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47章 引蛇出洞
    很明显刚才进入水银光团之中的兽人高手,竟然有一个被传送阵法排斥,直接杀死了。

    而老年魁梧圣魔显然之前就明白这一点。

    他却没有点明其中的危险,是要故意冒险试探传送阵法的上限,想要多送一个人进去,毕竟多一个人就多一份机会,可惜最终还是失败了。

    “恩?棋盘阵法的格子,也毁灭了一个?”

    年老魁梧圣魔很快就观察到,刚才容纳了“荒神之匙”的那一个棋盘阵法的方格子,在传送了一次之后,竟然是在石桌表面上消失了,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就像是从来不曾有过一样。

    这大大超乎他的预料。

    “难道说这个棋盘阵法的传送能力,只能是单向且只是一次性?”他猜到了什么。

    棋盘阵法之中,一共有四十多个格子,也就是说,它最多可以实现四十次传送。

    静静地站在棋盘阵法之前观察了一阵,最终这年老魁梧圣魔转身离开。

    在走出神秘山洞的一瞬间,他也生出了想要道地穴深渊底部去看一看的想法,不过想一想地面上那位可怕的人族少年修真天才,他最终还是放弃。

    在他离开之后不久,神秘山洞之中,又有身影出现。

    这一次依旧是兽人高手。

    “宗主,刚才在地面上是,为什么对那几个弱小的心云宗人族如此客气?哼,换做是我,有人族胆敢用那种语气说话,定叫他生死不能。”一位L面相英俊,一身白色狐裘的兽人少年气哼哼地道。

    “本宗做事,难道用你教?”须发皆白如雪人一般的矮胖凶面老人冷冷一笑。

    “啊!宗主息怒,弟子绝不是此意。”白色狐裘兽人少年连忙道。

    矮胖凶面白发老人道:““阴阳杀神”周良不是一般人物,想活命就不要去惹他,这一次你我进入仙门,一定记住,若是到了仙界,第一时间想办法与我汇合。”

    “是。”狐裘少年口中答应。

    实际上他心里想的,却是一旦进入仙界,再也不和这个糟老头联系,只要到时候自己成仙,不死不灭,还用得着再去受这个脾气暴躁的老家伙的气?

    说话之间,矮胖凶面白发老人也取出一枚棱柱型的“荒神之匙”,放在了棋盘转送阵法之上。

    水银光团出现。

    两人略微犹豫,最终咬牙化作流光进入了光团之中彻底消失。

    静谧的山洞之中,那石桌上的棋盘格子,果然又消失了一个,就仿佛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一点点地将这个格子的痕迹擦去一样。

    神秘山洞恢复了平静。

    不过这种平静维持的时间并不长。

    陆续有人族和兽人的高手来到山洞之中,手中也都持有“荒神之匙”,催动了棋盘传送阵法,没入那水银光团之中消失。

    这些都是得到“荒神之匙”的高手和势力,选出来的帝境之下的年轻气运者,想要借助这棋盘阵法进入仙界,博得一份仙缘。

    世界上这些人也都是各方的帝境高手遴选出来的代表人,因此他们先后达到,但是却很有秩序,并未出现有人暗中截杀,直接抢夺“荒神之匙”的现象。

    时间飞速的流逝。

    棋盘阵法之上的格子也在一个一个地消失。

    到了下午的时候,整个棋盘传送阵法也就剩下了最后五六个格子了,至少已经有近一百人,被这个神秘的传送阵法传送离开,无法确定他们是否真的去了传说之中的仙界,也无法确定阵法的那一头到底是危险还是福缘,只能是各安天命了。

    地面上。

    周良依旧很有耐心地坐镇在后山区域。

    传功长老罗轩举的人人物就是向新来的各方高手指示路线,告诉他们不要越界。

    有周良坐镇在这里,再加上还有暗中未露面的心云宗另外两大天骄馨兰和“狂刀”,所以从一开始到现在,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远处流光闪烁。

    宋祖德和武三通的身形出现在了眼前。

    还有其他几位太玄宗和末日剑宗的高手,陪同两人一起来。

    “怎么?难道宋兄和武兄,也要去冒险一次吗?”

