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49章 进入棋盘
    冰和火的力量,在周良的左右身体之中凝聚。

    当火焰和寒冰相接的时候,一种全新的力量诞生。

    这并非是两种相克的力量的相互泯灭,而是创造与新生。

    银色和金色的光焰,将周良的身躯笼罩在其中。

    周围的空间和时间,在这一瞬间,就像是被封锁冰冻凝结了一般,黑牛魔圣魔巨大的身躯,保持着冲撞的姿态凝聚在空中,巨蛤圣魔右前肢放在肚皮上,左前肢高高地扬起,保持着拍鼓的姿势……

    这两大顶尖高手脸上都出现了惊骇惊恐的神色。

    但他们的身躯,却被一股神秘的力量锁定,就像是陷入了沼泽的蜗牛一般,只能缓慢地挣扎,无法做出最合理的反应。

    墨石刀和桃木剑,在周良的胸前缓缓地交叉,然后又缓缓地划出。

    无形的力量,犹如仙魔的意志般不可逆转,在这一瞬间排山倒海一般倾泻而出。

    黑牛魔圣魔和巨蛤圣魔面色已经狰狞,不惜燃烧本源之力,疯狂地征兆,但却始终无法完全摆脱那神秘力量的锁定,动作依旧缓慢而又蹒跚。

    眼看两大圣魔,就要瞬间陨落。

    就在这个时候——

    “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赶尽杀绝呢?”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天地之间响起,一股超越道圣之境的力量从远处的天边而至,想要阻挡周良这一击。

    那是兽人至尊的声音。

    黑牛魔圣魔和巨蛤圣魔犹如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脸上浮现出了狂喜之色。

    两人眼眸之中,都闪烁着阴毒恼怒的神色,都在心中暗暗发誓,一旦今日逃离,绝对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心云宗,周良的力量他们不可敌,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对那些行走在外的心云宗弟子没有办法,巨大的耻辱,让他们心中怀着疯狂的怨恨。

    “他们打上门来,自取灭亡而已,道友请置身事外。”

    周胜男的声音,也几乎在同时响起,笼罩着心云宗山门的“红云漫天”氤氲冲天而起,化作了一道红色幕墙,将从远处天边而来的兽人至尊的力量隔绝。

    “会盟其间,不死道圣。”兽人至尊还在坚持。

    周胜男哈哈大笑,道:“进犯在先,不在此例。”

    僵持了片刻,天地之间响起一声叹息,兽人至尊的力量最终如潮水一般缓缓地散去。

    周胜男的“红云漫天”氤氲也重新撤回地面。

    黑牛魔圣魔和巨蛤圣魔眼中的希望泯灭。

    一股微风拂过他们庞大犹如太古山峦一般的身躯。

    下一瞬间,一切都结束。

    燃烧了本源之力的高阶圣级高手之躯,终究难以抗衡周良手中墨石刀和桃木剑联合迸发的神秘力量,僵硬在天空之中,犹如石化了一般,然后咔嚓咔嚓的轻响声传来,在无数双呆滞的目光注视之下,两大高手庞大的身躯化作了漫天的青灰,碎裂了开来!

    陨落!

    同时陨落!

    刀剑之力余势不衰,天地之间被围困的兽人高手,也在这一瞬间尽数被歼灭。

    周良屹立在虚空。

    失去了道家真气力量的继续催动,墨石刀和桃木剑颤动之声缓缓弱小,其内的禁忌之力也如退潮一般缓慢消散,逐渐恢复了之前那残破泥垢斑斑的面貌。

    笼罩在周良身上的金银二色光焰,也渐渐地散去。

    周良紧紧地闭着眼睛,体内的力量被抽取一空,但他还沉浸在刚才那近乎于无敌的状态之中。

    虽然早就料到磨刀和桃木剑齐齐催动,可能会产生一种可怕的力量,毕竟以前自己阴阳齐出的时候,有过这样的经验,但刚才那一种力量,还是令周良感到震惊。

    在电光石火的那一瞬间,周良有一种错觉,仿佛自己就是主宰这天地一切的唯一用很存在,可以碾压一切,什么东西都不能违逆自己的意志。

    而在同一时间,四周暗中观察者一切的各方势力和大人物们,也被震惊的几乎失去了思维能力。

    “那是一种什么力量?”

