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46章 荒神之匙
    以周良的身体为中心,他身边的小草忽前忽后地起伏,草茎从翠绿到枯黄,再从枯黄到碧翠,如此不断地变换,就仿佛是春秋季节在它们的身上不断地轮回一般。

    整整三个时辰过去。

    两道经脉终于突破成功。

    两个新生的阴阳大星,在周良的身体宇宙内幻化,与之前的一百二十八颗大星组成了奇异的图案,犹如星群星座一般,弥漫着天机道韵。

    “呼……”

    周良长出一口气,缓缓地收敛了一身力量。

    这次突破进入阴阳道宗境二层很顺利,“阴阳镜像体”在道家真气修为上没有瓶颈的恐怖之处展现的淋漓尽致,可惜在“玄黄玲珑宝塔”之中,因为时间流速的关系,周良缺失了三年的时间。

    如果周良像是张馥李露儿等人一样,在现实世界之中多修炼三年的话,那他现在说不定已经是道尊境界的道家真气修为了。

    红怡漫天,如银沙。

    这天地静谧辽阔而又美丽。

    周良缓缓站起来,看到身披白色披风的张馥,静静地站在茅庐门口看着自己,想来她回来的时候,见到自己在练功,所以并未打扰,一直等到了现在。

    微微一笑,周良将眼前这个女子揽入怀中。

    动作自然无比,就像是温柔的丈夫搂住自己的新婚妻子一般。

    “我可能又要离开一段时间。”周良轻声道。

    张馥点了点头:“恩。”

    两人肩并肩行走在如水般冰凉的夜色之下,来到了桃花树下的悬崖跟前,俯瞰这个心云宗山门,烽火通明,周良将一切都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张馥没有说话。

    夜风撩动她黑色的长发,像是柔顺的海藻在海水中飘摆。

    她知道,既然周良决定了的事情,那就一定会坚持。

    她更知道,周良做出这样的决定,一定是有着必去不可的理由,而这个理由,或许多多半是因为心云宗,因为自己和孩子,因为那些一直都疯狂支持和崇拜着他的人。

    “我一定会回来的。”周良补充了一句,语气坚定决绝。

    “恩,我也会一直等着你,哪怕是红颜逝去,满头白发。”张馥紧紧地握住周良的手,指了指身后开满了粉红色桃花的树,同样语气坚定地道:“以后每天的这个时候,我都会在这里等你。”

    周良点点头,掬起身边女子俏丽的脸,深深地一吻。

    心中没有丝毫的旖念。

    这是一种血肉交融的感觉,就像是彼此的生命已经彻底合二为一。

    就在这时——

    漫天的繁星之中,突然有一颗微微一闪,像是突然坠落一般,无声无息地带着长长的曳尾,从夜空之中落了下来,朝着武当峰坠落。

    周良皱眉,抬头。

    那暗红色的流光越来越近,竟是一团凤凰形状的火焰,如有生命一般,径直朝着周良两人扑来。

    周良一抬手。

    火焰凤凰落在周良的掌心,美丽璀璨,犹如活物一般。

    一股奇异的信息,在周良的脑海之中浮现出现。

    “是她?”张馥轻声问道。

    周良点点头,的确是馨兰传来的讯息。

    “如今人族和兽人两族势如水火,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馨兰师妹可以以人族之身,成为兽人仙子,但她若是一直身居“黑岩部落”,早晚有一日,两族种族之战爆发,只怕周良哥哥你会处于骑虎难下之境。”张馥眉宇之间略显忧色。

    她知道周良是一个极为重感情的人,和馨兰之间更是早就情根深种,实际上她并不反对周良还有别的女人,因为在修真界之中,历来都是一夫多妻制,但她担心因为馨兰的身份问题,早晚给周良带来麻烦。

    如今周良在北域人族之中,有着极高的威望,但若有朝一日,因为馨兰而被扣上勾结妖孽的罪名,那只怕是一夜之间就要身败名裂。

    如果可能,早日劝馨兰从“黑岩部落”脱离出来,那就最好不过了。

    如今的张馥,心中只有两件最重要的东西,一个是心云宗,另一个就是周良和女儿。

    为了这两样,张馥就算是付出任何代价都心甘情愿。

    她绝对不允许,周良因为馨兰,而成为人族的罪人。

    在她看来,如果自己是馨兰的话,那肯定不用周良说,早就主动脱离了“黑岩部落”,摒弃兽人仙子的地位,与兽人脱离关系,相信换做是李露儿或者是纳兰若曦两人,只怕也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所以她一直以来对这两人都极为大度,甚至早就承认了她们也是周良女人的事实。

    如果馨兰的心中真的有周良的话,那还有什么是不能放弃的?

