的瞬间,少女终于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周良一直都没有说话。

    距离城墙数百米之后,他扭头向后看了看。

    远处的城墙上,一个穿着绿草蓑衣的年老身影正在注视着这里,如果周良没有猜错的话,那一定就是阿紫口中的木婆婆吧!这位齿镰部落的年老药师,算是阿紫兄妹在这个部落唯一的朋友,实际上一路走来如此顺利,正是这位木婆婆暗中保护。

    否则部落之内巡视如此严密,怎么会让阿紫如此顺利地走出来。

    周良向远处城墙上的那个白发身影点头致谢。

    相信对方一定看到了。

    距离齿镰部落大约数百米之后,周良微笑道:“好了,我们要赶路啦!”

    阿紫和独孤信还未反应过来,突然身体一轻,直接冲天而起飞了起来,耳边传来风声,视线之中的一切都在倒退,瞬间就到了天上,吓得阿紫惊呼了一声,小手紧紧地抓住了周良的胳膊。

    “哈哈,好玩,好看……”傻乎乎的独孤信一身白衣,笑嘻嘻地看着下面的风景。

    转眼之间,齿镰部落就消失在了远处。

    ……

    “迷雾森林”的广袤,超出了周良的预料。

    由于阿紫兄妹也没有离开部落这么远过,所以并不认识路。

    对于周良来说,这简直是一件要命的事情。

    因为他是个不认路。

    在天空之中兜了一阵,周良就发现前面的山峦景象有些熟悉,仔细再看的时候,发现这个地方,自己大约半个时辰之前就路过过,自己竟然又兜了回来。

    “先休息一下吧!”

    落下来停在一个纯净的小湖边,周良决定在搞清楚方向之前,暂时不再乱闯,这一路走来,森林之中隐约有一道道强横的气息,显然是有实力恐怖的巨妖荒妖隐身其间,不容小觑。

    灵识释放出去,周围并没有什么危险存在,所以周良也就放心傻乎乎的独孤信在浅滩上玩水。

    阿紫显然也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脸蛋红扑扑的有些兴奋。

    毕竟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

    周良正想着该如何解决方向的问题,就在这时,突然几道强横的气息从远处掠来,速度极快,转眼之间就到了湖泊边缘,轰隆隆几声,地面震动,数十个身影仿佛是炮弹一般落在了湖边。

    阿紫惊呼了一声,连忙拉着独孤信来到周良的身边。

    是齿镰部落之中的高手。

    竟然追到了这里。

    其中一人,正是昨天出现过的浩子壮汉。

    “阿紫,你竟敢背叛部落?”浩子壮汉目光如电,锁定了周良三人,气势凶悍。

    “不,我没有……”阿紫脸色苍白,惊惶地辩解,道:“我只是想去找我的父亲……”

    “哼,借口,你娘当年不听部落的劝阻,和那天外之人私通,生下你们,已经是大罪,要不是部落念在你年幼,这些年收留照顾你,你早就死了,想不到你非但不知感恩,反而如你娘那样天生反骨,又和这个天外之人搞在了一起,真是不知廉耻!”

    浩子壮汉大喝,声音如雷,不容分辨。

    “不许你说我娘!”傻子白衣少年突然暴怒,拾起一块石头朝着浩子壮汉扔过去。

    “不知死活的东西。”浩子壮汉对着石头屈指一弹。

    小石头在空中稍微一窒,然后以更快的速度,反弹了回去,划破虚空,声音若强弓硬弩一般,朝着傻子飙射了过来。

    周良眼中一道精芒一闪而逝。

    砰!

    在距离周良身体三米的时候,小石头仿佛是装上了一面无形的气墙,爆裂成为了粉末,散开在空中。

    “以阁下的身份,何必对一个小孩子出手呢?”周良微笑道。

    浩子壮汉冷笑道:“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管我齿镰部落的事情?”

    周良没有再和他说,而是目光一转,落在了另一个人的身上,道:“阁下率众前来,这是要捉拿我们回去吗?”

    这人大约四十多岁,身上披着一件澎湃着风力气息的兽铠,齐寸短发一根根如钢针一般冲天而起,面部肌肉像是铁水浇筑出来的一般,块垒分明,眼睛锋利犹如鹰隼,看着周良,道:“域外人,你的手是不是伸的太长了,自己要走也就罢了,拐走我齿镰部落的人,这是什么意思?”

    周良微微一笑,道:“阿紫和阿信要去找他们的父亲,我没有理由不带他们。”

    “她生是齿镰部落的人,死是齿镰部落的鬼,没有部落头人的允许,绝对不可以离开部落。”中年人冷笑道:“生为齿镰部落的女子,就应该为部落的延续奉献牺牲自己,阿紫还没有为部落生儿育女,不能离开。”

    这话一出,独孤紫顿时面色苍白,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哦!”周良点了点头,面色平静地道:“既然这样,那麻烦你回去告诉部落头人一声,阿紫我带走了,让他允许就可以了。”

    “放肆!”中年人大怒:“你以为你是什么人?敢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

    浩子壮汉更是阴冷地笑,迈出一步,道:“不知死活的域外人,既然如此,今天我宰了你,也是你自找的。”

    阿紫身体一颤,突然站出来,颤声道:“不,是我自己要跟着周大哥的,不怪他,你们不要为难周大哥,我愿意跟你们回去,我一切都听部落的安排……”

    她生怕连累到周良。

    部落里战士的强大,尤其是眼前浩子壮汉和那中年人的实力,阿紫知道有多么可怕,在她心目之中简直犹如仙人一般,没有人能够战胜,她虽然想走出“迷雾森林”去寻找自己的父亲,但却不愿意因此而连累了周良。

    周良叹了一口气,轻轻地拍了拍少女的肩膀,语气平静而坚定地道:“放心吧!阿紫,今日有我在这里,谁也不能强迫你。”

    “可笑,好大的口气。”中年人冷笑,双目之中蕴含杀机。

    周良站在阿紫的身前挡住她,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嘴角翘起一丝弧度,道:“只不过是一尊道圣和几个小道尊而已,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劝你们不要自取其辱,不要惹我,给齿镰部落带来灭顶之灾。”

    中年人一怔。

    他脸上那种居高临下的表情,在这一刻突然缓慢地消失,像是第一次见到周良一样,仔细地大量,眼眸之中有了一丝丝的凝重之色。

    能够一口叫出自己的实力境界,已经让他心中生出警惕,再看周良那种随意的表情,绝非是刻意伪装出来,这让中年人不再像是之前那样轻视。

    但浩子壮汉可就没有意识到这些。

    “真是不知道死活的东西,给我死来。”他怒吼,双脚一顿,脚下的地面轰地一声,像是被陨石砸中一般碎裂塌陷下去,而浩子壮汉整个人却如脱樘炮弹一般,腾空而起,一拳朝着周良轰了过来。

    道尊境界的肉身之力,在这一拳之间发挥的淋漓尽致。

    一拳才出,便是气爆之声犹如雷鸣。

    一个肉眼可见的清晰透明拳印,被他生生地轰了出来,可怕的拳速,直接在空气之中摩擦生出了火焰。

    这个世界的体修战力,的确是恐怖。

    周良原地不动,仿佛是被吓傻了一般。

    就在那拳印快要落在身上的时候,突然抬手,立掌如刀,将那边缘赤红燃烧着火焰的拳印一分为二,下一瞬间再掌心一展,握住了凌空轰下的浩子壮汉的拳头。

    这一瞬间,一道道如水纹般的无形劲气在周良身体左右两侧荡漾开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