    “此子身上,到底还隐藏着什么秘密?”

    “可怕,从力量根源上来讲,甚至还在帝境之力之上,那是一种更高等级的力量!”

    “是因为那一对刀剑的关系吗?”

    关注着这场战斗的帝境高手,并非是只有周胜男和那位之前一直都掌控一切的兽人主宰,还有许多帝境高手隐藏暗处,尤其是最后周良碎天一击,惊动了无数帝境高手。

    在那个此时屹立在天外的青色道袍身影体内,他们都感觉到了一种超出理解范围的东西的存在。

    心云宗山门之内。

    无数心云宗的弟子呆立在原地,犹如膜拜仙人一样看着天空之中的那个身影,他们连欢呼都已经忘记,甚至连呼吸都忘记,悬浮在天空之中的万千刀剑,也在这一刻终于失重坠落,犹如漫天的剑雨刀花!

    这时,天边最后一缕夕阳之光,就要缓慢地消失在远处的山峦之中。

    “时间到了,再不走我就回不去了。”“荒神之匙”的声音,在周良的脑海之中突然响起来。

    周良此时一身力量完全被抽空,只是勉强屹立虚空,却感觉那“荒神之匙”之中,爆发了一股力量,将自己携裹住,化作一道白芒,朝着地穴深渊的方向疾驰而去。

    银光一闪,周良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同时体表闪烁银光的,还有馨兰。

    两人几乎是同时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迷迷糊糊之中,周良看到自己出现在了神秘山洞之中,那枚“荒神之匙”主动从自己的储物空间里飞出来,落在了石桌棋盘阵法之上,一个奇异的水银泡沫浮现起来,将自己携裹在其中。

    棋盘阵法被催动了。

    极为强烈的失重和时空穿梭的感觉传来,眼前的一切图像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黑暗。

    “我这是要去仙界了吗?”

    周良的最后一个念头,在脑海之中浮起,然后他就失去了知觉。

    昏迷之中的周良没有看到,在自己身体飞向地穴深渊的瞬间,“生死转盘”之光再一次从自己的身体之中闪烁出来,这一次光焰大作的却不是灰色,而是赤色如血的氤氲,在整个战场之上一扫而过,仿佛将什么东西汲取一空一般。

    所有人都觉得在这一瞬间,弥漫在心云宗山门上空的那种血煞阴森狂战之气,突然被一扫而空。

    看到这一幕的人,不由得都为之一呆。

    张馥静静地看着地穴深渊的方向,心中微微叹息了一声,然后眼眸之中闪烁起决绝之色,一字一句地道:“从今天开始,周良长老闭关地穴深渊,所有人都不得去打扰,心云宗各峰各座,各司其职,不得怠慢。”

    门派弟子长老低头大声应命。

    听掌门人的口气,周良长老暂时并未离开心云宗,这让很多人悬着的心都回到了原位,经过了太多太多的劫难,让所有人内心深处都理所当然地认为,只要周良在心云宗,这座山门就会是永远都屹立不倒的存在。

    在人群之中,一系紫色长裙的纳兰若曦默默无语。

    她能够感觉到,到底周良去了哪里。

    那种心灵相通的灵犀默契,让这位丹术大师心里像是缺了一大块一样。

    “但愿你……安全归来。”

    在她身边,李露儿紧紧地牵着她的手,手指都有些发白了。

    心云宗最为卓越的几个女子,在这一刻,心都为那个男人悬了起来。

    “小美和小胖呢?”张馥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

    这么热闹的场面,居然一直都没有看到周小美和罗小胖这两个活宝的出来凑热闹,这绝对有点儿不正常,张馥心里突然有点儿不好的感觉。

    “这俩小祖宗刚才还在……”罗轩举看了看身后,刚才还藏在人群远处鬼鬼祟祟也不知道干什么的两个小鬼,竟然不见了,灵识覆盖出去,也根本找不到人。

    “启禀掌门人,启禀罗师叔,弟子刚才看到……看到小美和小胖朝着地穴深渊的方向去了……”一位外门弟子想起了自己刚才隐约看到的画面,不过因为震惊于天空之中的战斗,所以他看的也不是很真切。