    张馥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

    也正是馨兰一直以来都坚定地留在“黑岩部落”,导致张馥对于惊才绝艳的女武神颇有微词,没有什么太多的好感。

    周良微微一笑,刮了刮张馥精致白皙的鼻子,道:“放心吧!这件事情,我心里有数,若有朝一日真的刀兵相向,我不会做糊涂事。”

    张馥点了点头。

    但是在内心深处,她却是无声地叹息了一声。

    她太了解周良了。

    这个男人从来不会辜负他身边任何一个对他好的人,哪怕是宁肯自己受委屈,也绝对不会让朋友爱人受半分的委屈,也许这正是自己爱上他的原因。

    ……

    第二日。

    陪着霜丫头吃完了早饭,周良和张馥一起现身心云宗后山。

    掌门令不断地发下去,后山区域的防备几乎都撤去,驻守的心云宗弟子也都被调离,周良在一些重要区域重新刻制下了守护阵法,然后将后山悬崖到神秘山洞的这一段路,特意标了出来。

    距离之前周胜男所说的开启棋盘传送阵法的时间到了。

    人族和兽人各大势力不少人得到了“荒神之匙”,这意味今日会有许多顶尖高手降临这里,借道棋盘传送阵法尝试闯入仙界,这些人无一不是威震一方的高手,实力强悍,以心云宗目前的力量,根本无法阻挡,还不如彻底敞开,免得引起冲突。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心云宗后山的一切都不设防。

    一大早的时候,张猛飞就被派驻在了地穴深渊深处的那个巨大悬浮紫色晶石山之上,这是心云宗培养菁英核心弟子的地方,也是心云宗的机密之一,绝对不能被外人知道和闯入。

    周良也早就在那里设置了隔绝灵识探查的阵法,以免高手暗中以灵识观察。

    日上三竿。

    心云宗后山除了周良、张馥和罗轩举等少数几位高层之外,一切门派弟子都撤离,几乎变成了半个空城。

    咻!

    一道流光闪烁。

    数个身影掠过长空,瞬息而至,落在了地穴深渊悬崖之前。

    魔气翻腾激荡。

    是兽人的高手。

    为首的是一位高品圣魔境界的高手,身穿白色道袍,巨狼吞口护肩,胸前有一面护心明镜,犹如一汪蓝色湖泊,身形魁梧高大,他的身边跟着三四位年轻的兽人高手,不过实力也都不俗,最弱一位在道尊巅峰。

    “这就是“仙界之门传送阵法”所在地?有点儿意思。”一位身形修长的半步圣魔年轻高手四下打量,他显然也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目光之中,微微带着一丝挑衅。

    罗轩举上前一步,朗声道:“传送之门在深渊下三百米之处,有标记标明,再往下乃是我心云宗演武堂所在,各位不要越界。”

    “小小一个心云宗,也要约束我等?”这年轻的半步圣魔冷笑,道:“如果我越界,又能怎么样?”

    话音未落。

    “越界者死。”周良双目绽放神光,一字一句地道。

    年轻的半步圣魔还要说什么,突然觉得盯住自己的那一对眼睛之中,蕴含着毫不掩饰的杀机,恐怖的气机犹如潮水一般涌来,像是刀剑一般抵住了自己的心脏,仿佛只要自己再多说一句什么,立刻就被会千刀万剐一般。

    他不到五百岁修行晋入半步圣魔,也是兽人罕见的修炼天才,甚至还在当日的黄山尊魔之上,想来眼高于顶,行事乖张狠辣,从未真的怕过谁,但这一刻却觉得一股寒意从背后生疼,内心竟是有一股难以遏制的惊惧,仿佛那一双眼睛,可以引动自己的神魂一般。

    越界者死。

    这句话从对面那人族少年的口中说出来,有一种令人难以质疑的敬畏。

    怎么会这样?