    周良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这两人都是超级大宗的未来掌门,前途远大,不缺任何的资源,地位之高,即便是帝级高手也不能左右他们,所以应该没有理由去到这个不确定的传送门之中去博取一份仙缘啊!

    “碰碰运气。”宋祖德笑嘻嘻地道。

    武三通也认真地道:“我和宋兄,不如周兄弟你这么惊才绝艳,如今天下已乱,若不搏一搏,只怕不久的将来,已经没有了我等的立足之地,你也曾经说过温水煮青蛙的事情,我可不想像是你讲的故事里的那只青蛙,被慢慢地煮熟,最后连反抗的力量都丧失。”

    实际上像是武三通和宋祖德这样的人,在不到三百岁的时候,就修炼到了道尊高品境界,纵观人族修真历史,都已经算是天资卓绝的天才级人物了,若是再有三百岁,晋入道圣之境乃是与冲击帝境,都有可能,毕竟人族先天弱势,不像是兽人那样因血脉而天生具有神通,可以百岁入圣。

    但如今修真界天地力量潮汐变化,兽人涌现出了大量的天才,如“摩诃太子”和“紫熏公主”等人,都已经是道圣之境的存在,而生死擂台战上,张猛飞、馨兰的力量,也都震惊了各方,相比较之下,以宋祖德和武三通的年纪和占有的地位资源,还未入圣,就有些落后了。

    周良等人的强势崛起,让宋祖德和武三通等人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也让太玄宗和末日剑宗等大门派,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变化,身为超级大派,虽然底蕴深厚,但若固步自封,早晚也会在这个优胜劣汰的残酷世界之中被淘汰。

    这一次的“荒神之匙”现世,对于任何一个门派来说,都是机会。

    太玄宗和末日剑宗自然也不会忽视。

    原本进入棋盘传送阵法之中的另有其人,但武三通和宋祖德最终决定,亲自进入阵法之中,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要搏一搏。

    一旦得遇仙缘,或许可一飞冲天,从此踏上圣魔之路。

    否则,随着天地变迁龙蛇起陆,他们只怕等不了下一个三百年,就已经从今日的新生代天才领袖,变成了别人的踏脚石最终被忘却。

    “既然如此,两位兄长请!”周良拱手相送。

    宋祖德原本还想问一句,周良会不会也进入棋盘阵法之中去撞仙缘,但转念一想,此处人多嘴杂,万一周良的行踪被传扬出去,只怕对未来心云宗的发展不利,所以也没有再问,又嘱咐了几句,转身离去。

    此时太阳已经缓缓地落在了西边远处冰雪山峦之中。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

    夕阳血如,染红了大地。

    距离天黑还有极短的时间,时间已经差不多,等了片刻,再没有其他人来到后山,看来所有得到“荒神之匙”的各方势力,都已经差不多走进入了。

    周良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张馥。

    张馥扭过头没有看他。

    从那优美的侧脸弧线可以看出来,这位叱咤北域风云的女掌门,嘴角在微微地抽搐着,只是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才没有哭出声来,只要想一想很快就要和自己最爱的人分开,有可能是永远的离别,就算是铁石人也无法控制自己。

    周良轻声地道:“小馥,我走了。”

    话音未落。

    整个人已经化作了一道流光,朝着地穴深渊深处而去。

    张馥抬了抬手,最终还是静静地站在原地,没有再说什么。

    片刻之后,一股清晰的空间灵气力量波动,从地穴深渊下方传来出来,显然正是棋盘阵法被启动的迹象,这说明周良已经利用“荒神之匙”开启了棋盘传送阵法,终于离开了。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生。

    无数道强横至极的滚滚魔气从远处汹涌而来,如漫天黑云覆压一般,疯狂地遮盖了整个天空,令人心悸的强横魔气暴虐疯狂,笼罩了整个心云宗的山门。

    “哈哈哈,周良走了,我青妖山的血债,也要好好清算一下了。”

    “还有我黄山牛兽人,还我儿命来!”