    “什么?”张馥和罗轩举,还有罗胖婉容四人都是大吃一惊。

    四道流光,瞬间朝着地穴深渊的方向爆射而去。

    片刻之后。

    神秘山洞。

    四人面色难看地看着眼前已经彻底变得光滑无痕迹的石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因为在石桌的旁边,看到了一片周小美裙摆的碎片,还有半个破碎的水晶奶瓶,那是罗小胖的宝贝。

    石桌上的棋盘阵法已经彻底消失。

    山洞里依稀残存着两个小家伙的气息。

    一直以来灌注的修真根基,让这两个小家伙都已经是修士境的修为,想要从地面来到这个神秘山洞,并不费力,而从种种迹象来看,两个小家伙来过这里,之前四人已经寻遍了几乎整个地穴深渊,不见他们的踪影,唯一的解释是……

    “他们……进入了棋盘阵法仙界之门?”罗胖长大了嘴巴,声音有点儿苦涩,一旁的婉容却已经是妙目含泪,紧紧地抓住了罗胖的肩膀。

    张馥闭上眼睛,仔细回想凌晨时分的一些画面——

    “母亲,父亲又要走了吗?”

    “要去远方?是多远的远方啊?”

    “小美舍不得父亲,小美想和父亲一起走……我当然不是舍得母亲,只是……”

    周小美清脆如风铃一般的声音,还回荡在耳边,以张馥对这个小祖宗的了解,她绝对是一个疯起来不顾后果的小疯子,如果说她通过什么办法知道了周良要去哪里,那偷偷跟在身边,也不是不可能。

    难道这两个小祖宗,真的用什么办法混进了“仙界之门”?

    饶是张馥素来冷静多智,平日里就算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但在这一刻,心中也不由得一阵纷乱,脑海之中大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也许这是他们两个的一次机缘……”传功长老罗轩举目瞪口呆地念叨了一句。

    ……

    ……

    四周都是混沌,不见天日。

    周良有些惊讶地看着周围的景色,骤然觉得有些熟悉,又有些奇怪,俯瞰下去,黑色灰暗的大地一望无垠,天地之间没有丝毫的风,一切安静的就像是凝固了一般。

    一条黑色的河流,仿佛是一道巨大的裂痕一般,在这片苍茫大地上汹涌澎湃,掀起一道道巨大的恶浪,白色的水花带着泡沫,宽广犹如汪洋一般,令人惊叹,但却没有丝毫的水声传来。

    在很远很远的天边。

    一道高达九十九丈的巨大神台巍巍屹立在黑色河流之中,神台上一面银光雷电缭绕的神镜,放射出无量光,射入黑色河流之中,仿佛是在审判巡视什么。

    “这是……地狱道?”

    周良回过神来。

    这分明是自己那日南柯一梦之中的情景,当时梦到自己来到了奇异空间,见到“玄黄玲珑宝塔”之中的尸魂全部都进入了这条黑色河流,自己误打误撞,以神话传说,创造出了“照心镜”,又捞起一尊尸魂,赐予神通,名为秦广王……

    当时自己百番思量,觉得这梦有些诡异。

    不够因为后来并未再发生什么异象,所以周良也未曾十分在意。

    谁知道今日居然再次进入了这个空间。

    该不会是……

    周良正在疑惑之间,前方天空之中突然出现一道闪电,银色的霹雳犹如神龙狂舞,划破了虚空,美丽到了极点,蜿蜒盘旋,瞬间就到了自己的跟前。

    银色霹雳一敛,化作一道魁梧的身影,身穿道袍,古铜色的肌肤给人一种忠诚可靠之感,单膝跪在虚空,恭敬地道:“秦广王,参见主人。”

    果然是秦广王!

    一切都和自己上一次做梦之中的情境完全契合,也就是说……这并非是仅仅是简单的一个梦,应该和自己体内那个帝兵“生死转盘”有关系。

    “起来吧!”周良点点头。

    秦广王起身,恭敬地道:“属下不知主人前来巡视,有失远迎,请主人责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