    短暂的惊惧之后,这年轻的半步圣魔高手恼羞成怒,正要反唇相讥,却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位魁梧老一辈圣魔,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制止了他的说话。

    “年轻后辈不太懂事,张掌门、周大人请勿见怪。我们只是为了仙界传送门而来,不会越界。”这位魁梧圣魔拱拱手,使了个眼色,带着几个年轻兽人高手跃下地穴深渊离开。

    周良乃是玄武帝宫的裁决者,所以叫一声周大人,也不为过。

    周良没有说话,继续等在原地。

    “妈的,要是没有你小子,今天还真的镇不住这些嚣张的兽人杂碎。”罗轩举吐了一口唾沫,恶狠狠地道。

    张馥也深有感触。

    若不是周良坐镇在这里,只怕今天心云宗要遭劫了,偏偏仙界传送阵法出现在门派核心位置,不让路必定会引来兽人强攻,人族各大势力也会心生不满,能像是刚才一样解决问题,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

    ……

    “师叔,你刚才为什么对那些人族蝼蚁那么客气?”来到了神秘山洞之中,年轻的半步圣魔心有不甘地道。

    年老魁梧圣魔瞪了一眼,道:“连“摩诃太子”都没有把握能赢的对手,你最好还是收敛一点,如果真的引发了周良的杀心,我最多只有信心逃掉自己一命,你们四个人,却得全部都陨落在这悬崖边上。”

    “怎么可能?”年轻的半步圣魔睁大了眼睛。

    他不相信师叔所说的话。

    “小不忍则乱大谋,如今周良羽翼已丰,实力之可怕,帝境之下的高手想要杀他太难,你一直以来成长太顺,没有遇到过挫折,所以心气太高,总见不得别人比你强,这不好,记住,只有最终活着的人,才是最强的,至少在你未成帝之前,不要去招惹周良,这人太可怕。”

    年老魁梧圣魔一字一句地道。

    年轻的半步圣魔有点儿发蒙。

    他看出来师叔绝对不是在吓唬自己,而是真的对于那个人族少年忌惮不已,甚至是有些敬畏,一个连自己师叔都不敢正面为敌的人,那得有多可怕?

    年轻的半步圣魔打了一个寒颤。

    他身边其他三位年轻兽人高手也都有点儿老实,原本还想着深入到地穴深渊一探究竟,毕竟这纯净的紫色晶石矿实在是太惊人,但此时也得规规矩矩留在神秘山洞之中,不敢乱跑,深怕激怒了地面上那位人族少年杀神。

    “时机已到,开启棋盘阵法吧!我交代你的,都记住了吗?”魁梧老年圣魔说着,取出一枚小球状的“荒神之匙”,将其放在棋盘传送阵法的一个格子上。

    “荒神之匙”和棋盘传送阵法接触的瞬间,那一个棋盘格子爆发出璀璨的银色光焰,像是一团柔软晶莹的水银一般,在虚空之中流转,闪烁不定。

    “师叔放心吧!我都记住了。”年轻半步圣魔道。

    年老魁梧圣魔点点头,道:“好,你们几个,一起去吧!”

    四位兽人年轻高手答应一声,身形一闪,化作流光没入到了那银色璀璨光焰之中,瞬间那原本还算是平静的水银光团急骤地颤动了起来,数息之后嘭地一声,一团血浆从其中迸射出来,然后这团水银光团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年老魁梧圣魔低头观察了一下那血浆,微微点点头,道:“可惜了,看来一枚“荒神之匙”,最多只可传送三名生灵,超过三个名额之外的生灵都难逃一死。”

    很明显刚才进入水银光团之中的兽人高手,竟然有一个被传送阵法排斥,直接杀死了。

    而老年魁梧圣魔显然之前就明白这一点。

    (本章完)