    疯狂的大笑声从漫天恐怖的黑云之中传出来,一个个庞大如同山峦一般的狰狞兽人身躯,在黑云魔气之中若隐若现,足足有成千上万的兽人围聚而来,一双双如血潭一般猩红的巨目之中,释放出红色可怖光柱,射到了地面上来。

    转眼之间,天地之间就变成了漆黑一片。

    “什么人,胆敢闯我心云宗?”张馥身形一晃,来到了虚空之中,大喝道。

    “哈哈哈,没有了周良,你这个愚蠢的女人,还敢如此嚣张?今日一定要血洗你心云宗……”一个疯狂的声音传来,黑色妖云之中,一尊如山峦般阴森的巨大蛤蟆大兽人现身。

    ““狂刀”张猛飞,滚出来受死!”另一尊巨大的黑牛兽人也现行,眼眸中杀机迸射,状若疯狂一般,巨大的身躯轰然一声落在地面上,轰隆一声,犹如地震,远处的山峦摇晃了起来。

    这是黄山牛兽人的圣魔,乃是几日之前死在生死擂台之上的黄山尊魔的亲族。

    轰隆一声!

    一道身影从地穴深渊之中爆射了出来,落在地面,刀气凛然,血气力量犹如汪洋大海一般,正是“狂刀”张猛飞。

    “生死擂台之战,乃是两族至尊约定,生死由命成败在天,不得记仇追杀,你今日犯我心云宗,难道要违背至尊之命吗?”张馥面色冰冷地喝道。

    “哈哈哈,至尊之命,乃是其他人不得干扰生死擂台之战,战后一切,概不负责,嘿嘿,没有了周良,你心云宗在我眼中,弱小不堪一击,正好屠了,赔我儿命来。”黑牛魔圣魔冷笑。

    “不错,杀我青妖山少主,这笔仇,就算是至尊出面,也无话可说。”那巨大蛤蟆圣魔,山峦一般的暗褐色皮肤鼓起一个个极端的疙瘩,淡青色的纹络繁杂深奥,体表隐约有黑黄色的腥臭液体流淌,正是它的毒腺,看起来阴森恐怖无比。

    张馥冷笑道:“青妖山的夜风,无故犯我心云宗,杀我弟子,死有余辜。”

    “臭女人,死在眼前,还如此嚣张,一会儿擒了你,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黑牛魔圣魔大吼道。

    张馥突然笑了起来:“死在眼前的人,只怕不是我。”

    话音未落。

    轰轰轰轰!

    一柱柱的金色光柱,突然从心云宗山门的四面旷野之中,毫无征兆地冲天而起,犹如一根根金色的绳索一般,在天空之中不断地穿梭交叉,密密麻麻地覆盖了方圆数百里之内,最终组成了一张金色的巨网,将这片天地都倒扣在了其中。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天空之中千万兽人震惊莫名。

    而更让他们惊骇的是,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天地之间响起。

    “既然来了,今天你们谁都别想走。”

    剑光冲天,刀气弥漫,金银二色的光焰冲天而起,一个身形从地穴深渊之中出现,左手墨石刀,右手桃木剑,黑发如瀑,青色道袍飘摆,不是“阴阳杀神”周良,又是何人?

    “你……怎么可能?你不是已经进入棋盘传送阵法了吗?”巨蛤圣魔如同见了鬼一般,不由得惊呼出声。

    黑牛魔圣魔也被吓了一跳。

    不可能啊!刚才明明看到周良进入了地穴深渊,又有棋盘阵法传送的气息弥漫出来,这绝对不会有错,为什么周良还能返回?

    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说我会进入棋盘阵法?”周良冷笑,眼眸之中杀机凝聚,道:“我从未想要,要进入那虚无缥缈的仙界,只不过是为了引你们这群跳梁小丑现身而已。”

    说话之间,心云宗山门之中又有变化。

    一层淡红色的氤氲在地面弥漫出来,如同雾气一般,转眼之间就将整个山门都笼罩其中,这雾气极为诡异,离地十多米高,恰好将心云宗的建筑都笼罩其中,却不曾向虚空弥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